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忘了青春,误了青春(4)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25 2019.10.19 20:51

  素心和春回已经从翠珠儿的屋子过来了,说翠珠儿有些发烧,两人轮换着给敷了一会儿浸了凉水的帕子,还是不见效。

  因着宫女生病不能叫太医,苏子卿便让春回留下照顾,素心跟着回去取些药来。

  二人便相跟着回了听雨轩。苏子卿在柜子里取了药,让素心送过去了。不一会儿,素心和春回也就一同过来了,说翠珠儿服了药歇下了,像是好些了。

  苏子卿也觉得有些懒怠了,用了午膳,便在美人榻上歪着,不知不觉睡着了,春回便拿了软毯给苏子卿盖上。

  待醒来,素心过来伺候,说午膳过后她去风荷苑那边又看过了,不过回来路上碰到靖安宫的宫女,倒是听说了一件大事。

  苏子卿懒懒的靠在靠枕上,喝了一杯茶,才问是什么事,兴致缺缺的,像是没睡醒,且她素来也不爱听宫中琐事。

  这皇宫这么大,每天发生的大小事件没有二十件也有十七八件,她知道那些小丫头子们是很爱说这些个的。她却很少有心思去听这些,她宁愿读会书或者发会儿呆。

  素心把头凑过来,低声道:“小主,靖安宫的何贵嫔娘娘毁容了。”

  “什么?”苏子卿有点不相信,这件事确实让她惊讶。

  “靖安宫的贵嫔娘娘,毁容了!”素心以为苏子卿没听见,所以声音加大了。这下连春回和幽若也都听见了,便都围过来听。

  这不是小事,对方可是正三品的贵嫔!

  苏子卿忽的坐直了身子,认真的看着素心。

  素心见大家都看着她,倒有些紧张了,连说了两句口渴了。春回忙给她倒水,让她喝。

  她一口气喝了一茶壶的水,喘着气道:“刚才去风荷苑看了翠珠儿,她已经褪了热了,喝了好几壶水。林贵人还亲自端了粥去喂她喝。

  那两个合春宫送来的宫女都老实了许多,尤其是看到奴婢过去,脸上竟有些怯怯的,好像是害怕什么。不知道是因为小主训了她们的缘故,还是皇上……”

  “哎呀,先别说这个了,先说说贵嫔娘娘呀!”春回是很少见这么着急的,“你可急死我了!”

  素心忙点了点头,顺手把杯子交到春回手里,“奴婢从风荷苑过来的路上,碰到几个浣衣局的宫女,给风荷苑送浆洗过的衣服。

  远远的就听见她们吵吵嚷嚷的。一个说,‘你们知道吗,听说靖安宫的那位娘娘毁了容了。’

  另一个就说‘是,这不就是中午这会子的事么,说请了太医去看,太医都束手无策。听靖安宫里的宫女说,贵嫔娘娘今天早上用了宫女们从菊花上接来的露水,才过了半个时辰,脸上就长满了大包,肿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奴婢听到这里觉得事情不好,想凑上去听,她们已经看见奴婢了,就不敢再听下去了,立刻就回来把事情告诉小主。

  这事情应该不会有假,都传开了。”

  大家一听也都知道,靖安宫里只有一位贵嫔娘娘,而且昨日螃蟹宴上的事情是人尽皆知的,因此也就心知肚明了,这毁容的事情不会有假。

  “此事有蹊跷,咱们知道也就知道了,不要再传了。”苏子卿想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既然都是宫女们听来的,那就先当个谣言吧。万万记住,不要再传给谁听了去。”

  众人皆答一声“是”。

  苏子卿便独自靠到美人榻上去拿了书看,也不说话。

  实际上,眼睛是在看着书,脑子里早已飞到那九霄云外去了。只是不断地想着何竹韵毁容的事情。

  昨日才听林诗诗说了吃螃蟹一事,今日竟然就已经酿成这么大的祸事了吗?苏子卿觉得有些不对劲。

  虽说吃螃蟹可能真的会对何竹韵的脸造成什么影响,但绝对不至于毁容,更不可能太医都束手无策。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缘由在里面的。

  何竹韵的脸一直都按照太医的药方在治疗,本来也是在逐渐的好起来了,如今突然就说毁了容,实在太蹊跷。

  苏子卿莫名想到了那菊花上的露水。因为林诗诗昨天专门提到过,说萧淑妃用那水给大家浣手。

  而何竹韵却又偏偏说了太医让她用菊花露洁面,能够医治脸上的红疙瘩。苏子卿脑子里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萧淑妃在那些露水上动了手脚。

  但是昨日后宫妃嫔,除了苏子卿外,别人都在。也就是说,如果是有人在露水上动手脚,那么昨日在场听到那些话的所有人,都是有可能的。

  当然,这可能就是萧淑妃的计谋,这样在场所有人都有嫌疑,这件事要查下去,就会没完没了。

  可是她一个正一品的萧淑妃娘娘,为何要如此做?不客气的说,她在后宫,位份只在皇后之下,何苦去害一个正三品的贵嫔娘娘。

  何竹韵在宫中并不得宠,只因膝下有一对双胞胎的公主,这一对公主长得活泼伶俐,因而才能坐到现下的位置上。

  苏子卿听闻,一开始皇帝甚至有些厌恶何竹韵,因着她怀孕的时候就知是双生子,因而四处张扬,说一定是一对皇子。

  太后和皇帝都非常高兴,尤其是太后,大大的赏赐了一番,又让晋了何竹韵的位份。

  结果到头来只生下一对公主,何竹韵便嚷嚷着是有人害她,是有人买通了太医,让太医骗她说是一对皇子,因此才有这么个误会。

  谁都知道太医是御用的,怎会被轻易买通?且那伺候何竹韵这一胎的太医根本就未提到过什么皇子公主的,只说过这一胎是双生之相。

  为此,皇帝竟好几个月不进一次何竹韵的宫门,着实冷落了很长一段时间。皇帝十分厌恶后宫诸人争宠,而且还用那不光明的手段,比如利用子嗣,这是最不能让皇帝接受的。

  后来实是因为四公主和五公主染了风寒,何竹韵精心照料,把自己也累病了,因而皇帝才去看了何竹韵和那一对公主。也因此给何竹韵又晋了位份,成了正四品的容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