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赏心乐事共谁论(14)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21 2019.11.16 20:40

  永铭面色不悦的看了乌琴心一眼,十分威严道:“既然已经怀有身孕,就不要再到处乱跑,好好在靖安宫养着吧,想吃什么御膳房会给你做了送来,需要什么,着人到内务府知会一声。”

  言下之意,便是将乌琴心禁足了。乌琴心也不是傻子,哪里就肯,立刻扑上去抓住永铭的一只手,嘴里大喊道:“皇上,太医说了要臣妾多多走动,这样对腹中胎儿更好些,皇上万不可将臣妾禁足。”

  “靖安宫也不小,你无事便在宫中走走即可,不必出来乱走。”永铭将乌琴心抓住自己的手缓缓拿开。

  乌琴心瞪大了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前不久还将她视若掌上明珠的男人,今日怎会如此薄情?

  “皇上!”乌琴心还不死心,“皇上不是说我要什么都给的吗?皇上,我不想被禁足……”

  乌琴心一边喊叫一边哭得梨花带雨,永铭看在眼里只觉得很烦,觉得乌琴心不过是个不懂事的任性孩子,心里对她的好感好似一下就都没了。

  尤其刚才看到她如何对待苏子卿那一幕,才知道乌琴心表面上装作楚楚动人,私底下却是心狠手辣、恃宠而骄的。不知为何,永铭忽的想起长孙幼仪年轻时候的样子。

  苏子卿生性良善,又见乌琴心身怀有孕而如此哭嚎,不免担心她会动了胎气,伤了身子。因此微微一福身子道:“皇上,臣妾斗胆为乌常在求情,乌常在身怀有孕,臣妾实在无法看乌常在如此……”

  苏子卿话还未说话,乌琴心却用手背一抹眼泪,道:“苏子卿,谁稀罕你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本来苏子卿开口求情,永铭有心放乌琴心一马,但乌琴心却如此不知好歹,永铭淡淡看了乌琴心一眼:“她位份比你高,你怎可直呼她的名字?”

  “皇上,她不过是一个才人罢了,也没比臣妾高出多少来。”乌琴心道。

  “那从即日起,她便是贵人了。”永铭含笑看着苏子卿,苏子卿又一次懵了。

  乌琴心当下脸色都变了,没想到自己这么说一句话,还促使苏子卿突然晋了一级,心中十分悔恨,忙道:“皇上,苏子卿她心狠手辣,皇上怎么晋她位份。”

  “真还没有糊涂到是非不分!”永铭一挥手,“你身为常在,还不快给她行礼!”

  乌琴心哭喊着不愿意,苏子卿忙道:“乌常在不愿意便算了,让宫女们把乌常在送回靖安宫去吧,在这风口上怕伤了她的身子。”

  宫女们哪有不从的,立刻一边一个便把乌琴心架着往回走,乌琴心一边走还一边哭骂着。

  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听不见乌琴心的声音。

  “她如此羞辱你,你倒是看得开。”永铭望住苏子卿,面上是赞赏的样子。

  “皇上说笑了,这哪里是侮辱。她不过年幼些,不懂事罢了。臣妾何苦和她计较。”苏子卿低着头道。

  “年幼?”永铭冷笑了一声,“她与你相差无几,却及不上你的一半。算了,不说她了,陪着朕去看看那绿梅去。”

  说罢,不等苏子卿回答,永铭就拉了她的的手,往绿梅那边过去了。苏子卿只感觉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的抓住她,那温暖从手心里一直暖到心房。

  这个日思夜想的男子,竟然是当今皇帝,竟然是自己早已婚配的夫君。苏子卿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忧。

  喜,那是自己思念的人也恰好在思念着自己。

  忧的是,自己明明想要避宠,可是如今却已经主动投怀送抱。未来到底该如何自处?

  “你为何心不在焉?”永铭忽的松开了手,转身看着苏子卿。

  苏子卿这才惊觉,原来他们已经走到了绿梅旁,而自己却还在走神,不由得有些惊慌失措。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当今皇帝,并不是往日里那个隔了树丛和自己说话的男子了。

  天子的威严,是无可比拟,自己竟然在他面前失态!

  苏子卿忙福了福身子,道:“臣妾……臣妾实在是太惊喜了……”

  永铭笑了一声,将苏子卿半抱在怀里,“朕是不是吓到你了,你怎的没了往日那胆大的样子?朕没有责怪你,只是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臣妾不过是一时惊喜昏了头罢了。”苏子卿低头淡淡的笑,永铭也就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太监李英忽的从一旁的树丛里出来了,对着永铭打了个千儿,却看到永铭怀里还半抱了个人,就吃了一惊,不过他是长期在皇帝身边的,自然不是一般的小太监可比,反应很迅速便对苏子卿行了个礼,嘴里道:“顺才人万福!”

  永铭大笑:“你弄错了,这不是顺才人!”

  李英有些不敢相信的偷偷打量了一下,没看出眼前这个女子与往日的‘顺才人’有何区别,但既然皇帝说他看错了,那就是看错了,因此忙道:“奴才眼拙,恭喜皇上又得佳人!只是却不知这位小主如何称呼,奴才怕日后又弄错了!”

  永铭哈哈大笑道:“果真是老眼昏花了!这位是顺贵人!”

  李英抬手在嘴上‘啪’的打了一下:“哎哟,奴才愚钝!恭喜顺贵人!”

  还未侍寝就晋了一级,还留了原来的封号。果然皇上对这个苏子卿是高看一番的,就算是进宫来冷落了这许久,是金子总是会发光。李英觉得自己当初没有看走眼,从西州城的小院里接苏子卿到京都的时候,李英就有预感苏子卿不会是池中之物。

  今日听皇帝如此说,李英很识趣道:“皇上可是要老奴去拟旨?”

  “你倒是想得周到。”永铭挥了挥宽袖,“去拟旨,再准备些赏赐。”

  李英领了口谕,刚要走,永铭又叫住了,“赏赐按从五品良媛的等级准备。”

  又回头看了看苏子卿身上的冬衣,补充道:“那进贡的蜀锦和云锦再各赏赐两匹,现成的冬衣准备三套。”

  李英面有喜色的答了一声“是”,转身便小跑着去办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