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 忘了青春,误了青春(9)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117 2019.10.24 20:52

  靖安宫同住的姐妹们得知乌琴心怀孕,无不艳羡异常,只想着哪日也怀了龙种,能有此殊荣。

  乌琴心本是同日进宫的众人中位份最低的一个,甚至比苏子卿的还低——只是个正七品的常在,但却是最先怀孕的。

  众人无不猜想日后乌琴心若是诞下皇子,便不是一个区区常在的身份可以困住的了。在这后宫,子嗣实在是太稀少,谁都能想到,日后乌琴心必定辉煌腾达,一人得道全天升天。

  苏子卿对这些事情倒是丝毫不感兴趣,不管谁怎么样,她仍旧是那个被皇帝召进宫来便扔在一边的一个小小才人。

  而此刻她心中想得最多的还是萧淑妃赏赐螃蟹的事情。恶臭的螃蟹,当着那么多人赐给自己……

  苏子卿从合春宫回到听雨轩,素心等人听说了此事,无不是心中愤愤不平,只恨不能有三头六臂,好叫萧淑妃尝尝苦头。

  如此之举,只当是当着众妃嫔的面狠狠的扇了苏子卿一个耳光。甚至比扇一个耳光还更让人丢脸。

  不过苏子卿也想过,如果当时贤妃和德妃没来,她也绝对不会让萧淑妃得逞,把那么恶心的东西硬塞进自己手中。

  虽说苏子卿无心争宠,但若对方欺负到头上,而且是毫无理由的羞辱,她是绝对不会低头的。

  照旧如往日一般,苏子卿安慰了宫中诸人一番才罢。

  过了二日是林诗诗的生辰,苏子卿专门亲自筹备了一桌林诗诗素来爱吃的家乡味。本想邀林诗诗一同在听雨轩享用,大家好好玩闹一番。

  却听说皇帝下了早朝就去了风荷苑,专为林诗诗生日而去的,因此只得作罢。

  命人把做好的饭食、小吃都送去了风荷苑,不多时就收到了皇帝赏赐,是一个鎏金百花嵌七彩琉璃璎珞,并一套进贡的文房四宝。苏子卿猜想,大约是那一桌饭食的功劳。

  前两日因为荷花酥便赐过一回璎珞,如今又有。看来皇帝不过是随手赏赐,并非用心。

  那璎珞虽说华美,但与苏子卿打扮甚是不符,只得收起来了。文房四宝却是极其喜欢的,摆在了桌子上,日日都用得上。

  听说当日皇帝在风荷苑歇下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苏子卿只当是林诗诗被宠幸,恐怕第二日就要晋封。

  第二日却并无林诗诗晋封的消息传来,才知皇帝不过与林诗诗大醉一场,因而才歇在了风荷苑,并非是宠幸。

  但是当天下午风荷苑就有噩耗传来,翠珠儿上次挨了板子还没好全乎,就拖着病体慌慌张张闯进听雨轩,一见到苏子卿就立刻跪下磕头,眼泪糊了一脸,看起来十分悲戚。

  明明前一日还让宫中众人艳羡,如今却突然就变了这番模样。

  苏子卿吓了一跳,忙叫将翠珠儿扶起来,又让素心领下去打水洗了脸上来,才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翠珠儿抽噎着结结巴巴道:“今日一早,皇上刚去上早朝,萧淑妃娘娘就风风火火的带着人来兴师问罪,说……说……”

  翠珠儿几乎抽噎得说不出话来,素心在一旁干着急,忍不住插嘴道:“说了什么?你倒是先说啊,快别哭了!”

  “说何贵嫔毁容,是我家小姐下的毒。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家小姐拉走了,听说是送去了慎刑司,此刻还没回来。”

  苏子卿看了看更漏,若是皇帝早朝时发生的事情,那么距离林诗诗出事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时辰了。苏子卿一下站起来,脸上的神色显然是焦急的。

  昨日皇帝才宿在了风荷苑,今日萧淑妃就找上门来了么?

  “你怎不早些来报?”苏子卿一边往外走一边道,“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只怕林妹妹会屈打成招,那慎刑司是什么地方,她那身子怎么受得起!”

  翠珠儿一听,哭得更厉害了,抽抽搭搭道:“奴婢愚蠢,奴婢只认为我家小姐并未做违背良心之事,自然是会平安回来了。

  何贵嫔毁容,哪里会和小姐有关系?奴婢只当是慎刑司会还我家小姐清白,因而……因而才耽误了这么久,害了我家小姐……”

  慎刑司只有将人身上泼了污水的,只有屈打成招,没有含冤昭雪之说。

  翠珠儿哭得伤伤心心,到让苏子卿心里有些不忍,便安慰道:“现下不是哭的时候,你且跟我去长庆宫求皇后娘娘做主,晚了怕一切都完了!”

  一行人便风风火火的出了听雨轩的门,往长庆宫的方向而去。

  才走到半路,却见得几个太监架着一个披头散发、浑身血迹的女子往风荷苑的方向而去,看样子竟有些似林诗诗。

  苏子卿忙凑上去看,果然正是林诗诗,只几个时辰,人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已然昏死过去。若不是那单薄的身子还有一口气儿,苏子卿只疑心他们是拉着一具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苏子卿问。

  那几个太监见是苏子卿问话,便用鼻子看人。并不搭理她。

  只一个稍年轻些的太监十分恭敬道:“顺才人,这位是林贵人,因妒忌何贵嫔娘娘颇得圣宠,因而下毒毒害何贵嫔娘娘,害的贵嫔娘娘被毁了容。

  今日真相大白,水落石出,皇上已将林贵人打入冷宫。奴才们正是奉命送林贵人去冷宫的。”

  原来是去冷宫,并不是去风荷苑。苏子卿只当是林诗诗晕死了,被送回来。

  “什么!”苏子卿感觉像是谁打了她一闷棍,脑子里瞬间全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是皇上下的旨意?”

  “是。”那小太监答道,“奴才听说是因有几日皇上并未去风荷苑探望,而是去了靖安宫何贵嫔娘娘那里,林贵人就心生嫉恨,在贵嫔娘娘日日所用的菊花露中下了毒,导致贵嫔娘娘毁容。

  这是萧淑妃娘娘亲自督办的,听说那日萧淑妃娘娘故意邀请合宫上下的小主们去合春宫喝茶,就是专门让人有时间去查办此事。

  当日就已经从风荷苑查出了林贵人下毒之物。萧淑妃娘娘怕冤枉好人,这二日又亲查了,一切无误,便将此事上报了皇上。

  皇上龙颜也因此震怒。这宫最忌讳的便是嫉妒,皇上只觉得如此宠爱林贵人,林贵人却不知好歹,因而下旨将林贵人打落冷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