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梦也何曾到谢桥(2)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26 2019.09.28 20:05

  苏子卿想到她初进宫那一晚,素心也是因为别人羞辱她,素心不允,和别人争论,气的哭了。

  心下知道,素心虽说如此说话,似乎想让自己违背内心去争宠,却是真心实意的盼望着她好的,不免心里一阵暖流涌动。

  “快别哭了,这么大的人,哭成这样子,没得惹我们笑话。”苏子卿也过去拉她,“他们虽说从饭食上克扣我们,月例银子却是不曾少的,况且咱们库里可不是还堆着如山的赏赐。

  你要是愿意,便去拿了,换些鱼翅海参的吃,我也不责怪你。你哭成这样,赶明儿要是病了,又不许叫太医瞧,只得白白的死了。谁也记不得你。”

  一番话说得素心‘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小主惯会拿我取笑,奴婢哪里吃过什么鱼翅海参的。”

  “这会子却笑了。”苏子卿道,“咱们既不吃内务府送来的饭菜,便另起炉灶,自己做些吃的吧。我看后院是有个小厨房的,什么都齐全,只消每日拿了银子去跟他们换些新鲜的肉菜来。

  我瞧着,自己做些吃的,倒是更加省心了,也更合胃口些。”

  “小主说的是。”幽若捧了新制的糕点来,“今儿个中午得委屈小主用这点心填饱肚子,等晚上奴婢就亲自下厨,为小主烹制晚膳。”

  当天晚上,幽若拿银钱去换了新鲜的菜蔬肉蛋一类的,和素心二人便亲手做了三热三凉一个汤,苏子卿很给面子,进了满满一碗粳米饭,每样菜都动了几筷子。

  剩下的饮食照旧是赏了下去,让众人分了。苏子卿很顾及大家,因此用膳的时候,那些菜都是专门用银筷子挑出来的。赏下去了,也都是干净的饭食。

  用了晚膳,略坐了会儿,喝了杯淡茶。苏子卿把新绣好的一个小靠枕装了艾绒,放在炕上,拿手轻轻拍了拍道:“倒是不搭了,这炕垫未免太奢华些。”

  将艾绒靠枕拿起来,递给幽若:“艾绒驱邪扶正,最是下湿祛寒。我见你寒湿瘀滞,这靠枕你拿去用却是最合适的。”

  幽若大惊,连连谢恩,却不去接靠枕,只道:“小主辛苦绣了一月余,怎可赏了奴婢,奴婢怕是消受不起。”

  “有什么消受不起的。”苏子卿笑道,“左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以后我给你们一人绣一个。”

  “小主可千万别劳累的给奴婢们绣这些了,您只要别再让我们背诗就行。”素心和春回在一旁捂了嘴笑。

  幽若还是不敢去接那靠枕,“小主千金之躯,怎可屈身为奴婢们做这些个。”

  “你要是再不要,我可要给了卫临去了。难为他一个小内监,没人给绣个花儿朵儿的。”苏子卿打趣。

  那边卫临却赶忙打了个千儿,道:“奴才先谢过小主了!”一脸的笑容。

  “就你最机灵。”素心上前去用手指戳了一下卫临的肩,却把苏子卿手里的艾绒靠枕接了,塞到幽若手里。

  卫临虽说年岁大,素心却是贯会和他没大没小的。实际上卫临是把素心春回当成女儿辈的看待。

  幽若接了素心硬塞过来的艾绒枕,很爱惜的抱在怀里,对着苏子卿福了福身子:“多谢小主!”

  苏子卿摆了摆手,“我是把你们当家人看待的。”

  幽若抱住艾绒枕,生怕别人抢了去的样子,却说:“奴婢今日听说皇上早已回宫,不在仙台行宫了,不过后宫妃嫔们却都还未回来。而且听说前几日皇上在慈恩宫发了好大的脾气。”

  苏子卿本不关心后宫之事,尤其是那帝王之事,但听到幽若提到慈恩宫,还是吃了一惊。

  慈恩宫是太后的寝宫。当今太后仁慈纯善,因皇帝是弑兄夺位,太后心中爱惜皇帝,又不忍皇帝弑兄,因而避世念佛,整日在慈恩宫中并不出来,也不关心宫中之事。

  听闻皇帝对太后一片孝心,那是万般孝顺,天上地下都无的,怎会在慈恩宫大发脾气?那岂不是大不孝?

  即使有任何触怒之事,也不当在太后面前如此。苏子卿被激起了兴趣,忙叫幽若细细道来。

  此事却得从七八多天前说起了。

  那日太后因贪凉,多吃了几口冰鉴里冰过的西瓜,当晚就身体发热,浑身疲软,竟说起浑话来。无非是自己命不久矣一类。

  吓得合顺王永铨连夜进宫来侍疾,太医院的太医全都拥到了慈恩宫来,说是闹腾了大半夜。

  因着听雨轩地势偏僻,又备受冷落,因此留在宫中的小主们都知道此事,苏子卿却丝毫未闻。

  太后浑浑的躺在床榻上,也不让后宫妃嫔探视。那些个想从太后那里引起皇上重视的妃嫔,这下如意算盘都落了空。

  太后不仅不让妃嫔侍疾,更不让永铨着人去仙台行宫传话。永铨当然不依,背地里派了快马去请皇帝回宫。

  又如哄孩子般的哄了太后半日,太后却道:“皇儿未曾将哀家放在眼里,告诉他作甚?让哀家就这般去了,到省了他的心。免得他在跟前,还发愁。”

  又骂皇帝不知孝顺,宫中就那几个妃嫔,无法为天家开枝散叶云云。

  永铨明白了,太后不过借由小病来谈后宫之事,想让皇帝借机充实掖庭,以绵延子嗣罢了。

  皇帝接到永铨传去仙台行宫的消息后,大惊失色,只道是太后病危,就即刻启程回宫,只留下一起跟去行宫的妃嫔们,由皇后主持着在仙台行宫的事宜。

  倘若太后大行,那么皇后就要主持着让后妃们即刻回紫阳城。

  永铭赶回紫阳城,才知道太后不过是一点小毛病而已,心下觉得太后有些任性。而且似乎有些明白太后的本意了,只装作不知道罢了。

  只要太后不提,永铭便不打算拆穿。

  太后见皇帝如此挂念,自是喜不自胜。永铭又每日在勤政殿处理完政务以后,亲去慈恩宫陪太后用膳,说些家常话,直至夜深才回甘露殿安歇。

  今日,太后似是见时机成熟,便提了要大选秀女,充实掖庭的话。

举报

作者感言

袁小花

袁小花

收藏收藏求收藏。   推荐推荐求推荐。   征名了,征名了,以后书里用得上。

2019-09-28 20: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