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雨打梨花深门闭(10)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47 2019.10.15 21:37

  琴音绝,苏子卿口中缓缓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一曲终了,苏子卿和幽若都不再发出声音。良久,苏子卿转头看向窗外,明月高悬,映照大地。

  “陪我出去走走吧,月色这样好,不要辜负了。”苏子卿把琴放到一旁。

  “是,小主。”幽若过来搀起苏子卿。

  往门口才走了几步,幽若忽的大喊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那里做什么!”

  “不妨事的,这宫中没有坏人。都是好人,何必管他是谁,别扰了好兴致。”苏子卿言语间有些语无伦次,想是有些醉了,只是自己不承认罢了。

  那三杯酒倒得太满,又喝得太急。此刻微醺是正常。

  “小主,先别出去了,待弄清楚那是谁。”幽若大声喊道:“卫临,卫临,快出去看看,刚才是什么人进来了。怎么当值的!”

  这听雨轩只有卫临一个太监当值,没有人轮替,基本白天黑夜都是神经紧绷的状态,今日想必因为节日,有些疏忽了。

  卫临不知在哪里应了幽若,立刻就化作一道黑影蹿了出去。

  不多时回来报,说出去什么都没看见,想是幽若看错了。今夜月明,许是树影摇晃,所以眼花。

  “错不了。”幽若道,“那人刚才就站在门口,看到小主出来,立刻就逃出去了。

  这深更半夜的,在妃嫔住处乱晃,定不是什么好人。今日宫中大宴,也许有什么没安好心的人混进来了,可不敢大意。你再四处搜搜看。”

  “不必了。”苏子卿道,“那人来了好久了。”

  “小主也看见了?”幽若有些不相信,只道是苏子卿喝醉了。

  “我才开始弹琴他就来了,一直在门外听。”苏子卿面上带着笑,“不管是谁,想必也是个落寞之人罢。

  若是坏人,怎么可能在外面听琴听那样久。如果这会子我们闹起来,必定会弄的上下皆知。到时候他若是被抓了,我心里反倒不安了。

  不过是一个被琴声吸引的人,在今夜同我一般寂寞。让他去吧。”

  “既然小主如此说,便罢了。”幽若点了点头,“只是不能掉以轻心,今日毕竟不同,宫中人来人往,若出了什么事,不好收场。”

  卫临连连点头:“小主若要出去散步,让奴才跟着吧。奴才虽说不会什么功夫,但反应也比一般人快些。”

  苏子卿点了点头,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便一起去吧。去点一盏灯笼来,清风湖那边路黑,怕不小心掉进湖里去。

  这个季节掉进去可不是好玩的,怕是要生一场大病。”

  “小主,灯笼来了!”素心忽然在后面叫到。

  只见背后一下闪出来三盏橘色的玉兔灯笼来,映照着素心、春回和如烟的三张笑脸。个个都是笑容满面的,想是十分开心。

  “小主,你看奴婢们做的灯笼可为你照路?”素心调皮的一下子跳到苏子卿面前,举着胖乎乎的玉兔灯笼给苏子卿看。

  苏子卿被素心的天真活泼感染了,心中的烦闷此时一扫而光,伸手接过那灯笼道:“走,咱们一同秉烛夜游,湖边赏月去!”

  几个小丫头连连拍手,兴高采烈,连幽若都满面笑容,不过还是用眼神暗示卫临,要一切小心。

  出了听雨轩的门,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夜黑如墨。因着是满月的缘故,地上影影重重的透着些树影,斑驳如同绣在地面的花。

  素心和如烟两个人跳来跳去的踩,嘻嘻哈哈的闹着玩。

  苏子卿举头望向那一轮明月,被树影割得破碎不堪,竟有一种颓唐的美感,一时看得呆住了。

  不知母亲今日如何度过,会像我这般望着明月吗?倘若月亮是一面镜子,母亲一定能在月中看到我的影子罢。

  苏子卿看着明月,心中便不由自主升起十分伤感的情绪来。

  “小主快来,这边景色好美。”素心和如烟早已跑到湖边,回过头冲着苏子卿招手大喊。

  苏子卿不由面含微笑:“你们两个可得小心着点,若是掉进湖里,我们都不会游泳,那你们可要喝饱了水了。”

  素心和如烟还小,是不知道愁是什么的。

  “如烟会不会游泳奴婢不知道,可是奴婢却是会游泳的。”素心大喊,“原先在仙台行宫的时候,奴婢闲得无聊,经常到水里去摸鱼……”

  “素心,你怎什么都说!被别人听到,仔细你的小命!”春回总像是素心的姐姐一般,时时提点着素心。实际上春回比素心还小了半岁的。

  苏子卿任由她们这么吵闹着,“今日无妨,这会子正是宫中中秋家宴的时辰,不会有人来这里,让她们放肆玩闹一回罢。成日里死气沉沉的,哪里像个孩子。”

  说罢,苏子卿也就跟了上去,到了湖边。

  习习微风从湖那头吹过来,清冷的空气让人只觉得十分的清爽,到不觉得寒冷。

  如镜明月倒影在湖中,被风打碎了。波光粼粼中,只见一湖的星星点点,十分的惹人心醉。

  幽若把一块软垫子铺在石凳上,让苏子卿坐。苏子卿笑道:“你倒是周到的,竟还带着软垫。”

  摸了一下,也就坐下了。

  幽若会心一笑,望了望天上月,“今夜月光好,料想小主会坐上一会子,小主素来是爱风月的人。这时节天凉了,在石凳上坐恐怕会落下病根。小主待会儿就回去吧。”

  苏子卿点了点头,也抬头望向那一轮明月。幽若见状,便悄悄的走开了。

  远处,素心她们三人正在嬉闹,不知道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三个人笑作一团。幽若正在给卫临交代什么事情,卫临听得很认真,连连点头。

  苏子卿心中的怅惘之情又升了起来,这辈子,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与母亲相见……

  做了这高墙大院里的女人,不仅没有爱情,没有自由,就连亲情也要失去了,不由得悲从中来。

  望向圆月,苏子卿双手合十,缓缓对着圆月念道:“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但愿人长久……”

  也不知道念了多少遍,好像多念几遍,心愿就会成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