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醒也无聊,醉也无聊(8)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33 2019.09.25 21:07

  一日晚间,天气异常闷热。

  苏子卿晚膳只进了小半碗细粥,只觉得暑热难当,浑身不得清爽。额头是整天都有细细的汗珠,拭也拭不完的。

  那听雨轩实在无法呆着,便由春回和素心陪着,绕了清风湖散凉。卫临见天色已晚,并不放心,便远远的跟了。

  走到湖边,虽有习习微风,但并不能解暑,那风都是热的,吹在脸上只觉得烫。便径直走到了楠香林去。

  楠香林里漆黑一片,素心和春回吓得紧紧缩在苏子卿身边。

  苏子卿素来是不怕黑的,原在红袖招做丫鬟的时候,她时常是一个人摸了黑回家的。因而将两个丫头揽在身边,只说些笑话逗她们玩。

  两个人却还是躲在苏子卿身边,笑也笑不出来了,倒是让苏子卿觉得好笑。

  走到素日里爱乘凉的亭子坐下,只觉得一阵沁人心脾的楠香夹杂着荷香飘来,令人神清气爽,暑热也退了几分,浑身都是清爽的。

  在亭子里坐下了,把檐下的灯点了,素心和春回才大起胆来。

  如今皇帝皇后都不在宫中,宫人们都懒怠了。这宫中各处的灯火,原来是掌灯时分就该点上的,现下凡是少人去的地方,宫人们都偷了懒,不去了。

  楠香林本也有好几处该掌灯的,如今只得这么黑漆漆的一片。

  在那亭子里坐了有大半个时辰,忽听得隐隐有雷声传来,三人便立刻往回走。

  那一晚果真是大雨倾盆,雷声隆隆。第二日却还是暑热难当,骄阳似火。

  待用过晚膳之后,苏子卿照旧带着素心春回二人去楠香林纳凉。倘若没有楠香林,苏子卿还不知该如何躲避暑热。

  当日自己还觉得那楠香林是奢侈之作,如今看来,只觉得羞愧。

  一连好几日都是暑热难当,苏子卿便叫准备了明亮的烛火,带上点心和一些针线活计,在楠香林小亭子里边聊天边做些女红。几乎是一整日都在楠香林的。

  幸而这楠香林是极大的,不易碰到别人。只偶有一次和沈贵人碰了面,不过寥寥的行了礼,也无交谈。

  这一日晚间,连幽若也加入了她们,一齐挤在小亭子,让苏子卿教一个时兴的花样子,一边说笑玩耍。

  “小主绣的花样子,可比内务府送来的那些好看多了。”素心看着那跃然于绢面上的一池莲花,不禁啧啧称赞。

  她的赞美丝毫没有夸张的成分,苏子卿的那一池莲花乃是双面绣,一面是夏日风荷,一面是冬初的萧瑟残荷,各有各的美妙之处。

  “我现下地位低微,内务府送来的东西自然不是最好的。”苏子卿道,“皇后娘娘所用的,我却是绣不出来的,万不可说大话的。不过我也有信心,定是比一般的好一些的。”

  “小主谦虚了,奴婢往日伺候熙太妃,也是见过不少好看的刺绣的。但要说双面绣,奴婢觉得还是小主绣的更胜一筹。”幽若爱不释手的把那绢面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

  苏子卿低笑了一声,没有说话,怔怔的看着手中绢面发了会儿呆,才道:“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

  话音刚落,只听得楠香林深处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听着离小凉亭似乎不远了。

  “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

  语气里有赞赏和思量的意味,倘若是在白日里,这男子是站在面前说这句话的,苏子卿就要疑心此人是登徒子,乃是在戏弄自己。

  现下是夜晚,男子并未现身,苏子卿吓了好大一跳,赶紧站了起来。

  “谁在那边?”素心朗声问,但很明显声音有些发抖,心里也是害怕的。

  没有人回答,卫临忙道:“听雨轩顺才人在此,不得无礼!”

  “顺才人?”那边的男声再次传来,是疑惑的,却又没了下句。

  “奴才过去看看。”卫临提着灯笼就想过去,但是被苏子卿拦住了。

  “快走!别看了!”苏子卿的脸色有些不好。

  几个人匆匆忙忙把东西收拾好,似乎落荒而逃般离开了楠香林。

  一进听雨轩,苏子卿就命人关了门,落了锁。仿佛黑暗中有什么追着她们回来了一般。

  苏子卿的脸色不太好,一进屋就喝了一大杯凉茶,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神情恍惚,额头的碎发都被汗水湿透了,跑的气喘吁吁。

  “小主向来胆大,今日怎么被吓成了这样?”

  素心和春回都十分着急,生怕和那日一般。这病才好了没几日,要是又病倒了,身体怎受得了。

  虽说刚才她们都吓了一跳,但也没到苏子卿这地步,不过是有人装神弄鬼的罢了,指不定是哪个调皮的小太监干的。

  “要不要去请宋太医来看看?”素心十分担心。

  “不用。我没事。”苏子卿道,“只是刚才太险了,歇会子,定定神就好了。”

  “不过一个不知规矩的奴才罢了,小主不必害怕。”春回一边安慰,一边奉了牛乳来,“要不奴婢去叫卫公公找了那个不知规矩的奴才来,小主打骂一番,消消气。”

  苏子卿并不喝牛乳,只放在炕桌上,转头却道:“没那么简单。那恐怕不是个奴才。”

  幽若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小主说的是,奴婢认为刚才那人并不是奴才,怕是个宫外的主子。”

  皇宫之中,除了皇帝和未成年的皇子,是没有男人的。

  刚才那男子虽只说了两句话,但苏子卿听出对方分明中气十足,与太监声音大有不同,且十足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

  皇帝此刻在仙台行宫,虽说大皇子现下已经有十来岁,却断不能离了奶娘和身边的老嬷嬷,一个人跑到这种地方来。

  且不可能深夜还在御花园里,连灯火与奴才都不带,一个人躲在那树林深处。

  再说了,苏子卿听说大皇子一直养在仙台行宫,并未来过紫阳城。

  所以不管刚才那人是何人,苏子卿若与他对话或者见面,将来让旁人知道了,肯定是死无全尸。

  皇帝的女人,怎可深夜会见宫外男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