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不知何事萦怀抱(8)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24 2019.09.18 20:05

  长孙幼仪的话说到此,皇后也不便再驳回,只得道:“萧淑妃妹妹说的也在理,若是在皇上面前失仪,岂不是葬送了顺妹妹的前程。

  顺妹妹才刚入宫,又无教习姑姑教导,便按萧淑妃妹妹所言,学学规矩吧。”

  苏子卿闻言,只得起身福下去道:“是,臣妾谨记皇后娘娘教诲;谢萧淑妃娘娘厚爱!”

  如此,这风波才算是过去了。

  众人一起向皇后行礼问安,皇后皆赐了座,又叫宫女们奉茶,才道:“今日是顺才人第一日来请安,想必众姐妹早都想看看顺才人是何等美人了。顺妹妹,你到中间来。”

  苏子卿低头款款行至众人面前,便听得众妃嫔窃窃私语,一时心里发慌,却没听见大家议论的是什么。

  只听得皇后柔声问道:“顺妹妹可知今日如何向本宫请安?”

  苏子卿微微点了点头,皇后道:“如此便好,待妹妹请安礼成,便真真儿算得上是咱们的姐妹了。”

  这后宫的女人,只有得到皇后的承认,才能算得上真正是后宫妃嫔。

  “明月,快拿软垫来。”皇后吩咐,一旁的明月把早就准备好的万福团花软垫拿上来,铺在苏子卿面前。

  苏子卿照着幽若教的,稳稳的对着皇后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站起身来,依旧是低垂着头。

  皇后笑道:“顺妹妹何以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头来,是怕本宫容貌丑陋,惊扰了妹妹?”

  “回皇后娘娘,实是臣妾容貌粗漏,怕惊扰了皇后娘娘。”

  “皇后叫你抬起头来,你可是听不懂?”长孙幼仪冷冷道。

  早闻萧淑妃飞扬跋扈,常恃宠而骄,苏子卿今日才算是真正领略了。怕萧淑妃再发难,苏子卿只得缓缓抬头来。

  却见得皇后一张脸清丽可人,竟如同十几岁少女一般,肌肤洁白胜雪,唇色淡淡,有一副天然不足的风流态度。举手投足间,轻盈如同少女。

  若不是早知道皇后年芳已二十有余,苏子卿恐怕是会认为皇后不过十五六岁少女罢了。

  这边厢正为皇后那不老容颜呆住,那边皇后看到苏子卿的一双深邃眉眼,却也是惊了一跳,只觉得那双眼十分熟悉,竟有异常亲近之感。

  再看那一身打扮,冷艳异常,却又十分低调。当真是用了十二分的尊敬心,生怕抢了别人的风头。是个可造之材!

  长孙幼仪却冷笑一声道:“果真容貌粗鄙!穿得却和村妇似的,没得辱没了皇家脸面。身子骨也是瘦弱,一副饿死鬼相。”

  贤妃却拖着病体歪在椅子上,漫不经心道:“与妹妹相比,也是有过之无不及,哪里粗鄙了?

  不过是打扮略微素净了些,本宫瞧着,倒与皇后有及相似,莫非萧淑妃妹妹觉得觉得皇后也是那一副……什么样子了?

  依本宫看,倒是本宫这般山野模样,显得更粗鄙些了。”

  “贤妃娘娘谬赞,贤妃娘娘端庄秀丽,臣妾不过一介村妇颜色,是万万不及的。更不敢与皇后那牡丹国色相比。”苏子卿对着贤妃福了福身子。

  又转身道:“萧淑妃娘娘容貌天成,乃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色,令臣妾颜色尽失。”

  “好甜的一张小嘴。”贤妃微微一笑,似赞赏般的看着苏子卿,“却不知如此知理又会讨人喜欢的顺妹妹,怎会被萧淑妃说是不知规矩,要撤了她的绿头牌呢?”

  “知规矩吗?”长孙幼仪面上一冷,道:“贤妃是端庄秀丽之人,本宫却是沉鱼落雁之色。岂不是说本宫与那西施一般,是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了!”

  苏子卿背后一凉,没想到长孙幼仪会用这句话做文章,当真感觉在宫中行走步步维艰,竟连称赞之词,也得如此讲究。

  “红颜祸水也不是一般人可担得起的。”贤妃道:“那落雁乃是指王昭君,却是为国为民,不惜远离故土赴匈奴和亲的一介奇女子。”

  “本宫管什么王昭君李昭君的。本宫出身武将世家,哪比得贤妃饱读诗书。既然贤妃喜欢,那就尽管做你的红颜祸水去吧。”

  长孙幼仪边说着,边起身道:“本宫今儿个头疼得紧,就不陪各位妹妹了。”

  说罢,微微向皇后福了福身子,转身便走。

  “祸国殃民的西施能记住,那王昭君却记不得,当真是有趣!”贤妃幽幽道,但面上已有不悦之色。

  贤妃身体略有残疾,乃是早年间为救帝王所致,又落下了病根,一副病恹恹的模样,脸上血色也无,人也是软绵绵的样子。

  长孙幼仪用红颜祸水反讽贤妃,实是因为当年贤妃也是青春靓丽,闭月羞花之貌。

  贤妃哪能不想到当日自己的风光,再想到如今,心里肯定是不甘的。

  “贤妃姐姐也不是不了解萧淑妃妹妹,她便是如此心直口快之人,可千万不要记在心上,没得伤了自己的心。

  贤妃姐姐身体不好,妹妹也早就免了姐姐日日来气请安的繁文礼节。难得今日姐姐来一次,头一次见顺妹妹,却肯为她说这么些话。

  往日里,贤妃姐姐是断不会如此与人争执的。”皇后道。

  “只因这顺妹妹本宫一眼看过去觉得亲切,却是如同一位故人。”贤妃说着,端起手边的粉彩盖碗,略略的喝了一口茶。

  “今日却专门来看这位顺妹妹的。皇后娘娘,这天气日益的热起来了,恕臣妾不能久坐,臣妾便先告辞了。”贤妃放下盖碗,站了起来。

  “贤妃姐姐身子不好,本是不必来请安的,便快些回去吧。”皇后关切道。

  贤妃被身旁服侍的宫女搀起来,一双眼睛在苏子卿身上扫了扫,“今日却没来错。”

  说罢,与皇后交换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便由宫女搀扶着出去了。苏子卿这才发现,贤妃行走竟有些不便,似乎顽疾缠身。

  “今日便都散了吧,晚了回去路上恐怕热,让众位妹妹受苦。”皇后道。

  “谢皇后娘娘关怀!”众人行礼谢恩,按位份高低依次往外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