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梦也何曾到谢桥(5)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68 2019.10.01 21:19

  “恕难从命?好,很好!”长孙幼仪的眼神凌厉,但苏子卿仍旧自若的迎着那目光。

  “一个奴婢而已,顺才人何必降低身份为了她与本宫作对。本就该打,却不让打,是无视宫规吗?”长孙幼仪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你这会儿在此逞强,可别后悔。日后本宫有的是好果子给你吃!”

  长孙幼仪正欲上前亲自教训苏子卿,却见一个宫女盈盈上前行礼道:“萧淑妃娘娘金安!顺才人金安!皇后娘娘命奴婢出来看看,为何如此吵闹,请二位小主随奴婢进去面见皇后娘娘。”

  那宫女的一句‘二位小主’让长孙幼仪的脸色顿时如同墨汁。

  不错,这宫中只有皇帝、太后和皇后敢称主子,别人,不管位份多高,就算是皇贵妃,也只能是小主。

  但这宫中人人都知长孙幼仪的手段,因此绝对不会称她小主,只尊称作萧淑妃娘娘。

  今日,这宫女不仅称她小主,还将一个从六品才人与她并称,她心中怎会没有怒意,因而连皇后的脸面也不顾及了。她是最在乎自己的位置的。

  “本宫有协理六宫之权,在这里教训一个小小才人,还要告诉皇后娘娘吗?是皇上的话已经没用了?”长孙幼仪并不给皇后宫中的宫女好脸色,她的协理六宫之权是皇上亲自开口的。

  “大胆奴才!竟敢对后宫妃嫔无礼!”一个冰冷严肃的声音传来,不是皇后却又是谁。

  苏子卿没想到,皇后生得冰肌玉肤,一副少女模样,却能如此威严端庄,倒是吓了一跳。

  “福若海,去把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绑到慎刑司去,赏他二十大板,看他还知不知道这后宫的妃嫔,并非他一个奴才可教训的!”

  皇后看着薛知山那悬在空中的手,对身旁的太监道。

  福若海立刻上前去一把抓了薛知山的手,道:“薛公公,走吧!”

  苏子卿这才松开了薛知山的手,众人皆见薛知山的手腕上,赫然是一个红红的印子,却不知这顺才人是何处来的这般力气。

  “皇后娘娘,本宫教训不知礼数的奴才,却不知皇后娘娘有何高见,要罚本宫的贴身内监。”长孙幼仪面色凝重的看着皇后,大有兴师问罪之意。

  只是,皇后乃一国之母,仪态风度岂会被一个萧淑妃比下去。

  只见明月扶住皇后,稳步走来,皇后仍旧威严道:“本宫看到的不知礼数的奴才,便是那薛知山!身为内监,竟然对顺才人无礼,不可不罚。否则,这后宫可还有礼数可言?可还有宫规可言?”

  接着,话锋一转,看向福若海,“将薛公公送去慎刑司吧!此事若是让皇上知道,恐怕薛公公的命也难保。”

  “皇后娘娘饶命!”薛知山脚下一软,直接跪了下去,趴在皇后脚边,如同丧家之犬。

  二十大板不多,但也绝对不少。受了这顿板子,恐怕没有十天半月,根本起不来床。且若皇后真对皇上开口,那薛知山即使是没错也是小命难保。

  皇上对皇后的爱重,是有目共睹的,这一点连长孙幼仪也无法超越,更无法否认。不过,皇后母仪天下,绝不会无事生非,更多时候是小事化了。

  皇后毕竟和后妃是不一样的。

  “不许求皇后!”谁也没料到,长孙幼仪竟如此决绝对待自己宫中的奴才。即使奴才受苦,也绝不能丢掉她作为萧淑妃的脸面。

  薛知山被拖了下去。

  “皇后娘娘,既然本宫的奴才已经领罚,现在便说说如何处置顺才人吧。”长孙幼仪的语气里是云淡风轻,但谁都听出了她的狠厉。

  “顺才人身为后宫妃嫔,不知自持身份,与奴才们平起平坐,该当何罪?”

  “萧淑妃娘娘,说话也是要讲证据……”苏子卿一福身子,话还没说完,却看到长孙幼仪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立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你来说吧。”长孙幼仪看了看背后的喜儿。

  喜儿款步向前,先对皇后行了礼,才道:“奴婢是听雨轩的宫女喜儿,奴婢可以证明萧淑妃娘娘所言不虚……”

  呵,自己宫中终究还是出了这样的人。苏子卿心底里冷笑一声。

  只怪自己当日没有看清这个喜儿的面目,她叫幽若遣散宫人的时候,喜儿执意留下,她确认为是喜儿一片赤诚之心,因而平日待喜儿也不薄。

  如今,真相大白。

  那个喜儿,不过是萧淑妃安插的眼线罢了。她不是不想走,而是不敢走!

  “喜儿,咱们主子素日里待你不薄,你怎能这样?你手中那块帕子,还是小主赏给你的。”

  春回本想说那块帕子是小主给你绣的,但终究没说出来。她怕这句话为自家小主带来不好的结果。

  这几个月,苏子卿早就为听雨轩的众人都绣了一张帕子。

  素心早就忍不住了,立刻上前一步,看样子竟是想要踹喜儿一脚。她心中的怒火,是比自己被背叛了还要盛的。

  幸亏春回手快,一把拉住了她。

  “皇后,本宫说的可有错?她这一宫上下,竟没有一个是懂规矩的人。”长孙幼仪笑道,“幽若是宫中老人,却敢和本宫顶嘴。

  这两个陪嫁丫鬟,一个比一个跋扈。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奴才!”

  “本宫未曾见到不知规矩的主子,却看到了一个爱护宫中奴婢们的顺才人,以及几个有情有义的好奴婢。”皇后缓缓道,“还有这个,不知廉耻背信弃义的奴婢。”

  皇后眼睛看着的,是喜儿。年轻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自有一番威严在里面。

  “把她拉去浣衣局吧。”皇后的语气里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又道:“萧淑妃妹妹,顺才人的进步是众姐妹有目共睹的。

  她甫进宫时,妹妹说她不知规矩,不由分说便撤了她的绿头牌。如今,她规矩学得全了,妹妹却还是说她不知规矩。却不知妹妹意欲何为?”

  “皇后如此问,却别怪本宫说出不好听的来,丢了皇家脸面。”长孙幼仪道,“皇后可知,顺才人还未进宫时,太医宋清河早已去苏府为她请过平安脉。”

举报

作者感言

袁小花

袁小花

啊,看央视的国庆晚会,差点忘记更新了。   祖国妈妈,生日快乐。   大家国庆快乐。   我爱你,中国!!!ღ(´・ᴗ・`)比心

2019-10-01 21: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