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赏心乐事共谁论(3)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41 2019.11.05 23:03

  宋清河偏和大家都不一样,给女子看病,必须搭一块帕子,也不随意乱看别人,连小主们宫中的陈设都不会乱看乱碰。苏子卿便对宋清河也十分的尊重。

  照旧叫幽若来送宋清河出去,也让打赏了银钱。幽若出去了回来,脸色却有些不对,这是苏子卿很少见到的。

  苏子卿因而询问了一句,答说是外面今日风大,许是有些受了凉了。苏子卿让倒了滚烫的茶水,捧在手里暖暖。幽若便照做了。

  苏子卿在林诗诗的书架上找了皇上赏赐的书,捧着在炕上读,翠珠儿忙着照顾林诗诗,便有别的宫女奉了茶水来。苏子卿只管边看书边喝茶。

  实际上风荷苑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她能做了,而且从宋清河口中也可知道,林诗诗情况并不坏,可以说是很好。可苏子卿还是放不下心,想在这里等着,等林诗诗醒来,她才放心。

  看了大半本书,苏子卿觉得有些乏了,正准备换个姿势,却听得一声“姐姐”,似在唤她,忙回过头去,看见林诗诗已经醒了,一双杏眼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就激动的喊宫女们端药端水进来侍奉。

  宫女们着急的端了水来,服侍着林诗诗喝了药又漱了口才退下去。

  苏子卿忙上前来握住林诗诗的手,问可想吃些什么,又把先前宋清河的诊断都说了,让林诗诗放下心来安心养病,再别说什么死不死的话。

  林诗诗微微笑了笑,道:“我先前是有些心急了,姐姐的琴弹得好,令我想起母亲在时的点点滴滴,就后悔那时……”

  林诗诗不再说下去,眼神去飘到那‘流水’古琴上。苏子卿忙侧过身子挡住了,怕她看见琴又生出什么不好的情绪来,这会子才醒过来,万不可又出差池。

  幽若见状,便悄悄的叫了人进来,将琴和琴桌一并都搬了下去。

  林诗诗明白苏子卿的意思,因而主动道:“那琴放在我这里,只是徒增我一份思乡之情,还不如由姐姐带到听雨轩去抚弄,姐姐抚琴出神入化,又是极爱琴的。放我这里,倒是浪费了。”

  苏子卿答应了,让一个小太监把琴送到听雨轩去了。

  又吩咐人把先前带来的吃食送去小厨房热了,让林诗诗稍稍了进了些,也不让她多吃。

  待宫女们把食盒收拾下去,苏子卿又陪林诗诗坐了会子,看林诗诗情绪十分稳定,只是有些疲累,便劝说林诗诗歇息,自己和幽若慢慢的往听雨轩去了。

  那流水琴早被小太监送了过去,苏子卿一回去便看见,不由自主想起那日躲在侧柏丛中的男人。苏子卿已经和他遇见两次,却一次都没有见识过对方的真面目。

  但从这两次的交流,苏子卿在心中已经勾勒出了对方的形象:

  不过廿岁上下的世家公子哥,又偏爱诗词风月,却无人能懂,因此常常感觉寂寞孤独。尤其上次遇见他,明明是宫中大宴,该是热闹非凡的时候,他却独自一人离开盛宴,到清风湖附近那无人经过之地,被自己有感而发的琴音吸引。

  虽说两次遇见,苏子卿都觉得对方冒失,心底里却将对方当做知己一般了,竟莫名生出一种情愫来,也隐隐有了一股子好奇心,期盼着能再次遇上。

  苏子卿坐到琴桌边,忍不住信手又弹一曲,却屡不成调,只得作罢。

  这日便再无新事。

  第二日照旧去看林诗诗,她已经坐起来了,兴致也很不错。听宫女说,林诗诗胃口不错,早膳进了半碗熬得烂烂的粳米粥,还喝了小半碗参汤。

  苏子卿闻言,脸上便忍不住绽开笑容。

  又听小宫女们说,昨日苏子卿弹奏‘广陵散’时,皇帝曾到了风荷苑门口,因不忍打扰苏子卿抚琴,便一直立在门外听。但后来却因有急事离开了。

  苏子卿询问今日皇帝可来看望林诗诗,林诗诗摇了摇头:“今日皇上下了早朝便去御书房与长孙丞相议事去了,直到此刻听说还在御书房没出来。倒是派了身边的李公公过来看过。”

  林诗诗的面色稍有些红润,想必心里是十分开心的。皇帝虽没有亲自来看她,但却是因为被朝堂之事牵绊,并非为别的。

  且皇帝还派了身边最得力的太监来,实际上跟皇帝亲自来是没什么区别的,这表明了皇帝的心迹。

  苏子卿照旧陪林诗诗坐了会儿,给她念了半本诗,见她脸上稍有疲态,便立刻让她歇下,自己就告辞了。

  出了风荷苑的门,抬头但见满眼的金黄秋叶,苏子卿一下看得呆住了。

  此时已经是深秋时分了,这宫中的树早就黄了树叶,起风的时候,全都随着秋风片片飘落。这样好的景致,若是以往,苏子卿定会抽出一天时间,陪着母亲出去走走,看看秋叶,小酌一杯。

  今年因到了宫中,不在母亲身边,又恰巧林诗诗被打落冷宫,一直都没有心思去欣赏秋景。如今一切尚好,苏子卿便有了心思去赏秋叶。

  虽说宫中似乎是封闭的,有些不自由。但这皇宫也是极大的,而且处处有花草树木,处处有景,光是御花园,逛上个大半日也是逛不完的。

  只入宫来,苏子卿从没好好观赏过这宫中景致,无非是在清风湖周围走走,或者是在楠香林小坐便罢了。

  一方面是不想惹人耳目,另一方面是苏子卿有心避宠,只怕在什么地方碰上龙驾,又引起帝王的注意。

  如今萧淑妃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林诗诗又从冷宫出来了,身体也并无大碍,苏子卿只感觉身心畅快,便有心情去赏赏秋景。

  只稍微想了想,苏子卿当时便叫备了之前自己酿的梅子酒,又让小厨房做了点心,便抱了新得来的流水琴,径直去了御花园中那秋景繁盛之地。

  在萧萧落叶中抚琴饮酒,小丫头们在一旁吃着点心,静静的听琴,也是一番享受。

  苏子卿连奏几曲,又喝了半壶酒,兴致很高,就站起来望着那落叶喃喃道:“昨夜西风凋碧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