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梦也何曾到谢桥(4)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046 2019.09.30 23:11

  “如此说来,是要选秀了?”苏子卿的心里,有什么东西沉了下去。

  “回小主,听说是待夏日尽,暑热收,便是殿选之日。如今,各地官员已经在着手选秀之事。”幽若小心翼翼的盯着苏子卿的脸,“恐怕候选的秀女,都已经有数了。”

  苏子卿无奈的笑了笑,终究没说出话来。任谁都能看出,那笑容是极其落寞的。

  如此到了秋日,这后宫又会热闹起来吧。不知道有多少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子,会被送进这深宫高墙里,蹉跎岁月。就如自己现在这般。

  不过,这回选秀所选女子,皆是官宦人家的千金小姐,身份与自己是不同的。有娘家人自抬身价,也许她们的结局同自己也不一样。

  等新的人进来了,萧淑妃的矛头就应该转而对着新人了。自己这里会好受一些。但,也就会永永远远这样了无生息下去。

  不知为何,苏子卿忽的觉得自己是老了一般。她才进宫两月余,却觉得像是过了好多年。心已经被磨得没有激情了。

  抬眼看着窗外,树叶在微风中沙沙作响,像是一场秋雨突然就撒在了那心上。苏子卿没来由的叹了一口气。

  红颜易老,青春易逝。生活,并非我故意。

  ——

  夏天很快也就过去了,暑热终于退了下来,紫阳城中已然凉爽。

  皇后等人从仙台行宫启程回来之前,便早早有人回宫通报了,准备着迎接凤驾归来。

  待得回宫那一日,仪仗从紫阳城一直摆到了外面的朱雀大街上。

  苏子卿听闻,那一日的朱雀大街,皆是用了净水泼街的,以免尘土玷污了皇后娘娘的凤驾。行人也全都回避,偌大的朱雀大街,竟无一点杂音。

  这几日,苏子卿都在加紧练习幽若这段时间来所教习的宫规。她知道,凤架归来也就意味着萧淑妃归来。

  萧淑妃一回宫,肯定会拿她出来打发时间的。

  不过还好,凤驾回宫,证明秀女殿选的时间也不远了。待选秀完成,萧淑妃肯定会转移视线,不再为难苏子卿。

  毕竟新晋佳人,肯定会比苏子卿更有实力。至少在家世背景上,将是无可挑剔的。这对萧淑妃来説,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与挑战。

  果真,皇后回宫略略的休息了三日,消除了一路上的疲乏之后,便恢复了晨昏定省的规矩。

  那日,苏子卿去给皇后请安完毕,才出了长庆宫的门,果真被萧淑妃身边的锦心拦下,询问礼仪规矩学得怎么样了。

  萧淑妃坐在肩舆上,并不看苏子卿,也不出一点声,只用一只手缓缓抚摸着手上的几个护甲套,那上面的宝石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甚至有些刺眼。

  幽若见是锦心询问,自然不能让苏子卿放低了身份去答。因而大大方方的站在旁边,先对萧淑妃行了大礼,才答:“回萧淑妃娘娘,顺才人聪慧敏捷,宫中规矩已尽数学会。”

  “是吗?可本宫怎么听说,本宫和皇后在仙台行宫期间,顺才人很是潇洒自在。和宫中奴才不分上下尊卑,同吃同玩,毫无礼数可言!”

  长孙幼仪的声音渐渐拔高,忽的转过头来,狠厉的神情让幽若不由得愣了一下。

  “萧淑妃娘娘言重,我家小主不过是体谅奴才们,但却并未有不分尊卑之说。就算小主把奴才们当人,奴才们却又有几分胆子?”

  幽若为苏子卿辩解,她是在宫中有些脸面的宫女,说话自是不卑不亢。

  长孙幼仪冷笑了一声道:“本宫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儿?你一个奴婢,也敢把自己当主子了?本宫问的是顺才人!来人,掌嘴!”

  长孙幼仪身后的一个太监立刻挺身而出,扬起手就要打幽若,却被一只纤纤玉手一把抓住了。

  “萧淑妃娘娘息怒,臣妾这宫女不懂事,许是因为熙太妃的事情太过伤心,臣妾这就去请皇后娘娘管教!”苏子卿一手抓住那太监的手,一边对着长孙幼仪福了福身子。

  “哟,拿皇后来压本宫?”长孙幼仪的鼻子里轻蔑的‘哼’了一声,“还愣着干啥,给本宫掌嘴!难道本宫在这里,你们还要听这个才人的话?连尊卑也不知了?”

  那太监有苦难言,并不是他不想打幽若,实是他没想到苏子卿的力气竟有这么大,他根本挣不脱。

  苏子卿进宫之前,双手做的都是粗活累活,连这些个得脸的太监都不如,此刻却没想到,那时候的辛苦锻炼出来的力量,却派上用场。

  宫中得脸的太监,个个都是细皮嫩肉,根本没有几分力气在身上,此刻被苏子卿拿住了手腕,哪里还能动弹。

  长孙幼仪见那太监不动,却以为是那太监看着对方是个才人,因而不敢冒犯,不由得怒火中烧。

  “不知薛公公是我合春宫的人,还是她听雨轩的人?竟连本宫的话也不听了?”长孙幼仪含笑道,“莫不如就打发了薛公公去听雨轩?”

  那笑,竟如同地狱鬼使一般阴寒冷漠,让人从心底里的生出寒意来。

  “娘娘,不是奴才不敢,实是……实是……”薛知山有口难言,恐怕自己力气不如一个弱女子,这样的话说出来,谁都不会信吧。

  他心里也是存着疑惑的,眼前的这位顺才人,身材虽说高挑,但却瘦弱,还带着一丝病相,怎么会力气如此之大?

  长孙幼仪一甩衣袖,怒道:“本宫乃有协理六宫之权,便叫你替本宫教训一下那小小的才人,你也无须惧怕。

  现下只是叫你教训一下她身边的宫女,你都推三阻四。先自己领罚吧!”

  薛知山无奈,只得用另一只手在自己脸上狠狠掴了一掌,道:“奴才该死,请娘娘息怒!”

  长孙幼仪根本看都不看薛知山一眼,转向苏子卿怒目而视,“还不快将本宫的奴才放开!身为后宫妃嫔,成何体统!”

  “恕臣妾不能谨遵娘娘意思。”苏子卿依旧狠狠捏住薛知山的手腕,“臣妾若是放开手,他要是打臣妾的掌事姑姑怎么办?臣妾宫中人丁稀微,恕难从命。”

举报

作者感言

袁小花

袁小花

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收藏,推荐,留言,嘿嘿

2019-09-30 23: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