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庭院深深知几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8.22上架
  • 20.75

    连载(字)

14位书友共同开启《庭院深深知几许》的古代言情之旅

见习银烛饮泪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谁翻乐府凄凉曲(1)

庭院深深知几许 袁小花 2181 2019.08.22 01:20

  如洗晴空下,空茫茫的草原,绿草如碧玉,绵延一直延伸到天边。

  一匹黑色的骏马快马加鞭往天的尽头飞奔而去,目及之处,可见马蹄在碧草上留下的一道黑色痕迹,似刀,忽的将大地斩开,留下破碎伤疤,久久难愈。

  骏马一直到一座热闹边陲小镇,才放慢速度,晃晃悠悠前行。

  马背上之人年轻俊朗,气度不凡。一副目不斜视,胸有成竹之势。骑着骏马直行到那繁华之城的繁华府邸门口,似有些疑惑的拉了拉缰绳,骏马停下来。

  那府邸门口,两个孩子正玩打仗的游戏,十分的入戏。

  一个孩子约莫七八岁,着一身提花青衣,头上用红绳绑了两个髻,此时已经散乱。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眼神里透露出与年纪不相符的深沉来,细看时,有几分狡黠和坚毅在里面。

  另一个孩子看起来稍小,却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孩,眉眼间与那稍大的男孩有些相似,想必是那男孩的妹妹。

  马背上的人见女孩竟喜打仗游戏,甚觉有趣,不由得细细盯着看了一番。未几,发出“啧啧”两声赞叹,似看戏到了好处,情不自禁。

  那声不大,却惹得男孩不禁抬头凝视,立刻不满。

  “喂,你什么意思?”男孩手持通体漆黑乌木剑,横在身前,似要与马上人开战,小小身躯将妹妹护在身后,眼神狠厉不似孩童。

  马背上之人并不畏惧,却又细细打量一番男孩,立刻“唉”了一声,那气叹得长而重,像是十分惋惜。

  “喂,我跟你说话呢!”男孩见自己被忽略,对方还一副对自己不满的神色,立刻朝前跨了一大步,衣服上的海水纹似乎活了起来,水波要溢出衣料,溅到地上。

  自家门前,不必恐惧。更何况爹爹官居高位,英勇神武,不敢有歹人作乱!

  “你家大人可在?贫道是来给你家大人道喜了!”马背上之人突然喜滋滋跳将下来,对着两个孩子作了个揖,神情十分的恭敬,想来这作揖是心诚的。

  “看你这么知趣的份上,今天放你一马了。”男孩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人,潇洒的将乌木剑收在背后。突然像是刚发现这个人好似穿的一身道袍,便问道:“你可是位道长?”

  “正是。”道人客气回答。对着两个孩子,语气甚至有些恭敬过头。

  “你要给我府上贺喜?”男孩追问。

  道人频频点头,“这喜非贺不可,还请小公子不要拒绝。”

  “那你随我来吧。”男孩将乌木剑交给妹妹,“给我放在老地方,我带这位道长见爹爹去,一会儿继续来玩,该我进攻了。”

  妹妹十分乖巧的拿着乌木剑进屋去了,男孩自带着那道人去寻大人,完全是一副东道主模样,异常成熟稳重。

  才进了穿堂,绕过一道檀木底座大理石屏风,男孩却跑将起来,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成熟模样,嘴里大喊着:“爹爹,爹爹,有个道士找你!”

  那道人见状,兀自笑了笑。心中暗道:毕竟对方只是个七八岁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如自己想象那般。又深深的摇了摇头,脸上的惋惜之情不曾减少半分。

  “不知这位道长光临舍下有何贵干?”屏风后面转来一个中年男子,约莫三十岁上下,络腮胡子遮住了半边脸颊。即便如此,也不难看出此人年轻时候,必定是剑眉星目的俊俏模样。仔细看,那男孩的眼睛,与他十分相似。

  虽说中年男子的话好似十分客气,语气里却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很显然并不认识这位道人,也并不欢迎有客来访,眉宇间隐隐有愁意。

  如此威猛男儿,眉宇间有愁,甚有趣。

  “贫道给苏将军道喜了!”道长拜将下去,长长的作了个揖,十分恭敬。

  苏将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甩袖子,大喝道:“哪里来的邪道,满口胡言!”他正为烦心事困扰,这道人此刻闯来,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根本就是捅了马蜂窝,苏某人正是有气没地方撒。

  “贫道所言,句句属实。”道人并非常人,自然不会因为苏将军一句话就退缩。常人若是被苏将军如此教训,必会手足瑟瑟,两股战战。这道人却是镇定自若,淡然处之。“我从未来过贵地,却知府上姓苏……”

  “笑话!”苏将军皮笑肉不笑,坐到堂中雕花太师椅上,顺手端起旁的青花盖碗,薄薄的饮了一口茶,这不过是自持身份的表现罢了,他并不渴。“整个凉州,谁不认识我苏正安?我驻守边关十余载,就是路过的乞丐都知道这是我苏家的府邸,你先前的话,我只当你是放屁!”

  “放屁!”男孩学着自家爹爹说了一句,却被爹爹狠狠瞪了一眼。男孩并不害怕爹爹发怒,反扑进爹爹怀里,一副撒娇的模样。苏将军疼惜的将男孩抱到了膝盖上,让他坐在膝头听自己和道人的对话。

  “是贫道大意了。”道人心中立即自责起来,没想到今天进的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镇远将军府上。镇远将军战功赫赫,为国家立下汗马功劳。不夸张的说,边陲百姓眼里,镇远将军甚至比当今皇上更加重要。

  道人再次作揖,“贫道太过自信,反倒惹出这样的笑话来。不过府上姓氏,千真万确是贫道算出来的。贫道还知道一件事情,说出来,苏将军一定会相信。”

  “还有什么屁,一并放了吧。”眼看着是送客的意思了,苏正安根本就没把这个道人放在眼里。大名鼎鼎的镇远大将军,手握兵权,怎会有闲情逸致听一个道人闲扯?他苏正安不相信什么算卦的,只相信命运在他自己的手中。

  道人不慌不忙的将双手背在身后,往前踱了两步,忽的低声道:“苏将军今日可是要进京述职?”

  苏正安的脸色立刻变了,不过只一瞬间,脸色就恢复正常,只强装出一副淡然的表情来,压抑中心中翻腾的大河。

  道人捕捉到了苏正安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却并不去管,只因他接下来要说的,只会令苏正安更加惊讶。

  道人自顾自继续说下去:“苏将军可是觉得这一趟回京述职有些危险?且担心着自己的儿女,不知以后如何交代?”

  苏正安完全沉不住气了,将膝头的孩子抱下来,示意孩子去一边,但是那男孩并不肯。苏正安也不及理会,两步跨到道人身边:“道长,是苏某人唐突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袁小花

袁小花

新书节奏比较慢,适合慢慢看,绝对不会让各位小主失望的。求收藏,求推荐票呀!

2019-08-22 01: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