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旧御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之四

旧御风 薛定鄂猫 2234 2006.09.02 21:55

    第一个打破寂静的自然是迪芙的老爹,他是酒馆的常客,自然不会坐视女儿被欺负。他大喝一声便朝着事发地点冲了过去,可他却居然没有第一个到达现场——不知为何悄悄换上一身女招待打扮的酒馆老板娘已经叉腰站在那里了。

  而惨遭非礼的少年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被镇上的乡亲们挤出了圈子之外。正想钻回原位的哈梅尔忽然觉得有人用报纸筒敲他肩膀,转过头去便发现暴力事件的祸首正在冲他微笑。

  “你刚才不是问我有关制服的问题么?现在你知道我合身的制服去哪里了吧?”

  “啥?”顺着此人的视线望过去,终于注意到母亲怪异着装的少年楞在了当场。

  “迪芙。”似乎感应到儿子目光的老板娘看到了圈外的这一对,招手让凶手过去。此时那好色的受害人似乎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他的同伴正在大呼小叫地冲着老板娘要说法,但他们能获得的显然只有乡亲们对其长辈的热情问候而已。迪芙老爹一改往日的暴躁脾气,抱着手在旁边看热闹。

  人群中间的老板娘处变不惊,显然早就经历过无数次类似事件。只见她冲着几个生客做出噤声的手势,然后严肃地转向已经走到身边的迪芙,轻启朱唇:“我跟你说过多少次,遇到突发事件时不要冲动,要慎重选择解决问题的办法,你怎么又忘记了呢?”

  “对不起,老板娘,我已经想起来了。”往日在哈梅尔面前趾高气扬的少女现在明显是楚楚可怜的神态。

  “那你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是的,您告诉过我,酒馆的桌椅都是用优质橡木打造的。”

  “恩,乖。”

  听到这里,就算喝的再醉也该反应过来了。几个水手还没叱骂出声,便瞬间倒在果然是橡木材质的椅子之下,陷入昏迷前还隐约听到“别弄脏了地板”“拖到后巷垃圾堆”之类的对话。

  同样由于反应迟钝慢了一步的哈梅尔打开旅馆后门的时候,最先看到的是迪芙老爹。后者笑着冲他打起了招呼。“我说哈梅尔,我家丫头今天拿来打人的是什么兵刃,那小子怎么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是面包。”代替依旧处于混乱状态的小哈回答的自然只有某暴力女。“如果是月饼的话,那家伙早就没命了。”

  “原来如此。”

  羞愧欲绝的哈梅尔再度抬起头的时候,迎接他的只剩下母亲大人的谆谆教导——酒馆老板娘明显刚放下某把趁手的椅子,由于进行了一定运动量的集体娱乐活动,鬓角处微微沁出几粒汗珠,倒是那身套装却没有丝毫凌乱之处,只是两个袖管由于行动方便而挽起半截而已。

  “哈梅尔,你看到了吧?这些借酒装疯的家伙明明根本就没灌几杯,仗着在这里没人认识他们,有几个臭钱就想非礼你。被人拆穿后还妄想靠武力来解决问题,实在是禽兽不如!这种活着糟蹋粮食,死了浪费土地的垃圾,简直就是是庙堂之羞,国家之耻!”显然那几个月的唱诗班时光没有平白虚度,此时小哈眼前的母亲大人虽然并非身着长袍手捧教典,可淡淡圣辉却在她举手投足间四处彰显。“但是,哈梅尔,不管怎样,你都要相信人类,千万不要怨恨人类……”

  早就习以为然的哈梅尔一边不停地俯首称是,一边回身对仗义援手的几位乡亲表示了由衷的感谢。如果不是他们及时拉住了同样多饮了几杯的老板娘,后巷就要多出几堆不可燃垃圾了,要知道负责清理市容的大叔平时对小哈可是照顾有加的。而乡亲们则背着老板娘对他说,原本今天是哈梅尔父亲回家的日子,不过好象有急事耽搁所以爽约了,早就精心准备许久(比如换上迪芙的制服)的老板娘太过失望,才会如此失态。

  这些悄悄话令哈梅尔的罪恶感更加深重了。但他还是坚持着尽力张罗所有收尾工作。等到酒馆内外的大家全部散去,劳碌一天的哈梅尔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终于沉沉睡去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

  于是第二天一早的镇屠宰场里,明显精力不济兼心不在焉的某人手里屠刀时常偏离目标,从出刀起就歪七扭八,至少有好几次险些招呼在自己身上。那头分配给他杀的牛就更可怜了,原本引颈受戮的肉牛被他左捅右捅,上捅下捅,终于激发了凶性。这肉牛照例是雄性的,虽然平时多吃少动,但头上那对角毕竟还不完全是天生的摆设。再说就算性子再好,活动能力再差,身上肉厚部分连挨十几刀,谁也吃不消。剧烈的疼痛加上红色血液引发出的公牛本能,此时的牛已经双目尽赤,一犄角便朝着罪魁祸首冲顶过来……

  不过,也就只是“过来”而已。因为及时从旁边伸出的,戴着手套的少女之手,已经轻松地将狂牛按倒在哈梅尔身前一步的地上,当然,少女另外一只手里,自然还悠闲地甩动着今天的报纸。而险些被挂掉的小哈还在迷迷糊糊,甚至连躲避动作都来不及做。不过在他看到那熟悉的OPG时,终于渐渐清醒起来。

  很明显,手套的主人如往常般一直跟在哈梅尔身边,只不过少年太过困倦,结果完全没有注意到。而且比起那张熟的不能再熟的面孔,显然是这手套更令他印象深刻些。因为自从迪芙戴上这双传说中的“食人魔力量手套”起,小哈至少在“比力气”方面就完全不是那柔弱少女的对手。

  其实哈梅尔也并不认为这真的就是那传说中的神器。他一直坚定地认为,那怪力女之所以能将自己压的死死的,只不过是时常在家里搅拌油脂的附加效果而已。迪芙家老爹就是典型的膀阔腰圆,手臂快有哈梅尔的大腿粗,不戴任何手套在昨晚酒馆纠纷里一样表现抢眼。而迪芙戴上这双破旧手套,恐怕纯粹是为了防止滚烫蜡油之类的东西弄粗自己皮肤才对——看着眼前的男人婆熟练轻松地顺便将牛大卸八块,哈梅尔又乐得轻松地走了神。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