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旧御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上与下

旧御风 薛定鄂猫 3108 2004.12.02 08:33

    这里是初阶堡垒竞技场的准备区。

  这里明显的出口是在左前方。

  身边的女战士是来自伊斯的玛汀·罗丝,传说中伊斯的最强斗士。

  十秒钟后杰彭的艾普莉·温德将出现在出口位置。

  使用黑暗系战士技能泰班的礼物,准备黑暗系战士技能黑暗之刃。

  玛汀·罗丝准备火焰系战士技能剑与玫瑰。

  艾普莉·温德出现。

  使用黑暗之刃,玛汀使用剑与玫瑰。

  艾普莉受到黑暗之刃攻击,速度下降。

  艾普莉使用火焰系弓箭手技能多重火。

  受到多重火攻击,五发全数命中,由于技能泰班的礼物作用,生命值大于受攻击值,使用半数治疗药水,生命值恢复。

  玛汀从背后闪出,剑与玫瑰命中艾普莉。

  战术成功,杰彭御风未来会长倒下。

  出口处发现陌生杰彭女弓箭手。

  玛汀再次使用剑与玫瑰。

  技能没有命中,对方利用移动闪躲成功。

  对方继续接近中,玛汀·罗丝倒下。

  生命值降到最低,使用半数治疗药水。生命值降到最低,使用半数治疗药水。使用半数治疗药水,使用半数治疗药水,使用半数……

  “呃啊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打破了贺坦特西侧某宅院的宁静。不过似乎连庭院中晨起觅食的那群麻雀都没半只被惊动,全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未等声音的主人冷汗退去,卧室门外就响起了平静而略为低沉的女声。

  “又失败了么?尊敬的葛兰特大人?”

  “她回来了,妮斯,她回来了。不会错,绝对不会错,我感觉的到。”由惊惶逐渐转为平静,而颤抖也逐渐从声音中消失。“没事了,她已经死了,我想起来了……”

  “我们收到了很有趣的消息,请您起床后务必到会议室来。”屋外的女士依然保持着起初的平静,“至于我,要先走一步了。”

  房中的穿衣镜映出一具健壮的身躯,长袖的睡衣并未能隐藏住包裹着的肌肉虬结。与之不太相称的,只有镜中略显苍白的脸色。“为什么,为什么在梦里我还不是你的对手?为什么分解到如此地步仍然看不清你的动作?为什么你这么多年还不肯放过我……”

  “……如果还有谁再敢对我的朋友出手,我将会亲手把你们打垮……”

  “……诺丽……凯特……”

  ※※※

  “还不如刚才直冲战绩场痛快呢。”某少女终于忍不住开始嘀咕出声。而身边的两人一个勉强装做没有听见,另外一个则是完全沉浸在购物的乐趣中充耳不闻。于是某少女只得认命般从完全醒酒的倒霉男手中接过两个纸袋,免得后者被女法师的战利品掩埋。

  “的确有另外一条路,不过是金银珠宝首饰街。”

  “来也叔也是个整日辛勤劳作的穷人。”

  “你们在聊什么?还不来帮我选一下颜色,公会的补给品可马虎不得。”

  应声而去的两人总算来得及交换了个彼此激励的眼神,胸中满溢着惺惺相惜之感。

  路正长,夜……似乎已经过去了……

  ※※※

  白天的雷诺斯一派繁华景象,作为杰彭的首都,自然比小小的卡拉尔村强上无数倍。再加上法师女士的认真负责,将近正午时分,三人才终于抵达目的地。而此时的克莱茵为了打发时间,已经将某负重男随口哼出的若干首古怪歌曲学的似模似样。

  理所当然的,拿东西最少的人应该承担叫门的任务,于是双手各拎一条发带的女法师加快了脚步。然而出乎三人预料的是,公会屋的大门似乎有预知本领般轰然开启——当然,如果两扇门板没有紧接着平躺在地上的话。尘土弥漫中,一道黑影扑向门外的三人。

  “箴言术——镇。”黑影在轻描淡写的女声咒语作用下静止,而抱着堆积如小山般物品的两位劳工甚至没机会看清楚黑影的真面目。走进预料中混乱不堪的大厅,先前仅存的桌子也终于难逃悲惨宿命。

  不过端坐其后的女祭司似乎一直专注于手中的魔法书,直到整个视野被大小纸袋填满为止。

  总算恢复自由的男劳工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会长啊,至少您也该象征性的制止一下那小子吧?现在这屋子可彻底空旷了。”

  “开什么玩笑?”再度拿起魔法书,“梅露瓦去接你们,你让我看住这只会破坏的家伙,还不如让我直接送他去见优比涅和贺加涅斯神呢。”

  ※※※

  “你真调皮啊,莱福特。”

  “转移话题无效。说吧,维修费用谁负责。”

  “会长,您真是个无趣的人。”

  “费用从风趣的人薪水里扣除,大家有意见没有?”

  “……”

  女法师垂头丧气之际,勤劳的另外两人终于卸货完毕,更顺便收拾出了一小片地方。此时壮丁甲认为增进彼此了解的时机已经降临,于是清了清嗓子,打算开始背诵来路上演练了若干遍的开场白,“我,我是……”

  视线并未从离开魔法书的大人物显然并不打算让这个自我介绍继续下去,“坐上去。”看似随意的抬起空闲的右手,纤纤玉指提示的某方向上,尘土逐渐散去,方才“黑影”的人形轮廓正逐渐清晰起来。

  “我……我坐?”

  “坐……坐我?”

  前一声惊呼显然是出自惊慌的克莱茵淑女之口,而后一句沙哑生涩的声音则显然是头一次出现,而声音的主人仿佛恢复了行动能力,开始向众人移动。

  “正如大家都知道的,箴言术的持续时间比石化术要短的多,所以莱福特现在当然可以自由活动,很合理吧?”某法师抢在众人视线集中于自己身上前作出了天衣无缝的解释,至于善后工作,恐怕也没有人对她抱着什么期望。

  莱福特——也就是先前破坏与袭击的元凶黑影——这次并没有什么过激举动,只是以仿佛尚未适应正常行走姿势的表现向着克莱茵移动,而后者似乎正在对先前女祭司的要求作出回应,“怎么能这样?之前我连看都没有看到过他……”

  “因为只有你能做到。”视线仍然停留在魔法书上。

  “为,为什么?难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坐……不行,我做不到!”

  “做不到么?那就滚回去吧!”

  “不行!不行!我做不到!”(抱头)

  无视即将进入暴走状态的可怜少女,会长转向梅露瓦女士,“看来她不行,准备石化术吧……”

  后者会意地准备开始念诵咒语。而此时,已经走到克莱茵面前的“坐骑”再度开口了,发音也比上次准确了许多。“诺,诺丽大人?”

  “不,我叫克莱茵。”语气中完全没有方才那种歇斯底里,放下抱头的双臂,露出的依然是平时那张笑脸。“让你失望了,帅哥。”

  奇迹般地,在女法师看惯了的那张石化面孔上瞬间掠过了数种表情,随即又很快恢复了常态……“我是莱福特,请原谅我刚才的失礼。”标准的军人式向后转,朝向女祭司,后者刚刚放下手中的魔法书并朝他走来,“应该……很久不见了,会长大人。”

  “在我看来,并没有多久,莱福特。”走过来的某人脸上正将一贯维持着的招牌笑容敛去,“多谢你还记得我是会长,也多谢你一贯的违命不从。”

  “对不起,会长。”

  “没关系,反正谁也无法阻止你一辈子背着诺丽。”随意的挥挥手,径直走到克莱茵面前,“谢谢你的配合,实际上我也宁愿这只是一场蹩脚的COSPLAY。”

  “您的意思是?”

  “虽然很抱歉,但是凯特和梅露瓦应该有些特别的事情要告诉我。所以暂时要失陪了,我们的小客人。不过不必担心,相信莱福特已经准备好很多要讲给你的故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