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旧御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It is time to say good bye

旧御风 薛定鄂猫 3574 2003.09.04 00:32

    习惯的点上一根香烟,然后看着它在指间燃尽。烟灰伴着地底城残留在身上的尘土飘落,一如头顶的月光。

  如果夜看到的话,又该笑我不会抽烟却还在浪费资源吧,如同没有丝毫战力却装备齐全。前者在她眼里不过是在摆POSE,而后者却经常会令她麻烦重重——我这样的肉脚是雷诺斯里PK狂们最佳的目标,无论是劫财或物都轻而易举,每次都要由她千里追杀讨回公道……话说回来,若不是如此,以她的级数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战斗的对手。

  现在所处的这个小丘是唯一可以看的到城内大部景物的地方,所以每次从迪普欧朋回来我都会选择坐在这里,望着那盏隐约的灯火。那家伙又在熬夜工作了吧?真是太容易投入的人呢,和我完全不同。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得到相当不错的收获吧?手指习惯地拂过胸甲的纹理,质地如此优良的装备实在是减少了笨拙的自己太多麻烦,看来不成器的,只有我自己一个。

  口袋几乎见底。也难怪,20万cell以上就会寄给老妹已经成了这么多年的习惯,她做武器盔甲什么的开销很大,而我不必练级,也懒得更换装备,偶尔砍树掉落的玛瑙也都一并托人送了回去,以至于让老妹以为我某段时间发了大财……

  没办法,因为我根本没有能力保护身边的一切……

  ※※※

  还记得那是刚开始外出求生的时候,经常会在背包里发现若干白色玫瑰,然后一文不名,又或者直接在刀光剑影中糊里糊涂的倒回家里。然后就是夜带着周身的阳光闯进忙碌在床前照料的小妹视线,“怎么?又成为别人娱乐的对象了?”

  本来从床上支起的身子再度躺回原位,“我倒也希望你没有猜中。”

  “这次对方是什么来头呢?”听到我把几个还隐约有印象的名字随口报出,熟悉的那抹冷笑一如往常般浮现在她的嘴角,“那么你是想要我只找这几个的麻烦,还是干脆放手屠城呢?”

  “那倒都不必了,我只想知道自己是否又为某些名人身后的光环添加了少许亮色而已。”看这小妹一脸崇敬地把家中勉强完整的那张椅子拖到夜身后,不由得笑着轻叹一声,“更何况,替我这样的弱者出头,总归不够名正言顺。”

  “那就不必你来操心了,”看她难得的显露亲切的笑容给小妹,接着转身走向门口,只是随手将某样东西抛在椅背上,“稍微用点心吧,虽然这样提醒你也是白费,但这个东西还应该对你有点用。”

  “好厉害的G属性盔甲,姐姐你从哪里得到的啊?”和我这没用的老哥相比,夜对小妹绝对是偶像级的存在。

  “我有自己专门的武器名匠哦。”

  “如果姐姐是说我的话该有多好……”望着远去的身影,那丫头的视线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收的回来。也难怪。她从小的心愿就是成为卡拉尔最出名的武器制作者,搬到雷市后则更是干脆恨不得直接入了铁匠行会,眼前这件连我这样的外行都能看的出的佳作自然够令她震动了……

  ※※※

  “又在想你妹妹了吧?”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回忆,知道我习惯所在的也只有夜这样少数几个家伙,“宁可这样远远的以回忆来陪伴自己,却不肯走过这么短短的距离,你始终没有改变这古怪的习惯啊……”

  “习惯了,也就懒得去改变什么了。倒是你,这次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看到你发布的那个公告,虽然我不太明白你对这次被偷走的东西为什么那么在意,但觉得还是过来对你说一声比较好。双方都是熟人,事情过去就算了,东西什么的也不必追究的太认真。”

  “这件事么,本来也的确没有什么。被抢的也只不过是你送我那套装备而已。”

  “……”

  很少见的沉默,虽然只维持了数秒。“那些东西么,丢了也就算了。如今的杰彭本来就是这样弱肉强食的世界。倒是你,如果肯努力的话,又怎么会到现在还是如此任人鱼肉?”

  “或许是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废物也说不定。不要说那些人类高手,即使是地精,骷髅之流也可以轻易搞定我的……”

  “所以说你不长进!就算是传说中的冰洞,我6岁的时候就象进出家里后花园一样了。”

  “是啊,如果我当时知道,也就不会怕你有危险而傻呼呼的跟进去了。”

  “其实……虽然你在和那死亡骑士作战的时候没有起什么作用,但还是要感谢你守着昏迷的我直到大人赶来。”

  “是的,而且还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仍旧不停挥舞着染毒匕首,那大概也是我至今为止用武器用的最好的一次……”

  低沉至几乎听不到的一声叹息,“责任真的不在你,你的养父在赶去救你的路上和怪物们战斗的太多了,被那匕首擦到是谁也……”

  “如果他一开始根本没有收养我,厄运又怎么会降临到他身上?”

  “算了,也许让你一个人静静好一些。不受欢迎的人也该离开了。不过还是要说一句,上次见到I的时候,她很挂念你……”

  夜离开的方向,应该是无羁医生的诊所吧……

  “小子,接收回朔圣言也就罢了,解毒也要我老人家出手,你是想砸我的招牌么?”对无羁医生这样的念叨我也习以为常了,知道此时保持沉默是最好的,可惜他老人家没有停止的意思,“偶尔去一下另外一家有什么不可以的?别撇嘴,我知道你是因为那段时间运气很差……”

  “大叔,你要我对你说几遍啊!她当时对我说那句‘就算你想追我,也不必天天被食腐兽诅咒了再来找我解毒……’的时候,我就发誓绝对不会再造成任何误会了!”

  “所以说你小子笨!她不过是长相稍微抱歉了一些,人还是很不错的……”

  “好的好的,大叔,我保证不会象您年轻时那样选择尊严的……”下一刻我就浑身手术器具地勉强逃出诊所的大门,余怒未熄的声音跟随而出,“有空和我老人家磨牙,还不给我回家去!快圣诞了知道么!”

  ※※※

  是啊,今天已经是平安夜了,怀中经过广场时领到的圣诞礼物似乎也在提醒我这一点。或许,是该回去看看那丫头了……

  回家的路似乎有些不认得了,大概是许久没有走过的缘故吧?周遭景物的变化和不断涌出的亲切感还真是不相称。离钟声敲响或许没有多少时间了吧?街上的人似乎也逐渐多了起来。毕竟,这是个比较盛大的节日吧……

  可是,没有想到谁在城里召唤了食腐兽,左踝突然出现的麻痹感清楚的显示了一切……

  几乎没有丝毫迟疑的打消了转去诊所的念头,反正不过是在门外把礼物放下就走,应该来的及,只是不能再快步前进,否则血液流动加速就有危险了……

  已经到了巷口,却被几匹奔马超越过去,充满杀气的眼神想来和节日祝贺无关。是暗杀者么?还来不及考虑老妹为什么做武器匠也能得罪到人,就发现冲入屋内的其中一人已经横着飞了出来……是啊,不成器的只有我一个而已,她早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小女孩了。不过,敌人显然也是老手,在我冲过那几十米的时间就控制了局势。

  看着老妹昏迷倒下,有生以来第一次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下苦功去锻炼自己的战斗本领。难道我又要眼睁睁看着亲人离开却无能为力么?!由于毒素侵入而麻木的身体却无法麻醉心中的痛楚……不!我再不能失去她!哪怕用我这个罪人的生命交换也好……

  原来圣诞礼包是会发光的,我原来怎么不知道……难道是神满足了我的愿望么?刚巧冲到高高扬起双手大剑的那个家伙面前,没有任何武器的我只能在用身体护住老妹的同时勉力举起右臂。

  保佑我吧,哪怕能挡住一瞬也好……

  “当”,惊异于没有任何感觉的我在睁眼时却看到夜的颤抖之杖,“这里交给我!还不带I走!”

  原来,从家到诊所的距离是这么长的,长到我几乎跑不到了……

  原来,老妹真的成长了,记忆中那个瘦弱的身躯现在象尼奥蓝德山一般压在我的肩上……

  原来,我真的很没用,现在连视线也模糊了……

  ※※※

  背后传来一声呻吟,老妹似乎醒转了,“谢谢你救了我。你的盔甲好旧,不过保养的很好,啊,这个时候我不该说这个的……”

  “这个标记,难道你是……哥哥?”

  “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啊!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每天都想……”

  “哥哥你还是那么没用呢,我那么轻,你却象背着大石头一样……”

  “啊,你的脚流血了,什么时候受的伤?黑……黑色的……”

  “快停下啊,你这样会死的啊!放下我,我没有事情的……真的!”

  “无羁大叔他们跑过来了,哥哥你慢点,不要跑了……我求你……”

  “老妹,帮我指路……我现在什么都看不见了。老哥真的很没用,对不起。”

  “不过,我还记得小的时候,你发烧的时候,我也是象现在这样背你去诊所,怕你有危险……”

  “老妹,你长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