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旧御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进行时(全)

旧御风 薛定鄂猫 3327 2004.12.17 21:50

    据说一个人开始经常回忆往事的时候,就代表着他已经老了。

  我已经老了么?

  记得塞多拉斯的玫瑰花从来没有如此盛开过。不,也许有,似乎是在十四年前。

  在那之前呢?如果再倒推十四年,那时我刚刚蹒跚学步吧?不记得了。

  费舍尔唯一的一次私自离队,似乎就是为了带给某个女孩最美的玫瑰,虽然那时就要开战了。

  大家替他隐瞒了这件事,他也在赶赴雪原战场前及时归队,虽然只来得及更换装备。

  前往战场的路上,一向沉默寡言的他主动向大家坦白:他暗恋了那个姑娘整整六年,无数次鼓足勇气又无数次放弃——初回执起斩矛时曾经想第六次尝试,首度挥出冰山号角不久又打消了第二十三次努力的勇气,如果这次任务完成,大概就有第五十七次尝试的理由吧……

  离开战场的时候,大家都跟平日的他一样沉默,生怕吵醒他的样子。

  拜索斯法师施放炎浪术的方向上,没有诺丽·凯特,本来也没有他,只有我。

  以前,即使比这伤害力双倍的炎浪也不放在他眼里,只要有足够治疗药水的话。

  “白痴,男人婆。”这是他第一次骂我,同时他在用最后一点力气想藏起某样东西。

  可惜,白色的雪地藏不住那枝鲜红。好美……好美的……

  “好美的玫瑰啊,玫瑰夫人,你今天起的真早。”隔壁布鲁斯太太正在开窗,“天气不错啊。”

  是的。

  天很蓝。

  仿佛很多年以前。

  ※※※

  我们的克莱茵小姐现在对某件事情产生了怀疑。

  当然,不是对自己的身份,因为到目前为止她根本还没有任何身份。莱福特背诵的那一大堆长篇大论与其说是认真回答她的疑问,倒不如说完全无责任地罗列了一堆游戏设定而已。而这个游戏甚至连他自己都不愿意参与。那么,自认聪明伶俐的克莱茵显然也不认为自己会沉迷于其中。所以,某天真少女在尽量把自己的思路放得稍长远些,便有了诸如“是否又中了水保姆的圈套”这样的疑问。

  而现实里,基本上算是彼此陌生的两人很难找出更多的话题,也就只能彼此交换些对当今国际局势的看法(具体内容从略)。无论如何,对于一个处于石化状态若干年头的男性与一个从小生活在偏远乡村的少女而言,这对话本身就是拷问。

  于是在这种类似政治考试前共同猜题的交流中绕雷诺斯一周后,回到公会时内务总管梅露瓦小姐已经收拾出了某少女的房间。走进房门的克莱茵顿时觉得仿佛回到家里一样——“水保姆以前是和你住一间房的吧?”

  “这倒不是,主要是因为公会这么多年来收入一直很稳定,制定客房标准的内务总管可是水保姆的指导者。”

  于是旅途劳累的某人选择上chuang休息,在进入梦乡之前脑子里偶尔闪过一个念头,名字叫做莱福特的某人这些年来一直保持石化的状态,也许应该有财政方面的因素吧……

  安排好一切的女法师回到会长房间的时候,讨论仍然没有结束。

  “……就算她是我们要等待的那个人,完备的计划也绝对不能仅仅限定在一个人……”

  “……而且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需要的人还没有出现……”

  ※※※

  “你将渐渐地睡着~~你将渐渐地睡着……”某女生卧室里突然响起了古怪的声音。纤细的手臂伸出蒙头的被子,带出了几绺黑色发丝。在遍布古怪花纹的枕头旁边摸索片刻,作为怪声源头的小巧女用手机便被准确擒获。随之从被子里探出满眼惺忪的睡衣装少女。长长的懒腰附带呵欠之后,反穿拖鞋的某人迈向前往洗手间的漫长路途。

  预料中的,早已悠闲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父亲大人从报纸后赠送嘲讽若干。诸如“自从换了手机闹钟铃声后起床怎么如此准时”之类;端着早餐的母亲大人自然不会给自己让路,小女子也只能自行回避;而更该死的是,近在咫尺的要塞到底因为这一耽误而惨遭敌人占领……

  “老姐!太过分了吧?明明是该我先哎!”

  “早上我公司有大客户,你的王学长今天试工,周学弟上午段考,至于你其他约会因素……等等!我的Loreal似乎有1/20的容量差?该不会你……”

  “怎么会是我!分明是妈……马……马上就误车了,不和你争了。”察觉背后传来的凛然杀意而及时改口的某人奔回卧室,一阵手忙脚乱后全副武装地冲出家门,完全没有注意到对面的大楼广告已经换成什么网络游戏的大肆宣传,只是低头径直朝着车站奔去。

  这孩子肯定又没收拾房间,低声埋怨的慈母到底还是代劳一番,等到她关上卧室门时,屋内显然整洁了许多。就连静静置于床上的软枕上都没有一丝压痕,虽然枕头的图案还是略微古怪了些,如对面大楼的广告一般。

  ※※※

  “什么?你说那台东西不见了!?”某个军事单位的办公室里,一个微胖的身影正在冲房内唯一的同事大喊大叫,而后者毫不在意地躺向转椅靠背,更在办公桌上翘起了二郎腿。“你简直太过分了,亏我在大热天翘班出去排队整整五个小时才抢到三套首发限定版,你自己拿一套也就算了,去你亲戚家里拜访又送一套顺水人情已经罪大恶极了!现在居然跑来说那一套不知下落?我……我要跟你绝交!”

  随意地放下一条腿,仰坐的某人完全没有反省的意思,“没办法,谁让我那刚工作的表妹成天过度辛劳睡眠质量太差,我当然要适当关心一下喽……”

  “什么?就……就为了治失眠?天啊,整个‘休普诺斯’开发小组要活活被你气死了!还有可怜的龙族制作组……”

  “不就是催眠潜意识电子侦讯系统开发失败的废品加一个过期网络游戏的蹩脚组合么,何必这么大惊小怪的。”

  “大惊小怪?龙族当年有多么优秀不用说了,玩过网络游戏的都知道。单就你嘴里的这个作废系统,当初可是安全部与科学院秘密研制,专门用来对付那些职业间谍的。”

  “结果掏不出人家脑子里的东西不说,倒成了灌输进人家潜意识N多东西醒来还忘记的一干二净,那几个做人体试验的M国间谍神经衰弱全部治愈,就差从国内寄感谢信过来……为了避免主动意识干扰而非要把人引入慢波睡眠状态,结果接触的潜意识层太深,需要的资料完全不在那一层次,倒是诱导催眠信息接收了个十足十。还有,你见过哪个人能记得慢波睡眠时候做过什么梦的?根本从一开始研究方向就错了么!!反正我打的报告没有人会看。”

  “我看了啊,我觉得事前你的分析满合理的。”不知不觉中,似乎发泄的角色调换了……

  “合理有个屁用啊,明明是锤子加电话簿就可以搞定的事情非要来什么‘人道侦讯’,浪费的研究经费够咱们花几辈子。现在好,要不是被那个游戏公司买去勉强转了‘民用’,咱们后三年的奖金全得泡汤!”

  “不过到底还是得承认人家做生意的脑子转的快。这不,打个‘绝不上瘾,保证睡眠质量’的牌子就过了N多学生家长的关。与其让孩子玩些动不动要24小时在线才能保持角色优势的网游耽误学业,还不如选这种只在睡觉时候才能玩,醒了还什么都不记得的东西。据小道消息说,上面正准备用教育部名义推广这游戏呢,代言人都内定成著名作家妞妞……”

  “是啊,催眠分系统质量过硬,把脑袋强按在机器上都能马上睡着,别说做成普通枕头形状了。我估计现在玩这游戏的大部分孩子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也别这么说,正所谓可怜天下父母心……再说家庭装有优惠,家长照样可以玩,现在的小孩子早不是迷郭四明那时候了,就算最开始玩游戏那批是被强迫的,现在也个个都成了引领潮流的风光人物(显然在游戏里更是如此)……说起来,你多少级了?”

  “我不用外挂,也不修改,谁能跟你一样知道自己玩到什么程度?反正肯定不会差就是了,也不看看是谁在玩。”

  “游戏不改就没意思了,再说你不也是偷偷溜进游戏公司资料库才知道你表妹N久没上线了么。唉,心疼死我了,那可是限定版啊,外形图案都是游戏原画……”

  “我不加个枕套根本躺不下去,我看天下根本就你一个审美这么烂的……”

  “总之,我要再找找,查到用那机器上线的地址就好了。”

  “随便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