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旧御风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红山记事

旧御风 薛定鄂猫 1980 2003.09.04 00:30

    篝火早已燃尽,只是偶尔还有不甘心的火星跃出最后的哀鸣。天要亮了。

  这里是红山,不知是否顾名思义的地方。而猫,不过是迷了路。

  在小小的都城巴拉坦都可以一天内迷上5次路,那么在相对荒郊野外的深山,不迷路才是不正常的事情。这句话即使猫不对别人说,也自然会有好心人来对猫说吧?悠闲的逛在林荫道上的时候,也只有这样自言自语。从昨夜逛到现在的唯一原因是心痛在传送点付的7000元,不过若想靠双腿走回去又不够面包钱……

  “祭司,救人。”条件反射的抓起一把金色粉末抛向空中,却没有任何鬼魂的影子。正想咒骂该死的“技能运用失败”,余光却足够幸运的瞥到了从远处跑来的射手。

  “不是在这里,跟我来。”这一句话终止了把荷包内为数不多的粉末再次抛出的动作。却害的猫跟在移动超过自己数十点的家伙后面喘过大半个山脉。而且从不时转身跑回的对方眼中明显的表达着一句话“去买双鞋吧。”

  “这不能怪我!”没有战士系的攻防,没有法师系的魔法,更没有弓盗系的速度,唯一的长处就是和幽灵对话。这就是连助理牧师都混不上的小小祭司悲哀之处。尽管如此上气不接下气,在看到路旁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还是拐了过去。

  “原来……你在这里啊……”

  “你来这里做什么?”果然是预期中冷淡的语气。猫也依旧无能的无言以对……

  “怎么了?”射手再次不耐烦的跑了回来,并未注意到所谓的异样气氛。— —显然,任谁也懒得去猜测,相差至少20多级的魔术师与祭司之间又能有什么瓜葛?

  于是再次开始了艰难的气喘吁吁。然后终于赶到站立在断崖前良久的引路者背后,猫耳中同时收到如雷贯顶的几个字,“似乎,走错了……”

  等到前面那个不亚于自己的路痴再三声明这次的地点绝不会错的时候,最后一把粉末也随风而逝多时了,那么接下来那句充满歉意的,“他已经下了。”也似乎有些预料之中。

  趁着脑中还有点残存的记忆,抛下背后那肉麻的“不要急着走,我们需要你……”而跑回来路。幸运的是,似乎那是他的练功点。而所谓的练功点,就是一堆法师系的家伙放冰环打蝎子人的地方。蝎子人的等级猫没有记得,只是隐约知道自己的经验值再加若干个零似乎才能勉强从这些怪物面前保命。

  然而,一柄法杖却抢先一步拍在了身上。于是,一片血红。耳边则充斥着 “清场了!”“小心!”“快跑!”这样的惊慌之声。刚才在这里停留时的趾高气扬完全两样。慌乱中一个助理助教把猫从空中拉回来,然后自己跑的比兔子还快。自然也听不到猫吼出的那个疑问——“微在哪里??”

  于是,红山的某个山脚上演这如此滑稽的一幕——几个四十来级的家伙四处奔逃,高过他们20多的一个枢机四处挥舞着死神的邀请。而追在最后面的,居然是一个十来级的,无论前面最或逃的家伙们都可以轻易秒杀的祭司。

  显然,能力差距的体现终于把距离拉的足够开,然后四十多级的家伙们已经驻足良久,并且已经开始谈论诸如“已经有CC过去。”“那家伙肯定活不久。”

  这样的话题时,那个满头大汗的身影也再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伴随着那句“她好象一条狗哎。”同时出现的,是拼命抑制着喘息的嘶哑声音,“微在哪里?”

  自然,周围的高谈阔论轻易的就将这句淹没了,最后还是刚才的牧师看不过去,抽空回答了一声“他回去城里买药,马上回来。”

  然后又不知过了多久,满带不屑的声音在猫的背后响起,“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你没有事情就好。”依旧是什么都说不出的猫,勉强只能挤出这些。“能……能和我说几句话么?”

  “我没有时间。”

  “那,写信给你呢?”

  “没空。”

  “更不会来见我了是吗?”

  “对!”

  终于所有的家常都被那句气急败坏的“成名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所打断,而对应的回答依旧轻描淡写。“那又怎么样。”

  于是山脚下再次上演了古怪的一幕,一个身影冲向冰环四起的蝎子群中,然后姿势古怪的倒下。得到的评价显然只有那句——“她真的好象一条狗哎……”

  而模糊了视线的泪水从仰向天空的脸上悄然滑落时,猫的耳边似乎出现了很多以为早就消失在记忆中的话语……

  “这位小姐,我们以前见过么?没有?那么现在见过了……”

  “有了你,我再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我是一个男人,是伟大法师亨德列克的同行,而不是现在这样只会抛几个火球的乡村小丑。”

  “有时候我在想,现在之所以一事无成,也许是因为当初那个舞会上……”

  莫名其妙的……

  胸口某个部位,好痛……

  死后的心情很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