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大明逍遥客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十二章 西域大战红霞岛

大明逍遥客 管照夕 1 23 93412020.03.28 13:39

  在浩蓝大海上,三艘风帆大船迎风破浪,中间那艘大船上,在船头,当首一红衣女子,一身红衣被海风吹得飘猎,正是“西域圣姑”领真妙答禅仙儿,两侧站着两个黄衣女子,分别是二师妹嘉宗梅朵藏、三师妹屠各明珠,身后则站着黑龙尊者、黑云尊者,以及“阐教”与三大法王派来的高手。

  “大师姐,你太鲁莽了,你居然瞒着师父他老人家,要来攻打“红霞岛”!”

  二师妹梅朵藏说道。

  禅仙儿看着前面不断前行的海浪说道:“怎么,二师妹又有什么说头?我禅仙儿要做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连昆仑“玄极宫”司马老儿都被我收入囊中,“红霞岛”我还偏不信他能翻了天了!”

  明珠忙劝道:“二师姐也只是担心此次成败,毕竟“红霞岛”的实力不容小觑!”

  禅仙儿得意一笑道:“此次我攻打“红霞岛”,一是要擒回叛徒洛图兰,二是我也有心碰一碰这“红霞岛”,都说“红霞岛”是四海内三大岛中的怪岛,威震寰宇,独霸东海,武学更凌驾中原之上,如能一举攻占“红霞岛”岂不是大功一件,将来为我“伽蓝寺”进入中原大有裨益!”

  梅朵藏暗暗冷笑,心想我就等着你出丑吧,你这十几年顺风顺水惯了,多年前让你捡了个便宜,当上了“西域圣姑”,这圣姑位置本应是我的,师父他老人家真是老眼昏花,我“湿毗教”如何比不上他爹“阐教”,居然把圣姑位子传给这个贱人!

  “佛各图,我爹把你派来还有什么吩咐?”

  禅仙儿回头问身后一高大深蓝袍的番僧。

  那番僧乃“阐教”仅次于教主领真妙答乌图巴儿的神僧佛各图。

  佛各图说道:“教主说他会配合圣姑,只是让圣姑小心行事,免得让教主担心!”

  禅仙儿点点头,心想还是爹关心我,派了禅教教中一等一高手,而那三大法王居然派了些虾兵蟹将来助阵,实在扫兴。

  “圣姑,此去“红霞岛”,以目前行进速度,不出十日,便能到达“红霞岛”!”

  身后的黑云尊者说道。

  “嗯!”

  禅仙儿一脸满意地点点头。

  管同芳与夏傲雪骑马一路向江浙而来,沿途中都听说那宁王已出了江西,率十万大军往AH境内攻来,夏傲雪不由心中一咯噔,担心母亲的老家,南京扬州府会不会有事,管同芳安慰夏傲雪,朝廷已经派兵征讨,相信很快能平息这次叛乱。

  到了昌国州,夏傲雪找到了乌二叔安排在这边的船只,以备不时之需的时候启用。

  在船头,夏傲雪依偎着管同芳,夏傲雪一脸愁云,管同芳知道夏傲雪心中忧愁,一只手紧紧抱着夏傲雪。

  “同芳,烟姐姐她好可怜!”

  夏傲雪哀婉地说道。

  管同芳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烟霞子,一身道骨仙姿,辛辣决绝,不愧为“匹练仙姑”之号。

  “傲雪,以后会有机会再见到她的。”

  管同芳安慰道。

  “嗯!”

  夏傲雪一点点头,抬头看着管同芳说道:“烟姐姐要一辈子关在武当山上,还有表姐,她肯定会非常伤心,我看得出来,她俩情义比金坚!”

  管同芳不由心中一叹。

  夏傲雪又看着管同芳说道:“同芳,我有些怕!”

  “怕什么?”

  管同芳问。

  “我怕我爹,你不知道,我爱他又怕他,他的脾气很古怪,人家都叫他夏老怪,我怕你通不过他那关!”

  夏傲雪轻轻地说道。

  管同芳一把托起夏傲雪的脸颊,看着说道:“为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我一定要得到你,要迎娶你成亲,你在“红霞岛”上是“红霞岛”岛主,我就是你的夫婿!”

  “嗯!”

  夏傲雪甜蜜地点点头,然后说道:“如果我俩能得到我爹的认可,结为夫妻,你就是“红霞岛”岛主!”

  管同芳一脸苦笑。

  “快看,有人登岛了!”

  甲板上的船夫叫道,便马上通知船舱里的管同芳与夏傲雪,二人一出来,就见离岸边停着三艘三十多丈长的白帆大船。

  “不好,有敌入岛!”

  夏傲雪说道。

  “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进岛!”

  管同芳说道。

  夏傲雪点点头。

  “映月阁”内一片金鸣之声,从正门至第二进大殿内外,一路厮杀之声不断,江松子一身血渍纵身来到第三进“东来殿”外。

  “启禀乌护法!丁护法率众在前殿与西域来的一行人厮杀,对方武功高强,人数众多,怕丁护法他们难以制服!”

  江松子恭声道。

  “乌护法,看来我已经暴露了,她们是来找我的!”

  洛图兰双眉紧颦说道。

  一旁的乌刚说道:“圣姑,别担心,有我乌刚在,没人动得了你!”

  “好大的口气!大师姐,好久不见!”

  一缕清音划空而来。

  “呯呯呯”。

  前殿后面一片木漆门被打烂四飞,几个“红霞岛”的人被一掌震飞,跌落过来。

  “呜”。

  一阵罡风,一顶八宝金顶软轿自破门内凌空飞来。

  乌刚眉头紧锁,身边纵出四个“红霞岛”的高手,双足疾点,凌空向软轿而去。

  “噗噗”。

  软轿两边帘子扑打着,两股罡气而出。

  “嘭嘭”。

  那四人还未靠近,便被震飞十多丈,仰头栽倒,口吐鲜血而亡。

  一道青影电射而出,直袭向那顶软轿,那软轿突然三百六十度大旋转,迎向乌刚,周围一丈罡气凌裂。

  “嘭嘭”。

  乌刚双掌击在罡墙上,一后翻跃突又双掌疾挥,身子又电射而出。

  “嘭嘭”。

  那顶软轿被震得向后旋转至一丈,乌刚也后跃一丈。

  “果然是“红霞岛”的左护法!”

  一缕清音自软轿中传出,音毕。

  “呼”。

  软帘卷起,一道红影自轿中电射向乌刚,乌刚挥身双掌连环劈出,那道红影硬接乌刚劈空掌,空中传来“呯呯”之声不绝于耳,那道红影直欺到乌刚身前,陡然双掌齐出,一道红光一道蓝光各罩双掌。

  “小心,伽蓝掌!”

  洛图兰在身后疾呼。

  好个乌刚,身形往后左右闪退,步法玄妙,身上衣袂猎猎,带起罡风,禅仙儿屡挥不中,乌刚一抬双手,一阵白光。

  “嘭”。

  禅仙儿后跃两丈飘然落地,此时一个身穿黑龙袍的老者跃入殿外,正是右护法丁永贞,另一些“红霞岛”的人也从前殿纷纷退守至“东来殿”外。

  “呼呼呼”。

  梅朵藏、明珠等人纷纷落入大殿外。

  “哗啦啦”。

  几百名身着各色教服西域高手围在“东来殿”外。

  “大师姐,好多年不见啊!”

  禅仙儿迈着步子背着手说。

  丁永贞一干“红霞岛”的人都退到乌刚这边,再加上乌刚身后两百多名高手,一些武功高绝之人则站在左侧楼宇与大殿屋檐之上,这“东来殿”本就是后方花园精舍之前的大殿,也是整个三进殿最大的正殿,左侧数幢藏经楼宇,右侧又是宽敞的演武场。

  洛图兰走上前一步说道:“是你!二师妹!”

  洛图兰看着面前带着面纱的红衣女子。

  禅仙儿迈着步子左右瞧着洛图兰,说道:“可不就是我嘛,没想到吧,当年贵为圣姑的你,现在却是丧家之犬,而我则顺理成章地成了“西域圣姑”!”

  “你们,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洛图兰说道。

  “放你?”

  禅仙儿停住脚步,侧脸瞧着洛图兰说道:“实话告诉你,师父他老人家一直耿耿于怀,誓要把你抓回“伽蓝寺”,受烧身祭天之刑,而你让我“伽蓝寺”在西域丢尽颜面,你居然不守清律,私自与汉人通奸,我禅仙儿今日就要抓你回去处以极刑,以正我“伽蓝寺”门规!”

  身后的梅朵藏暗呸一声,添油加醋的贱人,师父他是最疼爱大师姐,想当年把那汉人杀了,但丝毫没有动大师姐的意思,依旧让她当“西域圣姑”,是大师姐自己傻,自己离开西域,让这贱人钻了空子,正好趁此机会把这洛图兰抓回去,献给师父,我就等着看好戏,这圣姑的位子迟早是我梅朵藏的!

  洛图兰一旁的乌刚闻言一惊,自己虽早有怀疑,但听到后也是吃惊,看着洛图兰,心想那个叫余冷秋的果然是你的孩子!

  洛图兰听着眼眶盈着泪水,想当初自己十五岁结识他,而后被师父发现,他最后被处以极刑而死,而我当时伤心欲绝,本想一死了知,谁知发现竟怀了身孕,不得已才苟活着,把冷秋生了下来,送给了“武当派”,而自己也不想寻死,妄想有一天能再见她一面,便只身来到“红霞岛”,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师父,你还在找我,何必呢!我知道,你绝不是像二师妹说得那样!

  乌刚此时说道:“我不管你们西域内部什么事,今日你“伽蓝寺”擅闯我“红霞岛”,就犯了我岛规,进岛者,死!”

  一阵清笑,禅仙儿衣袖掩口笑着,说道:“我倒以为“红霞岛”有什么了不起,今日一较,也不过如此,话说你们的岛主怎么是个缩头乌龟,我们都打上门来了,都不见你们岛主,真是笑死个人!”

  丁永贞大喝道:“无耻贱婢,休得侮辱我岛主!”

  丁永贞说着一道黒影直袭向禅仙儿。

  “呜”、“呜”。

  两道铁轮划空向丁永贞飞来,丁永贞身子一转,双脚踏住“五行风火轮”,黑龙尊者与黑云尊者眉眼一沉,双双纵出。

  “呜”、“呜”。

  那两铁轮竟被丁永贞回驳向两尊者,那两尊者凌空身子一偏,从铁轮边飞过,一把擒住了铁轮,向丁永贞杀去。

  禅仙儿手一挥,身后的梅朵藏、明珠以及神僧佛各图纷纷纵出,其“阐教”座下的四大护法僧,以及三大法王座下的十来名尊者,率几百名各部座下高手纷纷飞身而上。

  “嗖嗖嗖”。

  乌刚这边三百多名含尽四海内高手也展开身法,杀了过去。

  “乌护法,让我跟她们回去吧,我不想“红霞岛”为我做出牺牲!”

  洛图兰看着乌刚说道。

  乌刚说道:“圣姑,我乌刚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我要保护的女人,没人能碰得了她!”

  乌刚看着前方厮杀的场面,眼睛闪着寒光。

  洛图兰娥眉一皱,轻叹一声说道:“你又是何必呢,我……”

  乌刚打断道:“圣姑,不要说了,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问你什么,现在我全明白了,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你!”

  乌刚看向洛图兰,洛图兰罩在脸上的白纱抖动着。

  洛图兰眼含着泪水说道:“乌护法,其实冷秋是我的女儿。”

  乌刚点点头道:“我知道。”

  洛图兰没有再说什么。

  神僧佛各图在人群中,左右施展,一掌一个勇不可当,几十名高手尽折其下。

  “东来殿”屋顶之上,左上角站立一人,一身仙风道骨,头簪道髻,身背大葫芦。

  “俞老道,你看那个番僧若何?”

  身后不远上角之处坐有一人,一身补衣,蓬头垢面。

  “此人神光内敛,当属西域顶尖高手之列!”

  那俞老道说道。

  “我说疯叫花,你难道对他感兴趣?”

  俞老道问。

  疯叫花哈哈大笑,说道:“我疯叫花好久没活动筋骨,这群西域人欺我中原无人,我疯叫花让他知道我“丐帮”的厉害!”

  “疯叫花我知道你打狗掌法厉害,不过这老僧武功不在你之下,我看我俩联手才有胜算!”

  俞老道说道。

  疯叫花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不用,先看我的,你老哥帮我压场。”

  疯叫花说完一个飞身直飞向佛各图,佛各图耳洞八方,一挥袍袖,震退三人,一点地,凌空双掌一挥。

  “呯呯”。

  与疯叫花在半空中对掌,疯叫花被震得向后倒退两丈,疯叫花一点地又冲向佛各图,双掌疾出,掌影罩向佛各图,佛各图一身密功,袍袖挥舞,罡风阵阵,双手握拳,虎虎生风,与疯叫花对打在一起。

  疯叫花这一手打狗掌法,是脱胎于“丐帮”至高武学“打狗棒法”,其掌法连绵不绝,能横扫万狗,洪博而精妙。

  佛各图双拳霍霍,既能不被打狗掌法所扰,攻势猛烈,直击向疯叫花周身大穴,疯叫花打得连连拆招躲闪,心中不禁大吃一惊,此人究竟是何人,居然连“丐帮”的打狗掌法都制服不了。

  “俞老道,还不下去帮疯叫花,我观疯叫花最多只能再坚持五十招。”

  大殿屋檐上正中站着一人说道。

  俞老道一皱眉头,摘下背后的大葫芦,张开口痛饮几口烈酒,然后身形一飘,脚下踏空奔来。

  佛各图余光一瞧一老道飞奔而来,双拳一下打在疯叫花双掌心,疯叫花连连倒退,佛各图袍袖一展,一道罡风直袭俞老道,俞老道双袖一挥。

  “嘭”。

  两厢罡风相击。

  “噗”。

  俞老道凌空离佛各图一丈远,一道火舌自俞老道口中喷出,直扑向佛各图。

  佛各图老眉一紧,向后疾退双袖一挥,火舌喷向周围几人,那几人纷纷被火舌击中,一时火烧全身,翻滚在地惨叫。

  “无量天尊!”

  俞老道单掌一打讯号,飘然落地。

  “俞老道,咱们上!”

  身后的疯叫花一道身影直扑向佛各图,俞老道灰眉一皱,便手持大葫芦挥向佛各图。

  另一边梅朵藏大战“红霞岛”右护法丁永贞,之前的黑龙尊者与黑云尊者,都被丁永贞打成重伤,被抬了下去。

  “嘶嘶嘶”。

  十道寒气射向丁永贞,丁永贞身子一跃,一道黒影乍隐,梅朵藏耳力通玄,凌空双掌向上一探。

  “呯呯”。

  梅朵藏被震得落地向后倒退几步。

  好个右护法,禅仙儿非要攻打远在万里的“红霞岛”,真是愚蠢至极,梅朵藏恨声暗想。

  丁永贞又凌空黑袍一挥,一道罡气袭至,身子直袭向梅朵藏,梅朵藏一挥身,双掌凌空一劈,一道罡气迎向。

  “嘶嘶嘶”。

  梅朵藏又射出十根白丝射向丁永贞。

  “嘭”。

  两厢对碰,那十道白丝如利剑般直射向丁永贞,丁永贞早见识过“冰蚕神功”的厉害,虽然洛图兰不轻易示人,但唯独教给了夏傲雪,所以“红霞岛”左右护法都对此功有所了解。

  丁永贞双掌一挥,十道白丝竟隔空震断,梅朵藏大惊,想不到这右护法竟然能破得了我的“冰蚕神功”。

  丁永贞与乌刚早研究出了,此“冰蚕神功”射出的白丝,能被“红霞岛”的“白玉神功”克制。

  不远处的明珠一见二师姐遇上了劲敌,飞身过来。

  “二师姐,我来助你!”

  梅朵藏与明珠二人齐攻丁永贞。

  另几处的“阐教”四大护法僧,武功仅次于神僧佛各图,个个锐不可当,“红霞岛”几十名高手尽毁掌下,而在左侧楼宇之上,一些人隔空暗发劈空掌,又有西域几十人猝不及防,死于掌下。

  场中一法王座下尊者一看,喝道:“先把上面的人解决掉。”

  “嗖嗖嗖”。

  前后几十名西域高手飞身向左侧高楼屋檐而去,上下空中打成一片,场景惨烈,血腥弥漫。

  场中的禅仙儿想不到,自己虽没有尽数带来“伽蓝寺”精锐,但联合其他教派高手,竟一时拿不下这“红霞岛”,而这洛图兰身边的左护法和那个右护法,武功不在自己之下,禅仙儿一时俏眉紧皱,看来非得自己出马,先收拾了那个左护法,再收拾洛图兰。

  “四大护法僧,先收拾了洛图兰身边的那人!”

  禅仙儿清音一出。

  “好!”

  四大护法僧掌震数人,挥身便向洛图兰和乌刚而来。

  禅仙儿也一道红影直射向洛图兰。

  大殿屋檐正中那人说道:“各位,热闹看够了,老乌怕双拳难敌四手,咱们也下去走一遭吧。”

  “好!”

  “走!”

  “嗖嗖嗖”。

  三名绝顶高人悄无声息而下。

  “嗖嗖嗖”。

  那边六名法王座下尊者一路杀出血路挥身而来,乌刚被四大护法僧所困,一时不能脱困,而洛图兰与禅仙儿交上了手。

  “大师姐,你乖乖的束手就擒,我把你带回“伽蓝寺”,由师父他老人家处置你,不然,休怪我不念旧日师门情谊!”

  禅仙儿双掌挥舞说道。

  “禅仙儿,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你杀孽太重,迟早有报应!”

  洛图兰挥掌说道。

  “不识抬举!”

  禅仙儿眉眼隐现杀气,身形骤然加快,双掌各呈红蓝光,罩向洛图兰,洛图兰身子一飘躲开。

  “嘭嘭”。

  禅仙儿掌力隔空击在大殿外的一座龙鱼石像上,把石像击得粉碎。

  “圣姑,你先退下,有我来领教一下西域“伽蓝神功”!”

  一个形貌枯瘦,身穿灰衫的中年人电射而来。

  洛图兰看着二人打在一起,那边一个身穿百纳衣的老者与乌刚合斗四大护法僧,对面六个番僧纷纷杀了上来,洛图兰上前与一个身穿白布衣的白发老头抵挡着。

  “呯”。

  疯叫花被佛各图一掌震在胸口上,向后跌跃两丈远,口喷着鲜血。

  “疯叫花,你怎么样!”

  俞老道叫道,挥抡着手中大葫芦。

  “呯呯”。

  佛各图掌掌震在大葫芦上,俞老道只觉手上直发麻,俞老道一闪身,仰头灌一口酒,一甩手。

  “呜”。

  大葫芦滴溜溜向佛各图袭去,佛各图双掌震在大葫芦上,凌空飞身朝俞老道袭下,俞老道一接大葫芦,一纵身。

  “噗”。

  一口火舌直喷向佛各图,佛各图在空中一挥袍袖,一股罡风刮起,身子陡然迎向火舌,双掌一挥,那火舌竟被罡风缩了回去。

  “呀!”

  俞老道脸上满是火焰。

  “呯呯”。

  佛各图双掌按在俞老道胸前。

  “噗”。

  一口血箭喷出,俞老道跌落地上,绝气身亡。

  “俞老道!”

  疯叫花在几丈外叫道。

  佛各图一道蓝影直向前方杀去,所到之处,高手异处,血溅一路,而另一处丁永贞打伤了明珠,三个法王尊者与梅朵藏合攻丁永贞,而那灰衫中年人正与禅仙儿打得难解难分,乌刚自身穿百纳衣的老者加入后,劣势缓解。

  佛各图一路电闪即至,见六大尊者把洛图兰与白发老头围着,一时难分胜负,便一挥身朝乌刚与那老者而去,一道蓝影而至,一道罡风直袭向乌刚,一只大手赫然劈来。

  乌刚震退一名番僧,见掌风到。

  “呯”。

  乌刚硬接一掌,被震得向后倒退几步。

  乌刚一看是一个身穿深蓝袍的番僧,刚刚早注意此人武功不凡,乌刚双手一运劲,周身衣袂猎猎,乌刚挥舞双掌劈了上去。

  四大护法僧自佛各图加入后,乌刚与老者处于被动之中。

  那边禅仙儿身形矫健如燕,身法诡异非常,禅仙儿飞身双掌连劈,一红一蓝光自掌中发出,那灰衫人身形往后疾退,双掌呈周罗状挥舞。

  “呯呯呯”。

  竟把禅仙儿的掌力一一化解掉,禅仙儿眉头一蹙,想不到“红霞岛”竟藏龙卧虎,禅仙儿把心一横,一个身姿拨高一丈,电射向那灰衫人。

  灰衫人抬手一指,一道气劲直射禅仙儿,禅仙儿出指射出一道寒气,那道气劲竟穿过寒气,禅仙儿一惊,身子一转躲开气劲,身形化作叠影挟着红蓝二光袭向灰衫人,灰衫人一挥衣袖,身上紫霞大作,一弹指,那道寒气顿消,但见禅仙儿化作三重叠影掌掌震向灰衫人,灰衫人运起“紫霞功”,身前二尺以内,紫霞罩身。

  “嘭嘭嘭”。

  禅仙儿三路叠影红蓝掌力皆打在紫霞罡气之上,犹如铜墙铁壁,而灰衫人被“伽蓝掌”震得身形连连后退,禅仙儿忽然身形骤消,三重叠影合成一影。

  “霍”。

  禅仙儿出现在灰衫人前方头顶之上,红影挟着红蓝光电射压来,灰衫人双掌齐出,一片紫霞大作。

  “嘭嘭”。

  灰衫人被震得后退十多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禅仙儿也向后凌空翻跃三丈。

  “红霞岛果然能人辈出,大师姐,你是逃不掉的!”

  一声清音,禅仙儿在空中身子一转,一道红影直扑向洛图兰。

  乌刚见洛图兰有危险,但被佛各图与四大护法僧缠住。

  这时,一道冷声传来:“圣姑,傲雪回来了!”

  一道黑影一路电射向大殿而来,沿路罡气阵阵,一些西域高手纷纷中掌栽倒。

  禅仙儿回头一看,俏眉一挑,转而飞身迎上。

  “噗”。

  一道白气自管同芳掌中喷出,禅仙儿红蓝双掌向前一挥。

  “嘭”。

  管同芳与禅仙儿各后退一丈,一道紫色身影落在管同芳身边,正是夏傲雪。

  “岛主回来啦!”

  “岛主回来啦!”

  人群中数人高叫着。

  禅仙儿看着面前这二人,惊疑地问道:“原来你就是“红霞岛”岛主!”

  夏傲雪冷冷说道:“带上你的人赶快走,我不想再有死伤!”

  禅仙儿一展俏眉笑道:“可惜,真是可惜,在中原应该除了你们两个,不过,现在也是时候,我就送你们这对鸳鸯一起上路!”

  禅仙儿说着,脸上一股煞气,一挥身直扑向二人。

  “傲雪,让我来!”

  管同芳说着纵身迎上。

  夏傲雪知道自己不是这红衣女子的对手,飞身向那六个番僧袭去。

  “圣姑,我来帮你!”

  洛图兰一看是夏傲雪,说道:“你总算回来了!”

  洛图兰与那白发老头自夏傲雪加入后,一改均衡之势,那六个番僧竟有些招架不过来。

  而管同芳与禅仙儿打在一起,禅仙儿一身“伽蓝神功”竟不能耐管同芳若何,二人打得难解难分。

  “呯”。

  佛各图一掌击在百纳衣老者右肋之上,老者被击得向后倒飞几丈,一口血箭栽倒在地。

  “杨兄!”

  乌刚大叫道。

  “呯呯呯”。

  乌刚同时被五人围攻,已呈强弩之末。

  而在前殿屋檐之上,站立着一人,一身白衣飘飘,朱唇皓齿,面如白玉,一副丰神俊逸的神貌,一双眸子朴实无华,已至返璞归真、神归太虚之境。

  “都给我住手。”

  一道清澈声音透进每个人耳里,摄得每人心里一震。

  佛各图微一皱老眉,闪身移至一旁,禅仙儿也一惊,与管同芳一对掌后退一丈,在场几百人突然都住了手,纷纷凝视声音来处。

  “夏岛主!”

  “是夏岛主!”

  众人中有人叫道。

  站在屋檐之上的,正是威震四海,“红霞岛”岛主夏长青。

  夏长青身子一飘,飘飘然,从屋檐下飘来,还没看清身形,夏长清乍飘乍隐,瞬间就飘落到夏傲雪身边。

  “爹!”

  夏傲雪一笑道。

  夏长清没有看向自己的女儿,一双眸子看着面前西域众人,那边的梅朵藏与明珠都来至禅仙儿身边,丁永贞也飘身过来。

  禅仙儿看着夏长青,心底里直发毛,上前一步说道:“你就是夏长青?”

  夏长青微微一笑,说道:“正是老夫。”

  声音清澈摄心。

  禅仙儿不禁一吃惊,心想听师父说这夏老怪起码有上百岁的年纪,怎么这么年轻。

  禅仙儿点点头说道:“我是西域“伽蓝寺”的“西域圣姑”,领真妙答禅仙儿,奉家师之命前来捉拿叛徒洛图兰,夏岛主,如能交出洛图兰,我等立马退出“红霞岛”!”

  禅仙儿改变主意了,自己这边本来毫无胜算,“红霞岛”强手如云,再加上刚来的管同芳,居然和自己打个平手,这夏老怪一身玄功只怕师父他老人家才能与之相敌,自己还是不要吃眼前的亏为好。

  夏长青一笑说道:“你打死我“红霞岛”这么多人,岂能任你想来就来,想去就去,莫说要从我老夫这里带走人,我“红霞岛”的规矩你们应该是知道的。”

  禅仙儿、佛各图等人一惊。

  禅仙儿一皱眉说道:“你想把我们都留下?”

  夏长青一指禅仙儿、佛各图、四大护法僧,说道:“你们都上吧,如能打败我,任你们带走洛图兰,如果不能,一个人都不能离开!”

  禅仙儿等人又一惊,心想这夏长青太目中无人,居然要我们六人打他一人,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佛各图率先一步踏出说道:“久闻红霞岛“白玉神功”睥睨天下,本座愿意一战!”

  佛各图心知这夏长青敢这么说,必有所持,而且观在场众人之中,也只有这个夏长青最可怕。

  “你们都退在一旁。”

  夏长青发话了。

  “爹,你小心!”

  夏傲雪说着便退至一旁,其余众人也纷纷退在一边。

  这时,场中空地上,只有夏长青与禅仙儿、佛各图、四大护法僧。

  夏长青目不转视,悠然地看着面前六人。

  佛各图率先发动,禅仙儿紧跟其后,四大护法僧纷纷散开围住四周,从四面攻来。

  一道白影飘忽,四大护法僧纷纷被罡气震得向后跌去十多丈,纷纷吐血不起。

  “嘶嘶嘶”。

  禅仙儿射出十道寒气,身子一凌空,化作三叠重影,挟红蓝双掌劈向夏长青,而佛各图隔空疾挥数掌,大手印掌力向夏长青袭来。

  夏长青手袖一挥,十道寒气丈外即消,一道白影飞身迎上三叠重影。

  “呯呯呯”。

  身后的大手印掌力纷纷劈在白影周身半丈之外,佛各图飞身袭来。

  “嘭嘭嘭”。

  夏长青双掌化作千层紫霞掌影,三叠重影被打得合为一身,禅仙儿口喷一口血在面纱上,向后倒跃落地,倒退数步。

  “呼”。

  佛各图凌空一甩蓝袍,“阐教”至高密学“袈裟顶首十相功”运起,蓝袍犹如铁板一块,罩向夏长青,佛各图双掌合十,一相涵盖十相密宗功。

  夏长青眉头一动,这老僧还有点东西,何不试试我新得的“微易玄黄图”。

  “呼”。

  铁板蓝袍旋转至夏长青头顶压下。

  “嘭”。

  一道白影冲破蓝袍,一道白影忽化作四面八方身影向佛各图袭去。

  “嘭嘭嘭”。

  佛各图十面相接,一身犹如十身,十身含有千般变化,十相密宗功纷纷对拆四面八方而来的身影,而佛各图身子越打越往下坠。

  夏长青忽地身子乍隐。

  “嘭嘭”。

  佛各图自下方接住夏长青双掌,身子如弧线般划空坠去,夏长青一道白影袭去,佛各图只觉胸中气海翻腾,稳住身子,白影即至,夏长青双掌劈来,佛各图一闪身,双掌即至。

  “呯呯”。

  佛各图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向后急栽,跌落在地。

  夏长青飘然落地,一点点头,这老僧还算是西域中的姣姣者,能和老夫走上三十招。

  “佛各图!”

  禅仙儿忙飞身跃到佛各图身边,扶起佛各图,佛各图受了严重内伤,面如紫金。

  “不碍事,圣姑!”

  佛各图一摆手。

  禅仙儿俏眉一挑,对夏长青说道:“夏长青,我知道我们不是你的对手,但你别忘了,我师父是“红袍老祖”,我爹是“阐教”教主,当今大明“灌首国师”!”

  夏长青看着禅仙儿笑着说道:“我也久闻你师尊“红袍老祖”的大名,好,今日我就留些见面礼给他,劳烦圣姑带个话,我夏长青等着他!”

  禅仙儿还没回过味来,不知道夏长青这是什么意思。

  “小心!”

  佛各图一推禅仙儿,佛各图惨叫一声,一双膝盖骨被活生生捏碎,佛各图瘫倒在地。

  在场众人都没看到夏长青动,只是夏长青伸掌隔空一捏,西域众人又气愤又感到恐惧,这夏长青到底是人是神,轻而易举就能拿捏住“阐教”神僧佛各图。

  “你!好,我一定把你的话原原本本带给师尊他老人家!”

  禅仙儿一双眼睛仿佛喷出火来,红着眼看着夏长青。

  “大师姐!”

  明珠过来叫道,梅朵藏也走过来。

  “带上我们的人,走!”

  禅仙儿吃了这样个大败仗,实在是无颜向爹交代,更不敢向师父提起,但事已至此,也只好先回西域,再图报复!

  禅仙儿便领着剩余的人退出“映月阁”,此役禅仙儿带来的人损失惨重,十停去了五停。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