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祖宗模拟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9章.新年

祖宗模拟器 赵参将 2122 2019.11.20 18:10

  钟诚的思维沟通系统,眼前的视网膜上对话框开始刷新。

  那是本年的年度总结。

  ……

  【您的家族在初秋时失去了您的领导,但他们在擦拭掉眼泪以后,便推举出您的长子成为家族的新的领导者,这是您的家族,钟家的新篇章…】

  【先祖逝去的悲痛还缭绕在心头时,老三钟谦鞱的幼子诞生,伴随的还有神秘却道法高深的修真者前来收徒,当场定下了师徒名分,给这个家族带来了新的期盼,或许钟家能因为这个刚刚诞生的婴儿,在今后步入更为辉煌的境地也说不定…】

  【家族朝着好的方向迈进,雇人时都有落魄侠客来投,安稳的生活让他留在了钟家,但满月酒前夕,作为族内长者的钟彭氏,却有娘家亲弟弟过来投靠,言语间带着恭敬,领来的竟然是个妖怪,幸得落魄侠客出手相助,将其击杀于院内…】

  【经由此事,您的长子钟谦鞍和汲水县捕头卓弩搭上了线,秋收后还送了个和县令见面的机会,攀谈之后,县令对钟谦鞍的回答非常满意,说等年后再次见面…】

  【同时,您的次子钟谦靬,外出时在郊外偶救孙家家主,抵挡住了诱惑,并在秋收后和长子前往县城孙家,与长孙钟信田,都和孙家结下了良好的善缘…】

  【而在除夕,兄弟三人前往途角山,还发现了特殊的泉眼,冬日里竟如在春季,绿荫繁茂,着实不凡,没准这个偏僻的无主之地,或许会成为钟家的机缘也说不定…】

  【那么除夕守岁即过,新的年度到来,钟家又将会如何发展呢?】

  【年度评价:乙等中游(瑕疵是有,但整体无碍,家族虽说仍显平凡,但潜力已存,待底蕴充足之时,厚积薄发之下,登入高位或许就能易如反掌!)】

  【年度奖励:中级年度礼包×1个】

  ……

  钟诚的两眼微亮:“中级年度礼包?”这倒还不错!

  毕竟评价不算高。

  今年的家族发展水平,系统眼里就只是乙等中游而已。

  或许是他对家族的帮助稍弱,亦或许是家族得到他的帮助以后,发展的强度没达到完美的预期——不过钟诚很满意:“总归能混到乙等,没到丙等或丁等就行!”

  要知道在前世的游戏里,能达到乙等的年度评价还需要费些心血呢!

  何况他这个新人?

  在这个现实世界,没办法主动操纵角色的情况下,达到乙等中游的程度,钟诚已经知足了:“最关键的还是那个中级年度礼包,能开出什么好东西!”这是目的!

  对钟诚来说,去年过去了的年度评价,对今年还能有什么作用?

  正当他想开启礼包时。

  眼角撇过:“等等?”他看到了年度评价里的介绍文:“…这什么意思?!”

  钟诚皱眉:“老三家的孩子是机缘…怎么兄弟三人给我上坟的时候,遇到的泉眼还是机缘?”这机缘二字在游戏里,代表的含义可有点值得玩味:“这不对劲!”

  他的脑子琢磨过味来:“合着老大两肾里的特殊能量…就是在泉眼那边来的?”对于活着那会还挖过沟渠的那个碗口溪,钟诚有点纳闷:“我去的时候,没发现什么机缘啊?”忍不住掐腰:“要说这发现泉眼也好,开拓溪流也好,不都是我先的么?”当初青州兵祸差点席卷汲水县,那会为了找个藏身之所,那会他每天都去山里转悠。

  原本那地没什么碗口溪,刚好某天又去转悠就发现了那口泉眼,惊喜之下想回来搬家的时候,就听县里回来的人说兵祸没了,叛军的青州城都被朝廷大军攻破。

  钟诚纳闷的摇摇头:“…那当时冒出来的泉眼,咋和我没机缘呢?”

  按理说他才是穿越者吧?

  有点无奈,他的目光撇向介绍里的另外的关键点:“…石头这孩子咋了?”

  就在年度总结的第二行,原本和孙家有关系的钟谦靬之后,竟然还有钟石头的名字:“当时听老二说情况的时候,没听见说石头这孩子…还跟着进了孙府了啊?”

  问题就在这里,明明没进孙府,怎么可能和孙家有了善缘?

  令人纳闷中的纳闷!

  揉着眉心,钟诚心里总感觉不对劲:“是不是曾经属于我的机缘,我没好好的珍重,最后只能让我的孩子们抓住机会了?”轻轻叹气:“如果真是这样不扯了么!”

  这也只是猜测,毕竟谁让他钟诚,没能真的走出靠山村和汲水县城去呢!?

  想的再多那一切也就都是白瞎!

  不过。

  缓过神来的他看着空荡荡的祠堂:“我那老铁呢?”眼睛瞪大。

  老钟诚可是正儿八经的魂魄,换句话来说就是鬼,如果真出现在钟家人面前,闹笑话还算好说,吓到钟家的这些儿孙和他那本来就身子骨不算好的老伴可不行!

  活着的时候相亲相爱那没问题,这死了以后人鬼殊途…

  关系还能一样?

  别看类中华文明圈的人们都和老迷信那样,真触及到利益和安全问题,绝大多数人溜得比猴还快——包括去找和尚道士,恼怒点的还敢拿着黑狗血去泼祖坟!

  钟诚可不想真有点三长两短:“我这个祖宗的威信可不能丢!”

  钻出祠堂。

  却发现在钟彭氏的土胚房那里,老钟诚正默默的飘在窗外。

  被青色光芒笼罩的脸上带着几分怀念和感动,甚至那胳膊还有抬起在眼角擦拭的模样,让刚刚飘过去的钟诚有点古怪:“…那特么…行吧…也是你老伴!”

  就是这时候他飘的速度有点慢,拥有25岁意识的他更多的,应该还是以前世那个地球某古国的穿越者为主,并非是真正过活了这一辈子的老钟诚,并非是这个56岁还为了家人的吃饱穿暖而开垦荒坡地的老者,更并非是曾经拥有过记忆的真正经历者!

  缓缓的叹了口气,钟诚飘在窗户旁边,顺着老钟诚的目光看向窗内:“…钟彭氏,年轻时挺漂亮的,有股知性的御姐范对吧?”他叹气:“我必须说也是我媳妇!”

  至少在年轻那会的审美观,还是以他这个前世的审美观建立的!

  钟家人逐渐睡去。

  院落里,烧着的柴禾和竹节还在劈啪作响,如玉坠般清脆。

  而过了午夜,实际上就是新的一天的开始,这是新的年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