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不是反派角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不是反派角色

漆黑zzz

  • 玄幻

    类型
  • 2019.11.08上架
  • 17.32

    连载(字)

22位书友共同开启《我不是反派角色》的玄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种族,枪仙

我不是反派角色 漆黑zzz 3061 2019.11.08 12:12

  “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良平觉得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第二世界,他花了七条命,斩杀了魔山大君,以凡人之躯成功弑神,从魔山大君头颅中取出了根源仙器‘两仪枪’。

  【根源仙器-两仪枪,大道仙器,特性1锚定两界,特性2致死。(目标达成,可转生。)】

  他当即进行了转生,两仪枪融入意识体也就是灵魂内,并以两仪枪为根基进行了融合。人族,枪阶属性变幻。

  姓名:张良平。

  种族:枪仙。

  ......。

  后面是闪烁的抽帧碎片,原七十五级的枪阶等级不停的下跌,整体属性也狂掉。

  张良平亲眼看着属性的变化,稳定下来的就是‘种族,枪仙’。应该是成功了,可是......。

  冲击,一股神秘的力量而来。

  他看到最绚丽的画面,而后就失去了意识,醒来面对的便是这种情况。张良平认为跟这个有关。但他仍不明白,不明白,为何第二世界的转生变成了这样。

  张良平抬了抬宽口衣袖,搭在木质方桌上旋转着一个古色古香的笔筒。他细看笔筒上的条纹,更深层次的木纤维,又看了自己的手,看细微的指纹细小的皮肤褶皱,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尽管第二世界虚拟现实技术足以以假乱真,但真的就是真的,给人的那种感觉都不一样。

  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真实的世界。而且这具身体,脑海中的记忆,这身体明显在之前属于另外一个人的,一个跟自己有相同姓名的人。

  房间内烛光摇曳。

  眩晕感,张良平抱住了脑袋,一段记忆浮现,前身的记忆。

  两个人,男女,在街道。

  男女,他熟悉,尤其是那女子。

  女子用紧张不安的眼神看他,张口慌乱的似乎是在解释着什么。而这时‘他’抽出一把剑冲了过去,是要刺向对方,而后见那男子用腰间携带的剑鞘格开自己的长剑,而后一掌印在自己的胸口位置,身体后抛跌倒在地上,周围是围观的人们,哪些人指指点点,表情是一种很奇怪。

  头昏目眩,看到了那男子的看过来的眼神,冰冷、漠然,在深处有一股杀意。

  “楚相良。”张良平说出了这个名字,还有那女子,杨心意。

  一段相关联的记忆浮现脑海。

  脑海中回忆如电影画面放映,过后,张良平眼神怪异。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张良平走到外面,这是一个庭院,抬头是一片陌生的星空。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张良平低头,脑海中的一句疑问,“究竟是谁把自己弄到了这个世界,有什么目的?”

  假若,当时的张良平还没有完全认清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能确定了。

  新余城张氏家族的少爷,二世祖,纨绔子弟。

  胸口的伤势,大夫过来看了情况,并开了药。

  “没大碍,休息几天就会好了。”大夫说。

  张良平掩上了衣衫。

  大夫看他的眼神很奇怪。

  “张氏家族的少爷,新余城的混世魔王,没想到,没想到也会有这个下场。”大夫的心声。“新余城都传开了,那张氏家族的少爷张良平,被人羞辱了,未婚妻爱上了别人,他当街行凶,没想到被那人轻而易举的打败,真是废物。更可怜的是那人还是他结交的好友,这就,这就太可笑了。”

  张良平看了过来。

  大夫看着那双眼睛,心猛然一顿,拉起药箱,赶忙离开了。

  没错,就是那么一回事。

  这事,无缘无故被张良平摊上了,他也很糟心。

  关于这件事情,那楚相良。

  张良平心有疑惑,那人看向自己的时候眼神中透露的是满满的杀意,还有一点,那就是当时的张良平已经死了,所以这也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另一个原因。

  不得不思考这一点,因为那人想杀自己,不管是什么原因,他想要杀了自己。

  被困在这个世界的张良平只能被动接受。

  “少,少爷。”绿色裙装的少女,端着一盆热水进来。

  绿裳,她负责照顾这位张家少爷,事情她已经听说了,低着头的绿裳满心的凄苦,她伺候张良平,以前的少爷难伺候,而现在的张良平就更难伺候了。

  进了房间看着坐在椅子上难得安静的少爷,还未放下盆来。

  “滚。”张良平说了这么一句。

  绿裳手足无措。

  张良平回过身来,注视着她说了第二句,“难道还要我说第二遍吗?”

  绿裳只能退出来,在外面,她很委屈,满心的酸楚。

  自被那人伤到后,张家的少爷楚相良性格更加的极端了,很难,非常难相处了。

  项鹰,负责保护张良平的人。

  他青色的衣衫,腰间佩戴一把褪色的某种动物皮剑鞘长剑,头上扎了根长辫子,眼睛狭长有英气,一股侠客气质。

  他失职了,导致自家少爷张良平被人所伤。

  项鹰来到院子里,看到了从张良平房间里走出来的绿裳。

  “项大哥。”绿裳过来称呼道。

  “少爷没事吧?”项鹰问。

  绿裳摇头,就说,“刚少爷又发脾气了。”

  发脾气常有的事情。

  现在的项鹰有些担心,并不是担心张良平,而是......。

  夫人安排他负责保护好少爷,结果他没做好,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非常严重,他在考虑该如何解释,并提前做好了心里准备。

  夫人,要说夫人,她极其宠溺自己的这个儿子,容不得他受任何委屈,所以这件事情就很严重。

  说实话,项鹰看不起自家的少爷,但夫人的命令他必须遵从,这是他的使命。

  又过了一天,张良平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那就是自己穿越了,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思考着自己来这个世界的原因,完全没有头绪,便只能暂且放下。

  “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那就先安顿下来,至于原因,慢慢来,总会弄清楚的。”张良平是这么想的。

  关于前身为人,这个必须要弄清楚。突然张良平想到了一事,他慢慢的抬起收来掩住了自己的左眼。

  属性。

  姓名:张良平。

  种族:枪仙。

  等级:0。

  力量:1.7。

  敏捷:1.8。

  智力:1.5。

  速度:1.4。

  技能:无。

  成长属性(全)0.3-0.7。

  二阶转化:【未显,未显,龙、神、幻想、丢失,丢失......。】

  这个抽帧很严重。

  还有,最后一个。

  所需精粹点:10。

  转生后的属性也被带来了,不过张良平脸上看不出喜悦来。

  “种族,枪仙。”张良平念叨着,这意味着什么呢?对于他来说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世界很危险。

  过了两日。

  在这两日的时间内张良平整理了自己脑海中的记忆,也暂时锁定了一件事,那就是造成前身张良平身死的那人,楚相良,有问题,很大的问题。

  记忆中张良平在大街上第一次跟那楚相良遇见,楚相良跟几个江湖人士起了冲突,表演了一场一人单挑一群的‘壮举’,这让仰慕江湖侠客风采的张良平一下子着迷了,他是主动找了楚相良,自此莫名其妙的他们就成了‘朋友’。

  对待这个新‘朋友’,张良平可谓是尽心,请客吃饭不再话下,去了新余城好多有名的地方,采风楼、珍馐馆、里江阁等,为的是以尽地主之谊,在花费上可并不吝啬,这都无妨,毕竟他还挂着张家少爷的名号嘛!钱对于他来说不算事。

  后来张良平那未婚妻杨家的小姐杨心意出场了。

  张良平给她介绍了他新结识的朋友楚相良。

  当时也没有看出来什么,杨心意同他打招呼,不冷不热,而张良平也知道杨心意对那些只知打打杀杀的江湖人没什么好感也不强求,但为何事情会变成那样呢?

  只是几天的相处,那几天也没发生特别的事情,然自己的那未婚妻杨心意竟然喜欢上了那人楚相良。

  话说,当时的张良平也是一憨球,后知后觉,直到发生了后面那事,两人逛街还手牵手被张良平撞破,起了冲突,结果便是后来的,前身的张良平死了。

  “他要杀死我。”张良平眼神阴沉。

  从记忆来看这后面必然另有隐情。

  在这些时间,张良平熟悉了一些人,他特意让人叫来了这么一个人,前身张良平忠实的狗腿子,老狗。

  老狗身穿蓝色旧长袍,年龄约莫三四十,有特色的是脸上留着两撇鼠须胡。来到张良平面前,弓着腰,抬头一副谄媚的表情,两颗大黄牙很是惹眼。他卑躬屈膝的站在旁边,还陪着笑脸。

  老狗是一个很有能耐的人,指的是做事方面,至少张良平的记忆中,他从来没有让张良平失望过。

  “关于那个楚相良你了解多少?”张良平直接询问。

  于是老狗便把自己提前做了准备的调查道了出来。

  关于楚相良的。

  说老狗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一点不假。

  所谓,‘猫有猫路,鼠有鼠道。’,平时不起眼的小人物在有些时候也能起到关键性作用。

  老狗言说从一开始他就察觉不对劲了,那个人楚相良太过于神秘,而且跟张良平的相遇相识也太过巧合,所以他长了个心眼就暗自调查,逐渐的让一些东西浮出水面。

  “那几个江湖人小少爷知道吗?”老狗询问了声。

  张良平点头。

  那是第一次见到楚相良的时候,他跟几个江湖人在大街上起了争执,并轻而易举的打败了他们,精湛的身手赢得了张良平的好感。

  老狗就道:“那几个江湖人是被人找来的,配合那家伙演了一场戏。”不仅如此,老狗还道,最后的一场冲突也是楚相良刻意那么做的。

  这挺让张良平意外的,一是因为这事的复杂而意外,二嘛,当然是意外老狗竟然有这般的能力。

  “原来如此。”张良平点头,想到了楚相良的来历不明,看着旁边的老狗,道:“我想让你替我办件事。”

  老狗机灵,马上明白了张良平话语中的意思,明知故问道:“小少爷,你想让我调查那人的底细吗?”

  “这没问题吧?”

  “当然,当然,只要小少爷交代下的,老奴一定办妥,只不过.......。”老狗说了面对的困难,需要出城做调查,需要一些时日。

  “这没问题。”张良平道,“如果你替我把这件事情办好了奖赏少不了你的。”

  老狗明白,道:“明白,小少爷等着老奴的好消息吧。”

  老狗后退离开,不过中途又回头,他看楚相良,坐在那儿的楚相良,总觉得自家小少爷有点不对劲,但究竟怎么一个不对劲呢?说不上来,当下老狗摇了摇头,做奴才的想那么多干嘛,他只知道小少爷安排下来的事情他要尽力办好,因为,即使在外人眼中再不堪的张家少爷,也是他的少爷,况且张良平对他有恩。

  还有一事,那就是张良平来到这个世界,所接触的也就三熟悉且能够认得出来的人,其他的没有。然,他毕竟是张家少爷,这就很奇怪,为何这么多天了,竟然没人前来看望他呢?仿佛他所在的这个院子是个禁区一样,独立于张家之外,他们都主动的避开他。

  什么原因?

  张良平搜索了记忆,是跟自己的母亲有关,那位极其溺爱自己的母亲,被人称为‘夫人’的存在。

  张开泰,张良平现名义上的父亲来了,不过他在外面,就看着院子大门驻足不前。

  事情他早已经知道,他的‘宝贝’儿子做的那事让张家丢尽了脸面,不学无术,浪荡子弟,就是一无法无天的存在,他愤怒,满心的愤怒。

  “那孽子。”

  张开泰握紧了拳头,他想好好教训他一顿,但是......。

  “老爷。”旁边的丫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张开泰看着面前的大门阴沉着脸,他不能,即便是他这个儿子再不堪,再废物,再无法无天,他也不能动手,因为张良平是那女人的儿子,是的,那女子他应该称呼为妻子的女人,虽说是自己的妻子,但她的存在就是压在张家的一座大山,她极其溺爱自己的儿子,不讲道理的那种,所以就是这种,任何人对张良平都无可奈何。

  “他是她的儿子。”张开泰道,“只是你的儿子。”又说了这话,意思是他不认吗?而后张开泰没有向前,甩手而去。

  因为母亲,也就是被人成为‘夫人’的那位存在,张良平知道自己不受待见,也没有出去。

  就在这个院子里,他又待了三天。一天,他做了个梦,梦中一人持剑直直的刺了过来,剑刃没入自己眉心。

  张良平被惊醒了,心有所感,他意识到或许将有事情要发生。

  “楚相良。”

  张良平念叨,梦中那刺向自己的人便是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