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不是反派角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九、等待,来了

我不是反派角色 漆黑zzz 2088 2019.11.22 11:55

  对方只有几人,其中一少年,年少。

  俊美少年,江湖少侠。

  妖虎看到了,那粗犷的面孔腮边的肌肉抖了抖,算是一种笑。

  江湖少侠意气风发,却不知人间凶险。看来是路见不平胸中起侠义之气,所以才来搅弄事端。

  妖虎目光偏过张良平,他对人类的女子没有太大的兴趣,最后把目光放在了车夫身上。

  熟悉的面孔。

  妖虎摸了摸少了半截的手指,心想,“原来是他,怪不得。”

  好几年前的老熟人了。

  妖虎一直惦记着这事呢。

  “查清了吗?周围有没有埋伏?”妖虎问。

  二当家回答道:“遣了弟兄去了四周观察,并没有发现埋伏的痕迹。”

  没有埋伏吗?

  这就有意思了。

  妖虎思索,就有些想不通,毕竟那老家伙是有些本事,不过敢一个人向自己挑衅,那就是找死。所以,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但究竟有什么问题?

  抬头再看,那少侠似意气风发,拄剑看着这边,接近着那少侠做了个令这边人气愤的举动,伸手向这边勾了勾手,是一种挑衅。

  “有意思。”妖虎就这么嘀咕。

  三当家性急,就有些按耐不住了,道:“老大,现在过去宰了他们吗?”

  妖虎道:“不急,在等等。”

  “等什么?”

  这妖虎不确定是,这里面是否有陷阱,就道:“等晚上。”

  妖虎不年轻,也没有那种属于年轻人的冲动,他有许多时间,有一天的时间去确定这里面是否有陷阱。

  ...

  张良平就觉得很遗憾,面对自己这番的挑衅,那些家伙竟然忍住了。

  虎丘山山贼熟悉环境,追不得,更何况身边有两女更容不得有一点闪失。

  虎丘山山贼没有过来,大多数重新进山了,留了一部分人围绕着这里是在调查自己这边的详细情况。

  “他会过来吗?”张良平回头问。

  车夫老丈道:“放心吧,他会过来。这头妖虎只是多疑,且喜欢在夜间行动,当他调查清楚这里就只有我们的时候,稍晚的时候就会过来。”

  车夫有些话没说,这还不是全部的原因,被张良平干掉并挂在虎丘山山脚下的尸体已经被收走了,所以那妖虎内心也是愤怒的,所以他一定会过来。

  “那些都是山贼吗?好吓人。”杨心晴开口道。

  之前,虎丘山山脚的山贼出来,数量估摸着有二三百,看阵势的确很吓人。

  张良平道:“人是不少,不过有个成语就是专用来形容这些人的。”

  “什么成语?”

  “乌合之众。”

  这时的张良平意气风发,的确很有范儿。

  杨心晴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良平看青鸟,她握着拳头,来到了这里见到了当年杀了自己家人的那些人,心思想必是很不平静的。

  青鸟抬头迎上了张良平的眼睛,还坚强的说了句,“公子,我没事的。”

  “嗯。”张良平点头,想了想安慰了句,“放心吧,你看到的他们,不久后都会倒下,倒在你的面前。”

  陈家村,这片地方是被三面山林环绕的平坦地带。

  荒废的田地,丛生的野草,风起,半身高的野草就弯了腰随风摆动。

  因青鸟的事来到了这里,暂且留在了这里,将要面对穷凶极恶的一大帮山贼随时有可能的袭击。

  一天的时间,今晚他们会过来。

  “一天的时间啊!”张良平就念叨。

  带的干粮不多了,当然还目前还够用,等这事后还要赶路,所以他是不能久留的。

  青鸟带了些吃的过来。

  食物有些凉,还有些硬,这就有些让人怀念热乎乎的食物了。

  野外看似好,却也着实有不方便的地方。

  杨心晴红着脸叫了青鸟,而后见青鸟推着她去了一旁遮掩处。

  吃喝不方便,拉撒也不怎么方便,还有洗漱什么的。

  张良平偏过头来,旁边蚊子“嗡嗡”作响,蚊子也多。

  突然那边传来惊呼声。

  “蛇,蛇,有蛇。”青鸟的惊呼声。

  张良平忙过去,看到沟垄上的蛇,把游蛇挑开了,回头就见半解衣裤的杨心晴,还有她那通红的脸。

  张良平是愣了下,而后就快步走开了。

  好吧,久了,人都有些邪念了。

  青鸟过来了,道:“公子,公子是不是忍的不舒服。”

  “啊!?”

  青鸟就抓着衣角有些“吱吱唔唔”的,也不晓得她要说什么。张良平明白了,就有些好笑道:“你家公子是那样的人吗?”

  青鸟是鼓足了勇气过来的,听张良平这么说就有些羞的抬不起头了。

  张良平为不让她尴尬,毕竟青鸟是女子,脸皮也是很薄了,过来说这话已经是很大的勇气了,就道:“等这事过了再说,到时候青鸟要好好补偿你家公子呀。”

  青鸟“哎呀”声就跑开了。

  看上去挺有趣味的。

  青鸟上了马车,在马车上跟杨心晴嘀嘀咕咕起来。

  张良平收回视线,把思绪拉回正事上。

  盘坐,带鞘长剑放在膝上,对着面前野草,思考,对方人多,届时会有一番好打斗,现需好好养精蓄锐。

  静坐,把状态调整到最佳。什么是最佳呢?脑海中过滤着周围环境,当然不能细致到一草,不过一木还是可以的。

  耗费了些许精神构建了环境,又亲自察看了一番。

  一颗大树。

  张良平伸手按在大树的树皮上,拍了拍,选定了这个地方。

  剩下的,再次把精神调整到最佳,就在这不知不觉中天色暗了下来。

  虎丘山那边有人下来了。

  张良平来到马车旁让青鸟取了东西。

  “公子,给。”

  一个长包裹。

  张良平接过,解开灰布系带里面是那三根短枪。

  虎丘山的山贼们来了,不过,没想象中的那多,看样子只有十几人。

  张良平侧身看着,把短枪一根根的取出来,两根握在手中,一根搭在肩膀上。

  “公子,他们来了。”车夫老丈走到身旁道。

  张良平点头,先是让青鸟跟杨心晴待在车厢内,而后对车夫老丈道:“麻烦你了。”

  车夫老丈忙摇头道:“不麻烦,不麻烦的,有老朽在这定不会让毛贼近前。

  张良平再次点头,向前迎了过去,腰佩长剑,带三根短枪,在大树旁站定,而后一根根的把短枪插进地面等候着他们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