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不是反派角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尸体去哪儿了?

我不是反派角色 漆黑zzz 2275 2019.11.18 12:22

  楚相良死掉了,被张良平所杀。

  满身的污秽,在一系列高强度的战斗后本身也很狼狈,心神消耗甚大,需一段时间好好休息。

  属性。

  姓名:张良平。

  种族:枪仙。

  等级:4。

  力量:3.7。

  敏捷:3.2。

  智力:3.8。

  速度:3.2。

  技能:三重落枪式【伪(不可用)】。

  成长属性(全)0.3-0.7。

  二阶转化:【血狱,元素,龙、神、幻想、科技(17%),丢失......。】

  所需精粹点:160。

  剩余精粹点:153。

  三重落枪式不可用,是由于张良平剩余的精神不足以支撑再次开启的缘故,剩余精粹点153,这,这可太意外了。

  张良平就看着那153数值呆了良久。

  清醒过来了,第一的感想,“楚相良是个好对手,死了,死了还给了一个大礼包。”再有为何会有这么多的精粹点呢?猜测可能跟恶魔有关。

  死掉的楚相良才是楚相良。

  张良平很满意,现在虽然心神极度疲倦,但此刻也是自来到这里之后最轻松的时刻。

  拖着沉重的脚步,满身的污秽向前走。这个样子不好直接回去,太过引人注意了。

  前方有条河。

  张良平直接淌过了河,这下身上的衣裳全湿了,却也洗了全身的污秽。

  之后在外面找了间小旅馆收拾了一下。

  这小旅馆破旧,是给进城的人们提供歇息的住处,住在这里的多是中下层的平民,一些距离新余城较远的人,卖一些猎物、皮毛之类的。

  张良平的进来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大多是好奇吧,毕竟看张良平身上的衣裳明显就是富家子弟,但为何搞的这么狼狈呢?

  张良平不在意别人诧异好奇的眼神,他进了旅馆,让旅馆店家准备了水,并让店家给找了衣裳,店家虽然很为难,但还是做了。

  在房间简单的清洗,换了粗布衣裳就要回去了,至于钱,张良平摘了腰间的玉佩就当费用了。

  很晚才回到家。

  “公子。”青鸟很焦急,也是等了许久。

  杨心晴也是,她看穿着粗布衣的张良平,眼神中有疑问。

  “放心吧,事情已经解决了。”张良平道:“很累,我去休息了,你们也去休息吧。”

  张良平直接回了偏房。

  事情解决了。

  杨心晴看进入偏房的张良平,而后她反应了过来,脸上的错愕。

  “公子说什么?”青鸟不解。

  杨心晴镇定了精神,眼神复杂的说了这么一句,“公子的意思是说,他解决了楚相良。”

  “啊!”青鸟是万分惊讶的。

  “公子,公子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强。”杨心晴念叨。

  青鸟也明白了,原来公子是去做这件事了,她很激动,满眼的小星星,就道:“不,应该说公子很凶,比任何都凶。”

  “凶?”杨心晴看青鸟一脸的问号。

  ...

  今天,阴雨。

  “是个好天气。”张良平说。

  这天气已经冷了下来,雨也是冰冷的。

  好天气吗?青鸟弄不明白。

  是啊,好天气,心若晴朗,外面的雨也就赋予了美好的诗意。

  解决了楚相良,对于张良平来说便是‘心晴’。

  嗯,提到心晴,张良平看了看旁边做轮椅的杨心晴,觉得她这个名字也很好,非常好。

  对于张良平的注视,杨心晴就感到莫名其妙。

  “好累。”张良平道:“你们去玩吧,我去休息。”

  心神的消耗仍没有完全恢复,致使张良平看起来就有些病恹恹的。

  在张良平进房后。

  “公子没事吧。”青鸟担忧的问。

  杨心晴摇了摇头也是不知道。

  这两天楚相良一直是这种状态,期间老狗、项鹰都来过,不过都没有久留,因张良平不想说话。

  直到第三天。

  今天的张良平不一样,看起来精神好多了。

  “活过来了。”张良平这么说道。

  身旁有青鸟还有杨心晴陪同。

  除掉了楚相良,事情结束了,倍感轻松啊!说是这么说,但为什么还有些无聊呢?难道是没有对手的缘故吗?

  事情还没结束,远远没有结束,例如,另一个拥有恐鹤天魔碎片隐藏幕后的家伙,还有整个恐鹤天魔碎片事件。不过对于张良平来说这不是很重要,只要不惹上自己,懒得计较。

  一种懒惰。

  张良平不免怀疑,自己是被前身影响了,这不,距离升级只需要七点精粹点,他都没动力去收集。

  楚相良的事情已经落下。

  又过了几天,母亲赵月河来了,说了一个有关楚相良的事情。

  楚相良失踪了。

  “杨家那里楚相良再也没有去过,已经确认了,他的确是失踪了。”母亲说。

  张良平自然知道整件事情,不过他并不打算说出来,陪母亲在院子里边走边聊,道:“这太奇怪了吧,人怎么就无缘无故的失踪呢?”

  “我也感觉很奇怪,说实话他的确很强,就连胡羊先生也死在他手中,嗯,兴许是他太自大吧,毕竟人外有人。”

  说这话,母亲道:“有件奇怪的事情,听说在楚相良失踪的当晚有人见到过他,在一个偏僻的路上,之后那里似乎发生过一场大战。也是在那晚,有一个旅馆,旅馆的店长就说那天有一个狼狈的人在他那里呆了会,还要了衣裳。”

  张良平听到这里有些在意了。

  “或许是那个人出手了吧,不过这也不重要了,只要楚相良消失了那就再好不过了。”母亲说。

  张良平也松了口气,看来母亲并没有打算追查到底。

  等等。

  张良平发现了一个问题,忙问道:“妈,你让人去了那个地方吗?”

  母亲就感觉很奇怪,道:“是啊,怎么了?”

  “没有发现什么?”

  母亲摇了摇头。

  张良平心情有些凝重。

  “儿子?”母亲问。

  回过神的张良平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就是感到很意外,对,意外,您说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无缘无故失踪的呢?”

  “别想那么多了,这样不是很好吗?”母亲说。

  “嗯,很好。”张良平应付的说。

  青鸟同杨心晴过来了。

  “夫人。”

  青鸟叫道。

  “夫人。“杨心晴也这么称呼。

  “是心晴啊,这几天在杨家住着,感觉还习惯吗?“赵月河问。

  “嗯,挺好的。“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跟良平说,如果他欺负你就告诉我,我给你出气。“赵月河道

  母亲对杨心晴倒是很关心。

  “知,知道了。“

  母亲点头,到这里她对面前的三人道:“好了,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玩自己的。“

  张良平面带笑容的把母亲送到门口,待母亲走远后,脸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回到院子里,坐在椅子上面色凝重。

  他在思考一个问题,很奇怪的事情。

  “消失了?“张良平口中念叨,对的,是消失。据母亲说所她找人去过那个小树林,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在这,尸体哪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