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不是反派角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七、凶猛

我不是反派角色 漆黑zzz 2858 2019.11.16 11:05

  楚相良。

  张良平同青鸟走进大厅,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两人对视,都不约而同的笑了。

  在旁人看起来还以为双方关系挺不错呢。

  张良平不多言也不看其他,领着青鸟老实的站在靠角落的位置。

  低调,即便你再低调也藏不住的。这次,张良平本来就是主角,张家跟杨家的联姻人,所以就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

  “他这是什么意思?”一些人心中不免念叨,原因,张良平进来也不跟人打招呼就算了,还,还带了另一个女子,也就是青鸟了,所以这不免让人多想。

  是不愿意的抗议,还是怎么......。

  张良平也不理会,就在角落中,迎着众人观察的目光无任何不自在,左顾右看,兴许是无聊了打了个哈欠,伸出一条胳膊,就在众人眼中,青鸟贴心的给他揉捏着。

  气,很气。

  “孽子。”

  张开泰生气了,怒视着他。

  张良平抬头看了他一眼又垂下眉眼,完全没把这位自己名义上的父亲放在心上。

  “张兄莫生气,大事为重,大事为重。”杨明德劝说。

  许是对方的劝说生效了,亦或许是张开泰心累懒得跟他自己口中的孽子张良平计较,冷哼一声偏过视线。

  他们商议两家联姻的事情。

  局外人。

  张良平似并没有听,始终是那种懒散姿态。

  他们在商量两家联姻的具体事情。

  “公子,那个,那个就是他们说的你的未婚妻吗?”青鸟在耳边说。

  也就是此次联姻的女方,杨家的杨心晴。

  张良平早已看见,那个小姑娘,有意思。

  杨家的杨心晴,从小体弱多病,的确如此。

  或许是因为生病的缘故,显得年龄比较小,脸上还留着婴儿肥,她坐着轮椅,没错,看来身体的确很弱。很是胆怯的小姑娘,就低着头不敢看别人。许是察觉到了张良平的视线,她抬起头来瞅了眼又赶忙低下头去,还拘谨的缩了缩脚上穿着的那双水绿色的绣花鞋。

  她就是杨心晴。

  张良平有了个印象,便偏过头去不再观察。

  大厅内的讨论已经进行一段时间了,无趣的时间,至于讨论的结果,想必也没有太大的偏差。

  “贤侄觉得怎么样?”杨明德突然开口向张良平询问。

  “啊!”张良平脸上的惊异,显然不在状态,而后他道:“嗯,我没意见啊!怎样都行。”

  这回答不上心,显得吊儿郎当的,不过张良平没有耍性子拒绝,这多少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

  “既然贤侄没有意见的话,那么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杨明德向张开泰道:“张兄你看......。”

  张开泰瞧了张良平一眼,回答道:“自然是没问题的。”

  正事谈完了,那么接下来......。

  楚相良走了出来,他面带笑容道:“杨伯父,还有张大人,恕我唐突了,从那事之后我左思右想,那时对张兄弟出手太过鲁莽,始终觉得亏欠与他......。”

  楚相良终于出来了。

  张良平来了兴趣,抬头看着他,而他也看了过来,两人再次对视。

  这种对视有一种奇怪的意味在里面,令人猜不透。

  “张兄弟心里不平,我也是能明白的,所以,在这里想要跟张兄弟切磋一下,愿冰释前嫌。”

  这......。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楚相良竟然会提出这个要求。

  楚相良跟张良平的比试吗?

  想想不免觉得好笑,毕竟张良平是谁,张家的少爷,说少爷是好听点,不学无术的二世祖差不多,他要跟楚相良比试,凭什么?

  有些人是这么认为的,而有些人多少听说了张良平近日的事情,尤其是在兽栏中的人传出的‘谣言’,但不管怎样,他们都不看好张良平。

  “相良,这恐怕有些不妥,毕竟......。”杨家的家主杨明德开口是要劝阻,就连自己那位名义上的父亲张开泰也皱起了眉头。

  显然他们都认为不妥。

  “好啊。”张良平面带笑容道,跟楚相良对视一手按剑,另一只手伸出三根手指,颇有些自大道:“我可以让你三招。”

  楚相良面色阴沉,而后亦是笑道:“那好啊,既然张兄弟同意了......。”

  这场比试显然难以拒绝,指的是对于张良平跟楚相良的比试,场中的人难以拒绝。

  ...

  比试的地点在训练场。

  所有人都到了。

  张良平站在这边,楚相良站在对立面。

  这是一场针锋相对的比试,旁人不知晓的是双方都欲要至对方于死地。

  双方各有关系自己的人。

  杨心意双手紧握着放在胸口凝视着场中的爱人,不知怎的,看到现在的张良平,她开始为楚相良担心起来了。

  张良平是抬起手臂摆了摆,是示意身后紧张的青鸟不要为自己担心。

  向前站定。

  “在这里杀掉他。”张良平的心绪,深呼吸,全身绷紧,凝视着对方等待着一个时机。

  一种无声息的默契。

  说好的‘让你三招’呢?

  瞬间出剑,在拉近距离的这点时间气势已然拔升到一个高度,而后对攻。

  张良平握剑的手很稳,速度很快,力量很强。以‘一线分光斩’为冲刺过程,接触,剑光连斩,刺耳剑刃碰撞声连绵不绝,都不后退,这声音犹如雨幕水滴连成了线。

  一团剑光。

  4级。

  这次张良平能跟上了。

  弓步剑击,毫不退让。

  这次的战斗以杀死对方为前提,自然毫不留情。

  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双方的剑击过了数百。

  不分高下。

  这是另所有人意外的事情。

  张良平,怎么变得这么强了。

  双方的这种凶恶且十分危险的攻击也让人有些担心,稍有不慎便是重伤的结果。

  打出了火气。

  一声极其刺耳的剑刃摩擦声,两人分离。

  实战在付诸全力的情况下非常耗费气力的。

  气喘吁吁,两人都是如此。

  这只是开始。

  楚相良开招,长剑竖了起来,身影也变得有些虚幻。

  很好。张良平长剑剑尖落地以手心拄剑柄,“三重落枪式,开。”

  瞬间拔剑冲击。

  这次不是强攻,招式更精细,更锋锐也更凶险。

  心惊胆颤。旁观者看的是提心吊胆,不免去想,他们两人究竟有多大的仇,这么凶,想要至对方于死地啊!还有,再一次,“张良平,他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楚相良身影虚幻,极具欺骗性,招式却狠辣。

  只有当他起手的时候才能进行验算,对于张良平来说这就颇有些难以对付了,不能放松一点警惕心。

  张良平以剑当枪使,多以长刺招式为主,速度更快,只要对方反应稍慢,身上免不了多了个窟窿。

  当双方的战斗技巧都同样丰富的时候,能够对对方造成伤害的最有效方法就是换伤。

  楚相良掌剑交互。

  对方这一击会使自己受伤,若换这一击,自己招式对他的致死率百分之十五,换还是不换?张良平就计算,“换。”当下毫不迟疑。

  左肩受了一掌,而右手长剑直奔对方的脖颈而去,楚相良躲避的下腰歪头,张良平拨动剑柄,剑刃翻转刮下一块血肉来。

  见血了,太凶了。

  再来。

  张良平弓步,算力拉到了某个高度,鼻孔渗出血液来,楚相良也同样以最强招式迎击,两人对视的眼神都不再掩饰的满满杀意。

  “停下。”

  “住手。”

  张开泰跟杨明德同时出声,并上前制止了两人即将到来的更强攻击。

  想要杀掉对方需要的就是致命一击的机会,错过了就会这样。

  “可惜。”张良平跟楚相良对视着,终于不再坚持,低头收剑。

  楚相良亦是如此,他摸了下脖颈上流淌的鲜血,目光很是阴沉。

  目的就是杀掉对方,目前看来已经不可能了,张良平看了眼面色阴沉的楚相良,抹了下鼻间的鲜血,也不打算理会旁人,叫了声,“青鸟。”

  青鸟赶忙上前。

  张良平把手中长剑递了过去,满是缺口的长剑,剑身也弯曲了,归鞘的时候就发出刺耳的摩擦声,“走吧。”当下转身。

  这场‘比试’竟然以这种方式结束。

  场中人不免有一种做梦的感觉,太假了,毕竟,张良平他怎么会这么强?

  张开泰同杨明德对视,两人眼中的惊讶。

  “张兄啊,看来贤侄全然不像人想象中的那样啊!”

  张开泰点头,他看张良平的背影,面色复杂。

  “这次没能杀掉对方,没关系,迟早的事情。”张良平有信心,他回头对于楚相良盯视的目光,张良平笑了笑比出了个割脖子的动作。

  下次,下次让他没有下次。

  张良平的目的很明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