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不是反派角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一、雄鹰变成走地鸡

我不是反派角色 漆黑zzz 2673 2019.11.28 10:58

  江姨果然是一个守信的人,只是张良平没有想到的是有些事情来的这么蹊跷。

  蹊跷的是什么?

  恐鹤天魔碎片持有者出现了。

  江姨也是知晓了张良平爬出了她挖的坑,在之后相隔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送来了信件,一封黑色信封的信件。

  张良平打开看了,信件内容里提到了恐鹤天魔碎片一事。

  令人意外的是,江姨同意了,也就是说自己可以下山去对付那恐鹤天魔碎片持有者。

  “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张良平就琢磨着。什么问题呢,要么跟太擎天有关,要么跟恐吓天魔碎片持有者有关,且,两者都跟自己有关联。

  张良平想着这些又看了信件内容,而后折上,他眼神内敛,不管怎样,恐鹤天魔碎片,邪魔都是他想要猎杀的,这很好,而且看内容,这体内有恐鹤天魔碎片的家伙很狡诈也很阴险,很合胃口。

  张良平问:“我什么时候能下山?”

  来这儿的白秀文大师姐道:“要等一会儿。”

  “等我江姨吗?”

  白秀文摇了摇头没有明说。

  过了会来了一人,是道语剑木婉月。

  木婉月看向张良平又看了大师姐白秀文向她点头。

  张良平有想到,不过还是比较诧异的。

  “师父让我同你一起下山解决此事。”木婉月道。

  赵月江给了她这个任务,她觉得师父应该是担心张良平的,让自己一同前往多了安全保障,木婉月斟酌了下没有拒绝,那个人,张良平很奇特,她也想多看看,所以无论是师父给自己的任务,还是自己的意愿都想走一遭的。外面,她一年前走过一次,去的地方局限性很小,也并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她想要得到不一样的感悟,有助于提升自己的道语剑境界,所以,也希望这次能有不一样的感悟。

  白秀文大师姐在木婉月到了之后方向张良平点头道:“这是师父的安排。”

  张良平看了木婉月,回答道:“我没异议。”

  张良平下山了,这让一人很不爽。

  禾木愁小姑娘就很不高兴,毕竟她还没资格下山呢,凭什么?

  她去找大师姐纠缠,周旋无奈也只能陪同。

  白秀文大师姐便把师父安排给她的任务说了,“师父说了,如果你能摘取院中月光便可让你下山。”

  “怎么可能?”禾木愁大喊,“肯定是师父根本不愿意让我下山才故意这么说的。”

  白秀文大师姐不言语,伸手向上摘采,瞬时庭院中光线明亮且清冷,只见她手中捻了片月光凝聚的花瓣。

  禾木愁张大了嘴巴道:“这,这,大师姐没有伤到根基吗?”

  白秀文摇了摇头道:“这不是以力所能办到的,是意。”

  “意?”禾木愁小姑娘挠头,不解其意。

  周旋看着大师姐捻的那片花瓣月光很是羡慕以及怀念,出身贫寒的她没见过什么世面,是师父把她带到了另一个世界,当时师父正是给她展示了这么一招,把整个‘月亮’都摘了下来,令人神往,那时就在她心中种了个种子,她也想有一天自己能够办到。

  白秀文也看周旋,道:“你做事太用力,这不好,师父给你的建议是,不要去模仿宫纤,她是力有万钧,走的便是以力证道,且留有余地,而你只需做好自己便好,保持那童稚好奇心。”

  周旋想到了第一次跟师父的见面,孩童的自己对任何事物都好奇,观满天星辰,期望能到其中一颗星星上看看,也期望能摘下一颗就挂在身边陪着自己。

  白秀文大师姐叹了口气,就感觉当师父的很不容易,弟子心性各不同,需处处照顾到,就像这禾师妹,太过幼稚,跟她大道偏离太远。偶听师父所言,禾木愁小师妹前生乃忧愁之人,以月光相伴,也是不解怎的今生这么跳脱?

  在这一点上,白秀文也会质疑师父认为这师父有拔苗助长之嫌,师父给了她一句话,“来不及了。”

  白秀文又想到了自己,师父给自己的话是,“命中注定有这一难。”

  青芽峰人不多,几师妹中常年不容易团聚,但事儿不少,单这些就让人头痛。

  禾木愁就好奇了,问:“那他呢?张良平,师父给了他什么话。”

  白秀文道:“前‘人’路子。”

  “前人?”

  是的,人。令人敬佩的人,他们不知从何而来,却在这世间翻了一页,制定了诸多规矩,还有概念,例如,时间的细分,度量单位,以及许多基础的东西,虽说是人,却拥有一些匪夷所思的手段,在仙的书页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痕迹。

  白秀文今天说了许多,然,那家伙还是没听进入,当晚想要逃走,又被抓了回来。

  这晚白秀文整理书件,赵月江来了。

  “师父。”白秀文忙起身。

  赵月江点头,说了这么一句,“你怨师父吗?”

  白秀文迟疑。

  “你前生那位受了一难才明事理,是我刻意让你去受了这一难的,是有些太过模仿前生的痕迹了。”

  “我理解师父的做法,只是......。”

  “心不平吗?”

  白秀文点头。

  “时间,要来不及了。”赵月江说了这么一句。

  “来不及了。”师父说过两次了,白秀文就很好奇问:“师父这句话的意思是?”

  赵月江问:“知道我让他们去解决的事情是什么吗?”

  白秀文摇头,她是没看信件。

  “是恐鹤天魔碎片。”

  “恐鹤天魔,神鹿朝代的那头吗?”白秀文很是惊讶。

  “对,而且恐鹤天魔必将复苏。”

  “那,那他们岂不是很危险吗?”

  赵月江道:“我会盯着的,而这不是最大的危机。”

  “那,师父,最大的危机是什么?”

  赵月江向前走来到了外面,白秀文也跟着。

  赵月江抬头看天上,问道:“你不觉得天空中的星辰低了许多吗?”

  白秀文看不出什么。

  赵月江叹了口气,道:“这次世间的劫难不仅在地上,还有天上。”

  所以,这就是师父所说的,“时间,要来不及了”的缘故。

  天上是什么?

  传闻,天上有神宫,神宫中有一些不可理喻的存在,他们的天命就是歼灭恶魔,这不是很好吗?歼灭了恶魔,那岂不是......,错,他们的天命是歼灭恶魔,仅仅如此,而且这场大战已经打了无数回合了,还将继续下去。

  当然,现在只是群星低垂,对人类来说还有很长的世界。

  白秀文理解了,当然只是理解。

  这晚,赵月江看太擎天地图,地图上有张良平在太擎天活动的轨迹以及接触了什么人,在意这个不是为了张良平,而是张良平身边的那个小姑娘,这连赵月江也想不通,本是普通人资质的小姑娘怎么突然间一脚迈入了大道。

  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非常重要,毕竟有新的仙上位,的确是很重大的事情,且不仅如此,她叫青鸟的小姑娘,那手段无论是对恶魔还是天上的那些存在威胁都很大。那种能力太可怕了,不说影响了木婉月,连她都有些感觉,所以这么一位的存在,太危险了,在太擎天太危险了,目前恐怕只有她还有自己那位外甥知道,所以她在太擎天待的时间越长就越有暴露的可能。

  赵月江又想了自己妹妹那儿子,觉得应该跟他有关,只是不确定,毕竟,以前的那些前人也曾培养出了不少新的上位仙人,而她就是继承了其中一位的仙根,不确定的是,自己这位外甥跟那些前人想比太极端,也太凶了。

  重要的是那位叫青鸟的小姑娘,她能力太恐怖了,对,恐怖,试想假若她真的上位成为真仙,面对那漫天的天人还有邪魔,不多言,发动能力,都给我降级,雄鹰变成走地鸡,这也太变态了。

  赵月江在犹豫,她考虑此事是否应该让太上知道,斟酌一番后还是决定暂且不说,这事太重大了,将是未来的胜负手之一,这让赵月江有些不敢相信任何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