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不是反派角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爬出来了

我不是反派角色 漆黑zzz 3969 2019.11.27 19:17

  在试练场的第四天,得到了第一次升级所需的精粹点,并完成升级。“成长属性(全):+0.6,+0.5,+0.5,+0.7。”

  等级7。

  第九天,第二次升级。

  “成长属性(全):+0.5,+0.4,+0.4,+0.6。”

  等级8。

  第十五天,第三次升级。

  “成长属性(全):+0.7,+0.5,+0.6,+0.7。”

  等级9。

  第三十五天,也就是今天。

  “成长属性(全):+0.4,+0.7,+0.7,+0.5。”

  属性。

  姓名:张良平。

  种族:枪仙。

  等级:10。

  力量:6.7。

  敏捷:6.1。

  智力:7.3。

  速度:6.8。

  技能:解万妙,三重落枪式(伪),大地龙枪(伪)。

  成长属性(全)0.3-0.7。

  二阶转化:幻想【复制虎型63.2%,复制豹型72.7%,复制鼬型82%,复制鸟型48.9%,复制......。】

  所需精粹点:10240。

  【触发枪仙领域,所需精粹点重新分配,10k阶梯递增。】

  剩余精粹点73。

  在房间内,张良平再三确认,首先属性上的变化,已经心知,没什么问题,枪仙的第一个技能出现,解万妙,还有,也就是最重要的精粹点分配方式,由倍增变成了阶梯递增,对,最重要的,这着实让张良平松了一大口气,原来的根本不合常理嘛,倍增到后面那就太恐怖了,好在,好在现在合理了,应该是达到一定累计值的递增,10k说多也不多。

  技巧类的,也就是幻想复制,都是不完全的,毕竟一阶幻想不能跨越物种,身体拟态也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不过已经足够了。

  “清除解析保存复制,待续。”

  张良平心念。

  【复制解析,已保存。解析、复制,缺少目标。】

  张良平不再理会这个,他盯着枪仙的第一技能‘解万妙’去分析,解万妙顾名思义,就是解万般妙法,找到对手根源,一击必杀。像是之前他见到过的,那陨落的仙子最后一击杀死恶魔用的正是这个。说实话这技能强大是强大,却只是辅助技能,对现阶段的张良平很合适,等过了这一阶段那就是鸡肋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那种,这应该是这世界正统的仙人技能,所以不怎么好,跟之前的枪阶比,不说‘大地龙枪’了,第一技能三重落枪式,到第三重也能达到这种效果,甚至更强,所以说这就是解万妙,也就是这世界仙人手段的局限性。

  不过,管他呢,现在好用就行。

  现在是一个阶段了。

  张良平评估自己现在的实力,单三围的增长,差不多能维持‘大地龙枪’足够长的时间了,加上其他的手段,现可以一试了。

  目标道语剑木婉月,出发。

  张良平回来了,禾木愁小姑娘第一个找了上来。

  “还以为你跑了呢。”她说。

  张良平道:“跑,我为什么要跑?”

  “你打不过三师姐丢了男人的面子。”

  “面子什么的,能当饭吃吗?”张良平不否认他打不过那道语剑木婉月。

  “吃,吃什么?”禾木愁这小姑娘的脑回路让张良平有些无语。

  “你打不过三师姐。”她重复了一句。

  现在的张良平已经有了些底气,道:“现在至少打你这样的,不多,两个没问题。”

  禾木愁就盯着张良平看,道:“你又想诓我跟你比试,不上当。”她说着就跑开了。

  令人无语的小姑娘。

  “你什么时候跟三师姐再比试?”这小姑娘又返回了,就为了问这个问题。

  “明天。”张良平回答。

  “哇哇,好啊,好啊,明天我看你被打。”

  这次是彻底跑开了。

  “公子。”青鸟看身边的张良平,她有些担心,毕竟在来太擎天之前自家公子还没有遇到过挫折,然刚到就在那道语剑木婉月手下吃了一连串的败仗,所以她有些担心自家公子的心态。

  张良平看得出青鸟担心的是什么,就道:“放心,我心有数。”

  听这里,青鸟点头,既然公子这么说了,那就没错。

  一晚的休息,第二天。

  张良平并不急,先带青鸟看了青芽峰这边的朝阳,而后教导她练剑,正道剑。

  又是意外,这些日子因为多在试练场活动,青鸟练剑也不多,但现在她那正道剑有多了几分神韵,奇了怪了,张良平为之高兴,毕竟这是好事。

  禾木愁小姑娘又来了,还有周旋。

  “听禾师妹说你打算再跟三师姐比试,你准备好了吗?”

  对于周旋的询问,张良平点头道:“做了些准备,差不多吧。”

  周旋也不过多询问就点了点头。

  张良平来了。

  道语剑木婉月,在庭院内,似乎并不意外,她起身道:“你来了。”

  张良平点头。

  木婉月这次是认真的审视了张良平一番,而后道:“这次你变强了许多,是找到了信心吗?”

  “试一试就知道了。”张良平道。

  “好。”

  开始了。

  张良平闭目,而后睁开,首先,解万妙,开,刚感知到便猛然一惊,这道语剑木婉月果然不简单,整个庭院,之前以为是气机,现在看清了,整个庭院,一花一草一叶都被气机牵连,是一柄柄蓄势待发的剑,像是自己进来便已经进入了由剑划定的牢笼。

  道语剑木婉月的强大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跨入了领域的范围。

  张良平稳定了心神,计算,三重落枪式根本运算不过李,能稍微克制的就是大地龙枪的磁场力,但这还是在她没出剑的前提下,所以这场比试也是很难,不过......能打。

  “来了。”张良平没有开启三重落枪式,而是用了解万妙辅助,也没用长枪,没开启大地龙枪,伏地,四肢交替,直冲。

  “这,这是什么战斗方式,猴子吗?”禾木愁看到张良平这种形式的战斗开口道。

  “不对,是虎。”周旋开口。

  虎式,拉近距离,然木婉月的攻击来了,叶片,那是剑,瞬间十几片叶片袭来。

  张良平变换更灵巧的螳螂,持地,挥斩,连续的攻击破了木婉月的第一次进攻,而后又切换,贴地,蛇。风起,叶片、草叶被风卷到上面而后‘滴落’。

  张良平切换,调整了身体结构,立地,扬天,“吼。”巨大的声浪席卷。

  “吼兽?”周旋有些意外了。

  “那是什么?”禾木愁问。

  “一种强大妖兽,比较少见一些。”

  禾木愁就懂:“奇奇怪怪的东西,还不如他之前用那噼里啪啦呢。”

  而周旋想了想也是认同的点头。

  第三次攻击,这次张良平招架不住了,四面俱是剑已成对自己的合拢之势。

  “我认输。”张良平果断道。

  “五十四秒。”禾木愁开口道,“还不如之前呢。”

  “这只是热身,热身。”张良平道。

  这些乱七八糟的果然对面前道语剑木婉月没有作用。

  再来。

  “准备好了吗?”张良平问。

  木婉月点头。

  张良平定心神,回身拿了长枪,而后,解万妙,开。三重落枪式,开。大地龙枪,开。而后,冲锋。

  这次不同,更强大的大地龙枪磁场力,把飞剑攻击解了,零碎的攻击被三重落枪式洞察,躲掉了。坚持的时间够长,已经到了十三分钟。木婉月出剑了,一剑,整个庭院的气机被带动,而也是这一剑破了张良平的努力维持的平衡。

  十五分钟,整整一刻钟。

  张良平败了,但他试探出了自己想要的。

  “下次,下次有机会坚持两刻钟。”张良平道。

  木婉月点头。

  张良平离开。

  禾木愁、周旋没离开,她们是意外,很意外。

  “他,他的确是变强了,一刻钟啊,怎么就变得这么厉害了?”

  周旋也摇头,对于张良平她已经有些看不懂了,当下看向三师姐道语剑木婉月。

  “说不定他能破。”木婉月面对周旋眼神的询问道,又看禾木愁,道:“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了。”

  这让禾木愁很生气,顾着腮帮子,又瘪起了嘴巴,但这是事实,在嘴巴不服的话会被人笑话的,于是她就说,“他肯定是吃了仙药了。”

  木婉月摇头,没有接师妹的这句话。

  在周旋还有禾木愁离开后,木婉月回到原来的位置盘坐静思。

  “以这个进度,看来他很快就会破我规定的时间了。”这声话语。

  木婉月忙起身,称了句,“师尊。”

  赵月江来了点头走着看地上被雷电烧焦的草地。

  “师尊知道他为何进步这么快吗?”

  “或许是他的天赋吧。”

  “天赋?”

  赵月江没有回应,道:“二十三分钟,如果他看破了你的破绽,会持续到这个时间,剩下的就看他怎么办了。”

  木婉月少有的不服道:“若师尊允许我真正的出剑,半分钟不到即可击败他。”

  赵月江摇头道:“你出剑越强破绽越大,如果遇到实力相当的敌人,会给你带来生命的危险的,这也是我不建议你出剑的原因。”

  “是。”木婉月点头。

  “就这样吧,现我倒是好奇,他怎么破那最后的七分钟。”

  说着赵月江消失在原地。

  “最后的七分钟吗?”木婉月沉思。

  木婉月有破绽,很大的破绽。

  张良平自然看出来了,那就是当她出剑的时候,她出剑的时候是她最强的时候,但也是她防御最弱的时候,当然张良平不会认为道语剑木婉月之前的那出剑就是真正的出剑,很简单,当她出剑的时候领域弱了许多,所以她不能持续出剑,而她真正出剑的时候应该是领域完全消失的时候,那招应该很可怕,但杀伤力不受控制,江姨定然不会让她这么做,那么情况就是怎么躲过她的伪出剑,这是一个问题很大的问题。

  之前的爆发,现在身体弱,需要休息。

  在调养的这几天,张良平也在琢磨这事,当然其他的也没耽搁,每天还是教青鸟正道剑法。

  三天后调养好了,张良平又过去了,这次挡下了木婉月三次出剑,十九分钟。再后,挡下了木婉月七次出剑二十一分钟。再再后,挡下了木婉月九次出剑,二十三分钟,之后却怎么也越不过去了,又一次到了极限。

  二十三分钟,所有手段尽出,始终无可奈何。

  教青鸟练剑法,正道剑法,竟然已有雏形。

  张良平看着,想到了破解的方法。

  这次张良平来了,再再再...一次挑战,不过这次不同。

  “你准备好了吗?”张良平问。

  木婉月起身点头。

  张良平确认了,而后看向青鸟。

  青鸟有些紧张,不过她还是按公子教她的方法做了,长剑剑锋点地,双手重叠拄剑柄。

  开始,冲。

  依旧是之前的战法,不过这次木婉月受到了影响,不知怎的像是被压制了一样,这种感觉很难受。为什么?她看向青鸟,不确定,最后她还是击败了张良平,不那么容易。

  “哈哈哈。”张良平大笑。

  木婉月疑惑。

  “三十四分钟,我赢了。”张良平道。

  三十四分钟吗?木婉月看一边的周旋还有禾木愁。

  周旋点头,禾木愁挠头她像是比木婉月更不能接受,并从开始到现在这落差度太大了。

  “你赢了。”道语剑木婉月道。

  赢了,终于是赢了。张良平终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不容易,真的不容易啊!这坑太深了,不过,不过好在他终于爬出来了。

  他首先到了青鸟面前亲了她一口,道:“青鸟,果然是我的好青鸟。”

  青鸟羞红了脸,念叨了句,“公子。”

  不管,他才不管呢,感觉一下子自由了,被憋了好久,终于自由了。

  那么接下来呢?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张良平想。

  另一边,赵月江接到了传信,看了信后很是意外,“破了七分钟的极限?这小子挺有能耐的。”信的后面是张良平要离开,要下山,要回去一趟,还要......。

  一大串要求。

  赵月江只是瞄了眼不去理会,她手中还有另一封信,黑色的信封,看了,看着,这信的内容是有关邪魔的,“恐鹤天魔碎片吗?正好。”于是她有了主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