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不是反派角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三、恐鹤天魔

我不是反派角色 漆黑zzz 4306 2019.11.14 11:31

  “你不是我的对手。”迎着戒备的项鹰,楚相良只是瞥了他一眼道。

  项鹰不敢放松,全身戒备,他从面前走过来的楚相良身上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肩膀被拍了拍。

  项鹰回头,看到了张良平的那张笑脸。

  “你不是他的对手。”张良平的话无疑是给项鹰补了一刀,然后他越过了项鹰。

  什么意思?

  少爷这是要亲自动手,跟楚相良较量吗?有些意外,又感觉不太对劲。

  不说其他,两人相对而行。

  楚相良抽出长剑,右臂展开,手握长剑,杀意重重。

  张良平面带微笑,步伐稳定,两人都凝视着对方。

  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在不断的缩减,终于到达了一个界限,瞬时,同时出手。

  这是一个危险的敌人,极其危险。所以出手毫不留情,全力以赴。

  拔剑,一线分光斩。

  在这条道上,月光映照下,两个人真正的交锋。

  金属的交鸣声,开始的一声碰撞清脆的声响,而后是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张良平双手持剑,斜在肩膀,以斩击的姿态,以劲前压。楚相良横剑相持,两人近距离的对峙。继而同时撤离,再次碰撞。

  月光,剑光,身影来往,金属交鸣声不断。

  张良平俱是全力以赴,容不得半点疏忽。

  楚相良风格是单手持剑,剑招诡异,舒展、平指,身影飘渺变幻不定。

  稍有不慎便是重伤。

  约有十三四记碰撞交鸣,暂时分开。

  张良平单手持剑,另一只手捏剑身斜挡在身前,大喘息,楚相良握长剑,展开臂膀,而后收拢竖剑于眼前。都没有说话,彼此之间的气势在拔升。

  这将是一次大招的碰撞。

  起雾了。

  这雾来的不寻常,从楚相良背后腾升的。

  大招吗?

  不寻常的雾逐渐前行遮蔽了楚相良的身体,令人模糊看到了古怪的东西,楚相良本身不动,雾中影子舞动。

  这不对劲,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那,那是什么?”老狗大惊失色。

  在这一点上项鹰倒是见识广,他面色凝重,口中念叨,“邪异的东西。”

  绿裳满脸的恐惧。

  “公子。”青鸟很是担忧的念叨。

  “这就是你的力量吗?”张良平念叨,脸上却浮现笑容来,压招,一线,一条线直向前,分光斩,两道剑光随行。

  邪异的东西,那鬼影直冲而来。

  剑光不可阻挡,径直把那鬼影斩开,如幻听,那鬼影凄厉的叫声很是刺耳,继而剑击的碰撞声大响。

  张良平进入雾中,隐约见身影,剑击的交鸣声更是大盛,须臾见张良平连续斩击退出了雾的笼罩范围,并保持戒备的姿态。

  这时雾逐渐的消散,楚相良的身影清晰起来,他提着剑凝视着面前的张良平,并不急于动手,似在思考,而后他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明白了,原来你的确不是我的对手。”

  这个对手指的是张良平不是他的目标。

  张良平则道:“对于你真正的目的,我也有了眉头。”

  楚相良似乎并不介意,他笑了笑却是收了长剑,转身,留了这么一句话,“下次你可不会这么好运了。”

  他走了,就这么离开了。

  话说,这么大的动静难道不会引起旁人的注意吗?如果是的话,那就太不合常理了。其实是有的,在这条道上,离得远了些,一挑泔水的老头,年纪大了,也没啥东西能吓得了他,这档口正坐在盖着的泔水桶上看热闹,路的另一侧,年轻人害怕的躲在树后偷瞄着,还有一大妈提着篮子应该是刚看到不久,还一脸的懵逼,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张良平保持那个姿态有一会儿的时间,而后慢慢的长剑归鞘,脚步踉跄了一下,又站稳了。

  “公子,公子你没事吧?”青鸟赶忙上前,项鹰、老狗还有绿裳跟上。

  “没事。”张良平回头,他袖口下方,手隐藏在里面,旁人看不到他那颤抖的手,张良平后说,“没经历过实战,就有些紧张,让我平复下心情。”

  “哦。”青鸟没有看出异常。

  老狗,绿裳不是武人也看不出什么名堂。项鹰却是面色凝重,却迎来了张良平给出的慎言的眼神。

  有那么六七分钟的时间,算是好了。

  张良平出声道:“回去再说。”

  “嗯,好。”

  青鸟亦步亦趋。

  路上,张良平心里自然不会是如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

  危险,凶险,十分的凶险。却也有侥幸,以及过后的心有余悸。

  楚相良强,很强,比想象中强得多,但是他做出了错误的判断,用了那诡异的力量,所以才有了这种看似平手的结果。

  没错,楚相良用了邪异的力量,这是他面对张良平的最大判断错误。

  属性。

  姓名:张良平。

  种族:枪仙。

  这是张良平的底子,枪仙,在第二世界的时候他做了了解,枪仙的bug属性是‘真伤’,所以对邪异,防御加持一类的敌人有着先天的克制,假若他用枪的话,枪的属性是贯穿,那么枪仙本质的属性就会变成‘穿透真伤’,毕竟是‘枪仙’,没个bug属性也说不过去啊!

  那么问题来了,假若楚相良用的若是他本身的力量大招又会怎样?

  “不二话,逃。”这就是张良平的应对策略,如果是这样的话,后果就不好说了,所以说这次交手是他的侥幸。

  ...

  在面对楚相良的时候,张良平说的那句话,“对于你真正的目的,我也有了眉头。”是什么意思?

  府中,张良平居住的那个小院子。

  “只是有点眉目,还需要详细调查一番。”张良平说。

  “那小少爷,我们应该怎么做呢?”老狗询问。

  张良平并没有给出答案,看了老狗还有项鹰以及绿裳一眼,就道:“今天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你们也都很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

  “这......。”

  自家少爷的这番话就让人有些不明白了,不应该是共同商议吗?不过既然自家少爷都这么说了也只得离开。

  张良平待老狗还有项鹰离开后,并没有耽搁,转身向青鸟道:“随我进来。”

  “啊!”

  青鸟有些诧异,继而脸色绯红,小脑袋瓜子想到了一些羞羞的事情。从来到这里之后自家的公子一直没有碰过自己,难道......。难免会有这种猜想。

  不过跟随张良平进了房间之后发现并不是那么一回事。

  ...

  房间内点了蜡烛。

  张良平站在偏房书房内,面前是摆放着各种书籍的书架。

  书架上面很多书都已经落了尘土,想来原先也是装饰作用。

  说来也是奇怪,摆在这里的书籍大多都是那种离奇的,就像是之前张良平看的那种,有关鬼怪之列的。

  “公子,您这是......。”青鸟跟在后面询问。

  “调查。”

  “调查?”

  “对。”张良平点头,并吩咐道:“端来两个蜡台,今天要在这些书籍中找出一些线索。”

  青鸟虽然觉得有些奇怪,还是按照吩咐去做了。

  蜡台端来了,放在桌前。

  “把书架上的书拿过来吧。”张良平道。

  青鸟点头。

  书籍放在桌面上,摞了好几摞,占了小半个桌面。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从这些书中找到公子所说的线索呢?

  张良平拿起一摞书上的一本,翻页,道:“离奇怪异事件,有对应的时间地点,最好以史记,地方志为主,找到后折页跟其他的书籍分开,例如这个......。”

  书中有一篇,“临泽县,陈梁十五年记事,县东沿大冻河去十五里,有一宝刹山,七月十九日,申时两刻,樵夫上山发现有宿客陈尸,十五具尸,死于无名。宿客,齐良山人,走商......。”

  这篇怪异凶杀案,有详尽的时间,地点,人物,还有对于宝刹山的解析,以及后续发生的怪事。

  “人偶然瞧见有白毛大蜘蛛悬结于山上,大如簸箕,似人脸......。”

  青鸟认真的听着,虽然还不是很明白,不过她知道怎么做了,就拿起一本书开始翻看。

  这种翻阅查询的工作是很枯燥的,若加上思考更是耗费心神。

  “公子,这,这里。”开始工作后,隔段时间青鸟便拿书籍请教里面案例是否有效。

  这些由张良平进行判断,若有价值,单独放置,甚至是记录下来。

  翻阅,查找,且要从茫茫多的记事中找到有可能有价值的资料,很乏味。

  烛光摇曳,时间漫漫长。

  张良平目光翻书浏览,翻书,时而停顿思考,摇头点头。

  熬夜。

  青鸟有些焉焉的,眼睛也红了。

  张良平看她,停顿片刻,道:“疲了吗?不然的话,你先去休息下吧。”

  青鸟听闻,忙道:“不,不,公子都没休息,哪有青鸟休息的道理。”

  强迫自己振奋了精神的青鸟又翻看起来。

  张良平看着她的侧脸,想了想也没有再劝说什么,知道她是不肯的。

  “公子,这个......。”青鸟拿过书本中翻开的一页询问。

  又过了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她摇头晃脑,都快坚持不下去了。

  “休息去吧,这是命令。”张良平发话。

  青鸟醒神,也只知道自己的这种精神不太好,不过仍想坚持,“可是,公子......。”

  “听话。”张良平道。

  青鸟这次不敢违逆。

  青鸟是眯了会,自然不会熟睡,毕竟心有结。恍惚醒来窗外有微光,这时间天快要亮了。

  “公子,对,公子还在忙碌。”

  青鸟马上意识到了这一点赶忙下床。来到了书房门口,就见张良平站在那里看着前方。

  桌面上书籍凌乱,有些甚至是被撕扯下了书页,还有纸张碎片。

  青鸟近前,叫了声,“公子。”

  “你醒了。”张良平扭头说了句。

  青鸟点头,想问结果如何,见到了张良平面前挂着一张地图,“公子,这是......。”

  张良平回头看着面前的地图,道:“嗯,已经弄明白了。”

  一张神鹿旧朝代的泛黄地图,上面画了一个圈,圈里面大约十五城左右的地理范围,也就是现在的王朝的国土范围大小,张良平在一些地方上标了一些印记,有些挂着纸条的说明。

  在地图旁更是挂了好几张重叠的纸。

  青鸟细看不免震惊。

  这几张纸都在讲述一个故事,一个极其恐怖的故事。

  张良平看了眼地图,又把视线放在那几张纸上,“恐鹤天魔”。

  恐鹤天魔,纸张上的讲述,神鹿朝代存在的恶魔,真正的恶魔,也是导致神鹿朝代衰败的原因之一,对的,神鹿朝代虽说分尸了恐吓天魔,但也因此衰败。

  张良平对这个有些相信,在这则故事上有史诗的成分,虽说史诗中讲的精彩,但添油加醋也同样多,太虚,所以张良平不怎么信任,但这上面不仅有史诗的记录,还有流传下来的神鹿朝代史记,这个是比较真实的。

  不,重要的不是这个。

  张良平目光凝聚,恐鹤天魔,他知道,对的,在第二世界,恐鹤天魔,他干掉过。在第二世界,恐鹤天魔乃是魔山大君的四近卫之一。所以,在这里又出现了这个名号,巧合吗?才怪。

  “公子,怎么了?”青鸟出声。

  “哦,没什么。”张良平回过神来,他凝视着面前地图上分散的十几个点。如果这里出现的恐鹤天魔跟第二世界相同,那么能力上也应该有共同之处的,那就是恐鹤天魔身为恶魔的属性,‘不死’是其中的一种,也就是说凡人根本杀不死,所以这个分尸就是神鹿朝代解决的办法。神鹿朝代史记中,把恐鹤天魔分成了七块,所以,七块,七个人,因恐鹤天魔的力量会彼此吸引,并杀死对方夺取能力,最终的目的则是......恐鹤天魔的重生。

  但,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自己没有恐鹤天魔的能力,为什么会被楚相良盯上?

  张良平很是不爽,更是郁闷,那就是...被人算计了,而且这个算计更在之前,且他丝毫没有察觉。

  张良平摇了摇头,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面对这些,无论楚相良也好,还是背后在不知觉的情况下暗算自己的家伙,之所以自己会陷入这种被动,主要的原因是,实力,他实力不够。“持武不惧,看来自己还需要努力啊!”张良平念叨。

  天色已经不早了。

  张良平看了眼旁边的青鸟,扭了扭脖子道:“今天也是累了,先休息一会吧。”

  “那,我去给公子准备热水。”青鸟道。

  张良平没来的急说什么,她已经匆忙的跑了出去了,看来青鸟也想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张良平坐在床边,的确是很累了。

  青鸟端着盆热水进来了。

  “不,其实你没必要做这样的事情。”

  青鸟摇头,把那盆热水放下,做了来这里第一天做的事情,而张良平躺在床上看着上方,心情很是复杂,不过,“感觉真的很不错。”脸上露出笑容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