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我不是反派角色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二、关我屁事

我不是反派角色 漆黑zzz 2588 2019.11.18 19:51

  楚相良的尸体消失了,就那么无缘无故的不见了。

  这事情很奇怪。

  他,楚相良没死吗?不,自己亲手所杀错不了。那么一句话,‘被我杀的人没得救’,这是基于种族枪仙的自信。那么,楚相良的尸体怎么就不见了呢?

  恐鹤天魔碎片,只有这种解释,像是借尸还魂,不,魂也还不了,这就很奇怪了。

  “事情又生波澜。”张良平念叨,就有些心烦。

  本来都已经结束的事情,又出了幺蛾子。

  但,这事还不能不在意。

  张良平让人找来了老狗。

  “小少爷,您找我?”老狗来了,还有项鹰。

  “嗯,让你调查一件事情。”张良平回身道。

  “小少爷指的是楚相良失踪这件事情吗?”

  “不。”张良平停顿了下,没有任何掩饰,向项鹰说了这么一句,“你先出去。”

  项鹰愣了下,懂得张良平的意思,是避开自己,这心里自然是有些不舒服的,不过没有表现出来,低头离开。

  在项鹰离开后,张良平便不再隐瞒,向老狗说了这么一句话,“楚相良,他其实已经死了。”

  这个消息太突然了,老狗脸上浮现出惊疑来。

  “没错,是我杀的。”张良平不等老狗询问直接说了出来。

  “小少爷,小少爷杀了楚相良。”老狗重复了一遍是不确定的表现,而后脸上浮现思索的表情问:“那有人传,一个神秘人......。”

  “嗯,那就是我。”

  老狗明白了,心中整理了一下,也就是说,小少爷杀了楚相良,那个神秘人其实就是小少爷,这种关联没毛病,于是老狗就信了,不过此时心里有疑问,就问:“既然小少爷已经把那楚相良给杀了,那找老奴来是......。”

  张良平语气深沉,道:“这就是问题的所在,我杀了楚相良,确定他已经死了,可是,尸体不见了。”

  “尸体不见了?”老狗眼睛瞪大,也是觉得蹊跷,就猜测的问:“是不是被什么野兽给拖走了?”

  “他们传的是失踪,也就是说并没有找到此类的证据。”

  “被人收走了?”

  “这就不知道了。”张良平道:“这也就是我让你过来的原因,弄清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狗点头,不过也是觉得此事麻烦,他没有信心,毕竟尸体失踪事情太过于诡异了,就道:“小少爷,这事老奴没有太大的把握。”

  “尽力就行。”

  老狗表示明白了。

  还有,张良平在老狗要离开的时候提了一句,“这事,关于是我杀了楚相良的事情暂且不要告诉我妈?”

  安排了老狗前去调查这件事情,其实张良平并没有抱太大希望,毕竟死尸事情,如果真有幕后人的话,不会这么容易显露出来的。

  事实很快就打了他的脸。

  楚相良出现了,没错,‘他’出现了。

  不管‘他’是什么,就这么出现在了人的视野内。

  首先老狗给张良平带来了这个信息,而后外面也有这种说法,有人亲眼看到了很奇怪的楚相良。独自一人,没有跟任何人接触的楚相良。

  “难道有人冒充吗?”

  乱七八糟的,搞的人头痛。

  那么如果是有人假冒,目的是什么?

  一切都看不懂了,连’3.8的智力都参不透,因为整件事情没有关联。

  突兀,对就是突兀。

  “或者说是幕后人想用这种方法扰乱自己的判断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难道幕后人就在我的身边吗?”

  只有这种解释,担心被自己看破,所以才会有这种举动。但又说不通,怎么都说不通。

  不管制造出这个事件的人是谁,也不管他要做什么,只要自己在这丝毫不惧。

  也与青鸟,杨心晴说了,这几天为了安全就暂时不要外出了。

  事情的发展比想象中更快,在诡异中透露出一种急躁。

  张良平在院子里同青鸟还有杨心晴点了篝火,红彤彤的篝火,他们在烤红薯。

  外面传来喧哗示警声。

  有人入侵了进来。

  什么人?

  ‘他’目的明确来到了这里。

  杨心晴察觉到了,她说有一股邪恶的力量。

  紧接着,张良平便看到了,是‘他’,那具失踪的尸体。

  张良平起身,弯腰拿起了三根短枪中的两根,走到了青鸟与杨心晴的前面,抬头看向屋顶上。

  死都不安分的楚相良,他就站在屋顶,身上依旧穿着身死那晚染血的衣裳,僵直的站在屋顶,直愣愣的看着这边。

  楚相良。

  这个楚相良是个死人,彻彻底底的死人,只不过被某种邪恶的力量驱动。

  青鸟是胆怯的,依靠在张良平的身边捏着他的衣袖。

  杨心晴也是恐惧的,说:“那,那不是一个人,是邪恶,邪恶的东西。”

  ‘他’没有说话,就是僵死的站立在屋顶上,低头直愣愣的看着这边,看着张良平。

  张良平看了看青鸟跟杨心晴,评估,若是这东西仍保持原有的实力,冲下来的话,自己不好保身边人的周全,就拿起了最后一根短枪,把右手中的一根短枪抗在肩膀向前,本要跃上再次解决他,却停顿了下来。

  外面喧闹的声音由远而近,脚步声,紧接着进来了一群人。

  张良平回头,张家的长者,自己那名义上的父亲张开泰,三叔张开正,还有张家实力比较强的三位供奉。

  母亲也来了。

  “妈。”张良平叫了声。

  母亲来到他的身边稍前半个身位,是一种保护他的姿态。

  张良平知道一件事情,自己的母亲赵月河是不会武功的,然就是这样,她依旧站在了自己身前,母爱的伟大,令人动容。

  楚相良没有任何动作。

  张开泰上前,对那‘楚相良’出声道:“楚相良,闯入张家所为何事?”

  ‘楚相良’不言语,是在等待,等待所有人的到场,过了片刻,他盯视着张良平,开口了,说了这话,“张良平我会盯着你的,会一直盯着你,直到死。”

  主动同张良平的对话,双重的震颤音,都有些失真。

  张家多数人的眼光看了过来。

  这话似乎带着极大的怨忿。

  张良平开口了,就说了这话,“盯着我干嘛,神经病,还有要死就死远点,老子又不埋。”

  管杀不管埋的埋。

  依旧是张良平啊!张家的那个少爷,瞧这话说的。

  就连杨心晴也是诧异的回头,觉得这个时候的张良平跟自己相处的张良平不一样。

  ‘他’似乎也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还口话语,于是就爆了,这一刻令在场其他人心生恐惧的‘爆’,一声尖嚎,灰色的东西影影憧憧,像是灵魂。

  围观的张家人紧张起来,在这一刻他们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劲,很不对劲,这个出现的楚相良究竟是什么东西?

  ‘楚相良’的恶魔化,让人惊恐万分。

  “邪魔。”这个字眼出现在脑海中,“他要做什么,难道是想报复张家吗?为什么?”

  只有一种解释,那便是张良平。是张良平招惹的他,想到这里看张良平眼神不免有些异样了。

  就张良平来说,瞅我作甚,眼瞎啊,敌人明明是他。

  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他’是真的来找自己复仇的吗?张良平很不高兴,稍提了提手中的短枪。

  “张良平,我等着你,等着你,在地下等着你。”‘他’突然发出这般的吼声,在众人面前虚化消散了。

  虎头蛇尾,以至于张良平根本弄不明白‘他’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

  但......。

  张良平察觉到被关注的视线,周围的人都看向他。

  “看我干嘛!他跑了,你们不去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吗?”说这话,张良平一副关我屁事的表情走开了,旁若无人的到还烧着的篝火旁用木棒拨开火炭,他还记得里面埋了红薯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