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剑魔志之虎啸山庄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回 筹划

剑魔志之虎啸山庄篇 恰如荒丘卧虎 2520 2019.05.19 20:47

  中午一伙十三人人酣畅淋漓的吃了三大锅红油龙抄手后,左右无事之际撑得直哼哼的他们只能躺在大通铺上聊天打屁,不一会便比赛一般打着呼噜睡了过去,雨这帮前盐枭不同的是,姚、姜、王、郭、三人正在凉亭里商议琉璃厂开业之事呢!

  嗷,对了,小海全名郭春海……

  “关于后天的开业事宜姜老大和者成有什么提议吗?”

  姜牧野和王者成是姚俊杰的左膀右臂,关于开业的事情,他想听听此二位的看法。

  旁边负责端茶倒水的小海也将目光投向了姜、王二人。

  姜牧野清了清嗓子,道:

  “那日我们按姚老板的单子采购原材料的时候已经在城北街的制匾铺子下了单子,今天应该就是交货期了,晚点儿我带二脖子他们去拿回来。”

  “姜老大办事儿小弟自然放心,不过姜老大称我为‘老板’听着怪生分的,不如还和以往那般叫我……”

  “姚老板此言差矣,咱们即将开业,以后与官面和其他同行打交道的时候多了去了,如果称呼还和以往那般随意,会惹人笑话的,毕竟咱们这也不是草台班子,老板和伙计之间的称呼还是正式一些比较稳妥,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其他人的工作由我和姜老大负责,懂?!”

  被王者成夹枪带棒的一通说教,姚俊杰张口结舌半晌吐不出半点反驳之语,只得无奈到:

  “很显然,者成你将我说服了,既如此,这个白脸就交给你来唱了。”

  “这就对了!虽然你没个正形,但是没有你的技术和人脉,咱们这伙子人应该还漫无目的的挣扎在三餐不继的日子里呢!既然你挑起了这个大龙头,那么你就得有相应的派头!”

  一旁陪坐的小海并不插言,而是安安静静的聆听着三个男人间的谈话。

  “你说的对,我虚心接受,不过开业那天,咱们可得好好谋划一番,关于这一点二位仁兄可有想法?”

  姚俊杰抛出这么个问题以后,刚刚还摆出一副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王者成这会也憋了,毕竟这哥儿仨之前都属于泥腿子出身,对于商铺开业,他们老远的见过几次,但轮到他们自己操办,那就属于赶鸭子上架了!开业典礼成功与否,对于琉璃厂日后的生存有着相当关键的作用,所以一时间亭子里的三个男人都沉默了。

  “阿杰哥,你们不需要为了开业这件事儿头痛,这件事儿就交给我好了!”

  三个男人一听安静了半晌的小海大包大揽下开业事宜,一时间三双六只眼睛好奇的盯着她。

  小海被他们盯的有些发毛,连忙道:

  “我或许不行,但架不住我认识熟悉开业流程的行家嘛!三位在此稍等,我这就去请那人过来指点你们一二!”

  说完不待姚俊杰等人反应过来,便扭着小屁股一溜烟跑了出去!

  姚、姜、王三人面面相觑老半天没反应过来,小海这是唱的哪一出,这会突然听到去而复返的小海招呼道:

  “阿杰,你看我把谁带回来了!”

  姚俊杰打眼儿一看,原来跟在小海身后掩口轻笑的男扮女装之人不是小海的母亲紫烟又是何人?!

  之所以穿了一身男装,就是怕女装来此惹人闲话。

  姚俊杰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小海刚刚说的专业人员不是他丈母娘还能是谁?要知道,在小海出生前后,紫烟作为锦绣楼的头牌可是有着十多年的岁月,在这段岁月里姚俊杰的岳母大人可是被不少达官显贵包养过,出席的各种商业活动自然不少,所以……

  刚刚的念头不过在他脑子里过了一下,之后姚俊杰连忙起身,隔了老远就对他未来的丈母娘鞠了一躬。

  走进凉亭以后,紫烟对姚俊杰道:

  “小杰,我吃饭前来本来打算认认门,问问你们有什么需要阿姨帮忙的,结果刚遇上这丫头,她就说了你们正在为开业之事伤脑筋,这件事上,阿姨刚好可以助你们一臂之力!”

  “那就麻烦阿姨了,让小杰带阿姨去看看今早上的刚刚出炉的镇店之宝吧!”

  于是姚俊杰将妥善收在锦盒里的琉璃鼠端了出来,刚刚暴露在在阳光下,琉璃鼠晶莹剔透的琉璃便折射出一片斑斓的色彩,那些迷离的美投射在围在一旁众人的身上和物体上。

  混迹风月场周旋与形形色色的权贵中间的紫烟什么金银珠宝不曾赏玩过?如此见过世面的女人在顷刻间都被琉璃鼠的迷离之美摄住了心魄,三日后的开业仪式上,琉璃鼠对与会之人的杀伤力就显而易见了!

  平复了激荡的心情之后,紫烟认真的看着姚俊杰道:

  “小杰,这件宝货你要价多少?”

  说完一脸期待的看着姚俊杰,显然姚俊杰的丈母娘女士对这尊琉璃鼠已经动心了!

  姚俊杰微微一笑道:

  “谈什么钱不钱的,如果阿姨喜欢此物,小杰直接孝敬给您就是了!哈哈!”

  姚俊杰此言一落,不仅紫烟目瞪口呆,连老姜和王者成也脑袋一晕,小海更是在偷偷掐姚俊杰腰间的软肉!

  开什么玩笑!哪有这么败家的爷们啊?就算孝敬自己的亲娘也用不着下这么大的本儿吧?

  小海如是想到。

  “大家别急,我不为了泡妞就啥也不顾的人,我是这么考虑的,包括琉璃鼠在内的十二天干,都是我们琉璃厂的镇店之宝,每一尊哪怕对方出价一万两黄金我也不会点头成交,它们的作用就是吸引客户目光的,开业那天我打算刻一匹木板,每一个木板上刻上甲、乙、丙、丁...十天干,其中甲号最贵,要价一万两白银,之后乙号牌九千两,然后依次递减,最后的癸号牌售价一千两。”

  小海听后用她冰凉的小手在姚俊杰脑门上一摸,自言自语道:

  “没发烧啊?怎么竟说胡话呢?”

  姚俊杰一把抓住她的小手,好笑到:

  “我并不是说胡话,这十个木牌的所有者可以凭借此牌在琉璃厂定制自己专属的琉璃雕塑,甲号牌优先,乙号牌次之,最后是癸号牌,每一个制作周期是三天,就是说话钱越高,心仪之物到手越早,虽然我们三天可以完成将十件甚至更多的作品,但是有钱人不愿落于人后这个心理合理……”

  说到这,姚俊杰脸上浮现出一阵阴恻恻的笑容出来……

  姚俊杰一番话侃的紫烟母女和姜王二人对他差点五体投地了!

  王者成更是爆了一句粗口:

  “卧槽,小杰子你丫是吃什么东西长大的?!这么奸诈!”

  姚俊杰听到发小惊讶之语后,眼睛一瞪怼到:

  “兄弟,这个叫‘智慧’好不好?!我只不过利用一下人性中的弱点而已。”

  紫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未来的女婿后,说到:

  “我刚刚盘算了一下,如果号牌全部卖掉的话,那琉璃厂一个月的毛利就是五万五千两白银!就凭三天后同时出展的那十二地支都有琉璃鼠的水准,那么你如此离谱的价格搞不好还真的会供不应求呢!”

  姚俊杰道:

  “没错,如果价钱太低,薄利多销的话,一次接太多订单,我们的确难以保质保量,到时候一个微不足道的差池,砸了我们琉璃厂的金字招牌就得不偿失了,而且琉璃这种东西,本身也不是什么平民百姓玩的起的,所以,要价百两还是千两、万两对于富人来讲就没什么差别了,所以,走上层路线,就是我的最终决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