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我的爱豆为何不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0.裂痕

我的爱豆为何不红 宇宙士多啤梨 3058 2019.08.07 21:29

  大概玩了两圈,所有人都没出错,又轮到了吴茵,她拿着话筒认真地看着屏幕。

  “诶?”

  吴茵愣了下,不知道是没听过这一段,还是没反应过来,居然没跟上拍子。

  “唉,最后还是演员啊。”苏亚端着酒杯叹了口气,看着吴茵喝完一整杯洋酒。

  “扑哧。”艾心坐在一边看着苏亚感慨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会儿电影吧。”又喝了一会儿,佩佩大概有些累了,靠在沙发上问道。

  “我都行。”靖海耸耸肩。

  “看点煽情的,下周要进组了。”吴茵点点头,提出建议。

  “煽情的……煽情的……我找找啊。”苏亚在碟架上翻了翻,拿出了一张光盘放进机器里。

  “什么片子?”童宇看了一眼。

   “别人我不知道,你保证哭。”苏亚自信地看着他。

  童宇也不多问,他和苏亚熟识多年,两人之间秘密并不多。苏亚这样说,多半是亲情类的电影了。

  “我去弄点下酒菜?”佩佩扭头看着苏亚。

  “嗯。”苏亚点点头,思考了一下还是站起身跟着佩佩去了厨房。

   艾心在黑暗里偷偷观察着身边的童宇,她很想问为什么童宇一定会哭,却被他雕塑一般的侧颜扰乱了心神。

  客观来说,她觉得童宇确实没有以前好看了。说来也是,不可能一点岁月的痕迹都不留下。但是她却觉得这样的童宇,比以前看起来多了几分阳刚,反而更让人移不开眼了。

  “怎么了?”童宇转过头看着她。

  “……”艾心一愣,不由自主地就说出了心里话,“你胖了。”

  “……”

  “……”

  两个人沉默了一分钟,童宇清了清嗓子,才又开口:“看电影吧。”

  “……好。”艾心如获大赦般点了点头,缩在沙发上认真看起了电影。

   电影播放完,屋里的智能系统便感应到了,自动打开了昏黄的灯光。

  果不其然,佩佩和吴茵都带着满脸泪痕,小声地抽泣着。

  苏亚笑了笑,赶紧端起酒杯安抚她们俩的情绪,连着讲了好几个冷笑话。

  童宇一脸平静地转过头,看见艾心还是保持着原姿势,抱着双腿缩在沙发上,脸上也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你说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演上这样的片子?”靖海喝了口酒,颇有些遗憾地看着童宇。

  靖海虽说演技也在线,但和童宇一样,因为优质的外貌,从出道开始就被归为了偶像派。每一个偶像派的内心,都有一个想要证明自己演技的梦想。

  “海哥,这样的片子找你演就砸了。”佩佩坐在对面冷不丁的开口。

  “我怎么了?”靖海不服气地看着她。

  “台词太差。”刚才还哭得抽抽噎噎的吴茵忽然开了口,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其实不怪靖海,从小开始学舞蹈的他并不是科班出身,刚出道时台词上的缺陷被人诟病,让他下定决心苦练台词。

  现在,虽然说不清台词有多大进步,至少靖海一开口,没有人听得出他是南方人。

  “唉。”不知道为何,佩佩又叹了一口气,低头喝光了杯里的酒。

  “怎么了小师妹?”苏亚转过身看着她。

  “空虚。”吴茵接过话,“每次看完好电影,就觉得意犹未尽,又想到下一次再看到这种好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就会空虚。”

  “你们俩喝个酒还这么多愁善感的?”靖海笑笑,替佩佩倒上酒。

  “不是,我是在难过这部电影是真实故事改编的。”佩佩接过酒杯,“世界上怎么可能真的会有这样的父母呢?”

  “很正常啊,生下来养不起就送走,想要男孩的生了女孩就丢掉,第一胎有病就生第二胎……”苏亚大概是想不起别的例子了,稍稍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这种新闻每年都有多少了?世界上多的是不负责任的父母。”

  “也还是有负责任的父母的。”童宇从沙发上滑下来,和大家一起围着茶几坐在了地上。

  “嗯,我们运气都还挺好的。”靖海笑笑,抬头去看还坐在沙发上的艾心,“艾心,怎么啦?还在想电影啊?”

  “没事。”艾心摆摆手,也坐到地上来,喝了口酒,才慢慢开口,“我只是在想他们是不负责任,还是压根就没爱过自己的孩子。”

  “这两者有区别吗?”苏亚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

  “还是有区别的吧?”童宇扭头看了艾心一眼,“世界上怎么会有不爱孩子的父母。”

  “那丢掉小孩的呢?”佩佩看着他。

  “或许是不想让孩子跟着自己过苦日子?”吴茵一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

  “哈哈,你也太会找借口了吧。”苏亚笑了起来。

  “喝酒吧。”童宇拿起杯子,碰了碰苏亚的杯子。

  “喝喝喝!”苏亚举起杯子跟每个人都碰了起来。

  “嗯。”艾心点点头,也低下头喝光了杯里的酒。

   一直喝到三点多,苏亚才感觉到有点累了,嚷嚷着要回房间睡觉,叫大家别走了,干脆留在家里一起睡好了。

  考虑了一会儿,佩佩和吴茵还是决定回家,艾心也表示一起回去。

  “你自己可以吗?”童宇看着她,还是不太放心,“我送你吧。”

  “不用了。”艾心摆摆手,“你也喝酒了,我自己打车就好了。”

  “好吧,那你到家了告诉我一声。”童宇不再勉强她,点了点头。

  “嗯。”艾心不再说话,转身跟着吴茵和佩佩出了门。

   才早上10点,艾心就被人从床上拽了起来,她睁开眼看了看,果然是陶离。

  “……”艾心带着困意一脚把陶离踹开,又揉了揉眼,才懒洋洋地开了口,“这么早?”

  “十点多了…”陶离叹了口气,闻见她一身的酒气皱起了眉头,“而且是你大半夜的给我发微信,让我白天一定要过来的啊。”

  “我说的白天…是下午啊…”艾心半闭着眼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客厅的瑜伽垫上坐下,闭上眼开始压起了腿。

  “到底什么事?”陶离看着她,“你要是告诉我,你只是因为喝醉了给我发微信的话,我现在就打爆你的头。”

  “不是。”艾心摇摇头,又活动了一下筋骨,才从地上站起来,“走吧?”

  “去哪?”陶离嫌弃地从椅背上抓了件衬衫扔给艾心,“而且你还没洗漱,可以不要这么邋遢吗?”

  “哦。”艾心点点头,走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从里面传出了她的喊声,“你等一会儿,今天我请你吃饭。”

   童宇家。

  已经中午了,他还是没收到艾心的微信。昨天嘱咐艾心到家了给自己发微信,他想着大概是太晚了或是喝到比较醉,所以忘记了,但没想到一直到了中午还是没有收到消息,难道还没起床吗?

  “喂?”电话一响,童宇立马接了起来,那头传来了李曼的声音。

  “你在哪?”

  “家,怎么了?”

  “没什么,提醒你下午有会议。”

  “哦…”童宇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说吧,怎么了?”陶离吃了口烤鸭,看着艾心。以艾心的抠门儿程度,会带他来北京最贵的烤鸭店,还订的包间,估计不是小事儿了。

  “没事儿啊。”艾心一边吃菜一边淡定地看着他。

  “你要不说,我可吃不下去了。”陶离放下筷子,一脸认真地看着她。

  “好吧好吧。”艾心无奈地看着他,却不开口,只是皱着眉头。

  “钱的事儿?”

  “不是。”艾心摇摇头。

  “项目?”

  “不是。”

  “到底什么事儿啊?”陶离看着她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样子,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叔叔阿姨的事儿?”

  “算是吧。”艾心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水喝了一口,犹豫着开了口,“昨天晚上他们聚会,我去了。”

  “然后呢?”

  “看了个电影,大概是讲父母把孩子生下来又抛弃的,然后小孩上法庭起诉了他父母。”

  “嗯,我看过。”陶离大概能猜到发生什么了。

  “然后,他说……”艾心吸了口气,仿佛鼓足勇气一样,“他说世上怎么可能有不爱自己子女的父母。”

  “这话也无可厚非啊。”

  “关键是,这不是一个问句,是肯定句,”艾心无奈地看着他。

  “你不要多想了。”陶离拍拍她的肩,“先不说他不清楚,就算是站在我的立场,这种话也没有别的意思。”

  “我懂。”艾心叹了口气。

  陶离还想说什么,手机响了起来,他看着那个号码愣了下,接了起来:“嗯,什么事?你确定吗?好的我知道了,我现在去看。”

  “怎么了?”艾心看着他皱着眉头的样子。

  “你看看微博。”

  “嗯?”艾心疑惑地看着他,还是拿出手机来打开了微博。

   童宇家。

  他坐在沙发上,一遍又一遍地刷新着手机屏幕,还是那些内容……

  微博标题都是“小生靖海秘密恋情曝光,对方竟是素人!”

  而照片里,赫然显示着靖海和艾心。一张是靖海和艾心站在路边说笑,一张是两人在地下停车场里牵手,还有一张是艾心在助理的陪同下上了靖海的车。

  童宇握着手机,手微微颤抖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