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因陌生而害怕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154 2019.01.22 08:00

  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如果你一直在关注一个人,突然有一天这个人不见了,心里会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信楚离在操场上寻找着苏言轻的身影,那个她早已熟悉却又很陌生的身影。也许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人群中寻找着这个身影,当这个身影消失时,心底会泛起失望的波澜。好像水一般,那样轻柔,想要摆脱却又无从下手。

  她停下脚步,让自己的思绪回归。她在苏言轻的事情上浪费了太多心思,这是从不曾有过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人告诉过她这种感情是什么。而她觉得这种感情很不正常,她的心思应该都花在学习上。

  夜晚的凉风一阵阵袭来,吹乱了她的头发,她想伸手去整理,却停在了半空中,从口袋里拿出了mp3,塞进耳朵里,英语听力灌满了她的思绪。

  她觉得这样有一种安全感……

  第二天中午,王海斌双手插着兜,腋下夹着试卷,心情看上去很好。

  他把试卷放在讲台上,双眼扫视着班级,奸诈的笑容在脸上浮现,李下文“啧啧”了两声。

  王海斌看着他,眯着眼睛说:“怎么,李下文同学对我有意见?”

  李下文慌忙赔笑,“哈哈,没有、没有老师。我这是高兴的,天天盼着您来,这不您就来了。”

  王海斌:“哟~我没想到有人对我这么牵肠挂肚啊~既然你这么想上我的课,每天中午到我的办公室来背一篇作文?”

  李下文见势不好,“作文还是算了吧?老师,您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王海斌笑了两声:“李下文,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看来我有必要建议刘老师督促你的学习啊~”

  原本死气沉沉的教室,被两人的对话弄得哄堂大笑。

  王海斌见学生都精神了,“还要多谢李下文同学给我们枯燥的学习生活带来了许多乐趣。废话就不多说了,现在开始上课。”

  王海斌:“昨天老师通宵把试卷给判完了,大家做的都不错,但比赛终究是比赛,还是应该让能力更出众一点的学生去参加。”

  他翻了翻试卷,而后让英语课代表张惠发下去,“现在大家都拿到试卷了吧?是不是很疑惑我没有把分数打出来?”

  顾乔看了看,确实没有打分。

  王海斌笑了几声,解释说:“这次的演讲比赛考的主要是学生的应变能力和口语水平,但这套试卷考不出大家的应变能力,所以在我和其他老师的强烈要求下,在试卷的末尾增加了一道附加题……”

  教室里响起一阵哗啦啦的翻卷子的声音。

  王海斌:“同学们都看到了吧。所以我这次会按照大家对附加题答分情况来确定我们班的参赛人选。你们有意见吗?”

  以为女同学举手了,“老师,没人告诉我们附加题一定要做,班里有很多人没做,这样不是很不公平吗?”

  王海斌示意这位女学生坐下,依旧是一副悠闲自得的神情,“也许你们现在还不太明白,世界上从来不存在绝对的公平,难道学校会因为少数人没有答这道题而让其他大多数人再重新考一次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机会只会留给时刻准备着的人。”

  他停顿了几秒,接着说:“不过,我很欣赏追求公平的人,但你们要弄明白什么是绝对公平和相对公平。”

  见班里一片死寂,他笑了几声,用轻佻的语气说:“不用急,不用急,你们都还是孩子,以后会明白的。现在还有人有疑问吗?”

  这次没有人再举手了,因为他们明白,考试是不可能重来的。

  “那我就宣布这次参加演讲比赛的名单了。”他看了一眼苏言轻,笑着说:“‘苏哥’,上课要认真听讲,遗漏了什么重要信息可不好。”

  苏言轻:“……”

  王海斌:“参加比赛的人有:信楚离、陈行舟、杨孟原、张惠、苏言轻,还有最后一位,顾乔。”

  听到顾乔的名字,徐琴暖用胳膊肘顶了顶她,笑着说:“乔乔,你要参加演讲比赛了,有什么感想?”

  顾乔自言自语道:“不一样……”

  徐琴暖“乔乔?你说什么呢?什么不一样?”

  顾乔瞪大双眼看着她,“琴暖,参加比赛的名单应该没有我才对。”

  徐琴暖对她说的话摸不着头脑,“有你啊,刚刚老师念到你的名字了。乔乔,你之前是不是听到什么了?”

  顾乔知道这件事儿她是说不明白的,只好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徐琴暖笑着说:“乔乔,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就算是同一件事让我们再经历一次,结果也不尽相同嘛~”

  她有些震惊地看着徐琴暖,而后垂下了眼眸。

  顾乔抬眼环顾着周围,突然感觉很陌生、很惊慌、很害怕。这不是她记忆中的高二(10)班!上一世,徐琴暖没有跟她做朋友,她没有当数学课代表,没有和苏言轻、陈行舟、信楚离、刘晓涵说过话……她全部都没有。

  她突然很害怕这是上天给她开的玩笑,让她在虚假的梦境中度过一段快乐的时光,然后在她最幸福的时候,把这编制的虚假的梦境打碎,把她拉回现实,她仍旧是那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没有人会明白,当你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和事都发生变化时,当已知的结果变为未知时,那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徐琴暖看到顾乔在发抖,脸色也很惨白,十分担忧地问:“乔乔,你怎么了?乔乔?乔乔?你没事吧?”

  顾乔晕倒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在这里生活的越久,她就越害怕,害怕这是一场梦,一场虚假的梦。

  在黑暗中,她看到了上一世的自己,白色的床单盖住了自己的脸,其实她很想看看自己的脸,同时又很害怕看到自己的脸……世上真的存在重生吗?

  她听到了一个很有磁性的男中音,虽然很模糊,她却可以准确地辨认出这是跟她说“别怕,有我在。”的那个人,她生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伯父伯母,你们注意身体,法庭上的事就交给我吧。”男人的语气很有自信,但顾乔可以听出,他的语气很哀伤。

  顾母已经泣不成声了,“老顾,我们该怎么办?小黎和小乔都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早知道会这样,就不应该让他们跑这么远来上学……小黎,小乔,你们让妈妈怎么办……”

  虽然看不清顾母的模样,但她还是觉得对不起顾母。她的鼻子和喉咙都很难受,顾乔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了……

  “顾乔!顾乔!”苏言轻看着躺在医务室的顾乔,皱起了眉头,“医生,她怎么还不醒?”

  “同学,你不用担心,马上就会醒了。这都烧到三十九度了,你们怎么现在才发现。”上了年纪的女医生嘟囔道,“这位学生也是,怎么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

  顾乔到傍晚才醒过来,白色的天花板,消毒水的味道,她很费力地转头看了看,一位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坐在主治台前玩手机。

  “这、这里是哪里?”她的声音有些沙哑。

  女医生见她醒过来,走过去用手在她额头上试了试体温,语气有些冷淡地说:“学校的医务室。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就算学习压力大,发烧感冒了也要吃药,不然身体怎么撑得住……你同学在这儿守了一天,现在去给你买吃的去了。”

  同学?顾乔正在疑惑中,顾黎就走了进来。

  顾黎见顾乔醒了,激动地叫了声:“乔姐,你醒了。”

  听到顾黎的声音,她安心多了,“你怎么没去上课啊?”

  顾黎把水杯放在一旁桌子上,扶她起来,“你这样躺在这里,你弟弟还怎么去上课?!乔姐也真是的,怎么这么容易生病,以前身体不是挺好的吗?”

  顾乔:“可能是昨天吹了点凉风。”

  顾黎把热水递给她:“乔姐,你先喝点热水吧?哥给你买粥去了。”

  “哥?”

  顾黎很自然地解释说:“乔姐的同学苏言轻啊,哥人真的很好,在这里守了你一天……”

  原来刚才医生说的同学是指苏言轻。

  顾黎看着眼睛肿成球的顾乔,有些好笑:“乔姐,你是不是做什么噩梦被吓哭了,眼睛都肿了。”

  “对了,我打电话告诉爸妈了,但是他们今天出差了,明天才能回来。爸妈说明天下午来看你。”

  几分钟后,苏言轻提着粥回来了,见顾乔已经醒了,愁苦的脸上多了一丝笑容,“顾乔,你醒了。”

  顾乔点点头。

  “醒了就把粥喝了吧。”苏言轻把粥放在桌子上,从袋子里拿出勺子,笑着说:“要我喂你还是自己喝。”

  顾乔:“……”

  “我自己喝。”她用勺子喝了几口,看着苏言轻说:“今天谢谢你,你快回去上课吧?我已经没事儿了。”

  苏言轻想了想,笑着说:“算了,我还是在这儿陪着你吧。”

  不是都说人在生病的时候是最脆弱的,有个喜欢的人在身边应该会好很多。况且顾乔那么喜欢他。

  “弟弟,你快回去上课吧?我在这儿陪着你姐姐就好了。”苏言轻拍拍顾黎的肩膀。

  顾黎看了看顾乔,而后笑着说:“哦~哥,我姐姐就拜托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