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怪事一连串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196 2019.01.18 08:00

  “不会让你等很久的。”苏言轻扯过顾乔的一只耳机,塞进了耳朵里,轻柔的音乐歌声传来。

  原来她喜欢听柔和的音乐。

  顾乔:“???”

  她看着苏言轻十分怪异的动作,不知该作何反应。难道这是他向自己表示朋友间亲近的意思?

  顾乔看了看手里的耳机,把另一只也给了苏言轻。因为她觉得和别人用一副耳机听歌很奇怪,更何况是一个还算不上朋友的人。

  苏言轻:“……”

  “你干吗?”他看着顾乔递过来的另一只耳机。

  顾乔:“啊?那个,我是看苏同学好像很喜欢听音乐,所以……”看他的反应,是不喜欢?

  苏言轻把耳机摘下来还给了她,倚着座位的后背,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为什么,顾乔觉得他好像有点生气。

  下车的时候,她原本是想跟苏言轻打声招呼再走的,可在车站站牌处找了半天都没看见他的身影,只好作罢。

  刚到宿舍,徐琴暖就把她拉到了自己的床上,说是徐妈妈刚从国外给她买了补水面膜,价格还很昂贵,但是效果特别好。

  徐琴暖笑嘻嘻地撕开了一片面膜,“乔乔,来来来,别动,我妈妈刚给我买回来的,我都还没用呢,就先给你用了。怎么样,我这个同桌不错吧?”

  顾乔盛情难却,只好笑着点点头。

  “别动啊,马上就好了……好了。”徐琴暖把包装袋扔进垃圾桶。“感觉怎么样,乔乔?有没有一种凉丝丝很舒服的感觉?”

  因为脸上贴了面膜,顾乔不敢大幅度的动作,轻轻点了点头。

  徐琴暖:“乔乔,有没有人说过你的脸型很好看?这么一想,我以前都没仔细观察过,现在看看,感觉乔乔长得还挺漂亮的。”

  顾乔起身,把书包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书包里的一些衣服叠好放进柜子里。

  “惠惠还没来吗?”

  徐琴暖:“没有呢。她每次都这样,估计要到上课才能赶回来。”

  顾乔:“你怎么每次都来这么早?”

  徐琴暖叹了一口气,双腿盘坐在床上,开始捣鼓化妆品,“因为很无聊啊,就算在家也就只有我一个人,还不如早点来学校,这样还能跟你说说话。”

  顾乔回想着徐琴暖父母的模样,觉得也没什么奇怪的。

  她指了指脸上的面膜,问:“琴暖,可以揭下来了吗?”

  “不行不行,一定要敷十五分钟,否则没有效果。”她看了看时间,“嗯~还有五分钟,再坚持一下啦,乔乔。”

  徐琴暖:“对了,乔乔,我上一次发给你的苏言轻的照片你有没有收到?”

  顾乔点点头,“收到了,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你难道不想说点儿什么吗?”徐琴暖有些激动地说着,“有没有觉得他很帅啊之类的……”

  顾乔在手机上翻找着苏言轻的照片,看了看,说:“嗯,很帅,照片拍的也很好。”

  徐琴暖:“……”

  “乔乔,你有没有发现你是话题的终结者,分分钟能把话聊死。”

  顾乔:“……”

  她把面膜揭下来,扔进了垃圾桶,笑着说:“琴暖,我请你去吃饭,糖醋排骨行不行?”

  徐琴暖激动地扑到了她的身上,“乔乔,还是你最好了,能抚慰我受伤的心灵,如果你以后找不到男朋友,我养你啊~”

  顾乔看玩笑地说:“好啊,到时候可别哭着说养不起。”

  徐琴暖:“不会不会。”

  周日的下午三点半,太阳还很勤奋地照耀着人们,校园的街道上陆陆续续有返校的学生,但大多数学生的脸色都点苦大仇深,毕竟对他们来说,离开家去学校是一件痛苦的事。

  有些事真的只有体会过才会知道值不值,有些事也只有等到失去才会懂得珍惜……

  顾乔看着浑身散发着少女气息的徐琴暖,笑着问:“是在学校吃?还是出去吃?”

  徐琴暖:“离上课还有好几个小时呢,我们出去吃吧,反正在学校吃的机会多的是。”

  “乔乔,”她拉了拉顾乔的校服,“你看前面的那个男生是不是我们班的陈行舟?”

  顾乔抬头看了看,“好像是。”

  “我们去打声招呼吧?”说着就拉着顾乔走了过去。“陈行舟!”

  陈行舟回头看到顾乔和徐琴暖在自己的身后,伸手扶了扶眼睛。

  “好巧啊,你现在要去干吗?去班里?还是去吃饭?”徐琴暖笑着问道。

  陈行舟看了一眼顾乔,说:“去吃饭,你们呢?”

  “我们也要去吃饭,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吧?一个人吃饭多无聊啊。”徐琴暖提议道。

  其实顾乔不喜欢跟不熟悉的人吃饭,因为她会觉得很亏。吃饭是给自己吃的,找一个舒适的环境,吃自己喜欢吃的饭菜,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可如果跟一个不熟悉的人坐在一起,那吃饭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

  陈行舟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于是,三个人就一起朝校外的小餐馆走去。

  徐琴暖:“陈行舟,我怎么每次见你都是一个人?”

  陈行舟唇边泛起一丝笑容,“他们都还没来,而且我喜欢一个人,觉得比较自由。”

  在徐琴暖的印象中,陈行舟是不经常笑的,每次见他都以一张平静无表情的脸。都说爱笑的男生长得都很帅,这样仔细一看,陈行舟长得的确挺帅的,说帅也不是很巧当,倒不如说挺符合自己的审美标准的。

  “陈行舟同学,你喜欢吃什么?我和乔乔原本是打算去吃糖醋排骨的,你可以吗?”

  陈行舟点点头,“我都可以,你们挑吧。”

  “好啊,那就去吃糖醋排骨了。”

  ……

  他们找了一个四个人坐的位置坐了下来,顾乔和徐琴暖坐在同一边,陈行舟坐在顾乔的对面,这样更加重了顾乔的不舒服感。

  顾乔平时不怎么跟别人聊天,通常在他们说话的过程中附和一两句,所以全程都是徐琴暖和陈行舟在说话。

  陈行舟也是个话不多的人,有时针对徐琴暖的观点发表一两句见解,其余的时间都是徐琴暖在自顾自的说话。

  有时候顾乔会想,徐琴暖这么喜欢说话大概是因为她很寂寞吧。

  “乔乔,你认为呢?”

  “嗯?”顾乔抬头看着她,有些迷茫,“什么?”

  徐琴暖重复了一遍:“我和陈行舟刚刚在说,一个学生在学生时代什么最重要?我说是交朋友,陈行舟同学说是成绩。乔乔,你认为呢?什么最重要?”

  顾乔用筷子敲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笑着说:“我觉得玩最重要。”

  陈行舟看着顾乔,突然笑出了声。

  顾乔:“???”

  陈行舟:“没什么,只是想起一个人,她也这么说过。”

  徐琴暖拍了一下顾乔的后背,眼神中满是佩服,“乔乔,你的思想真前卫,如果我爸妈也想你这么想就好了,那我就不用这么辛苦地学英语了。”

  顾乔低头啃自己的排骨,嘲弄地想:大概只有像自己这样经历过高考的人才会将这种他们认为荒唐的话吧?

  饭后,顾乔跑到收银台结账。她本来是想付自己和徐琴暖的钱,但想想这么做好像有点小气,毕竟自己于他们而言也算是个小长辈了,索性就连陈行舟的也一起付了。于是跟服务员说:“你好,三个人一共多少钱?”

  服务员看了看账单,笑着说:“你好,一共五十一元。”女服务员原本还想问,是刷卡还是现金,可看了看他们的穿戴,都是德凉高中的学生,便把这句给省了。

  顾乔刚掏出钱包,陈行舟就把钱递给了服务员。

  陈行舟碰了碰自己的眼睛,这好像是他的习惯性动作,笑着说:“这一顿我请你们,就当是加固同学之间的友谊。”

  “可是……”

  陈行舟打断了她的话,“走吧,返校的第一天晚自习,刚哥喜欢早到。”

  顾乔还在纠结着,徐琴暖走过来拉着她的胳膊走出了餐馆。

  徐琴暖像是看出了她的心事,笑着说:“哎呀,乔乔,不要纠结了。都是同学嘛,大不了下次我们再请回来嘛。”

  她勉为其难地点点头,心里却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儿。

  顾乔也没什么大的毛病,就是不喜欢欠别人的,包括钱,虽然徐琴暖说以后回请回来,但只要一天没还清,她心里就会觉得不舒服。她也知道自己有些执拗,可就是改不了。

  有些事,一旦成为习惯,就很难再改掉了。

  陈行舟说得没错,他们刚到班里十分钟左右,‘刚哥’就迈着有规律的步子走了进来,双眼在班里巡视着。

  或许是开学不久的缘故,大部分人都还没到,因此班里稀稀寥寥的只有几个人。顾乔抬头看了看李显刚,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

  过了大概十分钟,苏言轻和陈奇亮走了进来。

  本来陈奇亮的步伐算得上豪迈,可一看到李显刚坐在讲台上,就立刻怂得低下了头,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苏言轻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顾乔看着苏言轻走回座位,本来想跟他打声招呼,可是苏言轻全程的视线都没有看向她,只好低头继续写自己的作业。

  陈奇亮还是没逃过一劫,刚走到讲台处,就被李显刚叫住了。

  李显刚:“班长,先别回座位,跟我去一趟办公室,我有事想跟你谈谈。”

  陈奇亮在一旁苦着脸点头。

  都不用想,顾乔也知道李显刚要跟他谈什么,毕竟这是每个班主任的共性。

  顾乔朝苏言轻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他正低着头看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