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他的呼吸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074 2019.02.10 08:00

  苏长明刚吃进嘴里的面条,立刻喷了出来,“女、女朋友?!”

  苏言轻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笑着说:“嗯。女朋友。”

  苏长明张了张嘴,没说话。身子朝他挪了挪,“言轻啊~小叔虽然不反对你交女朋友,但你也不要总是给小叔惊吓。而且,你现在才上高二,这交女朋友是不是太早了点儿。”他可是对他的哥哥千百般保证过,要让苏言轻以学习为重。

  “不早,不早,小叔。”苏言轻笑着说,“跟小叔比,我还差远了呢。”

  苏长明:……

  “小叔,面条快凉了,你赶快吃完。”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我先去睡了,明天还要早起。”

  苏长明扒拉了两口面条,别说,这家的面条还挺好吃的。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自己都还没有找落呢,管这么多干吗?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被苏长胜教训一顿。

  顾乔坐在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日记本。她从来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唯一的几篇日记还是初中时的作业,现在看看,也是很搞笑的一件事。

  她用笔头戳着下巴。第一次发烧晕倒是因为小黎的事,她记得当时几乎睡了一天;而这次只昏迷了两个小时,并且醒来之后,身体也没有出现上次很疲累的现象。

  “嗯~”她用笔在日记本上写上了“直接参与”和“间接参与”。

  通过这一次的实验,间接参与确实可以减轻对身体的负担;除了直接参与和间接参与这一点之外,她猜想还可能与改变的程度有关。换句话说,小黎最终是跳楼自杀了—顾乔到现在都不愿回想起这件事。也就是说,她改变的是一条生命的有无;而诺诺的事情则没有这么严重,她改变的只是他的人生。

  一阵夜风通过开着的窗户,吹进房间里来,顾乔的身子打了个哆嗦,随即走到了窗边。

  她望着这座城市,因为楼层不是很高,视野很有局限。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小区的人们都休息了,只剩下一片寂静。抬头望着夜空,悬挂在上面的星星很多,明天应该是艳阳高照的晴天。

  顾乔在窗边站了一会儿,而后关上窗户,拉上窗帘,爬到了被窝里。手机响了,是苏言轻发来的平安到家的短信。她看着短信,嘴角闪过一丝笑容,急忙止住了。跟苏言轻相处,总是会让她产生一种错觉。她不愿意去深入地想,害怕是自己想多了,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还是她跟苏言轻从来只是同学?连见了面都无法寒暄两句的同学?就想上一世一样。

  她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什么也没有摸到,那里好像曾经戴过一条手链,后来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顾乔把要回复苏言轻的信息删除后,手机静音,放到了床头柜上……

  苏言轻打着哈欠,见顾乔走上车来,伸手打着招呼,“早啊~”

  “早。”顾乔坐在了他的身旁,见他一脸困倦的神情,“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他看着顾乔,没说话。昨天晚上,他一直在等顾乔的短信,结果等了很久都没有收到。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没发出去,反复确认了几遍,消息已经发出,还是没收到她的回复,搞得他失眠了一夜。

  “嗯。”苏言轻很自然地把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用昏昏欲睡的声音说:“我昨天一直在等你的信息……”

  顾乔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一愣,扭头看着苏言轻疲倦的脸,突然有些后悔昨天把信息删了,“对、对不起……”

  因为是清晨,坐车的人不多,除了停站时开门关门的声响,其余的时间都很安静。

  “干吗道歉……”苏言轻的眼皮动了动,慵懒地说:“我又没有怪你……下次记得给我回信息,不然我会担心你出什么意外……带耳机了吗?”

  顾乔点点头,从口袋里取出耳机,插头插到手机上,“你要听吗?”

  “嗯……”他应了一声,“顾乔,我手没力气,帮我戴上……”

  顾乔把一只耳机戴在他的耳朵上,另一只我在手里。她不敢把另一只戴在自己的耳朵上,因为她想听到苏言轻均匀的呼吸声。

  想要听一个人的呼吸?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车内安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顾乔伸手按住了自己的心脏,想让它跳得慢一些,再慢一些,可是她一看到苏言轻的那张脸、听到他的呼吸,心脏便跳得更剧烈了。

  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也没有那么迟钝,知道出现这么现象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喜欢上苏言轻了……

  “苏言轻,我们到站了。”顾乔喊了一声睡得正香的苏言轻,把耳机装进了校服兜儿里。

  苏言轻连打了几个哈欠,一副没睡醒的表情,笑着说:“这么快就到了?我还想多睡一会儿呢~”起身伸着懒腰。

  顾乔背上书包,走在前面,下了车。

  “顾乔,我们去吃点儿东西吧?”苏言轻慢吞吞地走在后面,伸手拽住了她的书包,提议道。

  顾乔身子猛地向后退了几步,刚好撞到了他的身上,慌忙甩开了他的手。“我、我不饿。我先回教室了!”话音还未落,就跑开了。

  苏言轻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有些摸不着头脑。

  见苏言轻没有追上来,顾乔站在楼道喘着气,刚才跑得太急,不小心岔气了。

  王晶正站在讲台上讲课,她站在门口敲了几下门,见王晶点点头,示意她进去,才走了进去。

  徐琴暖慌忙给她腾了腾地方,把几本书从顾乔的书桌上拿开了,有些激动地小声说:“乔乔,你怎么现在来了?”

  顾乔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她不要说话,在演草纸上写道:下课以后再说。

  徐琴暖冲她比了一个OK的手势。

  没多久,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顾乔看了看苏言轻的位子,仍旧是空的。

  徐琴暖把身子伏过来,“乔乔,你知不知道这两天没见你,我都快寂寞死了。苏言轻也不来上课,我唯一的生活乐趣都没有了。”

  “所以我提前来学校了。”顾乔笑着说。

  “我听刚哥说,你请了三天的假,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要是我,是绝对不会早来的。”徐琴暖笑着说,“就算是在家无聊死,也不会来学校找虐。”

  张惠拽了拽顾乔的校服袖子,递给她一盒威化饼干,“这么早来,应该还没吃饭吧?”

  顾乔接住,道了谢。“英语演讲比赛怎么样了?你们都过了吗?”

  徐琴暖的表情有点儿尴尬,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乔乔,你别太难过,虽然只有你一个人没有进入复赛,但是能被选上,去参加比赛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比我这种英语渣渣强多了,真的。”

  顾乔有些好笑地看着她,“琴暖,我没有难过。而且,我发挥的确实不好。”

  不过,当她听到只有自己一个人没过时,心里确实有点儿不是滋味儿。但谁让她运气那么不好,抽到了“重生”这个词。

  “我还以为你一定难过死了~”徐琴暖双手托着下巴,“不难过就好,其实相较于参赛者,观赛者更轻松。乔乔,到时候我们去给苏言轻、张惠她们加油啊?”

  顾乔点点头。

  “顾乔,数学老师找你!”站在门口的李下文喊了一句。

  她应了一声,立刻跑了出去“去办公室吗?”她问了一句正在跟其他班里的学生打闹的李下文。

  “对!”李下文回答说,“卧槽,你这就太狠了!咱有种就别走……”

  顾乔:“……”

  男生之间的相处方式,她永远都看不懂。

  下楼梯的时候,她遇到了刚回来的苏言轻,顾乔下意识地往边上靠了靠,低着头加快了脚步。

  “顾乔?”苏言轻喊了一声,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啊?”顾乔有些尴尬地看着他,“没有,老师正在办公室等我呢。”

  “哦。”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鸡蛋,笑着说:“本来想给你买一个包子的,可是老板说没有热的了,就给你买了一个鸡蛋。”

  “不、不用了。我不饿,你自己留着吃吧?”她慌忙拒绝说,“老师还在等着我,我先走了……”

  顾乔站在办公室的门前,心有余悸地想着刚才的事,也不知道苏言轻发什么疯,干什么给她买鸡蛋?!就是因为他一系列的暧昧的行为,才会让她产生错觉的。她伸手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还没有平复下来。

  顾乔刚要伸手敲门,门就被打开了,余甜甜抱着一摞作业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见顾乔站在门口,先是愣了几秒,而后从顾乔身边走了过去。

  顾乔原本想跟她打声招呼,见她好像装作看不见自己,也没有自讨没趣。

  “那个,顾乔。”

  她刚要走进去,就被余甜甜喊住了。

  “顾乔,我跟言轻是从小就一起长大的,在其他人眼里,我们是要一辈子在一起的,我也觉得应该是这样。所以,你不要想着跟我抢,即使是抢,你也抢不过我。不是你的,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会是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