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搬书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039 2018.12.25 08:00

  王海斌今年二十八岁,未婚,是他们所有任课老师中最年轻的。他授课的经验很少,只有短短的四年,却在学校里很受欢迎。一是因为他的长相很好,一米八几的身高,最重要的是留过学还是未婚,有些上了年纪的老师、教授就想着把自己的女儿、亲戚的女儿甚至是邻居的女儿介绍给他,这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和他年龄相仿的女老师则时时刻刻关注着他,近水楼台先得月。

  王海斌受到学生的欢迎是因为他授课的方式很幽默,不像其他的老师一样死板,学生开他的玩笑,他也反过来开学生的玩笑。而且,他对于如何管理和震慑高二(10)班,颇有心得,就如今天,对待他们既不能太软也不能太硬,要软硬皆施,把控有度。

  王海斌笑眯眯地看着埋头做试卷的学生,“李下文,不要东张西望,好好做自己的试卷。”

  李下文低头看着密密麻麻的试卷,一阵头晕,怎么看怎么像是天书,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英语这种东西!

  时间过了一半,王海斌走下讲台,瞥了几眼信楚离的试卷,满意地点了点头。信楚离的实力,他还是比较了解的,这种简单的试卷,根本难不住她。

  陈奇亮见王海斌朝他们这边走过来,慌忙推了推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苏言轻,“哥们儿,老师过来了,快点醒醒!哥们儿,要死了!”

  “别叫了。”

  陈奇亮一抬头就撞上了王海滨的视线,只能乖乖地低下头写自己的试卷。哥们儿,你自求多福吧!

  王海斌坐在李下文的桌子上,像是找到了什么乐子,双眼眯成了一条线,他最喜欢管教难搞的学生,而且还是熟人的侄子。

  王海斌伸手敲了敲苏言轻的书桌,“苏哥,再睡就要下课了。”

  听到王海斌称苏言轻为“苏哥”,全班学生都打了个冷颤,不少女生面露担忧之色,毕竟苏言轻是他们的男神。

  顾乔有些好奇地微微抬起头,看着王海斌脸上挂着的“和善”笑容,也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顾乔,老师的脸上有题吗?”王海斌见顾乔一直盯着他,笑着问。

  唉~顾乔低头继续做题。第一次被老师打趣,还是挺尴尬的,她真不喜欢这种引人注目的感觉。

  苏言轻看到顾乔因被王海斌打趣而涨红的脸,从桌子上爬起来,起床气颇重的他黑着脸开始做试卷。

  下课铃声响起,不少同学还在与试卷做着斗争,王海斌突然说:“下课。”

  张惠迟疑了几秒,举手问:“老师,试卷还收不收?”

  就在张惠问得那一瞬间,全班都屏住了呼吸,双眼十分紧张地看着他。

  王海斌嘴角勾出一丝笑容,“哦,我一开始就没说要收,当然如果你们想交上来,我也不介意。”

  全班:“……”

  老师,你这个大猪蹄子!

  王海斌心情愉悦地走出了教室,觉得没事儿逗逗这帮傻乎乎的学生也挺好玩的。

  徐琴暖浑身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乔乔,我感觉脑细胞被杀死了一半儿~从小到大,我最讨厌的就是英语了,如果世界上没有英语这个东西就好了~”

  张惠戳戳她的背,双手捧着下巴,笑着说:“有吗?我倒是觉得英语挺好玩儿的。”

  徐琴暖翻了个白眼,“你的英语那么好,当然觉得好玩儿了。我可是从小学开始英语就没及格过~”她看着自己试卷上的空白,一阵头痛,又随手翻了翻顾乔的试卷。

  李下文搬着凳子回到自己的座位,满不在意地笑着说:“你们说王海斌是不是长了顺风耳,不然怎么会知道我在背后议论他。”

  孙超:呵呵~你那是背后议论吗?都快赶上叫卖的声音了,听不见才怪。

  “乔乔,你写的我怎么都看不懂?”徐琴暖看着顾乔试卷上四不像的单词。“英语中有这样的字母吗?”

  “嗯?”顾乔看了看徐琴暖指出的英法字母混合的单词,神情有些尴尬。

  ……

  午自习,李显刚到班里通知各科的课代表去搬书,顾乔、陈行舟、张惠去了资料室,陈奇亮是班长,所以也和他们一同去了资料室;因为顾乔和张惠是女生,力气小,陈奇亮又叫了同班的几个男生。

  资料室的地上摆满了书,各个班级的课代表和班长正根据各自班里的人数计算着要搬多少书。

  “顾乔,”陈行舟喊了一声,“高二的数学书在这边。”

  顾乔走过去,数了五十本放在一边,但她一个人只能搬动四分之一,就让班长派一两个男生来搬剩下的。

  陈奇亮看了看,闲着的只有苏言轻和孙超,就指使他们两个帮顾乔搬数学书去了。

  孙超倒是没说什么,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到了顾乔的面前,笑着说:“课代表,要搬的书在哪儿?”

  “在这儿,不过还剩很多,你一个人可能搬不动。”顾乔打量着身材偏瘦的孙超,有些担忧。

  孙超看了看高高的一摞数学书,对自己来说确实有些吃力,不过在女生面前怎么能认怂呢?他要拿出自己男子汉的一面,“没事儿,没事儿,课代表你也太小看我了,就这么点书我都不放在眼里呃……”

  顾乔:“……”

  孙超:“……”

  “哈哈~确实有点沉……哈哈~”他尴尬地笑笑,觉得从来没这么丢脸过,“我还是找个帮手吧。”

  苏言轻走过来搬了一大半,剩下的留给了他,顿时让孙超觉得自己很弱鸡。

  “数学书都拿完了吗?”杨孟原把顾乔手里的数学书拿走一半儿,放在了怀里的英语书上,语气温和地说:“我拿的少,这些就帮你拿了。”

  顾乔感到手上的重量顿时轻了不少,看着杨孟原真诚的脸,笑着说了声:“谢谢。”

  倚在资料室门框上的苏言轻眼神扫过顾乔和杨孟原,嘴角微不可察地撇了撇,把怀里三分之一的数学书重重地放在了孙超的搬着的书上。

  孙超:“!!!”

  是该好好锻炼锻炼身体了……

  晚上,徐琴暖死缠烂打着张惠,求她把偷拍苏言轻的照片发给自己几张。

  张惠一开始不太情愿,这些照片可是她要珍藏的宝贝,后来实在忍受不了她的死缠烂打,就发给了她几张。

  徐琴暖把照片保存到手机上,选择了其中一张认为最帅的做成了手机屏幕,想想又替换掉了,万一哪天被别人发现了多尴尬啊~“乔乔呢?”她在宿舍找了一圈儿都没看到顾乔的身影。

  张惠正坐在床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小说,听到徐琴暖的询问声,连头也不抬地回答说:“顾乔说是去找她弟弟,要待会儿才能回来。”

  “哦。”徐琴暖点点头,把手机里保存的苏言轻的照片发给了顾乔,在最后还发了一条信息:乔乔,不要太感谢我哦~

  “张惠,你在看什么小说?好看吗?”徐琴暖有些无聊地问。

  张惠突然傻笑了几声,意犹未尽地抬头看着徐琴暖,“琴暖,你刚刚说什么?”

  “你看的什么小说?有这么好看吗?”徐琴暖穿上拖鞋,跑到了张惠的床位旁,看了看小说的封皮,“霸-道-总-裁-的-甜-蜜-小-娇-妻……”

  张惠:“你要看吗?我看完可以借给你。”

  徐琴暖有些嫌弃地摆摆手,踢踏着拖鞋爬回了自己的床上,光看着这名字她就没有一点想看的兴致了。

  张惠坐起身,兴致勃勃地开始安利这本小说,“凡是不能只看外表,要看内在,内在。琴暖,我保证你开了之后绝对会再想看一遍。”

  张惠合上小说,扔在了床头,“琴暖,有没有兴趣做一个小测试?”从枕头底下拿出一本绿色封皮的杂志,“锵锵锵锵~我之前测过,超准的。”

  女生呢,总是喜欢这种小测试一样的东西。徐琴暖扫了一眼杂志,“都是测什么的?”

  “什么都有啊。”张惠踢踏着拖鞋爬到了徐琴暖的床上,“哎呀,琴暖,你现在也没什么事,就测一侧嘛~测一测嘛~”

  见她点头,张惠兴奋地翻开目录,“琴暖,你想测哪一方面?恋爱?生活?学习?还是测一下你的初吻会在多少岁终结……噢噢,还有如果你是电视剧里的一个角色,能够活到多少集。怎么样琴暖?决定好测哪一个了吗?”

  徐琴暖想了想,“测恋爱吧?”

  “OK!”张惠打了个响指,把杂志翻到了有恋爱小测试的那一页,清了清嗓子,“第一个问题,你喜欢蓝色还是粉色?”

  徐琴暖:“粉色。”

  张惠用黑笔做了记号,“第二个问题,如果在你的前方有三条路,你会选择哪一条?林荫小道?小桥流水?乡村小道?”

  “嗯……”徐琴暖想了一下,回答说:“小桥流水。”

  ……

  “答案是B,我念给你听。”张惠煞有介事地咳嗽几声,而后读到,“你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性格细腻,在同学或同事中有较高的人气,很好相处,热心助人;你的家境比较富裕,从小习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有较轻微的公主病。”

  “我有公主病?这个一点都不准嘛~”徐琴暖抱怨道。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她有公主病。

  “哎呀,你别急嘛,这不是还没讲完吗。”张惠安抚道,“我接着念了。喜欢撒娇,但总能把控好度,所以你周围的人都很喜欢你。但有时看不清自己的感情,容易把迷恋和爱情搞混……”

  顾乔刚走进宿舍,就听到徐琴暖说:

  “这几句说得跟我挺符合的,有时候我还真分不清迷恋和爱情。就说苏言轻吧,”

  张惠奸笑着问:“那你对苏男神是那种情感?迷恋还是爱情?”

  徐琴暖:“当然是迷恋了。虽然苏言轻长得很帅,但不符合我的择偶标准……咦,乔乔,你回来了。”

  顾乔应了一声,看两人聊得起劲,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在聊什么啊?”

  “哦,在说我男神苏言轻。”张惠有些花痴地说,“乔乔~”她举了举那本绿皮杂志,笑容里有一丝阴谋的气息,“要不要来测一测,很准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