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不明白喜欢究竟是什么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129 2019.03.07 08:00

  “Walk hand in hand in the afternoon sunshine trail,daylight on the ground cast mottled shadows, your smile is the most beautiful scenery here.”即兴问答中,苏言轻说完这一段话,就走下了舞台。

  牵手漫步在午后阳光遍洒的小道上,日光在地面投下斑驳的阴影,你的笑靥是这里最美的风景。这是苏言轻一直以来想对顾乔说的一段话,没想到今天借着演讲的机会说了出来。

  徐琴暖被这一段英语搞得云里雾里的,一脸忧愁地转头看着顾乔,“乔乔,苏言轻说的什么意思?我一句也听不懂。”

  “我、我也不太清楚……”顾乔红着脸,双眼盯着对自己微笑的苏言轻,心跳猛然加速了。真是搞不懂,他为什么要在这种场合说这种话。她伸手摸着自己的心脏,感受着剧烈的心跳,唇边泛起一丝笑容,仿佛有些高兴。

  坐在前排的王海斌了然地笑了几声,这恋爱的酸臭味,隔多远都能闻得到。“你就不怕顾乔听不懂?”他打趣了一声从舞台上走下来的苏言轻,“你看看他们的表情,好像有很多学生都听不懂啊。”

  苏言轻愣了一下,之前只想着要借这个机会把话说出来,倒是没想过听得懂听不懂的问题。他看着顾乔,微不可察地挑了挑眉,见她通红着脸,应该是听懂了。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王海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放心,顾乔比你的英语听力都要好。”

  陈行舟上去之后,徐琴暖就变得沉默了许多,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台上的陈行舟,眼神中是藏不住的笑意。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陈行舟这么感兴趣,长相斯文中又不乏帅气,文章写得好,而且不偏科,为人还不做作。在她的眼中,陈行舟几乎是完美的了。只可惜,陈行舟似乎很讨厌她。虽然他嘴上不说,但在行动上表现得倒是很明显,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不想跟自己坐同桌。

  徐琴暖有些丧气地用双手撑着下巴,视线还是没有离开在上面演讲的陈行舟。她倒不是喜欢他,只是很欣赏他,欣赏他的才华,欣赏他的气质……后来她才明白,欣赏过了头就变成了喜欢。

  “琴暖,你怎么了?”察觉到她心情的变化,顾乔疑惑地看着她,“怎么哀声叹气的?”

  “没什么……”她松开撑着下巴的两只手,像一只小猫一样,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声音有些懒懒的,“我就是在想,怎么才能让一个人变得不那么讨厌你呢?”

  顾乔想了想,“这主要还是要先了解那个人讨厌你的哪些方面,如果他是对的,改掉就好了;如果他是错的,那无论你怎么改,他还是会讨厌你……肖曲呢?”她转头找寻着肖曲的身影。

  “唉~不知道。可能是要宣布结果了,所以回到原来的位置了吧?”徐琴暖有气无力地说着,脑子里想着陈行舟是因为某些原因而讨厌自己?还是本身就很讨厌自己呢?

  半决赛的结果跟上一世很不一样,除了信楚离和肖曲,他们班的苏言轻和陈行舟也都晋级了。听到他们三个的名字时,王海斌高兴极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如果前三名都是自己教的学生,不知道奖金会不会翻倍。

  比赛结束之后,余甜甜跑到了苏言轻的身旁,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双手很自然地抓住了他的右手。“言轻,我就知道你能进入决赛,恭喜你。”

  苏言轻打了一个激灵,慌忙把手抽了出来,像是碰到了什么不能碰的东西,额头直冒冷汗。现在,余甜甜就是他跟顾乔之间的唯一障碍,虽然不知道顾乔为什么那么执着于他跟余甜甜的关系,但看到顾乔吃醋,他的心情也挺好的。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抽出来的,没准儿这么一刺激顾乔,她就对自己表白了。

  余甜甜撅着樱桃小嘴,很是不满地看着苏言轻,“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不过碰一下你的手,你这么害怕干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他撂下一句,就跑过去找顾乔了。

  余甜甜看着他奔向顾乔的身影,气得直跺脚。她突然有一种预感,或许她跟苏言轻十几年的感情,真的比不上苏言轻跟顾乔一两年的感情。

  她摇摇头,终止自己脑子里这些可怕的思想。小声说:“怎么可能呢?!再怎么想也不可能……”

  余甜甜突然有些不明白什么是喜欢了,难道喜欢这种感情真的不受时间长短的影响吗?明明是她先来的,顾乔只是一个后来者,她一直是这么想的。她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后来者却可以让苏言轻这么毫无顾忌地陷进去,连她与他之间十几年的感情都比不上……

  “甜甜,你在这儿发什么呆啊?”王海斌见她一直盯着苏言轻跟顾乔的身影,也没多说什么。“快回去吧?下午还要上课。”

  因为跟苏长明是很要好的哥们儿,苏言轻又是从小就住在苏长明的家里,王海斌自然与苏言轻也熟络了起来。余甜甜、苏言轻和陈奇亮是从小玩到大的,他自然对余甜甜也是有些了解的,除了有些公主病,其实也是挺好的一个女孩儿。

  余甜甜点点头,跟着班里的同学一道回教室去了。

  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有公主病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如果没有,他才要觉得奇怪。其实王海斌不认为余甜甜真的爱上了苏言轻,绝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受到其他人的影响。从小时候开始就听别人说,自己跟一个人有多般配,以后是在结婚在一起的,甚至连她的父母都不例外,那么她在潜意识里就认定了她跟苏言轻是要在一起的,她喜欢苏言轻。当然,也有可能她真的很喜欢苏言轻,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见苏言轻朝她们走过来,徐琴暖很有自知之明地先走一步了。其实她挺羡慕顾乔的,连苏言轻那么帅的男神都能俘虏,真是太帅气了。

  苏言轻伸手想去拉她的手,被顾乔躲开了。撒娇说:“顾乔,就拉一下,不会有人注意的。”

  顾乔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你自己不知道只要有你在的地方,背后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吗?而且,她盯着苏言轻刚刚伸过来的右手,如果没看错的话,余甜甜双手握的就是这一只吧?

  “你怎么这么盯着我?”苏言轻笑着问了一句,“是不是觉得我秀色可餐。”

  顾乔从校服口袋里掏出一包湿巾,拿出一片递给了他,把脸撇向另一边,声音有些别扭地说:“你的手上有东西,要不要擦一擦?”

  苏言轻看了看自己的手,除了有一些粉笔末残留在上面,很干净啊,修长白皙,简直是无与伦比的一双手。“哪里有什么东西了?”

  “右、右手……”

  右手?苏言轻这才想起来,刚才余甜甜抓住的就是右手。“嗯,上面确实有甜甜手上的香味儿。”他凑近顾乔,笑容中多了一丝戏谑,“顾乔,我第一次发现你这么爱吃醋。这么不喜欢我的手上留有别的女生的味道?”他伸出了右手,“你帮我擦呗?既然不想留下别人的味道,就在我手上全部留下你的味道。”

  她看着面前笑得有些……嗯,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下流”这个形容词。用湿巾在他的手上重重地擦了几下,转身跑开了。

  苏言轻把右手凑到鼻子前,嗅着上面的味道。除了普遍的湿巾的气味,还有一种独特的味道,那就是顾乔对他的占有欲。他决定一个星期不洗手了!不,还是一个月吧~

  晚自习下课后,看到站在教室门口的顾黎,顾乔有些疑惑地看着他:“小黎?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顾黎看着顾乔一脸担忧的模样,有些无奈地说:“乔姐,你怎么总是担心我会出什么事!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自己能照顾好自己。而且乔姐,你知不知道你这叫做保护过度,很不利于我的成长。”

  “知道了,知道了。”顾乔对他笑笑。

  顾黎扒着教室的门框,向班里探着头,看到苏言轻,很兴奋地喊了一句:“哥,我来找你了。”

  苏言轻背着书包走了出去,看到顾黎笑着说:“小黎弟弟,你找我什么事?”

  “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问问哥,明天跟我和乔姐一起回去吗?”虽然不太清楚,他总觉得乔姐跟他两人之间有矛盾,因为上次回来的时候,他们之间就怪怪的。

  “一起回去。”苏言轻笑着说,“明天我跟顾乔在校门口跟你会和。”

  “那就这么说好了哥。同学在楼下等我,我先走了。”话音刚落,就像欢脱的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地跑开了。走到半路又折返回来了,“乔姐,上次你回家的时候,静杉姐是不是来我们家了?”

  顾乔点点头,“你怎么知道的?”

  顾黎撇撇嘴,稚嫩的脸上显出一副很不满的样子,“前几天我跟妈打电话了,妈在电话里告诉我的。而且妈还说静杉姐来我们学校了,我已经很多年没看到静杉姐了,乔姐也不带着静杉姐来看看我。静杉姐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

  看着顾黎一脸期待的模样,顾乔摇了摇头,“都过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跟以前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