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最温暖的怀抱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2946 2019.03.21 18:07

  苏长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手术后一个小时,医生来病房查探情况,说麻药的劲儿已经过了,病人大概是太累了,所以睡着了。

  他双眼盯着白色的天花板,眼神闪过一丝迷茫。“靠!”他猛地一下坐了起来,因动作太剧烈,引起了腹部伤口处的疼痛。“啧~疼疼疼~”

  王海斌听到动静,慌忙从洗手间走了出去。神情有些焦急地问:“长明,你怎么样了?”

  “没!没事!”苏长明紧咬着牙,双手捂着腹部。“刚才太激动,不小心碰到了伤口。”

  王海斌把病床调高,让他躺了下来。自己也找了把椅子坐在了旁边。“说说吧!你这伤是怎么回事儿。”

  苏长明心虚地笑笑,“我是个警察,小伤小痛的不是很正常吗?不过这次是我大意了,我没想到他们真的要对我下狠手……啧~被捅了一刀还真不是好受的……”

  王海斌看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知道不好受还那么拼命?!”

  “这不是身为一名警察的职责吗。”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挠挠头。双眼环视着病房,不禁皱起了眉头。双臂交叉抱着胸说:“这臭小子,自己的小叔都受伤住院了,也不在这儿守着!你说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责?”

  王海斌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他,双眼笑眯眯地说:“我负责。”

  “啊?”苏长明接住苹果的手僵了几秒,而后笑着说:“你是我好哥们儿,你不负责谁负责!”他咬了一口苹果,不死心地问道:“苏言轻那小子真没来?”

  “来了。”王海斌眼神示意他看向病房外面。“在这里等一下午了。后来女朋友来了,就出去了。”

  “女朋友!”苏长明激动地差点把苹果给扔了,“啧~疼疼疼~在哪儿呢?”

  “在外面。”王海斌翘起二郎腿,随手在桌子上抓了一本杂志翻看起来。“今天救你的人就是顾乔,说起来你还真要好好感谢人家。”

  “顾乔?顾乔是谁?言轻的女朋友?”

  王海斌点点头。

  苏长明倒是很反常地躺了下来,双眼平静地盯着天花板。“那我岂不是刚好被侄媳妇给救了?!我的妈啊,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缘分……”他傻笑了几声。

  正在这时,苏言轻拉着顾乔走了进来。“小叔,你醒了?”

  “醒了,醒了。”苏长明坐起来,双手紧张地来回搓着。看到顾乔的长相时,突然笑出了声。

  顾乔把饭盒递给了坐在一旁的王海斌,“老师,我从家里带过来的。您和警察先生还没吃晚饭吧?”

  王海斌盯着她,眼神有些闪躲,始终没说话。

  苏长明一下拉住了她的手,“还叫什么警察先生!你应该叫我小叔,我们以后都是一家人,一家人。”

  顾乔有些尴尬地看着苏长明,而后朝苏言轻投去求助的眼神。

  见她一副弱小无助的神情,苏言轻走了过去:“小叔,你先吃饭吧?我送顾乔回去了。”

  “去吧,去吧。都这么晚了,家里人该担心了。”苏长明一副长辈的姿态,笑着点点头。

  因为是年关了,大街上比往常都要热闹了许多。

  苏言轻帮顾乔整理着围巾,而后戴上羽绒服的帽子,双手捏了捏她冻得通红的脸颊。“小黎呢?不是跟你一起来的吗?”

  “刚才已经回去了。”她把苏言轻的手装进了自己的羽绒服口袋里。“那些伤小叔的人抓到了吗?”她抬头看着夜空,叹了一口气。

  “只抓到了几个漏网之鱼,他们的老大逃跑了。”他握紧了顾乔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刚才总感觉她离自己很遥远。“你不用担心了,那几个人跑不掉的。”

  顾乔扭头看着他,对他笑了笑,“但愿如此吧。对了,现在小叔受伤了,你们回法国的事情也要延后了吧?”

  苏言轻应了一声,“原本是明天回去的,现在怎么也要过完年了。这样也好,我本来就不是很想回去,跟你在一起比去哪里都好。”他笑着说。

  顾乔看着他爽朗的笑容,不知不觉红了脸颊,羞涩地低下了头。这几天一直在下雪,两个人踩上去留下了两行清晰的脚印,希望它们能晚一些消失。

  苏言轻用眼睛的余光瞟了她一眼,笑着说:“刚才看我小叔的反应,他似乎很中意你啊。这样算来,你也算是见过我的家长了,什么时候领我去见见你的父母?”

  “你小叔中不中意我,我怎么知道……”她把脸埋进了围巾里,小声说。“你、你赶紧回去吧。马上就到小区了,被我妈看到就不好了。”

  “这么急着赶我走~”苏言轻扯了扯她的手,一副很受伤的表情,“知不知道我会很难过的~”

  顾乔看着他吃醋的神情,轻笑了几声,而后双手环住了他的腰。“我这么喜欢你,怎么可能赶你走呢~”

  苏言轻愣了一下,紧紧地抱住了她。他真想就这样把她钳在自己的怀里,真想时间就停在这一刻。“那你就再多喜欢我一点儿吧,喜欢到一刻也离不开我。”

  “知道了,知道了。”见他跟小猫一样粘人,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你赶快回医院吧?小叔现在受伤了,行动肯定有很多不方便。”

  苏言轻点点头,依依不舍地看着她。“那好吧,我先回医院了。”

  她点点头,直到苏言轻的身影消失不见,她才伸手扶住了身旁的墙壁。神情显得疲惫极了,脸色也有些苍白。

  难道是因为救了苏长明?可上一世她也没听到什么苏言轻的小叔突然去世的消息。以苏言轻在学校的人气,即使发生了一点小事,也会传遍整个学校。

  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了,甚至有些呼吸困难了。她步履艰难地朝家里走去,希望能撑到自己的房间。不然又要让家人担心了。

  所以,也就是说,不管她今天有没有报警,苏长明都不会有生命危险。既然自己什么都没有改变,为什么会感到身体这么累呢?

  “小乔,你回来了。”听见开门的声音,在厨房收拾东西的顾母喊了一声。

  她应了一声,“妈,我有点累,先回房间了……”走了几步,她折返回来说:“妈……我明天早上不起床吃早饭了……”额头上渗出了汗珠,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

  “好吧。”顾母的语气有些无奈,“妈妈也是从你们那个年龄过来的,知道早上起床很难,但也不要睡太久……”

  身体好疼!这是她现在唯一能感觉到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只勉强把羽绒服脱了下来,就浑身无力地躺在了床上。

  她不想闭上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害怕,害怕自己一旦闭上眼睛就醒不过来了。她还有很多舍不得的东西,不想就这么离开。

  这次给她的感觉跟以往不同。这次除了头晕之外,浑身上下都很疼,像是被什么鞭打一样。腹部的那个伤口也开始裂开,插在上面的刀子被人狠狠地拔了出来……

  顾乔双眼盯着天花板,眼神越来越迷茫,紧攥着床单的双手慢慢地松开了,神情也变得放松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睛。

  装在羽绒服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想从床上爬起来去接,却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而后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站在医院走廊上的苏言轻,双眼疑惑地盯着手机,自言自语道:“不会是睡着了吧?还是不要吵醒她了,发个短信过去吧……”

  看到这一幕的王海斌沉了沉眼眸,脚步有些沉重地走进了病房。

  “你怎么了?有心事?”苏长明正躺在床上玩手机,见王海斌眉头紧锁地走了进来,不禁问了一句。

  “没事。”他坐在了病床旁边的椅子上,伸手抓了一本杂志。翻了几页,却怎么也看不进去。

  “少来。”苏长明把手机放在了一旁,“我们这么多年的同学了,你什么性格我还能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王海斌低头盯着放在桌子上的水杯,良久才开口说:“做了一件错事。”但他不后悔做了这件事,说到底,他也是一个自私的人。

  苏长明看着他,而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笑着说:“既然知道做了错事,那就尽力去补偿吧。”

  王海斌愣了几秒,把杂志放回了桌子上,眼神温柔地看着他,笑了笑。“我会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了合适的时机,他会放下一切,去补偿顾乔的。

  “那就好……”苏长明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两个大男人在这儿互诉衷肠,也是没谁了!“那我这个伤患人士就先睡了……”

  王海斌看着他,眯着眼睛笑了几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