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排座位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2948 2018.12.21 08:00

  “顾乔,要吃瓜子吗?奶油口味的。”张惠把一满袋的瓜子推到她的面前,“多抓点儿,吃完还有呢。”

  顾乔伸手抓了一些,“谢谢。”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张惠摆摆手,拿着瓜子走到信楚离的床铺前,“楚离,要吃瓜子吗?”

  信楚离整理着床铺,委婉拒绝了。

  张惠微不可察地撇撇嘴,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信楚离相处。

  徐琴暖端着洗脸盆推门走了进来,额前的头发湿漉漉的还滴着水,“咦~你们吃瓜子怎么不叫我?”她看看手里的洗脸盆,又瞥瞥桌上的瓜子,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虽然我很想吃,可是我不想再刷第二次牙。”

  张惠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着说:“放心吧,给你留着呢,你可以明天吃。”

  徐琴暖捧着粉红色的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水珠,“还是张惠贴心。”

  顾乔坐在床上,手指啪嗒啪嗒地敲击着手机键盘。

  徐琴暖把瓶瓶罐罐的化妆品倒在手上,手掌心轻轻拍打着脸颊,坐在了顾乔的床上,眼睛盯着手机的屏幕,好奇地问:“乔乔,你在给谁发短信啊?”

  乔乔?顾乔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之前不都是喊她的全名吗?

  顾乔:“跟我弟弟发短信。”

  徐琴暖双腿盘在床上,一脸兴致勃勃的表情,“乔乔,老是听你提起你弟弟,我都还没见过你弟弟呢~有没有照片,让我看看长得帅不帅。”

  听到“帅”字,张惠插话道:“苏男神没来上课,真是可惜了,我还想着让苏男神的盛世美颜来治愈我满是疮痍的心灵呢。”

  “你能有什么疮痍啊~不过苏言轻没来上晚自习确实挺可惜的,整个晚自习都觉得没有什么劲儿。咦?楚离,这么晚了,你穿鞋去哪儿?”徐琴暖疑惑地看着正在穿运动鞋的信楚离。

  信楚离弯腰系好鞋带,抬头看着她,语气很淡,“去操场跑步。”拉开宿舍门走了出去。

  徐琴暖盯着宿舍的门,良久感叹了一句:“唉~我果然和学霸处不来,一点儿共同话题都没有。”

  张惠附和道:“是啊是啊,我也这样感觉,总觉得信楚离态度很高傲,不好相处。”

  顾乔听着她们对信楚离的评价,没搭腔。信楚离的性格确实不太好相处,不过她倒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以前她没觉得有什么,上了大学之后才体会到自律的重要性,其实她挺佩服像信楚离这样自律的人的。

  张惠抓起一把瓜子磕起来,“我们还是接着聊苏男神吧。等等~”她慌忙下床踢踏着拖鞋,一脸兴奋地朝门口走去,“我去把思琪拉过来。”

  等张惠回来的时候,宿舍便又多了一个容貌清秀的女生。王思琪大大咧咧地走进来,十分热情地说:“同志们,我来串门儿了,欢不欢迎我啊~”

  徐琴暖:“欢迎欢迎。桌上有瓜子,随便吃。”

  张惠:“敢情瓜子不是你的。”

  顾乔抬头对她笑笑,继续低头发信息。

  王思琪:“你们听说了吗?苏言轻这学期要住校。”

  “什么!”张惠激动地从床上跳了下来,“真的假的,你听谁说的?苏男神不是不住校的吗?”

  徐琴暖也显得特别好奇。

  王思琪不紧不慢地嗑着瓜子,卖起了关子,“我突然感到有些口渴,很想喝百事可乐啊~”

  张惠敲了一下她的头,“还嘚瑟起来了。百事可乐没有,汇源果汁有一瓶,你喝不喝?”

  “喝喝。”王思琪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果汁,“其实也没谁,今天回来的时候在路上听陈奇亮说的。”

  徐琴暖双臂抱着小腿,“陈奇亮和苏言轻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跟苏言轻肯定很熟。既然是陈奇亮说的,我觉得可信度还蛮高的。”

  张惠:“这么说,以后有机会在男生宿舍偶遇男神了,想想这一学期我都有上学的动力了。”

  ……

  信楚离走出宿舍楼,夏天的燥热天气在夜晚消退了不少,迎面吹来的轻风带来一丝丝的凉意。

  因为是刚开学,大家都忙着跟同学或室友唠嗑儿,去操场上跑步或散步的人不多。信楚离伸展伸展身子,做了会儿热身运动,迈开步子慢跑起来。

  她的母亲是一名老师,她的父亲是一名医生,所以她在学习和健康方面都会受到他们格外的关注。母亲会在平时指导她的学习,父亲则是要求她每天坚持锻炼,不至于为了学习而把身体素质搞下去。所以每天晨跑半个小时、夜跑半个小时就成了她雷打不动的习惯。

  刚起跑没几步,她就瞥见在跑道的最外圈有一个很熟悉的身影。信楚离知道那个身影是谁,同学半年,她每天晚上到操场跑步时几乎都能遇见这个身影,可以说是习以为常了,但还是有点在意,脚下也不自觉放慢了脚步。她既不想追上去与他并肩而行,这会让她觉得很不自在;然而她又不想加快速度赶超男生,就这样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信楚离看着苏言轻的身影,随着身体的每一次的跑动,他的头发就会颤动一次。他的周围有几个跑步的女孩子,眼神总是若有若无地瞟过他,企图引起苏言轻的注意;她听到身后两个结伴散步的女生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过去要苏言轻的手机号码……她不觉得苏言轻这样的人值得大家这样追捧,她不很喜欢苏言轻这样的人,感觉世界都在围绕着他转。

  信楚离从口袋里掏出mp3,把白色的耳机塞进双耳,mp3里的英语听力传入耳朵,操场上嘈杂的声音消失了。

  ……

  清晨刚过五点钟,徐琴暖定的闹钟铃声响了起来,她猛地一下坐了起来,看着正在换鞋的信楚离迷迷糊糊地问了句:“楚离,你起这么早要去跑步啊?”

  信楚离看了她一眼,应了声:“嗯。”

  徐琴暖伸手关了闹钟,重又躺下了。不知过了多久,她慌张坐起身,抓了抓头发,屋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完了完了,要迟到了,要迟到了!”

  顾乔老远就听见了她的叫声,等她刷完牙回到宿舍时就见徐琴暖慌慌张张地叠被子,“琴暖,你起来了。”

  徐琴暖诧异地看着她,“乔乔,你怎么还在?你和张惠不是走了吗?”

  顾乔走到桌子旁,拿起梳子梳头,“没有啊,我也刚起。”她看了一眼闹钟,“现在五点半,还有十五分钟才上课。”

  徐琴暖刚才见宿舍只剩下自己,就慌慌张张地忘记了看时间,现在一看,还真是刚五点半,坐在床上舒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要迟到了。你不知道刚才刚哥的脸就在我的眼前晃悠,说要罚我去操场跑圈儿。”

  顾乔坐在床上穿袜子,笑着说:“洗手间的人很多,你不快点可能真的要迟到了。”

  闻言,徐琴暖忙不迭抱着洗脸盆跑了出去,临走前还对她喊道:“乔乔,你慢点收拾,我们一起去班里。”

  徐琴暖是一个比较精致的女孩,等她收拾好时已经五点四十五了,她们只好跑着去班级。所幸在预备铃响起时,她们刚好进了班。

  徐琴暖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额头上挂满了汗珠,一脸愧疚的表情,“抱歉啊乔乔,害你也差点迟到了。”

  顾乔笑笑:“没事儿。”

  张惠戳戳徐琴暖的后背,示意她向后看,忍耐也隐藏不住她兴奋的表情,“琴暖,苏男神坐在我后面!我快紧张死了。”

  徐琴暖回头瞥见苏言轻的侧颜,这颜值也是没谁了,惋惜道:“唉~怎么不坐在我后面。”

  李显刚推门走了进来,因为没有发新书,大家的桌面上都是干干净净的,自然也没有朗朗的读书声。李显刚为了不浪费其他的时间,就决定占用这个早自习重新排座位。排座位的依据是上学期期末考试的名次。

  李显刚拿起讲台上的黑板擦,在黑板上敲了几下,班里立刻静了下来,“我们现在开始排座位,等一会儿我念到谁的名字,谁就进来选位置,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比如近视眼坐在后排看不清黑板的,现在告诉我;如果没有,大家现在先到走廊上去。”

  张惠一脸的不情愿,她的苏男神坐在她后面还没有十分钟就要换座位,她真是“恨死”李显刚了。

  顾乔站起身,刚想把课外书合上就被一个男生撞了一下,书本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男生弯腰帮她捡起来,说了声:“对不起。”

  顾乔还没开口,徐琴暖突然拉住了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说:“乔乔,乔乔,苏言轻啊。”

  顾乔抬头看着正黑着脸,一脸不悦的男生,微微一愣,“没关系……”原来他就是苏言轻,还真是她的同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