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英语突击考试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368 2018.12.24 08:00

  顾乔翻了翻试卷,走上讲台把张晶用红笔标注的题抄在黑板上。

  半个小时后,张晶推门走了进来。先是对上次的期末考试作了一番总结,而后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题来。大家都称她为“灭绝师太”,“灭”的是他们高二(10)班,“绝”的是整个年级,作为教师,有时候太过负责对学生来说也是一种负担。

  她感到有些困倦,上下眼皮像是磁铁石与磁铁一般相互吸引着对方。

  刚重生的那几天晚上,她几乎不敢闭上眼睛,因为当视野一片漆黑时,她的小肚便开始隐隐作痛,好像那里还刺着一把匕首,黑红温热的血慢慢地流淌,浓腥的铁锈味充斥着整个房间。后来情况好了些,可还是会梦到一些片段,以至于早上起来时总觉得很累。

  除了这个原因外,大概还有一个原因。顾乔已经毕业四年了,连续四年不上晚自习,她养成了早睡的习惯,每天一到点儿就会犯困。

  正当她昏昏欲睡之际,中间休息的铃声响了起来,张晶喊了声:“大家先休息吧,十分钟后我们继续讲题。”

  徐琴暖伸了伸懒腰,对顾乔说:“乔乔,要不要一起去超市?”

  顾乔摇摇头,“我不去了,帮我买一块儿雪糕吧?蓝莓口味的。”

  李下文听徐琴暖要去超市,立刻插话道:“徐琴暖,也帮我捎点儿东西呗?”

  “你?”徐琴暖看着李下文一脸讨好的模样,松口道:“好吧,好吧。你要买什么东西?”

  “仗义!我要两根烤肠,两个面包……”李下文转头看着苏言轻,“苏哥,你要不要吃什么?我请客。”

  苏言轻想了一会儿,“我要一瓶冰镇矿泉水。”

  李下文:“徐琴暖,再加一瓶冰镇矿泉水,回来给你钱。”

  顾乔从桌子上起来,拍了拍昏昏欲睡的脑袋,说:“琴暖,你也给我买一瓶冰镇矿泉水吧?”

  徐琴暖看了看时间,有些着急,“知道了,知道了。”话音还未落,人已经冲出了教室。

  顾乔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算去卫生间洗一把脸,不然她真的要支撑不下去了。

  卫生间里的人很多,排了好久的队才靠近卫生间里那仅有的两个水龙头。顾乔快速地来回搓了搓脸,凉爽的自来水让脑子清醒了不少,她甩了甩手上的水珠,走出了卫生间。

  刚走没几步,路过男卫生间时,一个男生朝她撞了过来,顾乔双脚没站稳,坐在了地上。

  男生见撞到了人,慌张走过去要扶她起来,忙说:“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儿吧?”

  顾乔双手撑地,站了起来,借着卫生间的灯光,她看清了男生的长相,原来是同班的杨孟原。

  杨孟原一脸抱歉的神情,“顾乔,你没事儿吧?刚才跟朋友闹着玩儿,没注意到你在这儿……”

  顾乔摇摇头,笑着说:“没事儿,我先走了。”

  “啊?顾乔等一下,”杨孟原递给她几张纸,语气很温和,“你的衣服脏了,用这个纸巾擦一擦吧?”

  “谢谢。”顾乔用手拍拍校服裤上的尘土,用纸巾擦擦手,“一起回教室吗?”

  “啊?好啊。”

  在顾乔的记忆中,杨孟原是一个很绅士的男生,平时如果有什么事找他帮忙,他会尽可能地帮你。脸上也总是带着浅浅的笑容,给人一种很温暖轻松的感觉。

  顾乔回到班时,徐琴暖已经从超市回来了,正在和李下文他们分着买来的东西,看到顾乔,朝她招了招手,

  “乔乔,我只买到一瓶冰镇的矿泉水,你看你俩谁要?”徐琴暖看着顾乔,又瞥瞥苏言轻。

  她刚想开口,苏言轻直接拧开常温的那瓶,喝了一口。

  徐琴暖笑着捅了捅她的胳膊,她的这个小动作让顾乔觉得挺别扭的,但还是笑着对苏言轻说了声:“谢谢。”

  苏言轻看着她,眼神闪过一丝疑惑,淡淡的说了句,“没事儿。”

  张晶是个不愿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的人,他们也就在唾沫横飞中度过了晚自习剩下的时间。

  就算再怎么喜欢一件事,时间久了也会审美疲劳,更何况是“灭绝师太”张晶,他们现在是身心疲劳了。下晚自习的铃声刚响,有的同学就急不可耐地冲出了教室。

  德凉高中接热水的地方只有一处,如果去晚了就要排上很长的一段时间。家境比较富裕的徐琴暖习惯了每天晚上用热水洗脸洗脚,所以一下课就拉着张惠赶回宿舍抢热水去了。

  顾乔整个人放松地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缓缓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她感到嗓子很干,伸手摸了摸书兜里的矿泉水,却摸到了其他的东西。

  顾乔弯了弯身子,原来是小黎拿来的桔子。她把桔子丛书兜里拿出来,放在书桌上,拧开矿泉水的瓶盖,喝了一口。

  小黎应该没什么事儿吧?晚上虽然能出去,但人也比较多,还有各种卖小吃的摊贩,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不过还是回去给他发个信息问问吧。

  顾乔喝着水,眼神瞟过空荡荡的教室,发现苏言轻正用手托着下巴盯着她。与他视线相撞的那一瞬间,差点没把她吓得把口里的水喷出来。

  顾乔定了定心神,把水瓶放在了一旁,准备离开。

  虽然她很喜欢苏言轻的长相,但却没有想要与他成为朋友的兴趣,因为她本能地觉得那样会很累,更何况她记得苏言轻是有女朋友的,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她记不清了,不过听说是他的青梅竹马,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

  苏言轻没有移开视线,双眼一直在顾乔的身上来回打量,像是要从她的身上探寻到什么一般。

  顾乔叹了一口气,“苏言轻同学,你是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吗?”

  “没有。”苏言轻这才移开视线,双眼盯着黑板。

  顾乔看了看书桌上的桔子,又看了看苏言轻,顿时脸红了。他不会是一直在看这些桔子吧?所以,他刚才那副神情是因为他想吃桔子?

  顾乔拿出几个桔子放在了苏言轻的桌子上,笑着说:“这个请你吃,我先走了。”

  苏言轻:“……”

  他看着顾乔离去的背影,眼神中的疑惑之色更重了,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难道真是他想的那样?之前也就算了,他盯着桌子上那几个圆滚滚的桔子,这个应该不是他想多了吧?

  顾乔在宿舍楼前遇到了去操场跑步的信楚离,笑着同她打了声招呼。

  信楚离点点头,路过她身旁,朝着操场的方向走去。

  她看着信楚离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与人群中,转身走进了宿舍楼。

  ……

  下了早自习,天空已经完全亮堂起来了,肃静的校园也变得热闹起来,像是从沉睡中刚刚苏醒一般。

  吃完早饭回来,顾乔回到座位上,发现同桌徐琴暖正在玩手机。

  徐琴暖感觉到身旁有人,被吓了一跳:“乔乔,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刚哥来了呢~”

  顾乔笑笑:“他要是真来了,你的手机就别想要了。”

  “哎呀,这不是没忍住吗?”徐琴暖亲昵地把顾乔拽过来挨着自己,手指点开了相册,全是苏言轻的照片,“张惠拍的,怎么样?很帅吧。”

  她点点头,拍的的确还行,角度抓得也好。“这是张惠的手机?”

  “不然呢?虽然我也很想要苏言轻的照片做手机屏幕,但这样明目张胆的抓拍我还是会觉得有些丢人,”徐琴暖笑笑,“反正张惠拍得多,等今天晚上回寝室跟她要几张就行了。”

  “乔乔,你要吗?你要是要的话,我也可以帮你要几张。”徐琴暖十分仗义地说。

  顾乔摇摇头。她没有收集别人照片的习惯,而且她也不喜欢拍照,她手机的相册里也就只有几张顾黎和顾父顾母的照片。

  “乔乔,不用跟我客气,你放心吧,我要的时候也会帮你要几张的。”徐琴暖笑着说,仿佛她完全看穿了顾乔的心思。

  顾乔:“……”

  “惨了、惨了!”李下文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同学们啊,要出大事了呀!”

  徐琴暖以为是刚哥来了,慌忙把手机收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李下文的身上。

  陈奇亮刚吃饭回来,就看到李下文一脸便秘的表情,“李下文,马上就要上课了,你站在讲台上干什么?”

  “班长大人,你猜我刚才看见什么了?”李下文神情夸张的看着陈奇亮,双眼扫视着班里的同学。“我看到王海斌了。”

  陈奇亮:“看到王海斌有什么奇怪的,第一节是他的课。”

  “我知道第一节是他的课,可是他的手里拿着试卷,还一脸奸诈的表情。据我猜测,他这是要突击测试。”李下文摸着下巴,一副很精明的模样。

  听到要突击考试,全班都炸开了锅。刚开学就要考试,还在他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简直是要人命吗!

  “李下文,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你真的看清楚了?”

  “课代表,你知道老师要考什么内容吗?”

  ……

  预备铃声响起又落下,王海斌穿着一身休闲装走了进来,正如李下文说的那样,一脸奸诈的表情。

  他笑着说:“同学们,两个月不见还真是有些想你们了,现在见到你们真是觉得亲切啊。你们有没有想老师啊?”

  全班同学:“……”

  “你们不在,老师出的试卷多得都没地方放了。”王海斌举了举手里的英语试卷,表情要多欠有多欠,“考虑到现在是刚开学,我挑了最简单的一套。现在把东西都收起来,桌面上除了答题笔之外,什么都不要留,马上开始发试卷。”

  “班长,课代表,把试卷发下去!”

  “李下文,搬着你的凳子,到后面去做试卷!”张海滨坐在讲台上翘着二郎腿,很是悠哉地喝着开水。

  李下文:“啊?”

  “我们班的某些学生眼神真是不太好,我这么和善的表情竟然被说成奸诈,你说是不是,李下文?”

  李下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