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距离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2995 2019.02.03 08:41

  “我自己脱!”顾乔慌忙把鞋子脱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不能拒绝苏言轻。

  苏言轻看着她很是迅速的动作,失笑出了声。

  听到他的笑声,顾乔尴尬地红了脸,紧张地说:“有、有什么好笑的吗?”

  他点点头,没说话。而后把手指上沾着的药膏动作很轻柔地涂在她的脚踝处,“疼吗?疼的话我就轻一点。”

  她摇摇头,尴尬地笑着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苏言轻抬头对她邪魅一笑,“要不等会儿你帮我上药吧?”他有意把手指伸到顾乔的面前,十分委屈地说:“你不知道,我现在可疼了,待会儿你上药的时候一定要轻一点。”

  顾乔:“……”

  一直被遗忘在一旁的女医生:现在的学生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明目张胆地在这里打情骂俏!

  “顾乔,我有件事想跟你说。”走在回教室的路上,苏言轻突然停下脚步,拉住了她的手。

  青春校园的街道上被黄叶覆盖了一层,走在上面会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虽然脚下的感觉不同,顾乔却总是响起冬天下雪时,穿着靴子踩在上面发出的声音。

  阵阵的秋风吹来,吹乱了苏言轻和她的头发,小道上不时有一两个学生路过,留下只言片语,而后匆匆离开。

  顾乔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对不起。”苏言轻双眸盯着她,表情很严肃,声音很柔和。

  顾乔不懂此时此刻的他为什么道歉,就像她从没来都看不懂苏言轻一样……也许是她没想过要去了解,不了解一个人,又怎么能看懂他呢?

  “明天的英语演讲比赛要一起去吗?”苏言轻笑着说。

  顾乔有点庆幸他转移了话题,“我们是同班同学,当然要一起去的。”

  他点点头,手指轻轻捏了捏顾乔的手背,意犹未尽地松开了手。

  晚自习下课,顾黎拉着顾乔去了操场。

  顾乔是一个很懒的人,如果不是有人拉着她,她一个人是不会轻易去操场的。运动是一种享受,但不是对于所有人都行的通的。

  如果我们看到一个人每天都坚持锻炼,就会感叹这个人的生活方式多么地健康。可是顾乔一直都不太认同这一说法,不运动的生活方式也不定就是不健康的。

  就如同,世上的有些事并不是非黑即白,也会有灰色地带。

  “小黎,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跑步。”顾乔抬头看着他,说了一句。

  顾黎笑嘻嘻地说:“乔姐,偶尔跑跑步,有利于身心健康。而且你没发现你的体质下降了许多吗?搞得我们全家人都在为你担心。”

  “可是……”

  “别可是了,乔姐!”顾黎立即打断了她,接着说道:“又不会占用你多长的时间,每天十分钟,只要成了习惯就觉得没什么了。”

  顾乔正在想着如何拒绝,就被顾黎拉着跑了起来。

  德凉高中没有早操时间,这一点顾乔是很满意的。所以,除了体育课上偶尔会跑几圈,她是基本上没跑过步的人。

  “乔姐,你也太弱了吧?”顾黎看着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喘气的顾乔,“我们刚跑了两圈,你就累得不行了?”

  面对顾黎的嘲笑,她辩解道:“男生和女生的体质不一样,你姐我从来没锻炼过,能够坚持两圈就已经很不错了!不行了,我不要跑了,你去跑吧?我坐在这里等你。”

  顾黎看着已经坐在台阶上的顾乔,无奈地点点头。“说好了,乔姐!每天十分钟,我会监督你的。”

  顾乔笑着答应了。

  看着顾黎远去的身影,她低下了头。如果让她选择是每天多十分钟睡觉,还是选择每天抽出十分钟跑步,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

  她抬头望着夜空,如往常一样,在学校永远见不到繁星满天。刚刚剧烈运动过,也不知道自己的腿明天会不会疼……

  哦~对了,她的脚扭伤了。刚才一直在想跑步的事情,都快要把这件事儿给忘了。

  顾乔用手把肥大的校服裤腿掀了起来,转了转脚踝,已经不怎么痛了,怪不得跑步的时候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晚上的夜风凉了许多,只是一会儿就把她刚才跑步出的汗给蒸发掉了。她看着在操场上过往的学生,寻找着顾黎的身影。

  她看着从自己前方跑过去的信楚离的身影,信楚离似乎没有认出她。

  顾乔双手托着下巴,双眼盯着远处,路灯很暗,散发着黄色的弱光,让操场和在操场上跑步的学生身上都镶上了一层暖色。

  信楚离,她的同学,她的室友,年级里的学霸……原来一个人要扮演这么多的角色。她盯着信楚离的身影,总觉得很孤独和凄凉。

  信楚离中午的神情突然出现在她的脑海中,顾乔发现在她的前方不远处,似乎是苏言轻的身影。

  她观察了一会儿,信楚离的步调似乎是随着苏言轻的步调变化的,不急不缓。苏言轻停下的时候,她也会跟着停下。有很多机会她可以超过苏言轻,但她并没有这么做。

  信楚离与苏言轻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距离不会很近,也不会太远。等到太近的时候,她会放慢脚步与他拉开距离;过于远的时候,她会加快脚步追上他的步伐……

  只有信楚离知道自己内心的纠结。她渴望离苏言轻更进一步,但理性告诉她不允许。不只是理性,还有她的父母……

  “乔姐,走了!”顾黎喊了一句,朝她挥着手。

  顾乔站起身,脚踝处传来阵阵的隐痛,有时候疼痛来得真是迟钝,不过还不算太晚。

  她有借口拒绝跑步了!

  第二天,王海斌亲自领着他们去了阶梯教室。

  “初赛应该不会很难,参加比赛的学生中会有很多是因为上次考试的成绩决定的。”王海斌神情有些得意,“不是所有的老师都像你们老师一样既负责人,又具有观察力,知道哪些学生有天赋,哈哈……”

  他们:……

  “怎么了?你们不相信?这还真不是老师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王老师!副校长找你!”有人突然喊道,打断了他的话。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好好发挥,争取进入复赛……”

  “王老师,快点!”

  “来了来了!苏言轻,给我认真点比赛,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他走过去揪住了正趴在桌上的苏言轻的耳朵。小声说:“小兔崽子,你要是敢不答题就直接放弃,我会让你小叔好好收拾你一顿的。”

  苏言轻:……

  看着王海斌匆忙离去的身影,张惠感叹了一句:“以前怎么没发现王老师是这么婆妈的人。”

  “大概是单身久了吧?”顾乔接了一句。

  上一世,她有一个大学老师比王海滨的情况还要严重,同学就私下里说他是单身久了。

  见陈行舟他们都盯着自己不说话,“怎、怎么了?”

  杨孟原笑笑:“没什么,我们只是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见其他参赛的学生都陆续找位置坐了下拉,陈行舟伸手扶了扶眼镜,说:“我们也找个位置坐下来吧?”

  张惠建议:“我们最好能坐在一起。”

  最后,他们在倒数第三排的边上坐下了,参赛的学生陆续上台演讲,评审就是资历比较高的英语老师。

  本来王海斌这么年轻,是够不上当选评审的,但他有出国留学的经历,英语水平比其他接受正规教育的老师都比较高,自然就当选了评审。

  “顾乔,你的演讲稿让王老师看过了吗?”坐在顾乔身旁的陈行舟问了一句。

  顾乔打开了演讲稿看了看,“已经看过了,应该没什么错误。”

  “顾乔,你怎么知道王海斌是单身?”陈行舟问了一句。

  “嗯?不是吗?”顾乔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陈行舟仍低头默背着自己的演讲稿。

  “嗯……大概不是……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只是听说他有女朋友。全班都知道的事情,我以为你知道……”

  “是吗?”顾乔低下头,有些尴尬地说:“所以你们刚才那样看着我,是因为这个吗?”

  “大概是吧……感觉你跟之前变了许多,不过不爱麻烦别人这一点倒是一直没变……”

  “嗯?之前?”顾乔看着陈行舟,突然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那个,我们之前就认识吗?我记性不太好,不记得了……”

  “记性差这一点也跟以前一样……”陈行舟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她,“我记性也很差,所以你自己慢慢想起来吧。”

  顾乔:……

  相处的越久她就越发现,陈行舟的性格似乎并不怎么好。

  演讲比赛她是知道最终结果的,所以她的心思并没有放在上面很多。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如果是已定的事实,她就不那么在意和执着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再争取也没什么用。

  所以,后来她放弃了苏言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