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到来的寒假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096 2019.03.17 18:27

  圣诞节之后不久便是元旦了,这一年刚巧赶到了周末,于是顾乔和顾黎就在家里陪着顾父顾母一起度过了元旦。

  上一世的时候,顾乔不怎么喜欢上学。和大部分的学生一样,除了学校的紧张氛围之外,还有对家的归属感。从小到大,她都觉得离开家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不管是谁,总要学着离开家。

  走在路上,放在兜里的双手紧了紧棉袄。“后天就要开始期末考试了吧?”她问了一句身旁的徐琴暖。

  徐琴暖围着一条粉色的围巾,遮住了鼻子以下的部位,脸颊冻得有些发红。她把双手对着嘴唇哈气,笑着说:“对啊~这过得也太快了!感觉才刚开学,没想到一个学期就过完了~对了,乔乔。英语演讲比赛的决赛你怎么没有去?你是没看到苏男神演讲的时候双眼还一直盯着门口,都快把门给看穿了。”

  顾乔对她笑笑,“那天刚好身体不舒服……”

  这件事确实是她的错,之前明明答应苏言轻会去的,自己却食言了。好像决赛之后的好几天,他都没怎么跟自己说话,像一个耍小脾气的孩子一样。

  身体不舒服是真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那天总感觉头昏昏沉沉的,似乎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晚上,她把这件事告诉了王海斌,虽然王海斌嘴上说没什么,但顾乔却能察觉到,他在向自己隐瞒什么。她也没再继续问下去,要知道一个人只要不想说,那你无论用什么方法,他都不会说出来的。就像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乔乔。”徐琴暖歪头看着她,旋转着身子,倒着走路。笑容很甜美地说:“乔乔,寒假的时候我可不可以去找你玩儿?我爸妈几乎每天都呆在公司,家里除了保姆就是佣人,每次一到放假,我就会很郁闷,一个人待在家里真的是无聊死了~”

  “当然可以。”顾乔看着她,笑着说。“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可以打电话给我,我也可以去找你。”

  “真的吗?”徐琴暖激动地抓住了她的胳膊,“那就这么说定了。”

  顾乔点点头,“琴暖,你还是好好走路吧?一会儿撞到人就不好了。”

  “不会,不会……”徐琴暖停下了脚步,终于知道什么是分分钟打脸了。看到自己撞到了是陈行舟,慌忙蹲下身帮他捡掉在地上的作文本。一脸抱歉地看着他,“对不起,同桌。我不是有意的。”自从那次吵架之后,她对陈行舟的称呼就由名字改为了“同桌”。她觉得这样会显得亲近些。一开始陈行舟似乎很不习惯,她每次喊“同桌”时,总是不搭理她,后来也就慢慢习惯了。

  陌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变成熟悉,当陌生变成熟悉之后,原先熟悉也就变成了陌生。所以,如果徐琴暖现在喊他“陈行舟”,估计他也会听着不习惯。

  “没事。”陈行舟瞥了她一眼,而后扎起身,“以后好好走路。”

  徐琴暖调皮地朝他吐了吐舌头,笑着说:“知道了,同桌。你现在要去办公室送作业吗?要不要我帮你拿?”

  陈行舟后退一步,避开了徐琴暖伸过来的手,暗中叹了一口气。他原本就不擅长跟女生相处,更何况徐琴暖还是那种活泼外向型的,他就更相处不过来了。“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跟顾乔打了声招呼,从她们身旁走了过去。

  “乔乔,你看什么呢?”徐琴暖见顾乔一直盯着陈行舟看,好奇地问了一句。

  她摇摇头,笑着说:“没什么。我们回教室吧。”

  期末考试的前一天的晚上,李显刚按照惯例早早地来到教室,讲了一些考试的注意事项,放假回家时的交通安全问题和寒假作业的事情。大家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实际上内心波涛汹涌,要说什么事最能牵动学生的心情,首先要数的就是放假的消息了。

  李显刚:“要说的老师都说完了。最后在强调一点,回家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寒假不要光想着玩,认认真真把各科老师布置的寒假作业完成……”

  全班同学异口同声:“知道了,老师!”

  发现身旁的苏言轻今天太过于平静了,顾乔用眼睛的余光打量了他一眼,看见他正在聚精会神的写东西,身子凑上去想看看他在写什么。

  察觉到顾乔的动作,苏言轻慌忙把纸塞进了桌兜里。神情有些心虚地说:“我什么都没干,你凑过来干什么。”

  顾乔:“……”

  “就是觉得你今天挺安静的,跟平时不太一样……”她瞥了眼桌兜,“你刚才在写什么?”

  苏言轻有些别扭地说:“没写什么。你看错了……”

  陈奇亮看着苏言轻,故意咳嗽了几声,跟他打着手势。

  看着他们两个怪异的行为,虽然觉得奇怪,但她也没说什么。或许男生跟男生之间的有些事情是不能让女生知道的吧?

  晚自习刚下课,苏言轻就拉着陈奇亮出去了。“要是你说的方法不管用,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奇亮趴在栏杆上,笑得很得意,“哥们儿,我是谁!好歹我也混了那么久,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他把手搭在了苏言轻的肩膀上,“放心,一定管用。”他可是咨询了很多有经验的人,才想出了这么一个精妙绝伦的办法,“如果不能逗顾乔开心,你下学期的饭线全部我出!”

  “你说的话,我记下了。”苏言轻抬头看着夜空,皎洁的月光映在他的眸子里,显得那样温柔,生生看呆了走廊上的女生。

  听着周围女生的议论声,陈奇亮无奈地耸耸肩。果然人长得帅就是受妹子的欢迎。

  陈奇亮:“哥们儿,你今年在国内过年吗?”

  “看情况吧?”苏言轻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不过不管最后在哪里过,肯定会跟小叔一起。”

  陈奇亮笑了一声,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个问题问得有些多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去法国的话,别忘了来找兄弟。当然,如果在国内就算了。”

  苏言轻甩开了他的手,嘴角微微上扬了几分,“找你干什么?!泡吧?打游戏?少年,能不能有点儿追求!”

  “我靠!”陈奇亮看着他一副故装深沉的模样,破罐子破摔道:“行,行!我没追求,就你有追求行了吧?!我看你的追求就只围绕着顾乔!”

  他轻笑出声,“孤家寡人就不要在这儿酸了。你说对了,我的追求就只围绕着顾乔。不过,我乐意!”

  陈奇亮看着他笑得很贱的表情,真想上去揍他一拳。不过算了,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他对一个人这么执着。或许是一件好事儿。

  “嗯。明天开始考试。”顾乔双腿盘坐在床上,怀里抱着枕头。“后天下午四点半考完。嗯……妈,你跟爸要是没时间的话,就不用来接我们了,行李也没有多少,我和小黎能拿完。”

  顾母:“那怎么行呢?我和你爸有时间,到时候在宿舍等着我们就行了。不用把行李搬下楼了,我和你爸爸去搬。”

  顾乔笑着说:“没事儿,妈。行李又不是很沉……嗯……嗯……知道了……”

  见顾乔挂了电话,徐琴暖叹了一口气,“乔乔,你爸妈对你真好,不像我们家……”在她的父母眼中,除了生意还是生意,东西倒是给她买了不少,不过从来都没有真正去关心过她。“乔乔,你爸爸妈妈要是没空来接你们,我可以让司机先把你们送回去。”

  “谢谢你,琴暖。”她放下怀里的枕头,朝徐琴暖走了过去,“我妈应该有时间来接我们。而且我和小黎的行李本来就不多,来不来接都没关系的。要吃糖吗?”她把几颗水果糖放在了她的手里,“小黎今天给我的。”

  徐琴暖剥了一颗糖塞进了嘴里。有些无聊地摆弄着她的那些化妆品,不一会儿凑到张惠的床边,“慧,你又在看什么小说?有没有什么比较搞笑的,借我一本。”

  张惠抬头看着她,“你不是不喜欢看小说吗?有搞笑漫画你看不看?”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本阿衰,递给了她,“昨天向别的班的朋友借的,记得看完之后还给我,我还没看呢。”

  徐琴暖看了看封皮,“阿衰?慧,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喜欢看这种类型的?”

  张惠伸手把小说翻了一页,说:“无聊的时候,随便看看。”

  “慧。”徐琴暖脱掉棉拖,爬到了她的床上,一脸兴致地笑着说:“慧,我还从来没听你聊起过你的梦想,你长大后想干什么?我倒是觉得你这么喜欢小说,不如以后去当一名作家。”

  张惠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低头继续看小说。

  “都说在实践中成长。慧,你看了这么多小说,有没有尝试过自己写?”徐琴暖好奇地盯着她,“我觉得如果慧写的话,文笔应该还不错……”

  从外面洗漱回来的顾乔,听到了她们在聊的话题。她记得上一世,听班里的同学说,张惠在大学的时候学的专业是金融,一个跟小说和文学毫无关系的专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