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苏言轻的脾气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106 2018.12.27 08:00

  刘晓涵站在503的门前,深吸一口气,抬手敲墙了门。见到开门的是信楚离,本来就很紧张的她现在连说话都不成句了。

  刘晓涵:“楚、楚离,我找顾、顾乔。”

  信楚离看了她一眼,应了声,回到床上看书去了。

  刘晓涵突然有些后悔没有先跟信楚离打招呼。

  顾乔洗漱回来,见刘晓涵站在她们的宿舍门口,“晓涵,你来我们寝室有什么事儿吗?”

  刘晓涵看见顾乔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伸手轻轻抓住了她的衣角,“顾、顾乔,我有几道题不会,可以请你叫我怎么做吗?如果你没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去问其他的人,没关系的。”见顾乔有些迟疑,她慌忙改口说。

  顾乔笑笑,“没关系,你先进来,别再门口站着了。”

  刘晓涵跟在顾乔的身后走了进来,她这是第一次到别的宿舍,浑身上下都在诉说着紧张。

  顾乔:“这里是我的床铺,你先在这儿坐一会,我拿毛巾擦擦脸。”

  刘晓涵点点头,有些迟疑地坐在了床沿,因为顾乔只是告诉她这是她的床铺,并没有说她可以坐。

  她抬头看到了对面床铺上正在捧着小说看的张惠,正纠结着要不要打招呼,徐琴暖端着洗脸盆推门走了进来。

  徐琴暖:“乔乔,你有没有洗面奶?我的用完了,最近吃的太油腻了,感觉都上脸了,你看,额头上是不是长痘痘了?”

  顾乔看了一眼她的额头,笑着说:“现在长应该算青春痘吧?”她把洗面奶递给徐琴暖,“开学的时候买的,我没怎么用,送给你用吧。”

  “乔乔~”徐琴暖感激地看着顾乔,恨不得下一秒扑上去,“还是乔乔对我最好了~爱你~”

  张惠插嘴道:“唉~女人呢,就是善变,之前还说最爱我呢,还不到两天就移情别恋了。乔乔,姐劝你离这个善变的女人远一点。”

  徐琴暖跑到张惠的床铺前,撒娇似的拉了拉她的胳膊,“开玩笑啦~我爱乔乔,也爱你啦~咦?”她看到坐在顾乔床上的刘晓涵,有些疑惑地问:“乔乔,这是你的朋友?怎么都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顾乔把毛巾用衣架晾起来,转身看到了低着头的刘晓涵,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张惠拿起小说敲了一下徐琴暖的头,“琴暖,你平时都干什么了,连同班同学都不认识了?”

  “同班同学?”徐琴暖仔细打量了一下刘晓涵,还是不觉得在哪儿见过。但既然是同班同学,那她刚才就太失礼了。“对不起啊,我记性不太好。”

  刘晓涵慌忙摆摆手,“没关系,没关系。”

  为了不让气氛太尴尬,顾乔走到自己的床铺前,问道:“晓涵,你带数学书了吗?”

  刘晓涵:“啊?在、在宿舍,我去拿。”

  “不用了。”顾乔拉住了她,爬到床头,拍了拍正带着耳机做英语试卷的信楚离的肩膀。

  信楚离摘掉耳机,看着顾乔,语气有些淡,“怎么了?”

  顾乔:“楚离,你的数学书能不能借我看看,我的在教室没带回来。”

  信楚离从一摞书中抽出数学书,递给了她,戴上耳机继续听英语听力。

  “晓涵,你说的不会的题在那一页?”顾乔从床头抽了几张演草纸,翻开了数学书。“晓涵?”见她没有反应,顾乔喊了一声,“你不会的题在哪一页?”

  “啊?”刘晓涵满脸羞愧地看着她,“在、在第五页,”她用手指着第五页的例题,“从这里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

  “乔乔,你什么时候跟刘晓涵这么要好了?”刘晓涵走后,张惠问了一句。

  “刘晓涵?原来她叫刘晓涵啊~我刚刚一直在想她的名字。”徐琴暖用干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对啊,乔乔,你怎么能抛弃你可爱又善良的同桌呢~”

  顾乔:“她有几道题不会来问我。”

  徐琴暖爬上床,“不过她在班里的存在感也真弱,同学这么久我都没发现有这个人。”

  张惠合上小说,盘腿而坐,一只手摸着下巴,做出思考的模样,“嗯~怎么说呢?刘晓晗的性格有些自卑,像她这样的人很渴望跟别人相处,担忧害怕会招来对方的反感,所以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给人一种很软弱的印象。”

  徐琴暖:“张惠,你什么时候成为心理大师了,说得跟真的一样。”

  张惠拿起枕头扔到了徐琴暖的身上,“什么叫什么时候成为了,我一直都是好不好。不过乔乔,你最好不要跟刘晓涵走太近,过于自备的人,往往心理承受能力也很差,很容易产生嫉妒心,不适合做朋友。”

  徐琴暖抱着枕头,“就是乔乔,你听张惠的,而且你有我就好了。”

  顾乔看着徐琴暖的模样,像一只招财猫一样摆动着右手,轻声笑了笑。

  ……

  第二天中午,顾乔跟徐琴暖一起吃过午饭后,回到教室在黑板上用粉笔写了一行字:在午自习结束之间交数学作业。

  她刚要放下粉笔,陈行舟叫住了她。

  陈行舟看了看黑板上的字,算不上难看,但也算不上好看。他皱了皱眉头,伸手扶扶眼镜,“我帮你写吧。”

  顾乔:“不用了,我已经写……”

  然而,陈行舟像是没听到她说的话,拿起黑板擦把她刚写上去的字擦掉了。“午自习下课之前?”他问了一句,听到顾乔肯定的答复后,挥动粉笔,不到一分钟就写好了。

  顾乔看着陈行舟一手漂亮的字体,有些惭愧,“谢谢你,陈行舟。”

  “不用谢。”陈行舟把粉笔放在讲台上,走了下去。

  顾乔看了看黑板,把讲台上的粉笔末用抹布擦干净,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苏哥,你怎么了?心情不好?”看到苏言轻把铅笔掰成了两节儿,李下文心惊胆战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苏言轻把铅笔扔进了桌子旁放着的垃圾桶,趴在桌子上开始睡觉。

  李下文:“……”

  陈奇亮:“你不用管他,估计是有看谁不爽了,从小到大就这样,脾气臭。数学作业写了吗?让哥借鉴借鉴。”

  李下文白了他一眼,“你直接说抄不就行了,还借鉴,借鉴你个大头鬼啊。”

  “嗯?”陈奇亮一把勒住了他的脖子,“怎么的,学会跟哥耍横了?”

  “奇哥、奇哥,刚刚开玩笑,开玩笑。”李下文双手把作业恭恭敬敬地递给他,讨好地笑着,“班长大人,您想怎么借鉴就怎么借鉴,我一丁点儿的意见都没有。”

  杨孟原从外面走进教室,会自己座位的路上不小心碰掉了信楚离的作业本,忙不迭弯下腰捡了起来,“对不起。”

  信楚离像是才发现他的存在,看了一眼他手里的作业本,语气很淡地回答说:“没关系。”

  杨孟原看着她,脸不知不觉得红了,“我、我帮你交吧?”

  信楚离:“什么。”

  杨孟原指了指黑板上的字,笑着说:“作业本我帮你交吧,正好顺路。”

  信楚离抬头看了一眼黑板,“不用了,等会儿我自己交。”重又低下头,继续写数学试卷,没有了说话的欲望。

  杨孟原看着她,把作业本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她的桌子上,像是怕惊扰到她的思绪。

  陈奇亮见同桌杨孟原从另一边儿的走道过来,有些不解地问:“你怎么从那边儿过来?走这边不是更方便吗?”

  “一时间没想那么多。”他笑着说。

  陈奇亮打趣道:“不是学习学傻了吧你?”

  后来,顾乔发现杨孟原每次进班级都从那边儿的走道从后面绕一圈回到自己的座位。

  距离午自习结束还有十五分钟时,顾乔数了数作业本,四十九本,还差一本,数了两遍都是这个结果,她没有班里的名单,班里的人她到现在都认不全,想找出那个没交作业的人自然是不容易。

  她叹了一口气,四下望望,看到苏言轻的作业本就放在桌面上,因为书桌上只有一本作业本,显得很显眼。

  顾乔起身,走到了李下文的桌子旁,伸手敲了敲苏言轻的桌子,“苏同学,你的数学作业没交。”

  苏言轻抬头看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翻看着课外书,“我知道。”

  顾乔:“我现在交到办公室去了,你能现在交上来吗?”

  苏言轻这次没有抬头,“哦,不好意思啊课代表,我还没写。”

  顾乔:“……”

  李下文听苏言轻没写,嬉皮笑脸的说:“苏哥,你没写找我啊,我借你抄,一共就三道题,两分钟就搞定了。”

  李下文顶着苏言轻的死亡视线,实在不明白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哈哈~我好困啊,要睡觉了,你们慢慢聊,慢慢聊……”

  顾乔:“苏同学,你不交作业的话是要记名的。”

  苏言轻:“嗯。”

  顾乔只觉得心好累,撕下了一张纸,用黑色的水笔写上了苏言轻的名字。

  看到她的字,苏言轻顿时黑了脸,从她的手里夺过纸和笔,洋洋洒洒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三个字占据了整张纸。而后用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写有他名字的白纸,“这是我的名字,下次不要再写错了。”

  顾乔看着他的名字,才发现自己把苏言轻的“轻”字写成了“清”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