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平安夜与平安果”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179 2019.03.14 08:00

  “乔乔,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徐琴暖挽着顾乔的胳膊,有些激动地说了一声。

  天气已入冬许久,每个学生都穿上了棉衣,从嘴里呼出的水蒸气清晰可见。

  徐琴暖见她一脸迷茫的样子,说:“乔乔,明天是平安夜啦~你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

  平安夜送平安果似乎成了校园里很流行的一种做法。上一世高中的时候,顾乔也送过,主要是谁送给了她,她就回一个给谁。觉得挺没有意思的,因为送的人不一定是你想送的人,但是既然别人送给你了,你也不可能不回送一个。久而久之,平安夜送平安果这一行为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而且,上了大学之后,她发现大学生很少会过平安夜这个节日,自己也就慢慢淡忘了。

  “乔乔,你打算送给谁平安果啊?”徐琴暖有些好奇地问。“第一个肯定是送给苏言轻吧?”

  顾乔把冻得有些发红的手掏进兜里,笑着说:“我不打算送给谁。”

  “咦?”徐琴暖有些不理解地看着她,“为什么不送啊?别人都送的。”

  “觉得有点儿不值。”她笑着说,“平时的苹果卖得都很便宜,平安夜前几天苹果的价格都会大幅度地增长。你不觉得花比平时高很多的价钱,买一个跟平时一样的苹果很不值吗?”

  徐琴暖扯了扯她的胳膊,有些无奈地讲:“乔乔,你太较真儿啦。送平安果送的是祝福,不要在钱上太在意啦~”

  顾乔转头看着她,不置可否。徐琴暖的家境比较富裕,从小到大都没有在花钱上发过愁,听到她说的话,顾乔也能理解。“琴暖,你有想送的人吗?”

  徐琴暖笑笑,“当然有了。”

  顾乔见她伸出手指数了数,十个手指都数了一遍之后,又重新来了一遍。看到她要送的人这么多,顾乔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要送给这么多人啊?”

  徐琴暖点点头,“除了我们班一些关系比较好的,我还要再多准备一些。万一到时候有不是很熟的朋友送给我,我又没有多余的,不是太尴尬了吗?”

  “琴暖,我觉得你不用准备太多。”顾乔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什么叫循环利用吗?别人送给你的,你也可以转手送给其他人。这样不是节省了很多吗?”

  “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徐琴暖有些纠结地看着她,“别人送给我,我再送给其他人,被别人知道不就尴尬了吗?”

  顾乔不知道该说她傻,还是该说她单纯。笑着说:“你不用担心,其他人都是这么做的。”

  “那~乔乔,晚上你陪我去买吧?”徐琴暖撒娇般地拽了拽她的胳膊。

  回到班里的时候,苏言轻已经在座位上做试卷了。顾乔也没想打扰他,自己也拿出练习册,开始做题。

  虽然苏言轻平时看起来很傲慢,但真的做起题来,比谁都要投入和专注。她突然想起了苏言轻之前说的一句话,“我不爱学习,我只是在学我想要的内容。”如果有一天你不把学习看成学习,而是在用心地汲取知识,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过了片刻,苏言轻放下笔,整个人靠在了顾乔的身上,撒娇说:“顾乔,我做完一套试卷了,手指快累死了,有没有什么奖励~”他把右手伸到了顾乔的面前。

  “苏言轻,你好沉啊。不要把重量都压在我身上。”顾乔看着他,笑着说了一句。“还有,你是学生,做试卷不是你的本职工作吗?你做了你的本职工作,能有什么奖励。”

  苏言轻挑挑眉,一副惨兮兮的模样,“可是因为写试卷,我的手指都变形了。这难道不算是工伤吗?”

  顾乔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只好放下手中的笔,帮他揉了揉,“这里?”

  苏言轻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发现顾乔真的很吃这一套,觉得以后可以多用几次。

  “现在可以了吧?”顾乔松开他的手,重新拿起笔做练习册。

  下午去办公室送数学作业回来的路上,碰到了王海斌。顾乔跟他打了声招呼,正准备回教室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李显刚。“老师,我有点儿事想问你。”

  王海斌点点头。

  “老师,刚哥上次出车祸是不是留下了什么后遗症?”顾乔观察了李显刚每次进教室之后的动作,发现他每次都不会站很久。

  王海斌看着顾乔,“为什么这么问?”

  “出车祸之前,刚哥大部分时间都是站着的;可是自从出车祸之后,他坐着的时间占大多数。而且每次从椅子上起来的时候,似乎都有些吃力。”顾乔把自己的观察告诉了王海斌,“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车祸的时候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王海斌英俊的面容上显现了他标志性的狡猾笑容,笑着说:“没想到你观察地还挺仔细。”

  顾乔不置可否。每次看到王海斌这个表情时,都觉得不舒服。“老师,您还是跟刚哥说说,让他去医院检查检查吧。”

  王海斌点点头,“放心吧,我会转告他的。”

  顾乔:“那没什么事,我先回教室了。”

  见她要走,王海斌喊住了她,“顾乔,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你不用担心你跟苏言轻交往之后,会对他带来什么伤害;而且,即使你们两个之后真的在一起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见她一副发问的神情,他笑着说:“打住!现在不要来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没办法回答你。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

  “老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事?”顾乔皱着眉头,双眼警惕地看着他。

  王海斌用书拍了一下她的头,笑着说:“喂喂~再怎么说我也是老师,有用这种眼神看着老师的吗?”

  她后退了一步。不管什么时候,她都觉得王海斌微笑的面容之后,藏着什么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他笑着说,“哦,对了,明天是平安夜,千万不要送给老师平安果。再送老师就真的拿不了了。”

  顾乔:“……”

  晚自习放学之后,她陪着徐琴暖一起去买了送平安果需要的材料。

  回到宿舍之后,徐琴暖就开始亲自动手包平安果,直到熄灯之后都没有完工。顾乔洗漱回来,见她床上放的都是包装纸,有些无奈地问:“还没弄好吗?”

  徐琴暖叹了一口气,而后仰躺在床上,“还有两个。乔乔,真是快累死我了~”

  张惠打开台灯,把小说翻了一页。“这么辛苦,干什么要送那么多人?”

  “慧,你怎么跟乔乔的想法一样~”徐琴暖爬起来,看着坐在床上看小说的张惠,“辛苦不重要,这只是我的一种表达心意的方式,你们懂不懂啦~”

  张惠抬头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平安果,其中有一个最大也最显眼,而后用一副什么都看透的表情问:“那个天蓝色的是送给陈行舟的吧?”

  徐琴暖愣了一下,而后有些结巴地解释说:“我、我跟陈行舟是同桌,送给他平安果又怎么了?”

  张惠笑了一声,“我也没说怎么了,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现在的行为倒是有点儿做贼心虚。”

  顾乔:“不过,你是怎么看出来哪个是送给陈行舟的?”

  张惠瞥了眼桌上那个用天蓝色包装纸包装的平安果,“因为那个天蓝色的最显眼。”

  被她这么一说,徐琴暖的脸彻底红了。

  顾乔看了看,发现的确是天蓝色的那个最显眼。

  信楚离端着洗脸盆推门走了进来,刚才还闹哄哄的宿舍,一下变得安静了下来。

  这不是因为她们聊天故意避开信楚离,而是她们知道信楚离对这方面不感兴趣。其实她们三个都挺佩服信楚离的,所以只要信楚离在宿舍时,她们总是会很默契地保持安静,不打扰她的学习。

  第二天,也就是平安夜。早自习的时候都还好,一到中午,班里就热闹了起来,都是互相送平安果的。

  徐琴暖把包好的平安果一一送了人,还送给了苏言轻一个。递给他的时候,笑着说:“男神,这可是我亲手包的,你一定要吃啊。”

  苏言轻瞥了顾乔一眼,笑着点点头。

  顾乔继续低头写作业,没理会他的眼神儿。

  虽然送平安果成为了热潮,但也总有几个不为所动的学生。像顾乔、信楚离、张惠、苏言轻、陈奇亮、杨孟原还有刘晓涵等人。

  顾乔和张惠的原因相似,觉得其本身的意义也不大;信楚离则是因为浪费时间,她对一切浪费时间的活动都不感兴趣;苏言轻他们男生呢,则是对这类的活动不感兴趣。除了不感兴趣以外,杨孟原其实是了解信楚离的性格,知道她对这类的活动有些反感,自己也就对这类活动没太大的感觉了。有时候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影响是无法估量的。

  至于刘晓涵,则与他们几个都不相同。既不是觉得浪费时间,也不是不感兴趣,而是她有些讨厌和害怕这类活动。没有钱是一方面原因,更重要的是没有人送给她,她也没有人可以送。这就意味着她在班里是没有朋友的,是孤立无援的。

  对于像信楚离那种心理强大的人或许没什么,但刘晓涵是个心理脆弱又有些自卑的女生。看着自己周围的人都收到了别人的祝福,自己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不免也是一种煎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