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关于重生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166 2019.02.04 08:00

  苏言轻把顾乔从座位上拉了起来,脸色有些黑,“你坐我旁边!”

  “嗯?我坐这里挺好的。”顾乔不解地说。

  苏言轻看了陈行舟一眼,笑着说:“我不喜欢坐靠近过道的位置,很没有安全感。”

  张惠看了看时间,比赛开始已经半个小时了,现在站在台上的是高二(9)班的学生,不由得有些紧张,“马上就到我们了,谁先上?”

  一直坐在一旁看演讲稿的徐琴暖开口说:“我先上吧?”她不喜欢焦急等待的感觉。

  “我第二个吧?”杨孟原看着信楚离,笑着说。

  “行。那我第三个,陈行舟第四个。乔乔,你是想最后还是倒数第二?”张惠问道。

  “苏言轻,你先选吧?我都可以。”顾乔不喜欢做选择,所以她不会拒绝别人,也不会主动去推荐自己。

  苏言轻:“我最后。”

  五分钟后,信楚离走了上去,她的神情很自信,没有丝毫的紧张,五分钟后,她以同样的神情走了下来。

  上高中的时候,老师经常说,把平时练习当作考试,把考试当作平常练习。信楚离就是这样的一种心态吧?无论是练习,还是考试,她都以认真的态度对待。

  “乔乔,陈行舟下来后就是你了!”张惠见她心不在焉的模样,有意提醒了一句。“不用太紧张,就当作是一场游戏就行了。”

  顾乔笑着点点头。

  “不用太过于在意演讲稿,句子通顺,语意明了就好。”

  听到信楚离的声音,顾乔有些诧异。她一直觉得信楚离不怎么喜欢她,也或许是她的性子很冷,自己误解了。“谢谢你,楚离。”

  “renascence!”

  顾乔看着这个单词,不知该作何反应。

  “知道这个单词是什么意思吗?”坐在评审席上的王海斌突然开口问了一句,兴趣十足地看着神情有些诧异地顾乔。

  顾乔摇脸色有些苍白,“……不知道。”而后走下了讲台。

  王海斌很可惜地叹了两口气。

  “王老师?”坐在他身旁的以为女老师问道:“那个女生是你们班上的吗?”

  “对,我教的学生。”王海斌笑着点点头。

  “怪不得您一副很可惜地表情,毕竟是自己的学生。”女老师安慰道:“这个单词有很多学生都不知道什么意思,只能说很遗憾她不幸抽到了这个单词。”

  王海斌摇摇头,笑着说:“不,她知道。”

  “什么意思?”女老师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老师看比赛吧?这个男生也是我们班的,很有个性的一个学生。”

  “乔乔,renascence是重生的意思,你应该知道啊,我之前还看你查过这个单词。”张惠问了一句。

  “是吗?”顾乔笑着说,“可能是我太紧张了,一时没想起来。”

  张惠:“好可惜啊~”

  “没关系,顾乔。一定还会有其他的比赛的,不用太放在心上。”杨孟原安慰她说。

  “谢谢。”

  顾乔坐在台下听了一会儿苏言轻的演讲,起身离开了阶梯教室。

  在空旷无人的校园街道上走了一会儿,她转身朝李显刚的办公室走去。

  顾乔伸手敲了几下办公室的门,听到有人应声,才推门走了进去。

  “顾乔?”李显刚见到她有些疑惑,按理说现在是上课的时间,“找老师有事儿?”

  顾乔点点头。

  “怎么不下课了再来?”李显刚放下手中的书,从旁边拉过一把椅子,“先坐下吧。”

  “今天有英语演讲比赛,演讲完我就过来了。”顾乔在椅子上坐下。

  李显刚这才想起来今天是演讲比赛的初赛,“比赛怎么样?有没有机会进入复赛?”他笑着问。顾乔在他眼中还是比较听话和懂事的学生。

  “应该进不了吧?”她笑得有些惭愧。

  “没关系,一次的失败算不了什么。以后还有机会。”

  她点点头。“老师,我来是想跟你请几天假。”

  “请假?”李显刚微微皱起了眉头,“顾乔,还有一个月就要期中考试了,没什么要紧的事,最好不要请假。”

  “老师,我想请三天假。”顾乔看着李显刚,语气比刚才坚定了些。

  见她如此坚定,李显刚松口说:“老师是不能随便给假的,如果你请假的理由正当,老师自然会给你假,只是我要提前跟你父母说一声,你父母要是同意的话,老师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顾乔点点头,“老师,您的手机能借我用一下吗?”

  李显刚把自己的手机递给她,“要现在打?”

  她应了一声,拨通了顾母的号码。简单说了几句后,把手机还给了李显刚,“老师,我妈妈想跟您说话。”

  “喂?顾乔妈妈,您好,我是顾黎的班主任李显刚,您可以叫我李老师。”李显刚接了电话,十分客气地说。

  “是吗?嗯,好的,既然您同意的话,我会给顾乔三天的假。”他看了顾乔一眼,“可是,顾乔妈妈,还有一个月就要期中考试了,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最好不要请假……是吗,好,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会再跟您联系的。”李显刚挂断了通话。

  “可以把你请假的理由告诉老师吗?”他问了一句。

  “嗯。老师,我请病假。”顾乔笑着说。

  李显刚:……

  “现在就走?”

  她点点头。

  李显刚从抽屉里找出请假条,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路上注意安全,如果有什么问题,及时跟老师联系。不管有什么事,都不要耽误了学习。”

  她点点头,“知道了,老师。”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顾乔回想着英语演讲比赛的事,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不幸……

  她坐在校园的黄色长椅上,几片落叶飘落下来,把地面的最后一点颜色覆盖住了。老师讲课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耳边,对于高中生来说,现在是宝贵的上课时间,可对她来说,她不知道算吗?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手指有些颤抖,她有些害怕,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原来死亡是一件这么可怕的是事情,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吗?也许会,也许不会。不过,她从没有感到后悔。

  “喂?老师,我是顾乔。我们谈一谈吧?”听到王海滨的回音后,她挂断了通话……

  “老师,你是知道的吧?”顾乔看着坐在对面的王海斌,眼神透露出一丝戒备。

  “你是指什么?”王海斌笑着问,伸手端起了一杯茶,“如果是关于重生的问题,我倒是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

  顾乔垂下眼眸,双眼盯着饭桌上的一点污渍,“你果然是知道的吧。”

  “不要愁眉苦脸的,”他帮顾乔倒了一杯水,嘴角上扬了几分,“正值青春的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愁眉不展呢?!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师怎么着你了呢!”

  顾乔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什么时候发现的?”

  “你要问什么时候,老师还真答不上来。只是……”王海斌笑笑,眸子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而且你并没有刻意隐藏什么。”

  顾乔端起水杯,送到嘴边又放下了。“我是不是……”

  “不是!”王海斌突然笑了几声,“顾乔,你不会以为老师是来索命的吧?你还真这么认为啊!”见到她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他无奈地叹了几口气,“老师又不是什么黑白无常,为什么要索你的命!而且,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鬼神!”

  顾乔看着他,“那重生又是什么?”

  王海斌静静地喝着水,而后放下水杯,笑着说:“你的问题老师很难回答,因为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原因的,所谓重生,大概只是生命的一种形式吧?当然,重生也不是完全没有条件的。”

  “条件?”

  王海斌点点头,“嗯。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生存规则,如果因为重生,改变了一些事,其他事也跟着发生了相应改变,这个世界不就乱套了?”

  “不过,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世界上从不存在绝对的公平,但是我欣赏追求公平的人。”

  “什么意思?”

  “也就是说,如果你有意改变了一些事,所造成的后果必须有你自己来承受,即使这些改变对大家都有好处。”王海斌看着她,“是不是觉得很不公平?”

  顾乔没说话,低头默默地喝着水。

  “上次在课堂上你晕倒的原因,大概就源于此。可以告诉我你做了什么吗?”他很感兴趣地问。

  顾乔犹豫片刻,点了点头,低声说:“是关于我弟弟顾黎的事。”

  王海斌点点头,笑着问:“怎么样?还有什么问题吗?老师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要知道老师可是很人性的。”

  顾乔没说话。

  “对了,你上一世和苏言轻的关系怎么样?”王海斌招来服务员,点了两碗面。“老师这个月比较穷,等拿到了奖金,再请你吃一顿好的。”

  “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只是很平常的同学关系,毕业以后就没了联系。不过,我觉得他应该对我的印象不深吧?毕竟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交集……”

  服务员把两碗面送了过来,王海斌递给了她一双筷子。

  “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问?”顾乔不解地看着他。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有关你的事。”

  “我没有觉得不公平,”过了一会儿,顾乔放下了筷子,“因为所有的这些改变都是我自愿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