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一样的人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106 2019.02.05 08:00

  王海斌餐巾纸擦拭着嘴角,感叹道:“性格真是跟某人说的一样……”

  顾乔:“什么?”

  “没什么。还有什么问题要问,”他抬手看了眼时间,“距离老师上课还有半小时。”

  顾乔点点头,双眼盯着王海斌,用探寻的语气问:“所以老师也是……”

  王海斌笑笑,“嗯,和你一样的人。”他从椅子上起身,“其实做老师真的是挺辛苦的,既要备课,又要管教学生。你不一起走?”

  顾乔应了声,“我请了三天假。”

  “做学生真是好啊~”他感叹了一句,“老师要是请假的话,还要找人代课。”

  走到门口,他转身说:“顾乔,趁着三天时间,好好整理整理心情。当然身为还是未成年的孩子,玩儿是最重要的。”

  顾乔对他笑笑,没说话。等到王海滨的身影消失不见,她才起身离开了小饭馆。

  在回家的路上,她的脑海中反复闪现着王海滨的话,关于重生,她真是毫不知情。

  条件!也对,幸运总不会自己无缘无故地来到你的身边,总要附加点什么条件,重生的条件就是所造成的后果全部由自己来才承担。

  王海斌说人身体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如果不想让自己陷入危险,就不要期望太多。

  她透过车窗,看着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天空还是一样的蓝,明媚的湛蓝;太阳还是一样的暖,融化的温暖;世界还是一样的美好,平静的美好……

  “同学,你要在哪里下车?”司机师傅问了一句。

  现在既不是下班时间,也不是放假时间,诺大的公交车上只有稀稀寥寥的几个人。

  “我在**小区下车。”她回答说。

  “同学,现在不是学校放假的时间,你怎么要回家?”司机师傅通过反光镜看了顾乔一眼,笑着问。

  “嗯。我家里有事儿。”顾乔伸手关上窗户,微风拂面的清爽感觉消失了。

  司机师傅也不再说话,车内恢复了一片寂静。

  可是,如果没有期待,她的重生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这是一个死性循环,她不可能没有期待,因此她要去改变某些事,改变的结果就是她要承担这些后果。

  公平还是不公平?她是不知道王海斌是怎么想的,顾乔觉得这样很公平。说得严重一些,就是用她的命来换顾黎的命,公平地有些令人害怕。

  她在小区门口下了车,李婶儿正坐在树下跟其他老人闲聊,看到顾乔,亲切地打了声招呼,“小乔,你怎么现在回来了?学校放假了?怎么没跟你弟弟一起回来?”

  顾乔笑着说:“学校没有放假,我是请假回来的。李婶儿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同小区的一位上了年纪的爷爷说:“刚才聊到小李的儿子和儿媳,他们今年春节的时候回来。”

  顾乔记得李婶儿的儿子外出打工,已经两年没回来陪老人过年了。

  “我儿子说现在还不能确定,要看到时候公司给不给假,如果给的话,就回来陪我这个老婆子过年。”李婶儿笑着说。

  “叔叔阿姨接着聊,没事儿我就先上去了。”顾乔打了声招呼,朝自己家走去。

  顾父顾母都去出差了,要两天后才能回来。她用备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不知道是昨晚没睡好,还是一时间知道了这么多事,心理作用的结果,她觉得很累。

  在厨房倒了一杯水,喝了几口,就爬到自己的床上睡觉去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她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旁桌子上的手机,想知道现在几点了。刚打开手机就看到好多信息蹦了出来。

  顾乔睡觉的时候喜欢把手机静音,所以在这段时间想要联系她几乎是不可能的。

  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她发现发来的信息中占一半是苏言轻的,剩余的则是徐琴暖和其他同学发来的。

  顾乔觉得很抱歉,请假回家的时候没能通知他们一声。用头绳把头发扎起来,慢慢地一个个回复他们。

  等到回复苏言轻的时候,她犹豫了片刻。看着苏言轻的信息,顾乔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主要是他的问题太多了,二十多条信息她要回复到什么时候?!如果只挑一些问题回复,她又不知道那些该回复?哪些不该回复?

  正在她纠结的时候,手机的来电铃声响了,把她吓了一跳。见是苏言轻打来的,滑到了接听键。

  “喂?我是顾乔。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你怎么有时间打电话?”顾乔像朋友一样询问道。

  “嗯。觉得太无聊,所以就逃课了。”

  顾乔实在搞不懂他,但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毕竟人家有逃课的资本。“还是不要经常逃课了,万一被学校的领导抓住,记过处分怎么办?”

  顾乔觉得想苏言轻这样厉害的人还是不要为自己留下污点比较好。

  “嗯……”苏言轻应了声,“以后不会了。你现在在哪?”

  她没想到苏言轻会这么听从她的建议,突然有些心虚。也许他就是这样的学习方法才造就了后来成功的他,万一他这么一改变,反而失败了怎么办?这种罪过她怕是承担不起。“不过如果是真的很无聊,你也可以逃课……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听我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就行了,不用顾虑我……”

  苏言轻的笑声从手机里传来,然后他说:“我知道了,你现在在哪?”

  “我在家里。”顾乔爬下床,跟他说了这么多话,有些口渴,就跑到厨房倒了一杯水,“今天演讲比赛结束后,我跟班主任请了三天假,等三天以后再去学校……”她说完后才后知后觉,自己不用解释地这么详细。

  等了半天,没听到苏言轻的声音,她问了一声:“你还在吗?”

  苏言轻:“嗯~我在想往后的三天都见不到你了,有点寂寞。”

  听他说得这么暧昧,顾乔的脸红了,有些慌张地说:“我、我要去洗牙刷脸了……不对,是洗脸刷牙。你不要笑,只是一时的口误,都说不要笑了……”

  “顾乔,再陪我聊会儿吧?”苏言轻忍着笑说:“等会儿在洗牙刷脸。”

  顾乔:“……”

  “上午的演讲比赛怎么样?”顾乔转移了话题,她觉得再继续刚才的话题,苏言轻就停不下来了。

  他语气很得意地说:“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参加的比赛会被刷掉吗!当然是进入复赛了。”

  顾乔觉得,苏言轻有时候真的挺自负的。但自负总比自卑好。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他有自负的资本,而别人没有。

  “那恭喜你了,复赛是什么时候?”她笑着说。

  苏言轻:“怎么?要来给我加油吗?需不需要我帮你预定一个VIP座位,让你全程都能看到我?”

  顾乔也不是不能开玩笑的人,就回道:“好啊。不过那时候我应该在上课吧?如果不上课的话,我一定回去帮你们加油的。”后来,她才知道,苏言轻今天的话并不是开玩笑。

  “你的脚好了吗?”过了一会儿,苏言轻问了一句。

  她转了转脚踝,“嗯,已经不疼了。我要去吃饭了,就先挂了。”

  苏言轻应了一声。

  顾乔看着已经挂断的通话,笑了笑。手机有时候真的很神奇,看不到对方的表情,猜不透对方的心思,可以很平常地聊着天。

  她第一次觉得跟苏言轻说话这么自然和轻松。

  顾乔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只有水果、鸡蛋和面条,刚好可以做鸡蛋面条,而后再来点儿餐后水果。

  她刚把鸡蛋拿出来,又放了回去,穿上外套走出了家门,想着路边的烧烤摊应该还在营业,真是很久没去撸串了。

  知道了重生的规则,顾乔也不觉得有多么压抑了,除了要付出一些代价之外,好像真的是上天可怜她,送给了她一次幸运抽奖,而更幸运的是,她抽中了。

  顾乔走到烧烤摊前,找一个空位坐了下来,烧烤的烟味充斥着四周,她咳嗽了几声,“老板,我要两串儿烤鸡翅两串儿烤鸡腿,两串儿肉串。”

  “好嘞,您先等一会儿,马上就好。”烤串儿大叔心情很愉快地说,“小姑娘,你是打包还是在这吃?”

  顾乔想了想,笑着说:“还是在这吃吧。”

  “妈妈,我想吃鸡腿!烤大鸡腿!烤大鸡腿!”一个穿着幼儿园制服的小男孩,拉着妈妈走了过来,“妈妈你看,鸡腿好大啊,给诺诺买一个嘛~那个姐姐一个人吃了两个,诺诺就吃一个好不好?”男孩儿看了看顾乔桌上的鸡腿,眼神期待地看着妈妈。

  “诺诺,你跟妈妈是不是说好了,不准吃油腻的东西,会拉肚子的。”

  “可是,可是诺诺想吃……”男孩儿的声音很小。

  顾乔觉得这位妈妈的声音有些熟悉,便抬头看了看。

  “顾乔?”王晶有些诧异地看着坐在烧烤摊上的顾乔,“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你怎么在这儿?”

  顾乔:……

  她有些尴尬地站起身,“老师,我家里出了一些事儿,就跟班主任请了三天假。”

  王晶点点头,“嗯~原来是这样。老师还以为……你家里的事儿怎么样了?需不需要老师帮忙?”

  “不用了,谢谢老师。”顾乔笑着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