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冒险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022 2019.02.05 18:52

  顾乔看着坐在对面、为男孩擦拭着嘴巴的王晶,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老师住在这附近吗?”顾乔问。

  王晶拍掉了男孩儿去拿烤鸡腿的小手,有些无奈地说:“不是。只是我儿子在这儿附近上幼儿园。对了,老师还没给你介绍,”她拉着男孩儿看起来十分软糯的小手,笑着说:“这是我儿子诺诺,今年五岁。”

  “不对,不对,妈妈!我才四、四岁半,明年五岁。”诺诺表情十分认真地说。

  王晶温柔地摸摸他的头,笑着说:“好好,四岁半行了吧?这是妈妈的学生,顾乔姐姐。”

  “顾乔姐姐好~”诺诺用小奶音喊道,“姐姐,你的鸡腿可以给诺诺吃吗?”

  王晶:“诺诺,你刚才不是说只吃一个的吗?小孩子不可以说话不算话,知道吗?”

  诺诺很委屈地低下头,跟她赌气不说话。

  顾乔看着王晶,欲言又止。身为外人,她总不好打破王晶的教育规则,把自己的鸡腿送给诺诺;可是看着坐在一旁,双眼含泪的小孩子,又有些心软。

  “妈妈也经常说话不算话!”诺诺哭着说,眼泪划过脸颊,滴落在地上,小孩子的眼泪总是哭不尽的。

  王晶有些生气,“诺诺,妈妈是不是告诉过你不许和妈妈顶嘴,也不可以拿哭当武器?”

  “哼!诺诺讨厌妈妈!妈妈老是说话不算话,郊游也不陪诺诺去!”诺诺的哭声越来越大。

  “妈妈不是告诉你那天妈妈有课,诺诺要体谅妈妈知不知道?”王晶伸手帮儿子擦拭着眼泪,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

  “诺诺,”顾乔笑着说,“姐姐去郊游好不好?”

  诺诺吸着鼻子,双眼泪汪汪地点点头,“好、好~”

  “老师,刚好我这几天有空,老师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陪诺诺去。”她看着王晶,脑子里想着另一件事。

  或许,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

  “这怎么行,你家里不是还有事儿?”王晶是绝不会轻易麻烦学生的。在她的观念中,老师就是老师,她可以把学生当成儿女看待,但学生就是学生。

  “嗯。不过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顾乔看着诺诺,笑着问:“诺诺,姐姐陪你去郊游好不好?”

  诺诺十分乖巧地点点头,小手拉住了王晶的衣服,用还带着哭腔的小奶音说:“妈妈,我想让姐姐陪我去。诺诺的同学都有妈妈陪着,诺诺不想一个人。”

  王晶看着儿子,刮了刮他的小鼻子,“诺诺,妈妈跟你道歉,这次是妈妈说话不算话,诺诺记在小本子上好不好?等以后妈妈补回来。”

  诺诺点点头,笑着说:“妈妈,我刚才也骗你了。诺诺不讨厌妈妈,诺诺最爱妈妈了!”小孩子永远是那么单纯。

  王晶看着顾乔,“顾乔,这次是老师给你添麻烦了,如果你家里的事儿需要我帮忙,一定要打电话给我。老师谢谢你。”

  “不用,不用老师。”顾乔慌忙说,“老师就当成是朋友的一次帮忙吧。”

  “诺诺喜欢姐姐!”小男孩满脸欢喜地喊道,“姐姐真漂亮!”

  顾乔笑了,伸手摸摸他的头,“姐姐也喜欢诺诺,诺诺也很帅。”

  “郊游是明天下午一点。”王晶说,“幼儿园的小朋友都要坐着校车去。一会儿老师把诺诺幼儿园的地址给你,到时候,你直接在门口等着诺诺就行了。”她伸手摸摸儿子的脑袋,从包里拿出卫生纸,帮他擦拭着鼻涕,“诺诺,明天要乖乖听话知不知道?不可以什么事都麻烦顾乔姐姐。”

  诺诺乖巧地点点头,“知道了,妈妈。”……

  顾乔看着一大一小离去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夜色中,抬头看着天空,难得一见的繁星满天。

  上一世高三的时候,王晶突然辞职了。至于为什么说突然,是因为之前没有任何征兆,她既没有向学生透露什么,也没有向学校表明什么,只是在某一天的清晨,校长办公室的桌子上多了一封辞职信。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只是有传言说王晶的突然离去,与她正在上幼儿园的儿子有关。有的说她的儿子出意外死了,也有人说失踪了……传言就是传言,所以最后也没有个确切的结果。

  顾乔是不追星的,所以就有些搞不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热衷于演唱会。她有一个大学同学,非常喜欢一支国内的乐队,大二国庆节放假的时候,她花了三千块钱买了一场乐队演唱会的门票。回来后,她就拉着顾乔激动地说起了演唱会的时,当时她说:“不去现场,不亲眼所见的人,永远无法了解我此刻的心情。”

  是啊!就像上一世,她没有见过诺诺,也就不会在意这件事儿了;可她今天亲眼见到了这个男孩儿,又怎么能假装没看见呢?

  原来,这真的是一个死性循环!

  “喂?老师。”顾乔拨通了王海滨的号码,“您知道上一世王晶老师为什么辞职吗?”

  王海斌正坐在家里的书桌前备课,“王晶?”他合上了英语课本,到客厅倒了一杯白开水,“嗯。大概是因为她儿子吧?”

  “老师,你可以跟我说得详细一点吗?”顾乔走在回家的路上,夜风扑面而来,她感到有些凉。

  “王晶的儿子在她教高二的时候,哦,我想起来了,好像就是今年的事儿。我有个朋友刚好在她的儿子上的幼儿园里当老师,听他说,好像是在学校组织的一次郊游中,她的儿子被人贩子拐走了。”王海斌喝了一口水,坐在书桌前,重又翻开了英语书。

  “你们王晶老师的脾性,我想你也是了解的。她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当场就崩溃了。本来那天郊游是要求家长陪同的,但是王晶那天学校有课,就没有去。所以王晶一直认为是因为自己的错才导致自己的儿子被人贩子拐走……”

  王海斌转着笔,眼睛盯着天花板,“王晶也没有做错,只是作为一名老师,她可以说是绝对地负责;但身为一位母亲,她则是不合格的。总的来说,这是一件不幸的事,并没有谁对谁错。”

  “可是,”顾乔用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她为什么到高三才辞职?”

  王海斌哗的一下坐直了身体,笑着说:“这点我倒是可以理解。顾乔,你知道吗?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王晶是一个既矛盾又果断的人。她很热爱教师这份职业,同时也憎恨着这份职业,因为这份职业让她失去了自己的孩子。所以她就想了一个办法,让自己一声都活在忏悔中的方法。”

  “对高三学生来说,熟悉的老师是很重要的。三年来一直是同一个老师授课,到了高三下学期,突然换了一个老师,陌生的授课方法,对学生是很不利的。而且,如果没有正当理由,学校也不会同意她的辞职。老师这么说,你应该明白吧?”

  顾乔不置可否,“是老师想得太阴暗了吧?”

  王海滨笑了,“老师是个很暗黑的人。对了,你怎么突然问起了王晶的事儿?”

  “我今天见到了她的儿子,就想起了上一世在学校听到的流言,有些在意。”顾乔回答说。

  “顾乔,我想我已经跟你解释地很清楚了,重生的条件是什么,所以不要企图去改变什么事,不然后悔的是你自己!”王海斌的语气有些严肃,“有些事儿可以做,有些事儿不可以做!”

  顾乔应了一声。

  “顾乔,苏言轻今天逃课了。”王海斌笑着说,“他有没有联系你?”

  “嗯。”

  这个臭小子!怎么跟上一世一样,这么没长进!

  王海斌:“顾乔,等心情整理好就回来上课吧?不一定非要三天后,我怕某人等不了这三天。”

  顾乔:“???”

  她请假的时候,李显刚就有些不情愿,王海斌说的不会是她的班主任吧?

  她应了一声,“我会尽快回去的。对了,老师,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直接参与改变和间接参与改变有什么区别?我是指我要承担的后果。”

  王海斌思索了一会儿,而后说:“这个老师也没想过,大概是后果轻重的区别吧?”

  顾乔挂断了通话。

  为了一个外人值得吗?她无数次这样问着自己。而且听了王海滨的推测,王晶后来的做法确实欠妥当。不是有句话说,当初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吗!王晶大概就是这种心理吧?

  有些事没有值不值得去做,只存在想不想去做。而且她也是有私心的,她要冒险实验一次,看一看能不能在既改变了事件,又让自己所承受的后果减到最小。

  也许以后还有很多险要冒,但她也想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她怎么能轻易放弃。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伸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看了一眼手机屏幕,是苏言轻打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