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无形的压力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193 2019.01.17 08:00

  苏言轻看着桌上‘不知名’的东西,如果这也可以被称做饭的话,那随便在大街上拉个人都可以成为高手。

  苏长明倒是不信邪,拿起筷子夹起一根黑乎乎的青菜,一脸自信地塞进了嘴里,然后悲剧了。

  “言轻啊,你说的没错,小叔我这辈子是注定与厨房无缘了。要不……”苏长明看着他,“以后我们还是吃外卖吧。”

  苏言轻从冰箱里拿出两盒酸奶,扔给了苏长明一盒,“我是没关系,反正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学校里度过。”

  苏长明哼了一声,“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他狠狠地吸了一口酸奶,一脸八卦着问:“喜欢你的那个女生叫什么名字?长得漂亮吗?”

  苏言轻回想着顾乔的长相,“长得还看得过去,眼睛挺大的,嘴型也很好看……”

  苏言轻一脸鄙视地看着他,“啧啧~还说不喜欢人家,观察的这么仔细?”

  “那你打算怎么办?”

  苏言轻把酸奶盒随手扔进垃圾桶,“不知道,我也不想伤害她,先做朋友试试看吧。”

  苏长明:看来马上要有个侄媳妇了。

  ……

  信楚离越长大越明白,有一种压力是看不见却可以把你压垮的,这种压力叫作无形的压力。

  “楚离,出来吃饭了。”

  听到信母的声音,信楚离把数学的模拟试卷收起来,走出了房门。

  信母正在厨房忙乎着,饭桌上的生日蛋糕异常地显眼。

  她在饭桌旁坐下,看着插上生日蜡烛的蛋糕,内心泛起了点点波澜。“妈,你买蛋糕了。”

  信母端着菜从厨房里走出来,笑容有些僵硬,或许是当老师留下的职业病—总觉得不能对学生笑得太温柔。“嗯。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让你爸爸在回来的路上买的。”

  信楚离看了一圈儿,“爸爸呢?”

  信母:“在书房整理病例,说什么今天如果不是你的生日,是要留在医院加班的,所以把工作带回家来做了。”

  “嗯。我去叫爸爸吃饭。”

  信母慌忙制止了她,“你坐着,我去。”

  她也没说什么,站起身把三副碗筷摆放好。

  信父帮忙点上生日蜡烛,“楚离,快许愿吹蜡烛吧。”

  信楚离闭上眼睛,却没有许愿。而后睁开眼吹灭了蜡烛。

  信母把一个白色的袋子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楚离,这是我和你爸爸选了很久才买的,一定会对你有帮助的。”

  她看了一眼礼物,脸上挂着笑,语气却有些淡:“谢谢爸妈。”

  或许是遗传的原因,她觉得自己笑起来一定很难看。

  晚饭后,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把袋子往书桌上一扔,几本资料书掉了出来。其实她早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了,因为她每年的生日礼物都是资料书。她并不埋怨父母,反而很感激他们,感激他们辛辛苦苦地把自己养育大,有时候她扪心自问,如果将来自己有了孩子,她做的不一定就比他们好。所以她又有什么好埋怨的呢?

  她把资料书从精美的白色袋子里拿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书桌上,崭新的书籍有一股很特别的味道,让人沉迷其中的味道。

  她翻了几页,手机突然响了。她刚把手机拿起来,信母端着牛奶走了进来。

  信母:“楚离,我给你倒了牛奶。在跟谁聊天吗?”

  她摇摇头,“没有。”

  信母:“那就不要花太长的时间玩手机,你现在已经高二了,要以学业为重。”

  她点点头,把手机放在了一边儿,换上了厚重的资料书。“妈,你先出去吧。喝完牛奶杯子我会拿到厨房的。”

  信母点点头,“杯子就先放着吧,明天我来拿就好了,你专心学习。”

  信楚离把牛奶喝完后,还是把杯子送回了厨房。然后继续做题,看资料书,知道晚上十一点半。

  她站起来伸了伸腰,走到窗户旁把头伸了出去。

  夜空中挂着星星如往常一样,很亮很多,夜晚的风渐渐有些凉了,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不知怎的,她想起了苏言轻。每次夜跑时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可是他们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也许信楚离的内心是希望与他讲话的,可她绝不会踏出这第一步,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坚守着什么,是她的自尊?还是她害怕往前迈一步呢?

  她并不是真的讨厌苏言轻,相反,内心反而对他有一种好感。他的身上总是有一种气质在吸引着她,同时也吸引着其他人。

  信楚离倚着窗户,双眼盯着窗外,脑袋却在沉思。她在想她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苏言轻有这种好感的。对了,那是高一时的一次考试,她第一次认识了苏言轻,那也是她第一次在成绩上被其他人超越,不知是天生的好胜心,还是其他,她渐渐变得越来越关注苏言轻。

  有时候她觉得苏言轻像是一种毒药,其他人的视线不得不围绕着他转,甚至包括自己。

  信楚离走到厨房喝了一杯凉水,把脑子里这些奇怪的思想压下去,回到房间拉上窗帘,躺在床上睡着了。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射进房间,顾乔睁开双眼,赖了一会儿床,就爬下去洗漱去了。

  顾母见女儿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走出来,迷离的眼神还看了眼客厅,笑着说:“小乔,起床了。”

  顾乔应了一声,走进了洗手间,哗哗的水声应节而至。

  “老顾,快来帮我一下!”顾母把油倒进锅里,厨房随之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老顾!”

  听到顾母的喊叫,顾父连眼镜都没来得及摘,就从书房跑了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顾母想调皮的小孩一样笑着说:“这儿,这儿,快点帮我把鸡蛋倒进锅里,我怕油溅在我身上。”

  顾父叹了一口气,把眼睛随手放在了饭桌上,走到厨房接过顾母手中的铲子,说:“你去帮孩子们收拾房间吧,我来做早饭。别忘了把我的眼镜拿到书房去。”

  顾母满意地点点头,“知道了,知道了。那我出去了,你慢慢做。”踮起脚尖在顾父的脸上亲了一口。

  顾父:“老婆,你干吗呢,孩子们可都在家呢!”

  顾乔站在洗手间门口,目睹了这一幕,笑着说:“我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你们继续,我先回房间了。”

  顾母看着慌忙出逃的女儿,笑着对顾父说:“看来这种事还是要回房间做。”

  中午,顾母心情愉悦地走进了女儿的房间,“小乔,干什么呢?”

  顾乔:“闲着没事看看课外书。妈,你手里拿的什么?”

  顾母晃了晃手里的袋子,笑着说:“这不是跟你王阿姨一起去逛街,然后给你买了几件衣服,先别看书了,过来试试。”

  顾母把衣服拿出来,“来先试试这间黄色的毛衣,我可是逛了好几家才相中的。”

  顾乔脱掉上衣,把毛衣套在了身上,松紧度刚好,款式也挺好看。

  “还有这个蓝色的外套……嗯~我女儿的身材就是好,来出来让你你弟弟他们看看。”说着,顾母把女儿拉出了房间。

  顾父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见动静,回头看了看,“小乔,衣服很合适。”

  顾黎也附和道:“对啊姐,你这么一穿,还真像个美女。”

  顾母敲了一下顾黎的头,“你这孩子,会不会讲话,什么叫像,你姐姐跟妈妈一样可都是难得的美女。”

  顾黎吐吐舌头,“知道了,知道了。”跑到沙发上和顾父一起看电视去了,“爸,我觉得我们父子俩在家里很没有地位。”

  顾父不以为然地说:“儿子,你发现的也太晚了。”

  顾黎:“……”

  顾母:“我和爸爸今天下午没事儿,开车送你们去学校吧?”

  顾乔&顾黎:“不用了。”

  顾黎解释说:“我们家离学校又不远,坐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而且我已经跟同学约好了,要一起去学校。”

  顾乔也说:“对啊,爸妈,我和小黎自己坐公交车去学校就行了。”

  ……

  下午,顾黎的心情好像很高兴,背上书包就跑向了车站站牌。

  等了大约十分钟,公交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顾黎率先跑了上去。“张晨,我来了。”他又扫视了一圈,在两人座的窗户旁找到了苏言轻,笑着说:“哥,我来了。”

  苏言轻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顾乔,笑着说:“小黎弟弟,你来了。”

  司机师傅:“马上就要走了,现在赶紧坐好。”

  顾黎走到张晨的旁边坐了下来。

  顾乔看了一眼,走到了苏言轻前面的座位,还没坐下就被苏言轻拉了过来,“你跑那边去干什么?”

  顾黎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啊?那个,我想坐在靠窗户的地方。”

  苏言轻‘哦’了一声,随后站起身,说:“我跟你换。”

  顾乔:“好、好吧。”

  车子走了十分钟,顾黎一直在跟苏言轻讲话,也让顾乔松了一口气。

  她从口袋里拿出耳机,另一端插在手机上,刚戴在耳朵上就被苏言轻扯了下来。

  顾乔:“???”

  苏言轻煞有介事地咳嗽了几声,“你先别戴耳机,我有事儿跟你说……虽然我现在还不能回应你,但是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开始做起,等我们都彼此熟悉了之后,再说以后的事。”

  顾乔看着苏言轻有些微红的脸,有些疑惑。想了一会儿,以为他说的是昨天请他吃饭的事儿,边笑着说:“没关系,你可以慢慢想,我什么时候都可以。”

  苏言轻:那一刻他知道了顾乔真的很喜欢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