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口号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114 2019.01.30 08:00

  李显刚在办公室的门口碰见了刘玲美,笑着打了声招呼,而后问:“刘老师,孩子们最近表现怎么样?”

  刘玲美笑笑,“学生们表现都很好,李老师不用太担心,高中的孩子,都比较懂事儿。”

  李显刚苦笑着,“现在的孩子啊,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想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环境可比他们恶劣多了,每天都抱着书看,生怕跟不上。现在呢?就拿我们班学生来说,他们啊,成天就想着玩儿,这不,上次放假的时候,我在窗户旁站了一会儿,就发现好几个不注意听讲的。”

  李显刚在部队待了将近半辈子,对组织纪律耳濡目染,早就习以为常了。可想而知,当他看到学生们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时要比其他的任何老师都要生气。

  刘玲美伸手扶了扶着眼镜,满是笑容的脸上多了几道岁月的痕迹,她知道李显刚是从部队转业过来的,对学生比其他老师要严格许多。

  “这也可以理解。学生一想到要放假回家了,心情都是很激动的。我们那时候不也一样吗。”她笑着说。

  李显刚点点头,“对了,刘老师,我等会儿想占用一点儿晚自习的时间可以吗?”他询问道,“都开学一个月了,想趁这个时间把班级的口号定一下。”

  “是该制定一个口号。”刘玲美点点头,“前半节的时间就交给李老师吧?”

  “不用这么长。加上预备时间,二十分钟就够了。”李显刚坚定地说。如果可以的话,他是不想占用任课老师的时间的。

  李显刚放轻脚步,在窗户旁站了一会儿,时间尚早,班里的学生只到了一小半。

  “刚哥,您来了!怎么不进教室,站在外面啊?”李下文故意提高嗓音说。

  班里正在追逐打闹的学生立刻安静下来,拿出各科的课本或资料书,有模有样地看起来。

  李下文笑嘻嘻地说:“刚哥,您之前在部队是不是侦察兵啊?走路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李显刚有些无奈地看着李下文,原本想先暗中观察观察,再对症下药,现在都被他打乱了。“李下文,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准随便给老师起外号。”

  “是,老师,我下次不敢了。”他假装很正经地敬了一礼,跑进了教室。

  陈奇亮笑着冲他竖起了大拇指。“可以啊!”

  “班长大人说笑了,为同学服务是我的荣幸。只要你以后自习课上少记我几次名字就好了。”

  等到人都到齐了,李显刚让他们停下了手中的作业。“我昨天说的让你们每人都写一则口号,都写好了吗?”

  李下文很活跃地说:“写好了!”

  “写好了现在就交上来吧。我们花半小时时间来定一下班级口号。”

  陈奇亮走下去一个挨一个地收上来,放到了讲台上。

  李显刚看了看,大部分人都是应付写出来的,好不容易才挑出几个写得不错的。“陈行舟,把这几个抄到黑板上。”

  陈行舟应声走上讲台,接住了那几张写有口号的纸张,拿起粉笔写起来。

  李显刚笑着说:“平时见你们都挺老实,没想到是深藏不露啊,口号写得都挺顺的。”

  班里人笑了起来。

  李下文的声音最为响亮,“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留的作业!”

  “没想到我在班里这么有面子!”李显刚说笑道。

  陈行舟花了五分钟把四则口号抄在了黑白上,漂亮的字体让人赏心悦目。

  大家看着第三则口号,顿时大笑失声。

  口号是这样写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从早到晚,遍体鳞伤

  爹娘不爱,老师不想

  成绩成绩,虐我到狂

  世人都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殊不知,我欲诚心向明月,学好数理是空话

  噫吁嚱,难哉难哉!

  想我在世数十载,不如白纸红字来得快

  老师喝令一声吼,吓得我两腿直发抖

  父母亲戚轮番上,劝说打骂皆用上

  从此人生无天日,黑头转白瞬间事

  峰回路转,流经多年,回头叹息:学校虐我千百遍,我待学校如初恋啊~

  “大家说说,这个人是不是很有才?”李显刚笑着问。

  大家异口同声:“是!”

  陈奇亮:这哥们儿是谁啊?简直写出了我的心声啊!

  “我也不问写这则口号的人是谁了。”李显刚走到班级的中间,“老师也当过学生,明白其中苦楚。但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如果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将来遇到更大的困难你们该怎么办?等着别人来给你们解决吗?人都是要长大的,不能一辈子依赖父母……”

  所谓高手在民间,世上永远看不穿。因为这则口号,李显刚花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来给他们上思想政治课。在部队,思想不正,是绝对不允许的。

  徐琴暖趴在桌子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乔乔,你知道写这个口号的人是谁吗?”

  顾乔疑惑地摇摇头。

  “是慧写的。”她捂着肚子,因为不能笑出声,笑得她连咳嗽了几声。“咳咳咳……”

  顾乔把水递给她,“琴暖,你没事儿吧?”

  “没有、没有。”她摆摆手,“我觉得慧真是太有才了,平时那么多的小说没有白看。”

  张惠踢了一下她的椅子,小声说:“才华不可外露。”

  徐琴暖瞥瞥嘴,“知道了,知道了。”

  “乔乔,你写的口号是什么啊?说给我听听。”

  顾乔瞥了苏言轻一眼。她到教室之后就一直等着苏言轻进班,可是他一进班就开始趴在桌子上睡觉,直到现在都没有醒,她写的口号自然也没有交上去。

  顾乔有些尴尬地笑笑,“我忘记自己写的什么了。”

  李显刚的思想教育课结束之后,他们又花费了二十分钟时间才把口号给定下来。中间休息的铃声已经响过两三分钟了。

  李显刚离开后,教室里立刻沸腾了起来,围绕着那则口号热烈议论着。

  “乔乔,要不要去超市,下午没吃饭现在觉得好饿。”徐琴暖笑着问。

  张惠把藏在桌兜里的小说拿出来放到桌面上,而后说:“你不是要减肥吗?这么快就放弃了。”

  “什么叫放弃,我只是今晚不减了而已。再说,等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是不是乔乔。”她反驳道。

  顾乔不置可否。等有力气了,就不想减肥了。

  她看了苏言轻一眼,见他还趴在桌子上睡觉,便和徐琴暖一起去了超市。

  她们一路小跑回来,才赶在铃响之前赶回教室。顾乔刚走进去,刘玲美就走了进来。

  刘玲美把手中已经批好的试卷交给陈行舟,让他找个机会发下去,而后站在讲台上,用黑板擦在黑板上敲了几下。“还没走进班就听见你们笑得很开心,上节课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儿了吗?”

  李下文站起来,笑嘻嘻地说:“老师,我们班出现了一位才子。”

  刘玲美一听,笑出了声:“哦?才子?是不是那位把口号写得很‘漂亮’的同学?”

  陈奇亮:“老师,您都知道了?消息传得这么快。”

  “你们这帮学生,可把李老师给气坏了。”她笑着说,“昨天老师布置的作文都写好了吗?”她翻找着自己带来的东西,发现把名单忘在了办公室,“陈行舟,去老师办公室把我们班的名单拿过来,应该就在桌子上。如果桌上没有,就在中间的那个抽屉里。”

  陈行舟伸手扶了扶眼睛,站起来说:“知道了,老师。”

  “你们先准备一下,等会儿老师会找人到前面朗读。”

  顾乔伸手敲了敲李下文的桌子,“李下文,你能帮我把苏言轻叫醒吗?”

  李下文看看正在睡觉的苏言轻,有些犹豫,“苏哥最烦别人打扰他睡觉了,而且苏哥的起床气特别重。我劝你如果没有什么事儿,最好不要叫醒他。”

  顾乔:“可是,我的作文在他那里。”

  李下文皱着眉头想了想,还是决定不以身犯险,笑着对顾乔说:“顾乔,要不我跟你换换座位,你自己来叫醒他。”

  她点点头,和李下文换了座位。

  李下文友情提示道:“顾乔,苏哥的起床气真的特别重,等你叫他的时候,坐得离他远一点,免得被伤到。”

  顾乔:“……”

  徐琴暖看看李下文,好奇地问:“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李下文把作文本翻看,笑嘻嘻地说:“我跟顾乔暂时换换座位,你看看我的作文写的怎么样?待会儿老师让人上去朗读的时候,记得推荐我。”

  徐琴暖撇撇嘴,“你毛遂自荐不就行了。”

  顾乔小声喊了他几下,把椅子向外拉拉。

  苏言轻有些生气地睁开眼,他的起床气确实挺重的,尤其不喜欢别人在他睡得正好的时候叫醒他。

  以为是李下文把他喊醒了,便用脚踢了一下他的椅子。

  椅子倾斜了几下,把顾乔吓了一跳,幸好刚才听李下文的建议,把椅子朝走廊拉了些距离。

  苏言轻动了一下,把脸朝向窗户,“如果不想死,最好不要吵我。”

  顾乔:……

  “那个,苏同学。我是来拿我的作文本的,小黎说他交给你了。”

  苏言轻坐起身,看到顾乔坐在自己身边,心情有些烦躁。“刚才没事儿吧?我不知道是你。”

  顾乔摇摇头,笑着说:“没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