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温柔是一种慢性毒药

空白的背后是无尽的温柔 谈离生 3307 2019.02.13 13:13

  “言轻,周六下午一起回去吧?我陪你去挑礼物。”余甜甜拉着苏言轻的手,笑得很甜。

  苏言轻挣开了她的手,语气有些沉闷,“你跟陈奇亮一块儿回去吧。我已经和顾乔约好了。”

  提到顾乔,余甜甜生气了。刚才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她心里就不舒服极了。“言轻,你怎么这么帮那个顾乔说话?!”

  见情势不好,陈奇亮慌忙走了上去,充当和事佬。笑嘻嘻地说:“好了好了,那个甜甜啊,我突然想起来班里还有事,就不陪你去小卖部了。哥们儿,走了。”他拉着苏言轻朝教室的方向走去。

  “你不知道她有公主病啊?怎么还跟她说这么多。”陈奇亮一只手搭在苏言轻的肩膀上,“估计现在正气地直跺脚呢。”

  “虽然呢,甜甜刚才那么说话确实有点儿过分了,但她从小就那个样子,这你也知道的,不要跟她一般见识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苏言轻皱着眉头说。

  陈奇亮:“有什么不一样吗?”

  “现在我有女朋友了,你说一样不一样?”苏言轻甩开他的手,加快了脚步。

  “女朋友就女朋友呗,有什么不……女、女朋友?!”反应过来的陈奇亮傻在了原地,“不一样,太不一样了!哎,苏言轻,你女朋友是谁啊?”

  教室里,顾乔正坐在座位上低头看书,苏言轻走了过来,一只手挡在了她的眼前。

  “看书时眼睛别离这么近,小心近视眼。”他稍稍弯下身子,扫了眼封皮,“墨~菲~定律。顾乔,你喜欢心理学方面的书?”

  “没有。”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顾乔把椅子向后退了几步,有些不自在。“随便看看。”

  徐琴暖正在喝奶茶,看着互动这么亲密两人,笑着问:“苏言轻,你什么时候跟我家乔乔关系这么好了?”

  苏言轻瞥了眼低头看书的顾乔,撇了撇嘴:“不好,我跟你家乔乔的关系不好。所以,为了加深我们两个的感情,晚自习我们换换座位呗?”

  “我是没问题啦~”徐琴暖猛吸了一口,嘴里嚼着果粒,“只要乔乔同意就好了。乔乔,苏言轻要跟我换位,你同不同意?”

  顾乔倒是希望徐琴暖直接拒绝他,而不是问自己的意见。她有些尴尬地说:“我都行……”

  她从座位上站起来,椅子发出吱嘎的响声,“既然乔乔都同意了,我们晚自习换吧。”说着,就抱着英语书和练习册走过去,伸手拍了拍李下文,“而且,我觉得你这个位置挺隐蔽的,王海斌大概不会发现我走神儿。”

  “不不不,你想多了。”李下文伸出一只手指,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王海斌是谁!那可是警犬般的人物,警犬知道吧?闻到一点儿味儿就能把犯人揪出来的那种。所以啊~”他生无可恋地把英语书从桌兜里拿出来,叹着气,“我们的教室,在他的眼里是360度高清无死角的。”

  徐琴暖撇撇嘴,她可不相信王海斌有这么厉害,只当是李下文在危言耸听。

  “徐琴暖,你别一脸不相信,我说的可都是真的。”他用脚踢了几下杨孟原的椅子,“杨孟原,你说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杨孟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好像回答是也不对,不是也不对。只是笑着说:“琴暖,苏言轻的这个位置确实很惹眼。”

  李下文平时说话确实没谱,但杨孟原就不同了,为人既温和又老实。

  “不、不会吧?”她有些将信将疑地看着杨孟原,如果说她现在想跟苏言轻换回来,还来得及吗?

  顾乔偷偷打量着苏言轻,他低着头,很认真地在演草纸上写着东西。

  “顾乔,你是不是在生气?”苏言轻抬头看着她。

  她摇摇头,继续看书,翻了几页,一个字也没有看进去。自己喜欢的人坐得离自己这么近,她又怎么能静下心来看书呢?“没有。我跟余甜甜算不上朋友,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她语气淡淡地说。

  其实她很想问苏言轻会去吗?如果问的话,她是想听到肯定的答案?还是否定的答案?

  “是吗?”苏言轻把写有字的那张演草纸撕下来,放到了她的桌子上,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没生气就好。我又不在乎她说的那些,所以你也不要在意。”

  顾乔看着苏言轻放在她桌子上的那张纸,而后移开了视线。

  苏言轻见她一脸不愉快的样子很想笑,但还是忍住了。明明那么生气,还说自己不生气,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他突然很想伸手摸摸她的脸,然后吻吻她的头发……

  他趴在桌子上,脸朝向另一边,怕自己再这么看下去,就真的照做了。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见他突然趴在了桌子上,顾乔有些担心地问。

  苏言轻:“没事儿……顾乔,以后下午都一起吃饭吧?”

  “还是不用了。男生还是跟男生一起吃饭比较舒服吧?”她看着苏言轻的后背,尽量让自己紧张的声音听起来普通,“而且……”苏言轻越是这样,她就会陷得越深……

  明知道不能靠近他,却还是想方设法地靠近;明知道是自己拒绝了他,却还是想听到他再说一次;明知道他的温柔是一种毒药,却还是奋不顾身染上了毒瘾……

  “苏言轻,不要对我太好,我会误会的……”她盯着黄色桌面上的一处刮痕,失了神。

  见他许久没说话,顾乔反而松了一口气。鬼使神差地伸手碰了碰他的头发,很黑,很软……

  她不后悔喜欢上了苏言轻,甚至可以说她是幸运的,喜欢上了一个这么优秀的人。只是像王海斌说的,有些事不能做,而有些人爱而不得。

  后来的英语演讲比赛的复赛她没有去,准确来说,她到了门口,却没有进去。在阶级教室的门口,她遇到了另外一个人—肖曲。

  这段时间一直在想苏言轻的事,如果不是肖曲喊住了她,她都有些记不得他了。

  “你也是来参加比赛的?”他的语气还是一如往常的冷漠,“之前的初赛怎么没看见你?”

  初赛的时候,肖曲因为一些事迟到了,等他赶来的时候,顾乔已经比完赛离开了,所以没有见到她。

  “可能是你没有注意吧?”顾乔淡淡地笑着,“我不是来参加比赛的,之前的初赛就被刷掉了,”她有些惭愧地说。

  肖曲没接着说下去,因为性子比较冷漠,他不擅长安慰人,“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吗?”

  顾乔摇摇头,“本来是要进去的,但突然有点事儿,就不进去了。”

  高考出了成绩后,她回过一趟学校,当时学校的大门外已经张贴了他们那一届的光荣榜,她当时站在光荣榜前看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光荣榜上有很多人的名字,苏言轻,信楚离,陈行舟……只是当时对她而言,这些名字只是名字而已。

  她从学校回到家,一向窝在房间里的顾黎突然开口问她还记不记得肖曲。她当时想了半天都没想起这个人,后来经过顾黎的提醒,她才想起了肖曲这个名字。顾黎告诉她,肖曲考上了他一直想上的那所学校,是一所全国有名的学校……

  顾乔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瘦瘦高高的男生,对他笑笑:“比赛加油。”

  肖曲点点头,走到阶梯教室的门口停住了脚步,回头说:“上次你还没告诉我叫什么名字?”

  “我叫顾乔。”她笑着说,“回顾的顾,乔木的乔。”

  他转身走进了阶梯教室。有些人不值得铭记,有些人却值得记一辈子,大概以后无论多久,听到别人介绍自己时,他都会想起“顾乔”这个名字,回顾的顾,乔木的乔……

  复赛很快出了结果,张惠被刷了下来,徐琴暖本想着去安慰她,但见她跟平常一样沉浸在小说的世界中,也就懒得说这件事了;陈行舟、信楚离和苏言轻都进入了半决赛,王海斌也是很高兴,只有他教的这一个班有三名学生进入了半决赛,每次他在学校碰见顾乔,都笑着说赢了奖金请她去吃饭,当然这次不是面条。

  只是苏言轻从比赛之后就不理睬她了。在学校的路上碰见她,总是别过头去,假装看不见她;交作业时也总是找其他的同学代交;有一次,轮到她擦黑板,脚下被扔在地上的粉笔头滑了一下,刚巧撞到了苏言轻,他的神情好像很生气,但却一句话都没说,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苏言轻的这些变化,对顾乔而言,与其说是意外,倒不如说是意料之中。大概是上次她的话让苏言轻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让她产生误会,所以现在是在疏远她吧?

  顾乔觉得这样轻松多了。当你喜欢的人一直在你的身边徘徊时,是很难做到真正的放下的。所以,她觉得这样很好。

  “哥们儿,你带伞了吗?”陈奇亮看着窗外阴沉的天气,天空布满了乌云,看来是要下雨,“今天肯定是要下雨的。真是个鬼天气,怎么在我们回家的这一天下雨!”

  “没带。”他瞥了眼窗外阴沉的天气,又扭头看了一眼顾乔,趴在桌子上继续睡觉。

  “你的心还真大……”陈奇亮看着他无所谓的样子,有些无奈地说,“希望我们放学的时候不要下雨。”

  听到陈奇亮这么说,徐琴暖也突然想起来自己把伞忘在宿舍了。东西都收拾好带到班级来了,她实在不想再回宿舍一趟。而且放学回宿舍,肯定要堵半天。

  “乔乔,你有没有带伞啊?我把伞忘在宿舍了~”她撇着嘴说。

  “带了。”昨天晚上顾黎就给她发信息,让她别忘了带伞。她看着愁眉苦脸的徐琴暖,问:“琴暖,你怎么回家?有人来接你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