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从小说家开始修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返璞归真、亲近自然

从小说家开始修仙 维汉 2573 2021.11.26 19:02

  “先生,妾身实在是没有想到,在您知道妾身的事情之后,便开始着手布局,您有心了,妾身无以为报,待妾身的事情结束了,妾身一定向先生送上厚礼。”

  辛柠感激涕零道。

  她现在之所以无法给孟川那份厚礼,是因为有难处。

  ‘厚礼’在辛家,也就是如今李佑才的宅院中。

  孟川微笑道:“他已经被关押在了牢狱里,只是想找到充分的证据,还是有些困难。辛介,将你死因说说吧。”

  “是,先生。”

  辛介卑恭卑敬道,随后,将自己遇害的经过以及成为宅鬼的过程说出。

  他遇害时,并非是李佑才亲自动手,而是原先辛家的管家。

  由于死得蹊跷,李佑才本人找来县衙的仵作验尸,当时,辛柠陷入丧父丧弟的悲惨遭遇中,并未太过留意辛介的尸身。

  毕竟,县衙仵作说了,辛介乃是身患头疾而亡。

  辛柠没有任何怀疑。

  死后辛介虽有灵魂存在,可是修为低弱,难以显化灵体提醒辛柠,只能看着刽子手李佑才逍遥法外。

  在辛介头七过后,逐渐凝聚出灵体,不再是一道浅薄的意识,然而就在这个关键时期,李佑才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两个道士,做了一场法事,居然将辛介的灵体囚禁起来。

  之后不久,那两个道士便合力将辛介炼化成没有自我意识的鬼魅。

  也就是宅鬼。

  实际上,王家的事情,不是先例了。

  辛介成为宅鬼以后,李佑才利用他打倒了很多的同行,也就是竞争对手。

  ...

  听到这里,孟川微微皱起眉头,“此前宁家的老管家,现在何处?还有那个县衙的仵作?”

  他们是解决这个案件的关键人物。

  “回先生,早在妾身父弟二人死后,那个管家就已经不知所踪了,当时离开我辛家的原因是年迈体衰。”辛柠回应道。

  那个管家在辛家做了多年的事情,深受辛家信赖,估计辛介当时很难想象,管家会害自己。

  “那个仵作...可能还在县衙,但是在下不太确定。”

  辛介道。

  孟川点了点头,缓缓开口道:“辛柠,你也太傻了,竟对李佑才无丝毫防范之心...”

  他本来还想再说两句,但是看到对方痛苦的神情,他便适可而止了。

  辛柠哽咽说道:“妾身...妾身是妇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以夫命为纲,妾身...”

  说着说着,竟失声痛哭起来。

  “罢了。”

  孟川挥了挥手,“若有用到你们二人的地方,我自会将你们召唤出来,至于现在,散了吧。”

  “是,先生,您费心了。”

  “先生告辞。”

  辛柠姐弟二人陆续开口,随后离开此间。

  他们无法见官说出自己的事情,是因为大魏官吏都有国运护体,百邪不侵,一般邪祟,距离他们几丈远,就已经要受不了了。

  孟川再次落笔,将辛介的故事写出,便躺在床榻上熟睡。

  ...

  翌日清晨。

  县衙大牢。

  徐海容亲自给李佑才送早食。

  前者趁机再次询问道:“你当真没有向王富贵下降头?”

  闻声,后者坚定摇头道:“没有啊,真没有,徐大人,您可得相信我。”

  “本官自然信你,只是那个王富贵为何知道州府司法来咱们县?”徐海容问道。

  “您可真是身居高位,不知民间之事,上头想整我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而您又将我关在牢里,只怕最近这段时间,会满城风雨。”李佑才摇头苦笑。

  谁能知道,当年的事情,居然会被人翻出来?

  而他本以为,辛柠早就去转世投胎了。

  “那个管家,现在何处?”徐海容问道。

  李佑才道:“死了,他回老家第三天就死了,我派人杀的,干净利落。只是你们县衙的那个仵作...”

  管家和仵作,是除了他们二人之外,唯一的知情者。

  “仵作的事情不用担心,他们查不到他的上面来,只是,你真没有对王家做什么事情?”徐海容皱眉道。

  李佑才摇头道:“真的没有。”

  他是怕将辛介的事情说出,会引来徐海容的反感。

  有家里那两个道士在,想来辛介的事情,不会被翻出来的。

  ...

  孟川在用过早食之后,便与谭坚碰面。

  后者当即说道:“王富贵家的管家,并未找到,据说早些时日,便举家搬走了。”

  赵家村距离县城不远,半日的时间,足以调查清楚。

  孟川点点头,这在意料之中。

  那个管家肯定是收到了李佑才的好处。

  “眼下所有的线索都中断了,只能寄希望于挖坟验尸了。”谭坚抚须说道。

  “还有一个人,县衙之前的仵作,辛柠向我托梦之时,说了当初李佑才为了让她消除疑心,特意请仵作验尸一事,那仵作,极有可能是知情人。”孟川道。

  闻声,谭坚正色道:“可否让那辛柠见见本官?”

  孟川摇头道:“大人身具国运,此运对邪祟伤害太大。”

  “可是孟小友身上也有浩然气啊,为何那辛柠不觉得有所影响?”谭坚问道。

  孟川一愣。

  其实这个问题,之前问过宋淮,得出的答案是,目前自己的境界还有些低微。

  但是实际上,据他了解,成为儒修之后,身上的浩然气就能够使邪祟心悸了。

  “对于这个,我还真有点儿不太清楚。”孟川道。

  谭坚抚须沉思片刻,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传闻,世上有种高人,虽说身具修为,但是因博学广知的关系,能够亲近自然,一些邪祟,当然也能够接近他,只是无法害他。

  这种人,被世人称之为智者。

  这种境界,被称之为返璞归真、领悟自然伟力。

  一言一行,都能对这个世界造成深远影响。

  而身处于这种境界的智者,其实与修为高深并无太大关系。

  不过一旦达到这种境界,就能洞察世间一切之事。

  比如写出《振之游记》徐弘祖,传闻就在这种境界,对于世间之事十分了解。

  孟川写志异杂文,难道也达到了这种返璞归真、亲近自然的境界?

  所以那些鬼魅可以无惧浩然气,接近他?

  想到这里,谭坚不由得开始对孟川产生佩服心理。

  年纪轻轻,又是儒修、懂得又多、又被刺史大人器重、又可能达到那种返璞归真、亲近自然的心境,了不得啊!

  其实...

  那些鬼魅之所以能来见孟川,且不惧他身上的浩然气,是因为冥冥中有因果牵绊。

  倘若那些鬼魅有意要害孟川,依然会被浩然气针对。

  “孟小哥,事不宜迟,本官这便去命人抓县衙仵作。”谭坚道。

  孟川叮嘱道:“大人,万一那个仵作不是多年之前的仵作呢?倒不如先调查清楚,切勿打草惊蛇。”

  “有道理。”

  谭坚点了点头,心中已有了算计。

  ...

  孟川打算去见一见李佑才,由齐彪陪同。

  他被刺史大人亲命协同办案,有资格前往牢中见对方。

  从官驿前往县衙,途径一条较为幽静的巷子,不过马路倒是挺宽敞。

  这是徐海容刻意为之。

  能住进官驿的,基本上都是官吏或者有官差在身的人,他们若是驾驭马车前往县衙的时候,不会被百姓所打扰。

  当然,这也是徐海容脱离百姓群众的开始。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县令的位置上做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升迁的机会。

  只是。

  今日这条巷子静的出奇。

  连一个路人都未曾看到。

  一片落叶不知从何处飘来,以极慢的速度落在地面上。

  刹那间,整条巷子像是被落叶填满,渐有冷风升起,将落叶吹动,迎面遮住孟川的眼球。

  齐彪神情严肃,抽出钢刀,严阵以待。

  孟川挥了挥袖子,察觉到异样,体内浩然气突然变得躁动起来。

举报

作者感言

维汉

维汉

今天可能会三更,可能

2021-11-26 19: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