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之神迹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隐仙之秘

网游之神迹 神话鱿鱼 6238 2005.07.12 01:58

    我和忆梅、文思三人传回白虎城,把大胡子的点钢枪和白脸山贼的法杖让商盟会长看了,果然算我完成了任务,得到了1000经验和800声望,这回没有连续的任务。

  看看天色已晚,忆梅和文思都说要修练异力,我在虎威楼开了三间房,把在游戏中修行异力后再在现实中练功有好处的事告诉了文思,她说练完异力要试试,约好明天早上9点白虎传送见,两女进了房间。

  我没进房,出虎威楼往虎跃轩走,广场上坐了不少修练异力的人,因为修练异力能恢复疲劳度的方法已经在论坛上被人发出贴了,没钱住店只得露宿街头。回到虎跃轩,天下有雪仍然笑眯眯的站在小店里,看看旁边没人,我去和他打个招呼,发现他不象刚开始时那么有人性,这时给我的感觉就是个NPC,只会几句简单的对答,再不是当时有趣的胖子。

  上了三楼,“老板”李大哥还在,闲聊几句,才知道李大哥是国家高干子弟,俗称“*”,不过和别的“*”不一样,李大哥属于有真才实学的人,被副总理点名进的龙组。

  李大哥刚才上了几个游戏交易平台,发现《神迹》游戏币与美元的兑换竟然达到了1:1的比率,而且还是有价无市,他跟我大叹我的好运,说道如果没有我的资金,他们两位商人估计此刻正相对搔头呢。这时我发现李大哥是非常随和的人,但偶尔之间也能感觉他不经意留露的霸气。

  跟李大哥告别,回到酒店,一会就沉浸在裁决之心的神妙境界之中。

  早上从静坐中醒来,神清气爽,感觉不错。吃完刘姨准备的早餐,照例到论坛看看。

  今天没有什么震撼性的消息,比较注目的是华夏区两个大型游戏工会逍遥和傲世互相攻击的贴子,这两个都是中国最大的游戏工会,成员达到数十万,游戏常在线的就达到数万人,而且两个工会是死对头,在数个游戏中过招没分胜负,把战场拉到了《神迹》,他们玩游戏可不是为了人类未来什么的,用他们的话说,就是爽来了。两个贴子都没什么新意,但都表示了一个决心,要成为全《神迹》中最大的工会,并且把对方赶出《神迹》的世界!把我看的都有点热血沸腾,看人家,再想想自己,任务任务任务,是不是该换个心态了?

  还有一个是万事通为我们做的广告:神秘的中华龙帮在各新手村带新人升级,帮中号称拥有华夏第一高手,并且拥有系统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店铺虎跃轩,为以后开帮建为做准备。后面跟贴都纷纷猜测中华龙帮的来头,猜什么的都有。

  联上游戏才8点,忆梅已经进入了游戏,我又买了不少的虎风酒,和忆梅走出虎威楼,由于今天是星期六,白虎城中人来人往,热闹非常。我俩也不坐马车,相依着向不远处的传送点走去。

  现在的忆梅再不似以前的害羞样,任我轻轻挽着,脸上挂满幸福的微笑,和我漫步在传送旁边的草地上等待文思。

  嘀嘀声传来,忆梅的信息器响了,她看了看,说道:“是小草,她已经到了10级,才上线,问我在哪,要来找我。”

  我皱眉道:“一会我们要办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小丫头可不好打发。”

  “那我告诉她我没时间吧。”忆梅说着就要给小草回信息。

  “得了。”我说道:“让她来吧,别又让小丫头说我的不是。”

  忆梅微微一笑,给小草回了信息。

  不到5分钟,传送阵中闪出小草的身影,旁边还有一个年青人,看到我俩远远的就大叫:“梦姐姐,我到10级了,这是我哥哥,我介绍你认识。”

  这回我算是知道为啥小草看我不顺眼,敢情想让忆梅做她嫂子啊。

  两人来到我面前,小草看到我皱皱鼻子道:“原来龙哥哥也在啊。”

  我没理她,朝她旁边站着的青年伸出手:“你好,我叫龙行天,这位是我的女朋友梦中女孩。”

  对面的青年外形俊郎,脸上挂着真诚的微笑,伸手和我相握道:“你好,我叫逍遥书生,幸会。”他一副古代剑士的打扮,真有点出尘的风采。

  “对了,逍遥,你是逍遥的人吗?”才在论坛看到,就遇到逍遥工会的人了。

  “我哥可是逍遥的高级干部呢。”小草抢着回答。

  “哪里,我只不过是逍遥的一个小卒子。”逍遥书生谦虚的说。

  “逍遥的大名我可是闻名已久了,哪天请书生兄介绍贵会的人认识一下,我请大家吃饭。”我忙拉关系,要是和全国最大的工会之一套上交情,对以后的事绝对有好处。

  “好说,上次龙兄给我小妹的装备还没道谢呢。”书生也跟我打哈哈。

  说话间,文思也上线了,听说我们在传送点,就从酒店赶来。这时我和书生已经相当熟络,感觉书生是个非常爽快的人,对人也热情。

  “龙,梦儿,你俩早来了。”由于旁边有外人,文思叫我们的游戏名。

  我俩还没说话,小草抢上前去,细细打量文思道:“哇,这位姐姐好漂亮,你好,我叫小草,姐姐叫什么?那边那个是我哥哥,我介绍你认识.”晕呼呼,看来她想嫂子想疯了,见到漂亮女孩就要给书生介绍。

  还好书生没象小草那样花痴,虽然也惊艳于文思的气质,可也显示出待人的魅力,举止有度,对答得体。说起来我觉得书生和文思还真有点想象,都是那种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角色,文思的心思我就从没猜出来过,总是从从容容,一副天踏下来也有办法的样子。

  又聊了几句,我们三个说要去做任务跟小草兄妹告辞,书生也说要带小草找逍遥的朋友,这回小草痛快的和书生走了,没来缠着忆梅和文思,有够奇怪。

  依然传送到沙旗镇,目标隐逸村,现在应该说是隐仙村了。昨天当白脸贼说出“隐逸村就是隐仙村”后,小白首先跳了起来,然后就大声恭喜我,搞得我一头雾水。

  经过白脸贼和小白的解释(二白@-@)我才知道,隐仙村与锁魔城并称为华夏大陆两大神秘之地,隐仙村居住的全是华夏大陆最顶尖的生活职业者——仙级宗师,更重要的是隐仙村中有一个全华夏属一属二的神器——“无字天书”,说到这个,据小白讲昆仑诸神,地狱魔王都有占为己有之心,只因此神器在隐仙村村长身上,村长曾发下“如有人抢,将毁掉天书”的毒誓,才没有人来动手,当小白说出无字天书的属性,我们惊得目瞪口呆。

  无字天书:上阶神器 特殊物品 佩带者所有技能一阶段提高 。

  大家可别小瞧了这所有技能一阶段提高,游戏初期看不出来,但随着游戏的发展,无论是战斗技能,还是生活技能,从高级到宗师岂是一个难字形容,那不是埋头苦练就可以达到,而且需要机缘顿悟,再说,现在我已经知道宗师后面还有仙级,没准仙级后面还有更高的等级呢。

  在我放二山贼离开后,小白又说出一个绝对属于机密中的机密,当年魔王蚩尤为了得到“无字天书”曾经带着四大魔帅突破结界,杀到隐仙村,逼迫村长交出“无字天书”,要将他的天魔功修到天魔级,虽然被昆仑诸神阻止,但魔王以自己的魔血为媒,给隐仙村所有的人下了一个万魔血咒,这些年隐仙村一直在找办法解除血咒。小白也只是知道隐仙村的故事,却一直不知道具体位置,没想到无意中得到了。

  当听到“无字天书”的属性,我的心中不禁XX上了,这要是到我手里,虽然咱没有战斗技能,可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就没有,再说我可以学习其它职业的一种技能,如果都达到宗师级,那感觉怎是一个爽字表达。当问到如何能得到“无字天书”时,小白的回答很简单:“隐仙村村长曾在神魔面前发誓,除了神魔两族,只要能解了万魔血咒,愿将‘无字天书’奉上。而随后魔王蚩尤也发下魔誓,谁敢解开万魔血咒,将以全魔界之力诛杀此人!。”

  矛盾啊,“无字天书”确实是好东西,不过想到整个魔界的追杀,想想都胆寒,随后小白的一句话打消了我的忧虑:“老大,别那么把魔界当回事,整个魔界就魔王和四大魔帅五个人可怕,追杀你大不了一死,到城里他们也没办法,而且神界也不会袖手旁观。”

  不错啊,大不了一死,掉一级罢了,不过有什么办法解开万魔血咒呢?这个小白也没办法,最后决定到隐仙村住几天,看看情况再说,才有了今天隐仙之行。

  绕过一道山角,一座小村出现在眼前,与其它的小村一样,寂静而安祥,几个孩童坐在村头大树下,默默的注视着我们,走进小村,安静得可怕,偶尔能看到几个孩子的身影,但却没有孩子嘻闹的声音。转过几条小巷,忆梅拉住我小声道:“无害,这个村子怎么没有大人呢?全是小孩。”

  不错,进村也有10分钟了,一个大人也没见到,难道都被血咒害死了不成?又走了几条巷子,忙忙碌碌的都是孩童,最大的十二三岁,最小的只有四五岁。

  前面出现一个10岁左右的女孩,正吃力的挑着一担清水,纤弱的肩头被压得低低的,纤细的双腿在微微颤抖,我忙冲上前去,把扁担接到手里,担在肩上道:“小妹妹,我来帮你,水挑到哪?”

  女孩看看我,也不说话,指指旁边一扇柴门,我挑着水走进柴门,里面是一间茅屋,外屋有一口大缸,在女孩的示意下把水倒进缸中,才发现还差一些才满,看女孩又挑着担子出了门,在忆梅和文思的注视下,只得跟了上去,转过一个街口,一口圆井旁边站了十几个孩子,全都挑着水担,看看一个个瘦弱的肩膀,我深吸一口气,没关系,哥们全来了。

  挑了三十几担的水,劈了十几捆柴,把所有看到需要帮忙的活全干了,虽说我力量高,耐力足,可也是有疲劳度的,靠着一颗大树坐下,呼出属性面板,疲劳充竟然达到70,我才出来不到2小时,打怪练级也没这么累。忆梅看到我开始练异力恢复,说道:“你先休息,我们两个四处转转。”说罢和文思走开了。

  修练了一会,觉得略有恢复,感觉旁边来了人,我说道:“忆梅你们回来了。”发现没人应声,睁开眼睛,原来是一个三四岁的幼童睁着一双黑豆般的大眼睛看着我。

  我冲他微微一笑,拍拍他的头道:“小弟弟你好啊,你家大人在哪?能带我见见吗?”

  幼童轻轻摇摇头,也不知道是说家里没有大人还是不领我去见,刚要说话,那边传来忆梅两人的声音,幼童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转身跑开了。

  “无害你好了吗?”忆梅看我扶树站起来问道。

  我点点头说道:“好多了,你们发现什么了吗?”

  文思走到我旁边说道:“没有大人,这村子全是孩子,一个大人没看到。”

  我点点头道:“看样子大人都被万魔血咒害死了,只剩下这些孤儿,哎。”说完我叹口气,想起自己的身世,我也是个孤儿啊。

  “现在怎么办,大哥?”文思问我。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人都没了更不用想“无字天书”了,现在就应该回白虎城继续我的升级大业,可是想到那一双无助的眼睛,“回去”这两个字却说什么也说不出口。

  看着面前的两女我说道:“不管你们怎么样,我决定在这留三天,帮帮这些孩子。”原因我没说,不过看忆梅和文思的神色已经了解了。

  “我留下来。”忆梅坚定的声音,“我也是”文思温柔却坚决的声音。我重重的点点头,“谢谢你们”我说道。

  三天的时间,我们三个人就在这寂寞的小村中度过,三天的时间,排行榜最高级别已经升到了15级,三天的时间,华夏几大系统城中又出现了玩家开的店铺,害得商人大哥直M我在干什么,声望升到10000没,我总是回在做任务。

  三天之中,我们三个帮孩子们挑水,劈材,犁地,开田,。。。。。。,孩子们虽然还是不说话,但看我们的目光已经再不是那么冷,今晚,是最后的晚上,明天,我们就要离开,我能做的也只能这么多了。

  坐在账蓬边上,忆梅两人在另一顶账蓬中修练异力解除疲劳。我却没有睡意,疲劳度70,我决定等一会再休息。今晚没有月亮,黑夜中伸手不见五指,漫步走在小村中,虽然寂静无声,我却没有害怕的感觉,因为我知道那黑暗的深处都是和我一样的孤儿。

  前面亮着灯光的小屋吸引了我的注意,那是那个幼童的家,幼童在村中是个奇特的存在,他所有的家务都由其它孩子轮流承担,也许是他年龄最小的缘故吧。

  “轰”的一声巨响,黑夜中仿佛打个炸雷,把我吓得一哆嗦,抬头看去,幼童的小屋窗户中冒着浓烟,出事了,来不及细想,跑上前去,一脚把柴门踹开,冲进内室。幼童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旁边桌上着几个奇怪的器皿,有几个正冒着浓烟,不及细看,抱起幼童冲出屋去,这时已经有孩子赶来了,忆梅两人也被惊醒,跑了过来。

  把幼童放到一处破木板上,我探了探鼻息,还好没断气。这时旁边一个女孩走过来,拿出个一张符纸,烧成灰放到幼童鼻孔前,幼童呼吸几下,打个喷嚏,悠悠行来,一睁眼就是一声长叹:“我上哪去找诸神之血呀,真是天绝我族啊!”声音之苍老,声音之凄凉,闻之变色,听之落泪。

  这时幼童才发现我们三个在旁边,在别的孩子搀扶下坐起身来,招手让我们到他身边。

  “少年人,我也不瞒你们,看来我族天数已尽,就让把我族这悲惨之事告诉你们,让你们传告天下,看看神魔的嘴脸!”苍老的声音从眼前幼童嘴中传出,在这无月的夜里,分外诡异。

  “我们这个村子是隐仙之村。。。。。。”同小白说的一样,隐仙村受到魔王的万血魔咒,魔咒的结果,就是使所有隐仙村村民变成了儿童,而这最小的幼童,就是当年的老村长。长生不老,永远年轻也许是许多人的梦想,但如果是万魔血咒,那就是永恒的恶梦了。万魔血咒:被施咒人年龄变小,年龄越大变得越小,每过一年,变小一岁,当变成一岁婴儿时,不老不小不死,永爱诅咒之苦。

  隐仙村的村民历尽艰险终于求到了解除万魔血咒的药方,几经周折凑齐了大部分的灵药,但其中最重要的一味药——诸神之血,却没有求到。实际上昆仑诸神提供神血,只有一个条件,拿“无字天书”来换,经过隐仙村全体村民决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什么魔,什么神,什么诅咒,什么神血,都为隐仙之宝而来。我听到这默然,昆仑诸神我只见过西王母一人,不知道其它神神品如何。但对隐仙村如此遭遇,我也确实帮不上忙。

  忽然想起一事,随手把小白招出来,我对村长说道:“神血我没有,不知神兽之血可否能用?我这个宠物是神兽。”

  村长看了看小白摇头道:“竟然是神兽白泽,虽然是上古神兽,但却是无用。哎。”

  我和忆梅、文思互相看看,准备回去休息,“诸神之血”可比龙肝凤胆都难找。

  “等等,”身后传来一声童音,我暗道奇怪,这里虽然一群小孩,却全是假的,听村长的声音就知道了,这是谁?

  回头一看,原来是小白,正气鼓鼓的看着我:“你们不就需要诸神之血吗?很简单,我有办法。”旁边的村民一听,全都瞪大眼睛,特别是村长,对小白一抱拳:“还请神兽指教?如果能够解救我们,再生之德永不敢忘。”

  我也凑上前听听,要是有“诸神之血”我也弄几碗收藏,这东西可是稀罕物。

  小白猴爪一伸:“他身上就有诸神之血!”大家的目光跟随猴爪所指,最后汇聚到一个人身上——我。

  我右手一指我的鼻尖:“我?小白,你是不是听我说要你献血你要害我,我哪有什么诸神之血?枉我大鱼大肉的养你,你这个白眼猴!”我大骂。

  “老大,别激动,听我说。”小白冲我连连摆手,“老大,你就没觉得奇怪?你一进游戏就好命遇到神,好命就职游戏中最神秘的职业,好命得到我和小黑两个神宠,你没奇怪吗?”

  它一说我才觉得,确实有够奇怪,我凭什么这么好运。

  “其实呢原因很简单,你有神的血脉,这可不是指那些乱七八糟的神,是游戏中真正的神,明白吗?”

  我摇摇大头:“不明白。”小白一翻白眼,“得了,简单的说,你的血就是诸神之血,你献不献吧。”

  我看看周围村民期待的目光,再看看忆梅、文思鼓励的目光,然后看到小白戏谑的目光,我能说“不”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