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踏凡尘I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我是不幸

踏凡尘I 乐知味 2326 2019.02.11 20:36

  “刘姐,你。。。你怎么了?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我害怕。”刘姐瘆人的目光让祁红叶不禁打了个冷战,有点畏惧地往后退去。

  “小叶啊,原本我是想通过你来演好我这个角色的,然后再慢慢接近我的猎物,这样能让我在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之后获取更多的满足感,可惜时间有点不等人!”刘姐咧嘴笑道,在脸上一抹,身形也随之改变,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祁红叶的模样。

  “你看我现在的模样是不是跟你一模一样,这是我用董家那个小姑娘的面皮做的,你是不是也看不出什么破绽。”【刘姐】手指触碰着沙发绕着中间的祁红叶走到沙发另一边,继续说道,

  “但是我要告诉你比起你来说这张脸还是存在着瑕疵的,毕竟是照着你的脸做的,而不是她原本就是这个模样,如果想要演好一个人的话,就该用她原原本本的样子来演,你说是不是?”

  看着【刘姐】如今的样子,听着她嘴里惊悚的话语祁红叶的脸色变得越来越惨白,心跳得也越来越厉害,但是脑子却出奇地冷静了下来,强稳住打颤的身子徐徐坐下,幽幽道:“这么说你一开始并不打算杀我?你的目标是宝宝和她哥哥?”

  【刘姐】看着祁红叶还算镇定的反应完全不同于以前的那些人眼里倒是多出了一丝玩味,难得地耐着性子在对面坐了下来轻嗯了一声。

  “这么说来我还真是幸运,比直接还不幸的间接概率都被我撞上了!”祁红叶望着【刘姐】惨然笑道。

  “你这是要反抗么?我不得不夸夸你,你和我之前遇到的那些只会瞎叫唤的人比起来要可爱多了!”【刘姐】有些期待地看着一只手有些颤抖地伸向茶几抓住水果刀的祁红叶道。

  “我白天刚看过你的视频,就算我学过几个把式在你眼里估计也就跟小孩子打闹差不多吧!”祁红叶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

  “如果没看过你的身手我现在或许是会想办法逃走的,即便现在我也还在想着该如何给宝宝示警,但是我发现支配我身体的恐惧连让我站稳身子都做不到,更别说逃跑了,不过如果你想欣赏我死前恐惧的话,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祁红叶拿起水果刀就果决地就往自己的胸口扎去。

  “啪嗒!”

  手上的刀被击落,【刘姐】人影一晃就来到了祁红叶的旁边,慢慢拿起水果刀玩味地看向绝望的祁红叶嘲弄道:“勇气可嘉,可惜你还是对力量一无所知!”

  把玩着刀在祁红叶眼前来回划动,【刘姐】欣赏地看着她道:“如果你能带我进对门,我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

  “你还是杀了我吧!以你的身手自己想要进去不是很容易?”祁红叶绝望中带着一抹倔强以及坚守地看着【刘姐】,突然好像又想通了什么嘴角浮现一抹笑容,“如果你想要在我死前折磨我的话你现在可以开始了,你不是很赶时间吗?”

  国异局的人应该已经来了,不然面前的这个杀人魔为什么会突然选择改变主意对自己下手,这个时候祁红叶倒是也没有埋怨谁,不管是觅宝和她哥哥还是国异局,反倒是有些庆幸自己是个孤儿,临死前可以无牵无挂,就是可惜了自己的人生才刚要走上正轨就要死了,不知道如果觅宝没有得救的话,到了下面会不会埋怨自己这个认识不到两天的懦弱姐姐此刻的不作为。

  看着闭目等死没有接受蛊惑的祁红叶【刘姐】心里浮现了一抹烦躁,众多不同的记忆突然在这一刻爆发让她头疼欲裂,手一挥将茶几甩飞几米远,剧烈的碰撞声响吓得祁红叶忍不住尖叫出声。

  “我现在决定不准备杀你了,我要让你活着慢慢欣赏我杰作完成的过程!”捂着头的【刘姐】抓起吓得不轻的祁红叶一把打晕狰狞地笑道。

  正准备拽着祁红叶的头发往门口走,一只小手却抓住了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变态小哥哥,放下姐姐,然后离开,我可以原谅你刚才伤害姐姐的事情!”

  “你能看出我不是女人?”恶梦看清抓住自己的是个漂亮小女孩,但是他的精神却一下子变得高度紧绷起来,不管是手腕上传来的力道还是悄无声息地出现都让他不敢掉以轻心,他看不透眼前这个小女孩,性别被道破更是让他内心一震,如今他的易容术已经达到了宗门记载里的最高境界,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可以一眼就看穿他易容的人存在。

  “变态小哥哥,你是不稳定因素,留下你会给我们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你现在走我不会拦着你!”觅宝松开手从恶梦手里接过祁红叶,淡淡地说道。

  然而就在觅宝松开手背对着恶梦的瞬间,恶梦手里的水果刀已经划过一道寒光刺入了觅宝体内,感觉到刀入体之后恶梦发出了桀桀的笑声:“你就是那个妹妹吧,果然长相近妖的都是怪物,我不知道你这身蛮力是怎么从你这么小的身体里爆发出来的,如果你刚刚多一分警惕的话或许我会真的考虑直接走人,但是你还是太天真了,不过你放心,你的这身皮囊不会浪费的,我会把你列为我最珍视的藏品之一。。。。。。”

  “噗!”

  一只小手突然从背后刺穿恶梦的腹部打断了恶梦刺耳的笑声,原本在眼前的尸体正慢慢淡化消失,觅宝的声音从恶梦的背后响起:“哥哥曾经说过有人情的就得还,之前你做的事虽然不是主观主导,却也算是间接帮我决定了点事情,我认为这是一份人情,所以我选择放你走!”

  “但是我对你剥夺能力的天道体很感兴趣并不是很想放你走,哥哥同样也说过如果你不喜欢一个人但是又不得不放走他的时候,可以想个办法诱使他在走之前对你不利,然后再反击的话就能变得顺理成章,理所当然!”

  觅宝的话恶梦已经没有心思去听,僵硬地低下头错愕地看着刺穿自己的小手,这一刻恶梦疯狂地想过要无所顾忌的爆发出自己的全部力量来个鱼死网破,开始尝试唤醒力量,却发现这些力量像是被什么禁锢住了一样,痴痴地转过头看向面色平静但在他眼里却已经是深渊如海高深莫测的觅宝,咧开嘴无声地喃喃道,或许我才是那个对力量根本一无所知的人!

  随着鲜血大量流失恶梦的神色出现了恍惚,大脑失去主观抑制之后至今使用剥夺能力获取而来的所有记忆、思想同时爆发,如果不是剥夺了同等数量的生命精华已经强化了身体,躯干以及各个器官,这股百来份的精神风暴在没有抑制的情况下互相冲突的话或许都给不及觅宝反应瞬间就能将这个身体撕扯开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