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踏凡尘I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我是柯南

踏凡尘I 乐知味 2258 2019.02.11 21:11

  小区后门出来是一片老住宅区,四通八达的小巷分分钟就能把人绕晕在其中的那种,穿过去之后就是一条护城大河,河对岸是群山,连绵百里。

  猎狗一直循着气味追踪到了这里,停在岸边望向对面的大山深深皱起了眉头。

  廖队等人正驱车赶往这里,坐在后排,廖队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大腿,心里总觉得恶梦这次的动作有些古怪。

  “陈乔,在路边先停靠一下!”廖队突然严肃地说道。

  “廖队,你有什么发现吗?”坐在驾驶座的陈乔转头疑惑地问道。

  “我还不确定。夏目,我再问你一次,名城小区是不是对你的能力有所影响?”廖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旁边的夏目询问道。

  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想了想夏目又详细地解释道,“之前在医院我的感知就探入不进去,同时也让我发现了自身感知上的弱点,只要有一个点卡死,我感知的范围就会被圈死在其中,无法再继续向外延伸。在来的这段路上我也偷偷反复尝试过多次,全都失败了,车子离小区越近我的感知就越被压制,不过我的预知能力倒是并没有受到影响。”

  “这样吗?”廖队沉凝了一会,拍了拍驾驶座的靠垫,“调头,我们回名城小区,通知运送被害者遗体去验尸厅的车子原路返回。”

  “廖队,你是觉得恶梦可能还藏在名城小区里头?”把车迅速调头,陈乔不确定地问道。

  “嗯,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的话。”廖队点了点头,继续道,“恶梦这次的行为不同以往,以前即便被路上的监控拍到他也不会在意,就像是在对我们进行挑衅一样,然而这次却突然黑了小区的监控系统,这是第一个疑点!”

  “其次,白天的时候猎狗追踪他留下的气味时被其发现,之后就迅速遮掩了气味,并诱导猎狗追错了方向,那么晚上的这次追捕就显得过于顺利了些,就好似故意在引诱我们离开一样,结合监控被破坏的蹊跷我认为恶梦应该是在有意掩饰着什么,这是第二个疑点。”

  “廖队,听你这么一说倒真可能是这么回事,但是恶梦那样精明的人会这样弄巧成拙吗?”陈乔疑惑道。

  “陈乔你别太高看了他,也别在面对恶梦一次次失利之后就过于低估了我们自己,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抓到他是因为他一直处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里,你仔细想想之前他所做下的所有案子就会明白,这些案子全部都是随机性的,作案的手法其实大同小异,我们找不到被害者之间存在的共通性,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恶梦在每变换一次身份之后就会沉寂一段时间,恶趣味地扮演着被害者的身份继续生活。逃跑的方式也是一样,他虽然能越过我们大多数的封锁,但是中间也必须得通过多次变装才能完美地躲过我们的追捕,他为人精明谨慎这点我不否认,如果这次不是因为有夏目的帮助,我们也不知道还得缀在其身后多久,但这些你能说他犯罪手法高明吗?而第三个疑点就是他脱身之后就立刻进行了二次作案,这和他以往的作风不符,古语言师出反常必有妖,到时候或许得用到夏目的预知过去未来的能力来为我们寻找出恶梦的动机。”廖队看着陈乔否定道,然后又拍了拍夏目的小肩膀,顿了顿接着补充道,

  “回到原题,恶梦不可能知道夏目的能力,不然他肯定不敢继续待在Z省,我们退一步说他或许并不觉得我们会这么快就发现到他的行踪,这个方案只是因为白天我们突然锁定了他让他起了警惕心理,为了以防万一临时设计的这条路线,目的就是为了假使我们真追了上来可以适时地将我们引入深山,为他争取一些时间,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他要留在名城小区?我们是否可以将之理解成这是至今为止恶梦第一次有了明确目的所正在进行的一次作案。”廖队用力地在空中点了点手指说道,

  “最后一点也是起初我最不放心的,名城小区及周边对夏目的能力有所制约,所以我们同样也无法肯定恶梦是否真的逃离了这里,而且这里面必然有秘密,而恶梦这次恰巧出现在这里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么必然就是恶梦在这里发现了点什么,在没有达到目的前他必须保证自己有充裕的时间,以此串联起来那么以上的几个疑点就都解释得通了。”廖队说道。

  “那我立刻联系猎狗他们,让他们赶回来!”陈乔说道。

  “让飞鹰和矫兔先回来,猎狗继续追踪,毕竟这一切都是我的个人猜测,在没有找到实质性的证据之前谁也不能保证这一切真的不是个巧合!”廖队沉凝了一会儿说道,并没有自以为是地认定自己的推理完全正确,而是采取了两边同时进行的安排。

  “是!”陈乔应道。

  名城小区,祁红叶家。

  觅宝甩了甩小手,虽然手上干干净净好似她的小手从未刺穿过恶梦的身体一样,但或许是厌恶那种气味吧,随后一个响指给恶梦再次补上一个法印,让他不至于死去。

  小小的身子轻轻抱起祁红叶,把她放在沙发上,自己再爬上沙发缩成一团安静地等着祁红叶醒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祁红叶才微微睁开了眼睛,脖子还有点儿疼,环顾了一圈杂乱的客厅,恶梦的身体倒是恰巧被沙发挡着,她的角度发现不了,看到可爱缩在自己身边的觅宝正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

  “国异局的人救了我们?”祁红叶问道。

  觅宝摇摇头。

  “那那个杀人魔哪儿去了?”祁红叶再次问道。

  “姐姐说的是这个变态小哥哥吗?”觅宝指了指沙发后面。

  祁红叶连忙侧过来立马就发现了已经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恶梦。

  “他怎么了?”祁红叶懵圈道。

  “昏了!”觅宝道。

  “我说的是他背后的那个血洞是怎么回事?”祁红叶指了指,更加懵圈地问道。

  “被打穿了!”觅宝回道。

  “你打的?”祁红叶环顾一圈发现这里不像有别人的样子,看着觅宝傻傻地问道。

  “姐姐跟我来!”觅宝跳下沙发,拉起祁红叶的手朝着门口走去。或许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太过颠覆,神经已经被刺激得麻木,祁红叶只觉得这事儿就算是觅宝干的她也不会表现出惊讶,至少表面上是这样,手被觅宝拉着往门口走,祁红叶精神倒是恢复了几分,回身指了指恶梦道,

  “他这样下去会死么?”

  “不会!”觅宝回头看了看恶梦,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